盾之勇者成名录

十五话 盾之恶魔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三卷 十五话 盾之恶魔

「尚文大人,您不觉得应该跟她再深入谈一下才对吗?」

「话虽如此,但她毕竟是那个垃圾的女儿兼那个婊子的妹妹哦?打死我也不相信她会是个正常人。」

「虽然是这样没错……但她不是曾经帮过我们一次吗?虽然时间短暂,但她日前也曾有过与我们一同旅行的交情嘛。」

唔……经拉芙塔莉雅这么一提,在元康失控大闹的时候,她确实有出面袒护过我们呢。

但是啊,那八成只是诱拐菲洛计划的其中一环吧!如果那时就这么接受了她的说词,菲洛如今早已落在她们手中了吧。事实上菲洛可说是非比寻常地喜欢第二公主。

「好啦,假如她追过来的话,我就勉强听她讲两句吧。」

「拜托您了,毕竟她是菲洛的朋友啊。」

「小梅露是好孩子唷?」

「『表面上』是啦。之后再说啦,该考虑接下来的事了。」

「要边经商边前往目的地是吗?」

「应该吧。既能顺便筹措旅费,也能赚取制作武器的费用。最主要的是要填补菲洛的伙食费。」

马力虽大,但能量消耗速度相对剧烈的菲洛,总是会在伙食上支出不小开销。尽管我向来都喂她吃魔兽充当饲料,却是无法完全满足她的食量。既然不知道何时何地要用钱,那趁现在多赚点起来,也是十分合理。只要能在投宿的村庄或小镇兜售货物就好了。

「哦?」

我发现有个没见过的袋子躺在马车角落。

是什么玩意儿啊?如此心想的我打开一看,只见里面有一封信和数件饰品类的道具。

『给小哥。

该怎么说呢,当面把这包东西交给你实在有点难为情啊。我事先替你准备了几项道具,如不嫌弃的话就用用吧。』

武器店的大叔啊……他的这份心意及贴心,顿时化作暖流注入我心房。

呃,先拿一个出来看看吧。

是一把……长剑。而且是和拉芙塔莉雅断掉的那把一模一样的长剑!

大叔他已经察觉了吗?好惊人的洞察力,我很自然地深受感动,眼眶一红。

「拉芙塔莉雅。」

「怎么了?」

「这是大叔的饯别礼。」

「……这明明是一把很贵的宝剑,实在令人感激不尽啊……」

收下长剑的拉芙塔莉雅也目泛泪光。那个大叔行事作风真的洒脱到极点呢。

「另外还有什么道具呢?」

袋子里装了不少东西,而且也都有指定是要给谁使用。

随信还附上一张简单的道具使用说明。只不过大概是匆匆忙忙写下的吧,字迹显得相当潦草。

我瞧瞧……首先给我的,是一颗附挂在盾牌宝石上的装饰品?形状……像个盖子一样。

根据大叔的便条,这似乎是用来详细调查我这块盾的道具。

唉,毕竟都是受到这块盾牌的影响才导致我无法好好战斗,因此请大叔调查一下也好。

咔锵一声,我把装饰品镶嵌在盾牌宝石上。

接着轮到拉芙塔莉雅的。另一把长剑?我把剑交给拉芙塔莉雅。

「这好像才是饯别礼喔。」

「又是长剑吗?」

拉芙塔莉雅顺手拔剑出鞘。结果只闻啵的一声,却看不到剑刃。

这什么玩意儿啊?

「……是表演用的剑柄吗?」

「我、我也不清楚。」

便条注明这是一把试作品,名叫魔力剑。似乎对缺乏实体的敌人有效。

他居然认为我们看得懂这种草率的讯息……本来应该由大叔说明才对,他该不会是因为害羞所以少说明两句了吧?刀身跑哪去了?还是说对上没有实体的家伙就能看见剑身吗?

