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三卷 十三话 诀别

我们回到次元噬魂兽所在的幽灵船上察看情形。因为头目魔兽消失,导致幽灵船横倒在地面上,勇者们以及他们的同伴则昏迷不醒地倒卧在附近。

只见志愿兵和村民们正保护着昏倒的勇者们。干嘛多此一举啦……

接下来就是期待已久、让盾牌吸收浪潮素材的作业时间。不过这次由于暗影突击地精和暗影蜥人如同其名,是由影子构成,并会在被打败的同时消失,因此无法当做素材吸收……不对,我其实还是找了些类似影子结晶体的玩意儿吸收,但结果却只解放一面新盾牌。

暗影盾

能力未解放……装备加成效果:暗耐性(小)

其他素材也全都只有提升能力值的装备加成效果,就直接加以省略了。

再来只剩次元噬魂兽。

「啊——」

「别吃啦!」

见菲洛抓起次元噬魂兽试图吃掉,我连忙命令她停下来。这只鸟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失控的?怎么看都是因为她胡乱吃掉腐龙之核的关系。

「咦——……」

就在我准备从菲洛那里接过次元噬魂兽之际,想不到那玩意儿竟穿透我的手掌掉在地上。

「你是怎么拿起这玩意儿的啊?」

「把风系魔法裹在手上就可以拿起来罗。」

「……喔。」

直接用手居然摸不到,真是一种奇怪的鱼。

「怎么了吗?」

志愿兵出声询问微微侧头感到不解的我。

「没什么啦,我只不过在询问菲洛是怎么拿起这只魔兽罢了。」

「这是没有实体的魔兽呢。像这类魔兽只要运用魔力抓起来,或者拿附有属性的道具处理就可以罗。」

「啥?」

「这算是大家都知道的事,盾之勇者大人难道不知道吗?」

「嗯。」

「呃,毕竟缺乏实体的魔兽还满罕见的,也难怪您会一无所知啦。」

「那么你们有谁身上带着那种附有属性的武器吗?我想用来分解这玩意儿。」

我向周围的人们询问是否有人身上带着类似武器,结果只有一人携带着一把带有属性的便宜武器,我便向他借来分解噬魂兽。

接着我参考菲洛的说法,以赋予魔力的要领将魔力凝聚在手上,拿起鱼尾及鱼头部分让盾牌吸收。

噬魂兽盾

能力未解放 装备加成效果 技能「双重灵盾」 魂耐性(中) 精神攻击耐性(中) SP上升

专用效果 噬魂 SP回复(微弱)

只有头部冒出魔兽名称,就代表即便分解也几乎毫无意义可言。我虽又试着让盾牌吸收其他部位,结果却没有任何变化。

但是,双重灵盾这项技能到底是什么啊?魂耐性……应该是指对这种类型攻击的耐性吧。

噬魂这项专用效果还满令人好奇的。但假如吃的是我的灵魂,那就敬谢不敏了。

我试着慢慢转换盾牌造形。看上去是采用直接将噬魂兽的头颅制成盾牌的设计。

……防御力仍是嵌合兽毒蛇盾比较高。

倘若噬魂这项专用效果是指能够吞噬灵魂的话,那么我应该就有办法直接拿起这只噬魂兽才对。于是我试着伸出手,结果却触碰不到噬魂兽的肉。

看样子似乎不是我想的那样呢。太好了,毕竟我没有吞噬灵魂之类的兴趣。

我猜这八成是反击系的效果吧。可能就是吞噬对方灵魂来回复自身SP一类的技能。

接下来,双重灵盾这项技能又是怎么一回事呢?来试用看看。

「双重灵盾!」

灵气盾牌↓双重灵盾

只见视野里浮现出这个图标。

「灵气盾牌!」

在确认灵气盾牌出现后,我又再放声大喊。

「双重灵盾!」

……第二面盾牌出现了。

我懂了,就是我变得有办法在原本只能召唤出一面灵气盾的效果时间内,多召唤出第二面盾牌。尽管用途好像很广泛,但却是个目前难以评断是好是坏的微妙技能。

随后我转眼望向剩余的次元噬魂兽残骸。

「我是很想全部都吸收掉,让那群家伙空手而归啦……」

但总觉得我若那样做,他们很有可能会对我百般责难。

更重要的是,如果勇者太弱的话,会受到影响的并不单只有这个世界的居民而已。假使只有我变强的话,我也无法轻松度日。尽管这次我很想说MVP就是我自己,但是……唉……还是留给他们算了。

