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三卷 十二话 铁处女

我举起缠绕红色龙炎……成长为愤怒之盾Ⅱ的盾牌对准黑影。

「呜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噢噢噢噢噢噢!」

大气猛然震动,仿佛全世界都对我的咆哮产生共鸣一般。

「SYAAAAAAAAAAAA!?」

次元噬魂兽从菲洛身上移开视线,转头望向我这边,

不妙,我陷入了和第一次制御愤怒之盾时完全无法相提并论的狂暴状态。

这就是愤怒之盾的成长……所带来的影响吗?

唔……视野开始扭曲变形。

「尚文大人。」

突然,身上传来一阵轻抚。大概是拉芙塔莉雅吧。

我……绝对不能在这里迷失自我。

现在仍有人苦苦期盼着我们能够平定浪潮。为了他们,此时此刻的我绝对不能被愤怒情绪所淹没!

我拨开黑影,重拾清晰视野。

接着以双睛明确地锁定眼前的敌人。

「呜……呜呜哇啊啊啊啊啊!」

唔!?

仔细一看,赫然发现……菲洛身上不知为何,竟也配合着我的脉动……窜出一团漆黑烈焰。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菲洛仿佛猛禽一般露出锐利目光,提脚猛然踹向敌人。

这恐怕是由于她吃掉了与我这面盾牌连动的腐龙之核所致吧。

菲洛对次元噬魂兽发动猛攻。

「SYAAAAAAAAAAAAAA!?」

怎么搞的?次元噬魂兽像颗皮球一样被踹飞了。

看样子攻击似乎有效。

然而菲洛好像把映入眼中的所有事物全都认定为敌人,她径自对出现在附近的杂兵魔兽展开突击。

「唔……」

盾牌侵蚀我精神的状况相当剧烈。

我笔直奔向次元噬魂兽,出手压制住它。

次元噬魂兽虽然锵锵锵地不断张开血盆大口试图啃咬我,我却是毫发无伤。

……这样就对了。

愤怒之盾Ⅱ具备护体魔焰这项战技。这是一种会对攻击我的对象产生反应,发出诅咒之炎焚烧敌人的反击效果。

诅咒之炎以我为中心猛然窜升,延烧至次元噬魂兽身上。

「SYAAAAAAAAAAAAAAAA!」

次元噬魂兽虽然发出惨叫,但护体魔焰似乎一时无法把这家伙燃烧殆尽。

骸骨船长、挪威海怪,以及船身附挂的大炮瞬间瞄准了我。

「想得美!流星剑!」

「流星枪!」

「流星弓!」

重整态势的链、元康、树分别对方才交手过的敌人发动技能应战。之后,他们便转而对次元噬魂兽展开攻击。

三人毫无合作默契可言,虽说看起来好像还是对次元噬魂兽造成了伤害,却仍旧无法成为致命一击。敌人身上的伤口很快就恢复原状。

难道……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此时,我回想还有几个尚未尝试的新技能。

就是转换盾牌(攻)及铁处女。

这是愤怒之盾具备的技能,孤注一掷赌赌看也不坏。

我记得是……盾牌监牢↓转换盾牌(攻)↓铁处女才对。

这恐怕是一种需要透过连续咏唱才能发动的战技,也就是俗称的组合技能吧。

「盾牌监牢!」

我对敌人发动以盾牌牢狱加以囚困的技能。幸好因为它心思都放在对应链他们的攻击,导致次元噬魂兽简直破绽百出。

盾牌监牢围困住敌人。

而在承受了数回沉重攻击之后,眼看盾牌监牢就快应声碎裂了。

你想得美!我当然不可能放过这个大好机会。

「转换盾牌(攻)!」

召唤方式与转换盾牌一模一样。

想要变换成哪款盾牌的选项浮现在眼前。

好像尽是以附带针刺的盾牌为主。有动物刺针盾牌和蜂针盾牌映入眼帘。

而我选择的是蜂针盾牌!

「——!」

盾面突然转向内侧产生变化,开始攻击监牢内部的敌人。

这股冲击透出监牢震荡出来。

铁处女!