「或许缺少剑刃一事另有意义也说不定。我会试着研究看看。」

「也对。我也不觉得大叔会送毫无意义的东西给我们。」

好。关于魔力剑的事就交给拉芙塔莉雅去处理……

「再来嘛……」

与其说是给菲洛,倒不如说是给我用的。

「手套?」

外观看上去像是一双镶嵌了宝石的手套。感觉还满帅的耶。

呃……啊,便条上附有使用说明。

……读着读着,内心不禁萌生出一股好想紧紧捏烂便条纸的冲动。

这是在碰到菲洛拉不动马车而伤透脑筋的情况下使用的道具。到时,我只需戴上这双手套,陪着菲洛一起拉马车就行了。

效果是发挥出与消耗魔力成正比的力量,大概就是俗称的大力手套吗?

为什么我得去拉这辆看起来就重到不像话的马车啊!大叔的关心用错地方了啦。

「菲洛,这是给你的。」

还是让原本就一身怪力的菲洛戴着拉马车方为上策吧。

「现在的菲洛手伸不进去耶?」

这分明就不是在菲洛鸟女王型态时能够佩戴的玩意儿嘛!嗯,说得也是啦。

「当你变成人类型态时再戴吧,起码能用来玩点游戏吧。」

反正最糟也只要由我再动手加工一番,大概就不成问题了吧。

「好——!」

尽管这世界充斥着故意刁难我们的坏蛋,但只要有像大叔这样的人支持着我们,就会令我涌出干劲。

下次浪潮时,再次对上葛拉丝的可能性颇高。在那之前,我们必须得到足够与她一战的实力才行。

因此到时,八成也需要再麻烦大叔替我们打造武器吧。我心想也该为此好好努力,重新打起了精神。

「走吧!」

「是」

「嗯!加——速!」

于是,我们正式展开这趟旅程。

隔天早上,简单吃完早餐后,我们很快便动身离开旅馆。就在沿着街道前行之际——

「站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回去跟父王大人谈一谈!」

我眉关深锁地伸手捂着额头。虽然早就知道会这样,但想不到居然这么快就被追上。

能够追上菲洛的脚程,可见她是以颇快的速度一路追赶我们而来。为求保险起见,我还刻意要求菲洛挑跟目的地截然相反的迂回路线走耶。

「总算被我追上了吧!」

「啊,是小梅露耶。」

由于菲洛停下脚步,我只好跳下马车迎接那个小鬼头。

「立刻道歉,再跟我好好谈一谈!」

真是够了,一开始的口气明明还很彬彬有礼,现在居然给我改用这种充满敌意的命令语调。

终于露出马脚了吧,她果然是冲着菲洛而来吗?

「抱歉喔——这样行了吧?」

「不是向我!是向父王大人道歉!」

有够罗嗦耶,我现在没那种闲工夫奉陪这场闹剧就是了。

「不然父王大人会被母后大人责骂的!」

「你在胡扯什么啊?」

我该无视她直接闪人吗?

可是昨天都已经被拉芙塔莉雅叮嘱过一次了,还是该暂且听听她的说词吗?

确实,这家伙到目前为止并未对我不利,夺走菲洛的企图也纯属我的个人臆测罢了,她终究只是采取出于善意的行动。不过她跑来教训我,要我回城跟那个垃圾国王好好谈一谈的行为,简直麻烦透顶。

话又说回来……她说母后大人会斥责垃圾,难不成垃圾国王很怕老婆?

「说真的,你到底想要我怎样啦?」

「我只是想制造一个能让盾之勇者与父王大人和好的机——」

我发现后方有一名看似骑士的家伙无视梅蒂的指示,径自拔剑出鞘。

耶?站在最后面的家伙还拿着水晶球对准我和梅蒂这边。

他们在干嘛啊?至此,我突然有所惊觉。

这帮家伙……并不是冲着我来的。

一阵毛骨悚然的不祥预感爬上脊梁。

该说是跟先前被婊子诓骗时一样,有点类似不祥预感的氛围吗?靠这几个月培养出来的直觉,我已有办法感受到身怀不良居心的邪恶气氛。

我连忙快步冲向看似骑士的家伙。不祥预感随即化作现实降临。

骑士竟挥剑砍向第二公主。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灵气盾牌!」

死小鬼发出尖叫,我瞬间召唤出灵气盾牌阻挡骑士的剑刃。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挺身挡在吓得两腿发软的小鬼头前面,定睛怒视眼前的敌人们。

「该死的盾牌!竟敢掳走公主作为人质!」

「啥?」

明明是你们自己企图痛下杀手,还先声夺人反咬我一口?