「主人——剩下的给菲洛吃!」

流着口水的大胃鸟在一旁嚷嚷个不停。

「真拿你没办法……」

我把脊椎至尾巴的部分剖下来丢给菲洛,她立刻张开嘴巴一口吞下。

「明明是骨头,吃起来却像史莱姆——」

「等等,我们几时遇见过史莱姆?」

「就是啊——」

接下来的故事完全无关紧要,所以直接跳过。简而言之就是我气炸了。

主要是因为没能让盾牌吸收到史莱姆的关系。

「好了,接下来去协助村庄的重建工程吧。」

搞定该做的事情之后,我们和志愿兵们一起开始帮忙清理魔兽尸骸及重建村庄的工程。

再怎么说我们也没能耐全部包办。因此我们只把准备餐点及治疗伤患列为首要之务。

「知道了,我们也会好好加油!」

这群志愿兵毫无怨言地乖乖遵照我的指示行动。因此大概再也没有怀疑他们的必要了。

漫长战役落幕后的隔天清晨,骑士团总算到达现场。

骑士团团长这家伙,居然针对我召唤志愿兵一事大发脾气。

「你这家伙!竟敢擅自带走骑士团的士兵!」

「这不是勇者大人的错!是我们提议想成为勇者大人的助力,而借用了勇者大人的力量而已!」

「什么?你们这样还算是光荣的梅洛马格士兵吗!竟然被盾牌给迷惑了!」

「拜托你好不好……见到这副惨状,你还打算假借行动有问题的名义惩处部下吗?要是少了这几个小子帮忙,我想受灾状况只会更加严重喔?」

只见宛如附和我一般,出来迎接的村民们也纷纷点头。

「还有,你们信赖的那群勇者们与他们的同伴,全都栽在伴随浪潮出现的强敌手上,目前通通都被安置在那栋建筑物里面喔。」

我明明就没开口,却有村民把勇者及其同伴抬回家中,目前他们正在接受治疗。村民似乎开了几帖简单药方给他们服用,但起码得还得花上几天时间休养才能痊愈吧。他们的复原速度好像还蛮快的,预估应该今天就能恢复意识。

「赶快把勇者大人和他们的伙伴搬出来!火速送往治疗院去!」

「他们的伤势算轻了。另外还有不少受了重伤的村民,应该优先治疗——」

「把勇者一行人摆在第一顺位,乃是为了我国,以及这个世界着想!」

好个傲慢的回答……

反正我早就猜到大概会变成这样,因此早已优先治疗了受伤的村民,所以其实没差。

「好啦好啦,快点带人滚蛋吧,这边忙得很咧。」

「等一下,盾牌。」

当我挥挥手想要赶走他们之际,从志愿兵口中得知事发经过的骑士团长突然叫住我。

「这次又想怎样啊……」

「跟我们一同回城堡报告。」

「才不要,麻烦死了。」

「废话少说,跟我们走就对了!」

谁理你们啊!我手边还有一堆必须优先处理的事,为何要在这种没意义的事上浪费时间?