在我准备高喊战技名称之际,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段文字。

『我决定给予愚蠢罪人的刑罚之名,乃是以铁处女之拥抱穿透全身的一击。连同哀嚎一并被拥入怀中,品尝这痛苦挣扎的凄惨滋味吧!』

「铁处女!」

在咏唱的同时,一具巨大的铁制拷问刑具——铁处女浮现在半空中。接着它缓缓张开门,试图连同监牢一并吞噬敌人。

铁处女之中布满尖锐铁针,迫不及待地准备贯穿牺牲者。

在被关入这个铁处女的瞬间,置身其中的敌人大概就会被铁针刺透全身吧。

「————!」

盾牌监牢碎裂四散,敌人被关进铁处女之中,连哀叫都无权发出就惨遭贯穿!

框当一声,铁处女缓缓开启。

只见全身上下被刺成蜂窝状的次元噬魂兽一边不断发抖,一边试图逃之天天。

然而——

铁处女再度关闭,再度刺透次元噬魂兽的躯体。

于此同时,我的SP也归零了。

原、原来这是牺牲掉使用者所有SP而发动的技能啊。

接着,大概是发动时间结束了吧,铁处女凭空消失。

「呼……呼……」

「太厉害了……」

不知是谁如此轻声说道。

转眼仔细一看,被铁处女刺透全身的次元噬魂兽已命丧黄泉。

「赢了!」

上气不接下气的我为了抑制失控暴冲的菲洛,连忙把盾牌换回嵌合兽毒蛇盾。

我无法长时间持续使用这款威力大幅提升的盾牌。

「喵呜……」

在换掉愤怒之盾Ⅱ之后,菲洛总算恢复清醒,颓然瘫坐在地上。

「呼……」

「成功了呢。」

「算是吧。」

「喵啊……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啊——?」

我一回头,只见拉芙塔莉雅正好赶抵我身边,菲洛则是精疲力尽地倒卧在甲板上。

「总算是平定浪潮了吗?」

「菲洛累死了——……」

再转眼环视周围一圈,发现链、元康、树全都一脸不甘心地看着我。

「这次虽然输给你,但下次绝不可能再让你得逞。」

「什么嘛。嘴上说缺乏游戏知识,但结果还是有能力与浪潮一战嘛。」

「就是因为偷懒才保留了那么充足的力量吧,卑鄙小人。」

树,你有资格讲我吗?像你这种平时就爱搞什么低调作风的人,才是最会摸鱼的家伙吧?

「总而言之,如此一……——什么!?」

这、这是!?突然有股令人毛骨悚然的不祥感袭上心头。

链、元康及树似乎也有所察觉地环视周围。树的其中一名同伴吓得两腿发软瘫坐在地。一股连次元噬魂兽都无法相提并论的强大压力笼罩住这一带。

这是怎么回事?

紧接着,一道人影伴随着轻灵脚步声现出踪影。

还有敌人啊?拜托别闹了,我已经接近极限了耶!

「面对这种程度的乌合之众为何竟陷入苦战呢,难道现场就只有你一个勇者而已吗?」

身穿一袭和服,布料为黑色,表面附有银色刺绣图案。以我原属世界的基准来说,有种把出席葬礼时所穿的丧服再往上拉高一个层级的感觉。

在放眼望去尽是中世纪风格装扮的状况下,光是身穿和服就不甚搭调了。

她留着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

看起来像日本人,却散发出一股类似幽灵的诡谲气息。

只不过该怎么说呢,她不时真的会像幽灵那样变成半透明状态,视线甚至能直接透过她的身体看见背后的景象。

接着她手中那把形似折扇的武器……突然窜出数道光线飞向我们的背后。

回头一看,正巧目击到还有一头次元噬魂兽躲在暗处,正准备发动必杀攻击的瞬间。

「真希望你别随意妨碍战斗呢,这可是一场崇高之战的开端啊。」

「这……」

挨了这一击的次元噬魂兽当场毙命。

骗人的吧。只凭一击就收拾掉我们历尽一番苦战才击败的次元噬魂兽!?