第二公主似乎也瞬间理解了自己的处境,登时变得面无血色。

「盾牌是恶魔!打一开始就已经注定是如此了!」

敌人们嚷嚷着动手袭击我们。

我把第二公主拉到身边保护,随即爆出「咔锵」的一阵大响。

「啧……」

骑士们咏唱魔法,凶猛火雨顿时从天而降。

没办法了。我用斗篷盖住第二公主,硬挡魔法攻击。

「该死……盾之恶魔!」

「菲洛、拉芙塔莉雅!」

「是!」

「有——!」

菲洛和拉芙塔莉雅遵从我的指示冲向敌人。

察觉到我们打算反击的骑士们立刻骑马开溜。

「愚蠢。」

菲洛的脚程比马还快,瞬间就将一名敌人踹下马。

「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我们才不会输给恶魔!」

她们虽继续展开追击,但在撂倒一、两名骑士的过程中,还是有几只漏网之鱼侥幸逃离现场。

「那些家伙们到底是在演哪出啊?」

难道他们不是第二公主的护卫吗?看样子也只能当场审问一番了。我开口诘问被绳索捆绑起来的骑士。

「你们这帮家伙,为什么企图在我面前杀害第二公主?把理由给我交代清楚!」

「我们对恶魔没什么好说的。」

哦……恶魔,是吧。如此露骨的咒骂倒是久违了。以前我也曾遇过好几个一得知我是盾之勇者后,立刻就飙出这类字眼的家伙。尽管从很久以前就一直耿耿于怀,但就算问了他们也都不肯回答我啊。

全都和这家伙一样,只回了一句『对恶魔没有什么好说的』之类的话语。

「你们几个,真的明白自己的处境吗?」

我向菲洛做出指示。

「是饭吗?」

敌人们的脸色顿时变得有点惨白,但却又很快恢复平静回答道:

「就算我等丧命,那也是为了圣战牺牲……神明自会指引我等当行之路。」

……原来是信教的啊。面对这种疯狂的信徒,威胁铁定行不通吧。

「第二公主,你有什么头绪吗?」

吓得全身直打寒颤的第二公主勉力摇了摇头。

「嗯,那么你们是信仰什么宗教?反正我猜也只个名不见经传的垃圾宗教罢了。」

「是三勇教会!该死的恶魔!你想愚弄我等的神明吗!」

果然不出所料。这种人一旦听见自己信仰的宗教遭到蔑视就会按捺不住。

之后再靠谈话技巧套出情报就稳占上风了。

「是这个国家的国教唷。」

拉芙塔莉雅低声说道。

「你知道吗?」

「其实这个国家的人几乎都是三勇教会信徒。我的故乡信奉其他宗教,因此我并未加入三勇教会。尚文大人,您对此一无所知吗?」

「不知道。」

「我一直以为您明白耶。」

「那为什么武器店大叔都没对我提过我这些事啊?」

「我猜大概是在意您的感受吧……」

也是啦,毕竟一旦获知宗教就是排挤我的最大主因,过去的我搞不好就会因发现复仇目标而四处泄愤。就像今天我虽然打断了大叔的发言,但其实说不定他正要说什么金玉良言。日后就努力更有耐心一点听别人讲话吧。

「……好啦,搜搜看这帮家伙有没有随身携带什么宗教相关的道具。」

「啊,是。」

拉芙塔莉雅从被绑起来的骑士们身上搜出几个形似十字架项链的装饰品。

乍看之下就只是一般饰品,并未施加特殊赋予效果,只是单纯的时尚品。

「把那玩意儿放在地上。」

「喔……」

真是奇怪的圣徽,由三种武器重叠而成。是剑、枪、弓?讨厌的武器全员到齐是怎样。

对了,我为了购买圣水而前往的教会也是挂着同一款徽章。原来如此,就是因为我很理所当然地走进那间教会,拉芙塔莉雅才会误认为我知道这回事吧。

「来,你们再不老实交代清楚,我就要踩爆这玩意儿了喔。」

「住、住手啊啊啊啊啊啊!」

被捕的骑士们全数额冒青筋大动肝火。

也发飙得太快了吧。这坨金属块有那么重要吗?

