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之勇者成名录

十一话 成长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三卷 十一话 成长

「是这附近……没错吧。」

「应该是。」

「嗯。」

只见浪潮源头处的巨大裂缝已经延伸至地表。

「咦?那、那是什么玩意儿!」

而在源头处竟有一艘巨大的……像幽灵船似的船只飘浮在半空中。而那艘船则持续不断地涌出魔兽。

破破烂烂的船桅加上千疮百孔的船帆,搭配闪电交织的背景,而木制船身更是布满大小破洞。

尽管我不知道它是靠什么力量飘浮在空中,但这里是异世界,我现在则面对着一种名叫浪潮的诡谲现象。假如每件事都去追究,那根本就没完没了。

周遭一带浓雾密布,我真的很不想跳上那艘令人毛骨悚然的船只。

这次浪潮带来的魔兽难道是海盗吗?

「他们三个……难道一直在对付这种玩意儿吗?」

三名勇者以及他们的同伴正在对抗幽灵船。

链和元康两人大概是打算潜入幽灵船展开战斗吧,可以看到他们施展技能的光芒。树则从远处攻击船只本体,战术看上去似乎有些乱无章法。

此时忽见幽灵船侧舷探出一根炮管,炮弹应声飞窜而出。

而且直往我们这边飞来。

「灵气盾牌!」

「喝呀!」

我用灵气盾牌错开炮弹的轨道,菲洛则直接一脚踹开炮弹。

「你们几个,到底还想耗多久才高兴啊?」

我对慢条斯理地应战的树大声嚷嚷。

「尚、尚文!?你怎会出现在这里?你不是说不参战吗?」

「还不都是因为你们手脚太慢,我那边引导村民避难的行动早就告一段落,于是就来这边看情况,结果居然是这副德性。对具备游戏知识的你们来说,这应该轻轻松松就解决了吧?」

「必须破坏船只才能终结浪潮,但链和元康却说一定得登船作战,所以才……」

……连这么紧急的时候还可以起内閧啊?

不,更令我在意的是,为何树所知道的击败头目方法与链或元康的方式截然不同?

「啧……」

幽灵船吗……真是艘破烂不堪的船呢。浪潮也太过不符合常理了吧。

我一边如此心想,一边花点时间观察着树等人的作战方式。

基本上好像是以树的技能攻击为主轴,其他人则各自运用手中武器与敌人战斗。

「总之就算要攻击幽灵船,也该跟其他勇者们联手出击才对吧。」

「你没资格指挥我!」

还真是个叫人火大的回答呢,副将军大人!

「你打算继续打这种消耗战吗?反正你不管施展威力多强大的技能,敌人也没有受制迹象,那好歹也换个方法试试看嘛。」

树的战斗方式也太随便了吧?这样真的会有效果吗?在游戏里只会一下子就挂点啦。

「我是在忙着掩护另外两人上船啦。」

说是这样说啦,但那也有可能是一只幽灵船造型的魔兽。

它那使劲甩动船锚的模样,简直就像是大如房屋的魔兽。

「那如果从内部攻击它较薄弱的部位呢?或许也有这种在游戏里办不到的方法可以用吧?」

「在我知道的次元浪潮当中并没有那种战法!」

「你够了没?就只会把游戏挂在嘴边,这根本就不是在玩啊!」

也不想想看到底有多少人因浪潮而遇害。

现在就是因为你们迟迟未能击破浪潮,才导致魔兽不断涌现,对邻近村庄造成危害。

「那就由我们上去攻击幽灵船的要害,赏它一个痛快。」

「啊!你打算抢走功劳吗!我绝不允许!」

「不甘心就跟上来啊。菲洛!」

「好——!」

菲洛拔腿狂奔,纵身跳向半空中,我也同时施展灵气盾给她作为垫脚石,轻轻松松登上了幽灵船。

「啊,给我站住!」

树和他的同伴受到我的挑衅跟着追上来。

这样就好,会浪费这么多时间,就代表你们的方法完全错了嘛。

呜啊……顺利抵达甲板是很好啦,但只看到散落一地的骨骸,另外也有不少地方的地板已经腐朽脱落,还有腐烂的鱼尸,以及同样破旧的绳索与救生圈,完全找不到地方立足。

我们虽然登上甲板,却没看到任何人……咦?船只后方似乎有类似巨大章鱼触手的物体紧紧附在上面,元康以及他的跟班正忙着与其应战。

「流星枪!」

元康纵身跃向半空中,接着只见手中长枪绽放光辉,以能量构筑而成的枪尖瞬间炸散开来,洒落在状似章鱼触手的物体上。但尽管触手被光枪震断,不过却立即再生,重新紧抓着船身不放。

这啥?该不会是类似挪威海怪的魔兽,像寄居蟹一样寄生在这艘船上吧?