那名笔直凝视着我的少女开口询问:

「嗯,就刚才的战斗过程来看,你就是勇者吧……其他人看起来压根不像能够作战的模样,唯独你与众不同。」

「……或许吧。」

「你叫什么名字?」

「要问别人姓名时,不是应该先报上自己的名号才对吗?」

「抱歉,失礼了。我叫葛拉丝。真要说的话……你可以把我视为与你们勇者一行人呈敌对关系的人物。」

的确,她看起来一点也不友善。

「我叫尚文。」

「尚文吗,那么……开始这场浪潮之战吧!」

自称葛拉丝的美少女张开扇子,迎面直冲而来。

可恶……我才刚发动完铁处女,现在完全无法好好应战耶。

使用愤怒之盾Ⅱ所造成的精神污染也相当严重。是多亏有拉芙塔莉雅在我身边才能勉强压制住……但我已快要接近极限了啊。

「你想得美!」

链、元康、树各自运使武器攻击葛拉丝。

「流星剑!」

「流星枪!」

「流星弓!」

对三人攻击严阵以待的葛拉丝微微扬起嘴角。

「太天真了。轮舞零之型·逆式雪月花!」

明明是大白天,却显得酒红一片的天空登时发出红光。

我为了保护拉关塔莉雅她们免遭葛拉丝波及,而举盾防守。

抬头一看,赫见一轮如鲜血般赤红的月亮,宛如呼应她的话语似地大放光华。

紧接着,一道勾勒出圆形波纹的鲜红闪光猛然横扫勇者和他们的同伴。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链、元康、树以及他们的同伴同时被这股宛如龙卷风的无形力量狠狠地震飞出去,纷纷倒地不起。

「咕啊!」

这……他们不只熟知这个世界,Lv不也相当高才对吗?照理而言绝不可能轻易落败啊。

不,他们面对次元噬魂兽都会陷入苦战,这次又面对有办法一招击杀次元噬魂兽的对手所施展之攻击,会全军覆没或许也是无可奈何的结局吧。

明明我都已经精疲力竭了,没想到次元噬魂兽和她相比之下只是开胃小菜。

尽管本就认为这并非游戏,但仍旧下意识地感受到束手无策的实力差距。

假如换成游戏的话,我会推测这是一场非败不可的事件战斗。不过,眼前的光景是现实。

即便落败也会有后路?想也知道绝不可能发生如此顺遂的事情。

话说回来,这群运用游戏知识,高效提升Lv的家伙们都输了耶?

像我这种一无所知,只顾拼命赚钱的家伙更加不可能获胜。

尽管如此……我也绝不能在这此落败。不仅为了拉芙塔莉雅,同时也为了菲洛。

「好一批不中用的眷属器啊。假使只有这种程度的话,圣武器不掉泪也难。」

对方持用的武器是铁扇。她以双手操纵铁扇,宛如翩然起舞一般战斗。

「简直令人大失所望啊。」

「主人——那孩子很厉害唷。」

菲洛全身羽毛倒竖,对我如此说道。

「没错,光是靠近就能感觉到一股强大压力。对方的实力水准可能凌驾于我们之上。」

拉芙塔莉雅也像是压抑住想要倒竖的尾巴一般提醒着我。

我低头俯视被震飞到我身旁,昏迷不醒的婊子。

你信赖的勇者们都被当成小喽罗了耶。

只不过……我该如何克服眼前这道难关呢?

坦白说,我因发动铁处女而用尽了所有SP。最起码也希望能找到回复SP的手段。

对了。婊子这家伙倍受元康的宠爱,她或许随身携带着类似的便利道具。除此之外,她身上是否还有其他好东西呢?

唷?这不是魔力水和回神水吗,好个嚣张的婊子啊。

这两种药水的效果分别是回复使用魔法时消耗掉的魔力,以及使用技能时消耗的SP。嗯,回神水因为太贵买不起的缘故,我也没有尝试过就是了。但据说这是能让集中力增加,提升魔法威力的饮料。

我试着喝下回神水。才刚觉得喝起来有种让人联想到营养剂的味道,视野的状态魔法栏位当中的SP随即回复了。

哦哦,果然具有回复SP的效果呢。其实仔细想想,链他们总是卯起来施放技能,随身携带回复道具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尚文大人!」

拉芙塔莉雅出声警告从婊子的怀里窃取道具的我。

反正她都已经不成战力,搜刮一下她的道具也无妨吧?

「……真是邪恶的行径。你这样也配自称为勇者吗?」

「邪恶又怎样。这帮家伙对我做过比这更加凶残的事情,我对他们可是恨之入骨啊。」

「主人好像大坏蛋一样耶——」

「吵死了。」

「敌人的话正确到连我都无言以对啊……」

连拉芙塔莉雅也有点傻眼地嘀咕道。目睹我们的态度及表现,敌人好像感到有些诧异。

「……尽管可能并非同伴,但这仍无疑是一种偏离正轨的行径。」

「爱怎么说随你高兴。」

我一站到勇者们的前方,葛拉丝也随之摆出应战架势。

毕竟不能把失去意识的人们卷入这场战斗,而葛拉丝好像也抱着同样的想法。她的言行举止都散发着练武之人的风范,可能也很注重这些细节吧?