在我的世界也有那种基于宗教因素而挑起战争的疯子,这票骑士或许就近似那种宗教狂热份子吧。

「嘿嘿嘿~~」

我抬起脚连连跺地,作势要踩这个怪饰品。

「该死的盾之恶魔!我等的神明绝对不会放过你!」

「谁理你们啊。快给我招出行刺的理由!还是说,原来你们也不怎么虔诚嘛?」

「唔……」

「你们崇敬的神能忍受恶魔当着你们的面践踏宗教象征吗?那祂还真是相当温柔呢?」

这是踩画逼供手段的逆向利用。既然认定我是恶魔,那么这帮家伙们铁定无法忍受恶魔的蛮横行径。

「假使你们肯老实招供的话,那我就不踩了。」

「我、我们才不会回应恶魔的花言巧语!」

「是吗。」

我以几乎把圣徽踹进土里的力道猛然一踩。

「可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唔~~……接下来该如何是好呢?总之先查明他们的来历就是了。

「我说第二公主,这些家伙们究竟是什么人?他们不是王国的骑士吗?」

「啊啊呜……」

第二公主还没从差点遇刺的恐惧中恢复过来,只见她依旧脸色惨白直打哆嗦。

「小梅露。有主人和菲洛在,你不用担心唷?」

「……小菲洛。」

总算恢复平静的第二公主看着我喃喃说道:

「呃,这些人都是父王大人的直属骑士。」

「那个垃圾……终于沦落到为了杀我,甚至不惜牺牲亲生女儿的地步了吗?」

也太猛了吧。想不到他居然如此讨厌我。

「不对。我想……应该不是这样。」

「为什么?」

「父王大人肯定被蒙在鼓里。父王大人很聪明,每次跟母后大人玩益智游戏都会获胜,因此绝不可能采取这种粗糙的手法。假使真要动手的话,父王大人势必会发动任谁都能信服且毫无破绽的作战。坦白说,我相信母后大人也会觉得,把这件事赖给父王会太过牵强。」

「你应该是想形容你老爸诡计多端才对吧?」

我只觉得垃圾是个蠢蛋罢了,所以她老妈充其量也高明不到哪去吧。

「姐姐大人比较有可能想出这类点子。结果母后大人的担忧成真了。」

嗯……虽然有点牵强,但假如那个婊子和第二公主分属两个派系,又会演变成怎么样的事态呢?

「那八成就是你老姐干的好事吧?」

为了确保自己可以继承王位,不安要素当然得尽快斩草除根。先前又听说第一继承权在第二公主手里,以那个婊子的作风,确实很有可能产生这种想法——

「下一任女王的宝座是属于我的,岂能让妹妹抢走我的王位……之类的?」

「若是姐姐大人……的确有可能。」

「你倒是一点都不否认呢。」

「母后大人说,姐姐大人从很久以前开始就非常喜欢陷害别人,甚至会为了得到想要的东西而不择手段。」

那个婊子的话确实有可能这样搞。或者该说,这种本性终究竟瞒不过同为女性的自家人呢。

「父王大人对此却是一无所知,而且还说姐姐大人是一位脚踏实地的好女孩。」

还真是备受信赖呢。但第二公主却也坚持主张,说她绝不会再继续忍让下去。

「会不会只是国王不想让你继承王位呢?」

「那倒不会。」

「为什么?」

「因为有权选择让谁继位的是母后。而母后大人并不信赖姐姐大人。」

「母后大人吗……你说的母后大人,是先前和你走在一起的那名紫发女性吗?语尾还会加上『是也』的那位?」

「那位是替身,是乔装成母后大人模样的人。」

「替身……换句话说,你老妈的外貌大概就长那样罗?」

显眼的紫色头发令人留下深刻印象。

「嗯。外貌虽然伪装得如出一辙,但腔调就是不太对劲啊。」

「哦——」

「因为母后大人是比父王大人还伟大的女王。」

第二公主轻描淡写地爆出了一个天大的八卦。

「……你说什么?」

「母后大人比父王大人伟大。」

「啥?」

「尚文大人,梅洛马格王国好像是个母系王族的国家。我也是最近才得知此事。」

拉芙塔莉雅理所当然似地补充说明。

什么啊?所以那个垃圾是个入赘女婿吗!