「菲洛,你可别说想吃那玩意儿喔。」

「咦——……可是那个本来就不能吃唷。」

就连菲洛也吞不下去吗?

我们顺着甲板前进,发现链正在和看似骸骨船长的敌人交战。

骸骨船长,身穿一袭宛如神鬼〇航般的豪华海盗服,其中一只手是铁钩。

俨然就是『小飞侠』里头的虎克船长·骷髅版。

「流星剑!」

链施展的剑闪迸射出阵阵星光,命中骸骨船长。

「啧……好个耐打的家伙。」

「链大人!」

链的同伴趋前掩护他,挥剑砍向骸骨船长。骸骨船长也提剑应战,却因受到链和他同伴们的攻击后而重心失稳。接着链祭出了看似致胜的一击。

「呼……这下子总该死透了吧?」

岂料,崩散解体的骸骨船长又立刻变回原状。

「——这!?」

随后,骸骨船长率领头上裹着头巾的白骨海盗,再次袭向他们。

我再次转眼望向元康忙着对付的挪威海怪那边。

「菲洛,你有办法绕到船只后方那一带去吗?」

「嗯!」

「拉芙塔莉雅!抓好了!」

「啊,是!」

拉芙塔莉雅为了避免被甩落而紧紧抓着我,菲洛则载着我们在幽灵船上疾奔。

从船头冲向船尾……尽管过程中不断遭到挪威海怪的触手袭击,菲洛却一再起脚踹开它们继续前进。接着我们总算看见触手伸出来的地方。

「……啧!」

挪威海怪的本体果然如同寄居蟹一般紧紧依附在船尾。

不,应该说是那是其中一颗头吗?对方是挪威海怪的多头版本吗?

元康忙着对付的那只也有一颗同样的头……不过眼睛却是混浊无神。

肯定早就死了吧。

连腐败物也敢吃的菲洛,之所以说那玩意儿不能吃,是因为它已经腐坏到极点的缘故吗?

树攻击船只本体,却没能完全摧毁船身。

元康试图击败挪威海怪。

链则忙着与骸骨船长交锋。

简直是一盘散沙。

拜托,虽然也可以说不得不兵分三路,但这样有完没完啊?

而且看起来都不像有办法给予对手致命一击的样子。

现场所有敌人的共通点为何?唯一能想到的,就是真正敌人另在他处。

但具备丰富游戏知识的这群家伙,为何竟然没察觉到这项事实?

从这群勇者们过往的言行来看,他们大概都抱持着『我玩的那款游戏就是这样过关』的想法吧。实际上,三人的作战方式都错了。

「链!」

「干嘛!呜哇!尚文?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还不都是因为你们手脚太慢,我才追上来瞧瞧。你为什么一直跟那家伙对战?」

「因为只要击败这家伙,身为头目的噬魂兽应该就会出现。」

「……那,出现了吗?」

「要打倒很多次才会出现。」

「是喔。」

……基本上好像有按照电玩知识进行战斗,但这代表对手是必须打长期战才能搞定的敌人吗?

「元康!」

「为、为什么尚文会在这里啊!」

元康藏起胯下,出声回应骑在菲洛背上的我。

喔,他以为又会被踹吗。但我再怎么也不会挑这种时候命令菲洛出脚啦。

「元康大人,不要听他的话!」

婊子一边露出仿佛看着垃圾的眼神藐视我,一边开口提醒元康。

「你给我闭嘴!」

「你明白用『你』一词称呼本公主会有什么下场吗!?」

「那种小事根本无所谓。元康,打倒挪威海怪后会怎样?」

「噬魂兽会出现,只要再击败噬魂兽就好。」

元康也是这样觉得吗?如此说来,树八成也一样吧。

但他们的攻击看起来似乎毫无效果可言。

所以……若照着电玩的设定,那只叫噬魂兽的魔兽应该潜伏在某处,必须打倒特定怪物后才会出现?

链找上骸骨船长,元康针对挪威海怪,树则锁定幽灵船展开攻击……难怪会耗费这么多时间。

「总算追上你了,尚文。」

树似乎也登上甲板了……这下子所有勇者全都集结于甲板上了。

不过……噬魂兽啊。

至于到底是什么样的魔兽,连看都没看过的我无法做出评论……但推测应该会像是幽灵之类的魔兽才对吧。

潜伏在暗处,操纵不死系的魔兽。因此有破坏掉媒介的必要……吗?