「那么,游戏也差不多该到此为止了!」

敌人舞起铁扇直冲而来。

好快!我连忙举盾防御。紧接着,盾牌发出了『咔锵!』的一阵沉闷声响。

啧……好强大的威力。单凭这一击就足以使我拿着盾牌的手臂发麻。

这是连僵尸龙都无法相提并论的沉重一击。她光操作铁扇就能放出如此猛烈的攻击,就代表拉芙塔莉雅或菲洛一旦被打中,绝对会有生命危险。

「拉芙塔莉雅,菲洛!提高警觉!这家伙……很强!」

「是!」

「嗯!」

『身为力量根源的盾之勇者在此号令。再次解读定理,给予守护!』

「瞬速坚守!」

分别为二人施加辅助魔法后,双方正式开战。

「……以此为场地的话,落败者们会妨碍这场战斗。这场光明正大的对决受到妨碍的话,有违我的个人美学,我们换个地点再打吧。」

她果然跟我想着一样的事。只见她话一说完,便纵身跳下船只。我们也随后跟上。

「好啦,在这里应该就能放手一搏了吧。那么……请赐教!」

每当盾牌以外的部位受到铁扇攻击,我就会感到疼痛并受伤。尽管我一有空档就赶紧咏唱瞬速疗创来治疗伤势,但战况仍是屈居下风。

对手攻势猛烈,而且动作极快。再加上她并非魔兽,而是具备智慧的敌人。甚至一明白攻击对我起不了什么作用,便企图转移目标,锁定拉芙塔莉雅或菲洛。

「你想得美!」

因此我发动盾牌监牢,地点当然是葛拉丝所在的位置。

「天真!」

葛拉丝一挥铁扇,便摧毁掉我展开的盾牌监牢。

可是,我的目的并不是要困住她。

我之所以发动盾牌监牢,是为了……

「嘿呀!」

「喝——!」

阻止她提察觉拉芙塔莉雅和菲洛的突击。

「唔……」

拉芙塔莉雅和菲洛两人的攻击都穿透葛拉丝的铁扇防守范围,猛然交击出阵阵火花。

「同样都是战斗类型的角色吗……这下子可比对付刚才那群人来得有趣多罗。」

企图反击的葛拉丝挥舞铁扇砍向拉芙塔莉雅。

休想得逞!

我立刻趋前保护拉芙塔莉雅。只见嵌合兽毒蛇盾的反击,毒蛇之牙(中)自行发动咬向葛拉丝。

「你以为凭这种程度的攻击就能击败我吗?」

看来毒似乎对她没什么影响,中了毒蛇之牙(中)的她仍旧一派泰然自若的样子。

确实,在看见葛拉丝以铁扇化解掉拉芙塔莉雅和菲洛攻势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该把重点摆在防守上。

但,葛拉丝的每一击都很有威力啊!

葛拉丝打倒其他勇者的事实,已经清楚地阐明了她非比寻常的强悍实力。

我真的无法想像要如何战胜她。纵使我成功回复了SP,只靠我的绝招还是不足以打倒她。

「主人,请看菲洛的魔法——」

菲洛一边交叉右手和左手,一边对敌人发动突击。

「高速升档——」

那是她在对付次元噬魂兽时也曾使用过、能够高速移动的强力战技。

瞬间,没错,真的只是很短暂的一瞬间——我看见菲洛的身影化作残像。

仿佛空气震动般的冲击,震透敌人传递至我身上。

「呜哇……这个人好硬喔——挨了人家的攻击居然没被踹飞。」

「在那一瞬间就踢了我八下呀?只可惜你的力道还不够大。」

咦?这家伙的意思是她能清楚看到菲洛的攻击吗?

葛拉丝如跳舞一般,唰地对菲洛挥动铁扇。明明是敌人,她那身姿却让我感受到一抹艺术性的美感。不仅如此,承受了菲洛攻击的她仍旧稳若泰山。

「菲洛,再发动一次!」

「啥——……没办法啦,人家已经用光所有魔力,而且也需要一点时间才能再发动第二次攻击啦——」

原来那是菲洛的必杀技啊。经她这么一提,方才她的确也没连续发动这一招呢。

不妙,逐渐被逼入绝境了。再这样下去必败无疑啊!