我不予理会,准备掉转脚步之时,只见志愿兵们露出恳求的眼神向我低头。

「拜托了,盾之勇者大人,请您与我们同行吧……」

这几个小子都有确实遵从我的指示行动呢。我也不能就这样抛下他们留在这里,反正我也必须回去领取请武器店大叔帮忙打造的金属马车……

「唉……」

我边抓抓头发边转身。

「好啦好啦。我去就是了,这样总行了吧。我就冲着这几个小子的善意,姑且赏你一次面子。」

「真是太感谢您了!」

我勉为其难地对感激之情溢于言表的志愿兵们点了点头。

于是,我们便动身踏上前向城堡的旅程。

隔天,我们抵达城镇区,直接进入城堡。

「盾牌的伙伴必须到其他房间等候。」

「那干嘛把我们一起找来啊!」

为什么这帮家伙老是这么跩啊?

「欸,我可以闪人了吧?」

反正他们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只会白白浪费我的时间罢了。

「休想,你必须交代清楚的事情多得很。」

「往来的途中,我就已经把该说的通通都讲完了吧!」

我早已说明完毕其他勇者先被干掉,然后我们合力击退那名敌人的来龙去脉。而志愿兵们也从远处确认到双方交战的经过,既已得到证实,我想对方应该不会认为我在说谎才对。

只是,以这垃圾王的个性来说,或许他又会凭空罗织罪名扣在我头上。不过,到时我也只需尽快脱身即可。

这对现在的我而言并不难,只要有拉芙塔莉雅和菲洛在,我便不会轻易被逮。

「肃静!这里是王的御前!」

大门伴随着轧吱声响缓缓开启,我被带进谒见厅,只见垃圾王面带严肃神情现身。

事情大概早已传入他耳中了吧?我能看出他对我的活跃表现感到相当不爽。

「虽然非常遗憾,但真亏你能平定浪潮啊,盾牌。虽然我不相信是你做的。」

「那是向别人道谢时的态度吗?」

「无礼!……我有一件事要问你,不过我觉得你铁定只会说谎就是了。」

「……什么啦?」

语尾动不动就挂着不相信啊,说谎什么的,烦死人了。

「盾牌,你这家伙是如何抢在其他勇者前面,获得那股强大的力量?虽然打死我也不相信,不过你有义务回答这个问题。喏,快说。尽管我觉得你只会满口胡诌就是了。」

……这是我想的那回事吧。垃圾王很担心其他勇者搞不好比我弱,因此决定直接逼问我。唉……还真是让人傻眼到无言以对的垃圾表现啊。

说真的,我还不明白为什么打倒其他勇者的葛拉丝突然选择撤退。

她误以为我是最强勇者,锁定我开打,却在剩余时间图标出现的同时就撤退。

我虽知道她的行动和那个沙漏的剩余时间脱不了关系,然而除此以外全是谜团。要是超过剩余时间会怎么样呢?

疑问层出不穷。针对这些迟早都必须设法再行确认,只不过我也没那么闲。

但,现在就该用那招!我面露灿烂笑容,对着垃圾王倒竖大拇指。

「想知道就给我跪下。」

「嗄?」

垃圾王这家伙一脸傻眼地愣住了。真是张有趣到极点的嘴脸啊!好想拍张照片留做纪念。

「没听到吗?看来你耳朵有重听的毛病喔,垃圾。我再说一次,想知道就跪地磕头哀求我啦!」

「你、你、你——」

「怎么了?干嘛发出像猴子一样的叫声?啊——我懂了,这个国家的王是坨连猴子都不如的垃圾嘛?吾打死也不相信垃圾猴就是了。」

我这样边模仿垃圾王的口气边讥讽他一顿之后,只见垃圾王这家伙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脸颊逐渐涨红,露出一双宛如撞见弑亲仇敌般的目光怒瞪着我。呼,这种感觉超爽的。

「你这家伙————:」

垃圾王的咆哮声响彻整座城堡。

前有灾厄浪潮,后有爱扯后腿的垃圾王。但我完全没有对任何一方认输的意思。

「滚!别让本王再见到你那张嘴脸!」

「叫我来的人明明明就是你!而且这话也不用你说,我从一开始就有这个打算!」

于是,我如假包换地与垃圾王划清界线了。


1.0007767000777;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