「尚文大人,您为何发出笑声呢?」

「你叫我怎能不笑?原来那个垃圾是入赘的啊!啊哈哈哈!」

「主人好像很开心呢。」

「不许说父王大人坏话!」

「又没关系。反正那家伙都抛弃你了耶。」

「父王大人才没有抛弃我!呜哇啊啊啊啊啊!」

哦,第二公主终于再也无法忍耐,泪眼汪汪地开始挥拳捶我了。

搞什么鬼,平常装出一副成熟稳重的模样,骨子里终究只是个小孩子嘛。

哎呀,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觉得她有些早熟,如今终于看她表现出符合实际年龄的一面了。

即便是看到讨厌对象嚎啕大哭的模样,仍会令人不禁莞尔一笑啊。

只不过她的言行和初次相遇时大不相同。毕竟身为公主,平时大概都在装腔作势吧。换句话说,这种小孩子气的言行举止才是第二公主的真面目吧。

「惹小孩子哭还开怀大笑,您真是太差劲了。」

「她年龄和你差不多吧。」

拉芙塔莉雅该不会是忘记自己在两个月前也是这副样貌了吧?

可能是受到跟菲洛之间的关系影响,她开始自认是姐姐了吗?

好吧,我就特别用善意的角度,认定那个垃圾国王不是犯人好了。仔细想想,那个垃圾国王很溺爱自家人,而就这种情况而言,疯狂信徒很有可能为了制裁我这个恶魔而擅自采取行动。另外就是方才联想到的——权力斗争的可能性也不低。

「尚文大人……」

「我知道啦。」

就连拉芙塔莉雅都开始发怒,我自然也跟着开始认真思考。

「有没有什么办法……既能洗清我们的嫌疑,又能保住第二公主的性命呢……?」

是说,我是为什么得要保护垃圾和婊子的亲人啊?光是和那家伙有血缘关系就已经够令人不爽了,但也不能就这么撒手不管,眼睁睁看她死于非命。

唉……不过在立场上,我也有点同情她。被信赖的亲人背叛,品尝着绝望的滋味,我也不是不明白第二公主的心情。唔——嗯,应该有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难题才对。

「女王……你不知道自己的母亲人在哪里吗?」

这是第一个办法。既然垃圾那边行不通,就去找素未谋面的女王聊聊。

反正她比垃圾国王更有权力,倘若是个可以沟通的人,那么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就这种情况而言,保住第二公主性命就成了必要条件。

只要第二公主活着,再采用正确手段就可以解决问题。感觉上女王起码拥有能够好好沟通的智商。缺点在于,万一女王也是个不输给垃圾的傻瓜,那我的嫌疑即便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不知道。但是母后大人说过希望我能和盾之勇者大人打好关系。」

「你母亲该不会也是同谋吧?」

这种可能性其实也满高的。之所以给予梅露第一继承权,或许也只是为了能换取一个杀我的名正言顺理由也说不定。

「呜……」

「小梅露别哭啦,菲洛绝对会帮忙的。」

菲洛安慰眼眶再次泛泪的第二公主。

「喂,不要擅自许下承诺!」

「主人,菲洛想帮小梅露。」

「不准。」

「想帮想帮想帮!」

「够罗,吵死人了!」

可恶,有种超级不祥的预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在我们一问一答的时候,骑士们不约而同地发出讪笑声。

「总算搞清楚自己的立场了吗,恶魔?」

「闭嘴啦。你们的事情已经无所谓了啦。」

「你想得美。因为我等的大义已经在此获得实现了。」

「……这话什么意思?」

「本来应该藉由第二公主的死来获得惩戒恶魔的正当借口,不过就算落空也不成问题。此时此刻,你的项上人头应该已是被悬赏的目标了吧。」

……嗯,照事态发展,我就知道八成会演变成这种局面就是了。

「暗杀王族的罪人就算逃往国外,也会有追兵紧咬着你不放!」

「……等一下,你们有必要刻意在我眼前杀害第二公主吗?」

想要栽赃嫁祸给我的话,只要跟婊子串供,再跑去完全无关的地方杀害第二公主,同样能让我背黑锅。但他们为何不这样做?