不知不觉之间悄然消失的拉芙塔莉雅,利用魔法隐藏住自己的身影,绕到葛拉丝的背后,伺机发动偷袭。

「趁现在!菲洛!」

这就是所谓的趁虚而入。要是从背后遭到偷袭的话,即便是葛拉丝也免不了受创吧。

岂料……

「你在做什么?」

太扯了……!拉芙塔莉雅明明瞄准敌人的死角,葛拉丝却连头也不回就轻松挡下攻击。

「真是太不像话了。」

葛拉丝失望地轻轻叹了口气之后,挥动手中铁扇扫向剑身。现场顿时响起一阵与那轻盈动作截然相反的沉闷声音。

啪叽!

「这——」

拉芙塔莉雅的剑被折断了!?

她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啊!虽说铁扇原本就具备能够折断剑刃的性质,但想不到她运使铁扇的技术已达炉火纯青的境界。我都施加了瞬速坚守,而且还得靠盾牌最坚硬的部分才能勉强格挡攻击,可说早已用尽浑身解数了……

如今只剩菲洛能够发动致胜一击。但是,那仍远远不足以打败她吧。

「啧……」

拉芙塔莉雅拉开距离拔出备用长剑,难道我们当真束手无策了吗?

「你们真的就只有这点程度吗?老实说,我原以为能够玩得开心一点呢。」

「那是你自己要期待的,关我们什么事!我们打从一开始就已经应付得相当吃力了啊!」

「太遗憾了。」

敌人全身释出光芒。

不妙!这是和刚刚撂倒其他勇者们那时一模一样的攻击。

「拉芙塔莉雅、菲洛!」

敌人仿佛翩然起舞似地开始高速旋转。拉芙塔莉雅和菲洛见状立刻趁机——其实也只是来得及移动几步的时间——按照之前讲好的作战计划躲到我背后。

「盾牌监牢!」

在朝着自己施放后,一座魔法创造出来的盾牌牢笼凭空笼罩住我们。

盾牌监牢是一项除了能关住敌人以外,也能像这样反过来用于防守的方便技能。

这个监牢会扮演起防护墙的角色,保护被关在里面的人。

防御力在我能发动的技能当中是最高的。

「轮舞零之型·逆式雪月花!」

凶猛风暴及铁扇攻击合力扫向盾牌监牢。

「唔唔……」

好猛烈的攻击。就连我都受了这么大的伤害,也难怪其他勇者们会不堪一击。

「你们都没事吧?」

「勉强算是……」

「好疼唷——」

我回头察看,发现两人的伤势都不轻。我拿出疗伤软膏涂抹自己的伤口。由于人在一公尺的范围内,因此技能效果发动,连同两人的伤势也一并治愈了。

「哦,挨了我的攻击居然还站得住……你的防御力似乎也不同凡响呢。」

龙卷风戛然止息,敌人迈步向这边走了过来。

「承蒙夸奖。」

尽管满身疮痍,但我们还没输。

「话说,你不使用方才那面形似烈焰的盾牌吗?」

这家伙,好像认为我还没拿出真本领应战的样子。

或者该说,她似乎是在等待我使用愤怒之盾Ⅱ。

怎么办?要这样每况愈下地继续跟她交手吗?还是该冒着造成菲洛暴走、最后甚至可能被怒火吞没的风险使用愤怒之盾Ⅱ呢?

……既然都会输,就该尝试过一切再来后悔吧。

「好吧。别小看……我的力量啊!」

我决定转换愤怒之盾Ⅱ挑战她。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菲洛再次失控,笔直冲向葛拉丝。

「力道比方才沉重……但很可惜。」

葛拉丝甚至没摆出防御架势。

菲洛的踢击明明不断招呼到她身上,她却像是不痛不痒,

「真是太不像话了。」

葛拉丝竖起铁扇轻轻戳中菲洛的胸口。

「嘎——」

明明就只是轻轻一戳,菲洛却被震飞足足五公尺远。

「唔……」

她到底有多强啊。换成游戏的话,应该是一看就会让人认为是必败的事件战斗啊。

「啧……」

我还勉强保持着自我意识。

没问题。不论是多强大的怒火,都盖不过心中那股……不想让相信我的人失望的念头。

但这仍改变不了拖愈久就愈危险的事实。

我边压抑冷汗边趋前准备应战,同时以眼神示意拉芙塔莉雅跟我保持距离。

「尚文大人,您不要紧吗?」

「嗯,我还控制得住。」

我举步逼近敌人,同时喝光从婊子身上搜刮来的回神水补充SP。

有种精神一振的感觉。如此一来就能避免意识遭到愤怒之盾Ⅱ的怒火所吞没。

「麻烦你更认真一点应战。」

「没问题,我会使出全力的!」

葛拉丝挥扇攻向我。

很好,攻击威力已弱化到跟方才使用嵌合兽毒蛇盾时完全无法相比的地步。如此一来就没有摆出防御架势的必要。

护体魔焰包围着我自行发动。

这股火焰的火力会配合我的愤怒而有所增减。如今像这样强压怒火,勉强保有自我意识的状态,就代表着杀伤力也不会高到哪里去吧。

而这股火焰还夹带着诅咒之力。或许是有所警觉吧,只见拉芙塔莉雅立刻退避。

随后,愤怒之盾Ⅱ窜出黑炎焚扫敌人。

「什么!?」

不料葛拉丝却仿佛只是受到微风吹拂一般,表现得若无其事。

怎么可能……遭到反击效果之中最具威力的护体魔焰袭击,她居然完全不为所动!?

这家伙到底有多耐打啊!

「你在玩什么游戏吗?」

可恶,实力差距未免太大了吧!连祭出愤怒之盾Ⅱ也无法取胜吗!

「你的实力就只有这点水准吗?轮舞破之型·龟甲裂!」

葛拉丝收起铁扇往后挥,再使劲向前一送。只见一道宛如锐利光箭的物体迎面飞了过来。

危险!如此心想的我举起盾牌。砰!的一阵沉重冲击,震得我全身发痛。

这一击透过盾牌对我造成伤害。

「唔……」

「挨了我这招还没倒下吗……你可真顽强呢。」

这股疼痛令我难以保持冷静。但我绝不能在此失去自我。

「这一招威力还不错嘛。」

恐怕是贯通防御系的攻击……在游戏中算是满常见的技能。

无论防御力有多高,在它面前都毫无意义可言。也有可能随着对方的防御力愈高,给予愈大的伤害值。

这就是勇者们过去曾提到的盾牌弱点吗?

尽管只是经验谈,但年代愈是久远的网路游戏,就会出现愈多类似的极端设定。虽不知那些家伙们从前玩过的——以这个世界为模板的游戏是如何设定,但在我具备的知识范围内倒也还能举出几个例子。

有单纯只是因为敌人攻击力过于强大,导致盾牌职业弱不禁风。

其次是闪躲类的游戏,敌人都擅长发动必杀一击。

最后则是火力至上的游戏。完全没有必要采取防御行动,只靠攻击力就能暴力破关。

到目前为止,我也试着猜想过有关盾牌被视为弱小职业的理由,但总觉得上述理由都不足以成立……搞不懂。总之现在还是先集中应付眼前的难关再说。

咏唱瞬速疗创治疗伤口。

「我明白你攻击手法的缺点了。」

葛拉丝堂而皇之地如此宣言。

「黑色火炎只要一对上近身攻击便会发动,但面对远距攻击则毫无动静。同时你也必须透过呐喊,告知属下敌人位在何方。」

啧……她接连分析出我的痛处。可见她八成是一名身经百战的武士吧,洞察力十分敏锐。

上上次是黑色魔兽,上次是嵌合兽。这次则换成有智慧的生命……不,应该说是人类吧?

浪潮究竟是什么玩意儿呢?难道并非只是单纯的天灾吗?

「你已经玩完了。一旦先撂倒属下,再从远处攻击你的话,大概就能轻易取胜了吧。不过就现状来看,我连那样做的必要都没有。」

「可恶……」

「来,使出你最强的攻击给我看看吧。」

没错,这……简直就像是被她玩弄于股掌之间一样。葛拉丝完全没有打算闪躲的迹象。

不,恐怕葛拉丝真的把这当成游戏吧。

宛如表达出『唯独接下敌人最强的攻击,才是送给对手的饯别礼物』的意思一样。

但纵使如此,我也绝对……不能败北!