突然,我想起那个手持水晶球的骑士。站在后排的那几个人几乎都逃光了,假设那玩意儿有类似照相的功能的话,事态会如何发展呢?

「盾之恶魔,你参与杀害第二公主的事情已经传遍各国。你无路可逃了。」

原来如此。上次是在国内,而且因为太过牵强而无法追究。假设我逃至国外的话,他们要抓我的正当理由显然不够。其他国家亦可选择给与盾之勇者政治庇护,甚至提供优厚待遇收编成己方战力。

但这次不一样了。

他们拍下了盾之勇者看似打算杀害第二公主的关键场面,只要有这样的证据就足够了。既能向国外出示,也能用来让国内的反对派闭嘴。

真不简单……就某种意义来说,着实令人佩服不已。换句话说就是这么一回事。

选项1

在这里抛弃第二公主。

前来追击的垃圾王属骑士将会杀害第二公主,稳稳握住嫁祸给我的理由。然后消息也会传入女王耳中,我变成通缉犯遭到追杀。风声也同时传入其他国家,我就只能永远当一名逃犯。

浪潮来临时会变得最危险。我八成会被召唤回去而沦为阶下囚。

选项2

将第二公主带到垃圾面前把事情说清楚。

虽能保住第二公主的小命,但以那个垃圾的行事作风,恐怕会强行把诱拐罪名扣在我头上,不肯轻易消除掉我的罪嫌吧。也就是说,第二公主也许能获救,却无法证明我的清白。

那个什么女王或许可能出面帮我,但目前连她人在哪都不知道,因此大概也只能等对方主动出面。我没有理由干这种蠢事。而且假如真是女王在背地里牵线操弄,那我必死无疑。

选项3

回城宰了策划这起蛮横行动的垃圾。

但这么一来,我怎么看都有罪。三勇者、教会及骑士团都会跑来杀我。

失败的可能性和风险都太高了。

「无论怎么做都不能证明我是无辜的啊——!」

超级不爽!为什么垃圾跟他的亲属总是能让我不爽到极点啊!

「哈哈哈!如此一来盾之恶魔注定灭亡。好好反省一下威胁我等三勇教的罪过吧!」

「闭嘴啦!」

生气的我命令菲洛让骑士们闭嘴。虽说要杀了他们也未尝不可,但如果逃掉了几个人,这么做就没意义了。否则到时在证实二公主之事纯属冤罪之后,又会被追究另一笔杀人罪嫌。但话又说回来,三勇教会是吗……

三勇教会。三种武器,勇者,教会。想像这几个关键字合起来便是三勇教会应属合理。

这些家伙们看得比生命还珍贵的教徽也是三种武器。

但是,那就奇怪了。

剑、枪、弓、盾——传说武器是这四种。

骑士们既然咒骂我是恶魔,便代表三勇教仇视盾牌。

对了,我才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国家安排的冒险者都不愿意成为我的同伴……该不会也是这个缘故吧?