「别瞧不超人!盾牌监牢!转换盾牌(攻)!」

我以盾牌监牢关住葛拉丝,再转变成针对内侧发动攻击的盾牌监牢。

紧接着——

「铁处女!」

赏她一记刚刚才学道的必杀技。

巨大的钢铁少女仿佛拥抱监牢似地凭空出现,连同监牢一并刺穿。

「怎么样!」

岂料……

「并不如想像中那么有威力呢。」

在打开的铁处女之中,只见葛拉丝仍旧生龙活虎。

而没能重创对手的铁处女则化作粒子悄然飘散。

等到铁处女消失后,葛拉丝依然一派轻松地伫立在原地。

如同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

「什——」

啧……我真的束手无策了。

「那么,便以我军的胜利为这场浪潮之战划下句点吧。虽然你与我无冤无仇——」

大概是葛拉丝即将讲完这句话的时候吧。忽见飘浮于视野一角的沙漏图标开始产生变化。

00:59

突然出现这个数字。

「时间到了吗……没想到竟然这么快。」

就是现在!拉芙塔莉雅连忙配合我的步调咏唱魔法。

「瞬速照明!」

葛拉丝眼前浮现一颗光球,化作闪光猛然炸开。

受到强光刺眼的葛拉丝,只能怔然伫立在原地。

我立刻将盾牌换回嵌合兽毒蛇盾,转身赶往菲洛身旁。原本起身准备大肆作乱的菲洛神智顿时恢复清醒。

「快跑!」

「给我站住!」

「别小觑我部下的脚程,我们绝对能摆脱你的追击。」

「啧!这代表你打算反过来利用浪潮的规则吗……你用这种手法争取时间,会令我伤透脑筋啊。」

「菲洛累死了啦——……状况好像突然产生变化了说——」

我哪有办法正经八百地跟那种强敌战斗啊。

若铁处女都无效的话,那我可是真的没辙了。

「……好吧。尽管万分不服……但没有时间了。」

葛拉丝迈步走向裂缝,接着在裂缝前回头。

是怎样?她还有话要说吗?

「这次我虽选择撤退,但你别想逃过第二次。赢得这场浪潮之战的是我方,请勿忘记这一点。假使你们只有这点实力,那无论打再多次,胜利都将归我们所有。」

胜利的是我们?好像这是一场分得出输赢的比赛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她们不是企图毁灭世界的灾难吗?

仔细想想,我对浪潮的真面目一无所知。看样子有需要深入了解一下浪潮所代表的意义。至少,这一战让我得知敌人是具备智慧的生命体。

我太过在意垃圾王及婊子公主了,勇者应当对付的真正敌人是身为浪潮的这帮怪物。

唉……面对这种腹背受敌的情势,根本玩不下去嘛。

「尚文,我记住你的名字了。洗净脖子等着吧。」

「你没必要记住我的名字……这样说好像怪怪的。我只是想表达,我们并没有就此认栽的意思。」

或许是对我的回答感到满意吧,葛拉丝顺手杀死躲在暗处的次元噬魂兽之后,随即信步走进裂缝。

杀了自己的同伴?不,就葛拉丝给人的形象来看……难道那并非她的同伴?

过没多久,裂缝伴随着葛拉丝的撤退而消失,与此同时……沙漏的数字跟着不见。

「呼……」

「总算是保住一命了呢。那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天晓得。」

「喵啊……」

菲洛筋疲力尽地倒卧在地。我也好想现在就立刻躺下休息啊。

「浪潮总算是平息了吗?」

「是的。」

「菲洛好累——……」

「我想想。别理那票勇者们,我们开始动手清理战场吧。」

坦白说,此战一败涂地……到底还会出现多强悍的敌人啊?就算拥有游戏知识,但若是被迫跟赢不了的对手交战,那感觉还真是糟透了。

话又说回来……沙漏显示出来的时间是什么意思啊?

总之,在下次浪潮来临之前,我们非得更进一步提升实力不可。

没能晋阶而导致战力压倒性不足的事实,已在这一战中显露无遗。

但话说回来,就连理应已经完成晋阶的家伙们都惨败成那样了……目前只能说,需要某种更具决定性的致胜要素啊!

就这样,侵袭这个世界的第三次浪潮终于宣告落幕。


1.0021078002108;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