既是国家安排的冒险者,想也知道必定都是深受国家信赖的家伙。光看教会人士及骑士们的表现,应该可以认定三勇教会的势力,在这个国家已经是根深柢固。而既然是三勇教指称的敌人,那么盾之恶魔在国内就会被认定是绝对的邪恶。

结果,原因根本是没人想要成为盾之恶魔的同伴——这分明就跟我缺少情报毫无关连。那个垃圾国王居然敢随便捏造理由哄骗我。

……假如这是事实,那也就能够说明,为何国内民众光是知道我身为盾之勇者就会赏我白眼了。

骑士团既是狂热信徒,那我就该推测王家也是属于同一宗派才对。

仔细回想起来,打从我被扣上强奸未遂的罪名之前,人们对我表现出的态度早就很奇怪了。之所以故意无视我的抗辩,缺乏证据就单方面视我为犯罪者,这全都因为我是宗教的仇敌,而国民也会产生『因为是盾之恶魔,所以一定会做坏事』的想法。

龙刻沙钟那时也是,教会修女也对我抱有异常的敌意,间接证据够多了。

我逐渐搞清楚了垃圾的想法。

若想维持国王的威望,就不能一视同仁地平等对待盾之恶魔和三勇者。而今,盾之勇者的风评在国内渐渐变好。我以神鸟圣人的身分跑遍大小乡镇,救人无数。最近,在城镇区以外的地方,即便表明我是盾之勇者,也都不会再受到充满敌意的待遇了。

这是攸关教会威信的问题。

这些家伙们也说过我对三勇教会造成威胁,所以我八成是猜中了吧。因此他们才动手暗杀继承权首位的第二公主,当成最终手段吗?

然而这终归只是臆测,无法用来当成洗刷嫌疑的手段。

但就这样束手无策地逃往其他国家,感觉也不太舒服啊。

此时,我突然想起武器店大叔和我谈话的内容。

我记得席德威鲁特是个奉行亚人至上主义的国家。如此说来,梅洛马格的支配力在该国岂不是就低弱到极点吗?只要以梅洛马格国的第二公主为人质出面交涉,女王闻风而来的可能性也很高。

当然啦,那里对身为人类的我来说是个相当不利的地方,不过,这边有身为亚人的拉芙塔莉雅。假使只是要避避风头的话,或许还算合适。

附带一提,席德威鲁特是位于东北方,而席德弗利颠则是位在东南方的国家。但无论往哪个去,都必须先跨越这个国家。距离也和先前听说的一样,相当遥远。那也只能设法在不被发现行踪的状况下行进了。

「好,总之先逃往席德威鲁特吧。那个国家也许有机会协助我们跳脱现状。」

「是那个亚人国对吗?的确有可能。」

拉芙塔莉雅也理解了我的意图。

「那个……」

第二公主似乎有点犹豫地支吾其词起来。

「怎么了?」

「没、没什么。」

「算了。拉芙塔莉雅,如果入国时需要交涉,就得拜托身为亚人的你出马罗。」

「是!」

「那么,第二公主,为了你好,就跟我们一起行动吧。放心,我一定会保护你到底。不想死的话就跟我们走。」

「……嗯。」

第二公主勉为其难地决定与我们的马车同行。我并不讨厌这种懂事的好孩子,这是个好机会。就让我好好告诉她,垃圾王和婊子公主究竟有多么卑鄙龌龊,完全就是国家级垃圾的事实。反正现在我们已经成为生死与共的命运共同体啦!

第二公主还只是个小孩子。只要讲道理让她分辨哪一方才是正确的,她或许就能了解吧。

「之后就可以和小梅露一起行动罗。」

「嗯……请多指教唷,小菲洛。」

能跟要好的朋友一起旅行,令菲洛感到很开心。

「话说回来,那个女王丢下国家干什么去了?」

「她一年到头都忙着前往各国展开外交之旅。我则陪同母后大人一同游历各国。」

「哦……外交吗。那你为什么跑来找我们?」

「因为母后大人吩咐我,偶尔也该回来见见父王大人。另外也希望我能促成盾之勇者大人与父王大人的和解。母后大人为了避免引发战争,每天努力奔走各地。『灾厄浪潮导致全世界陷入危机,因此身为女王的我必须挺身保护国家。』——母后大人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

单听她的描述,的确让我觉得女王是个比垃圾优秀且能够沟通的人物。虽然尚无法保证她不会偏袒自家人……而且这些都是由袒护垃圾跑来找我吵架的第二公主单方面的说词,暂时保留我的想法好了。

把昏迷不醒的骑士们藏匿在森林中之后,我们一边提高警觉,一边改道向席德威鲁特的方向前进。


1.0018975001898;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