「不能用光系魔法逼它们现身吗?」

「要试试吗?」

拉芙塔莉雅如此说道。对了,拉芙塔莉雅擅长光系与暗系的幻觉魔法。

那么或许她也有办法使用光系魔法。

「办得到吗?」

「请交给我吧。」

拉芙塔莉雅为了咏唱魔法而开始集中意识。

『身为力量根源的我在此号令。再次解读定理,光啊,遍照四周吧!』

「瞬速照明!」

拉芙塔莉雅一咏唱魔法,在我们的上方立刻浮现一颗光球。

光球绽放出强烈光辉,照亮整片甲板。

咦?链对上的骸骨船长影子有点奇怪。其他各处也冒出相似的诡异影子。

怎么看都不是普通的影子,而且还似乎狞笑着。

「在那边!」

「原来如此!流星剑!」

链挥剑砍向骸骨船长的影子。

「SYAAAAAAAAAAAAA!」

从影子里跑出一条神情凶狠、双眼赤红、长着巨大的嘴巴和獠牙,宛如白布幽灵一般的鱼。这就是噬魂兽吗?

元康、树,以及他们的同伴同样对准影子发动攻击,噬魂兽顿时纷纷涌现。

「想不到居然躲藏在那种地方!」

「难怪打那么久还无法击败它们!」

这是一种类似幽灵……感觉物理攻击八成对它们无效的魔兽吧。如此一来就只能靠魔法了」。

「怎么回事!?」

噬魂兽们突然集中到同一个地方,化作一头巨大的噬魂兽。

复数的小生物集合起来伪装成巨大的生物,在我原属世界的鱼类也有这种习性。

像沙丁鱼就是最佳范例。或许因为它们是由灵魂组成的鱼类魔兽,所以连那种习性也继承了吧。可是……由于合而为一的缘故,体积远比单一个体来得庞大许多。

——名称是次元噬魂兽。

「尚文大人,它冲过来了!」

次元噬魂兽朝向逼它现出真面目的拉芙塔莉雅……也就是骑在菲洛背上的我们直扑而来。

「灵气盾牌!」

现场响起一阵沉闷的撞击声,挡下次元噬魂兽突击的我们直接跑过甲板,回到链他们所在的地方。

「喏,帮你们逼出敌人本体了,你们还不快上!」

我话一出口,链、元康、树分别发出咂舌声,同时朝向次元噬魂兽发动战技。当然啦,他们的同伴也以各自的战法进行援护……拜托,对方是物理攻击起不了什么效果的头目啊!

也太缺乏因应手段了吧。拉芙塔莉雅都已经发动逼它们现身的光系魔法作出贡献了啊。

「菲洛,用魔法吧。」

「好——!」

菲洛咏唱瞬速旋风,对次元噬魂兽造成伤害。

但是……无法吸引仇恨值的我完全无用武之地。

就在我这么想的同时,次元噬魂兽好像开始准备发动某种攻击了。

张开血盆大口的次元噬魂兽口中浮现出一颗巨大的黑色魔法球,球体也逐渐膨胀变大。

魔法球宛如黑洞一般吸收光芒,仿佛透镜一样使周围景色产生扭曲。

「红莲剑!」

链纵身劈砍次元噬魂兽。

咦?激荡出阵阵火花呢。

「比我想像得还要坚硬。」

喂喂……你们这群空有游戏知识的家伙。我都逼它现身了,你们怎么还没办法迅速解决它啊?

要是待会儿它又躲起来,那现场可没人吃得消啊。

「巽风箭——」

树的技能也好……

「闪电枪!」

元康的技能也罢,都不足给它致命一击。

是属性相性不佳的关系吗?这类攻击手段很难对幽灵系的魔兽产生效果啊。

光系魔法感觉有效,不过……

次元噬魂兽正持续凝聚的黑色魔法球,不正是准备施展必杀技的明显前兆吗!

「加快动作!再不赶紧收拾它的话,它就要准备发动强大的技能了!」

「好!」

元康仿佛回应链的吆喝声一般发动攻击。

「SYAAAAAAAAAAAA!」

次元噬魂兽唰地吐出一颗漆黑的大球。黑球宛如炮弹似地疾射而出,直接命中甲板。紧接着,漆黑色的爆炸震波往周遭扩散开来,爆炸的冲击也造成船体剧烈摇晃。

不妙!敌人变得更加凶暴了,方才那一连串交锋似乎不过是前哨战罢了。

我打草惊蛇了吗?但为了终结浪潮,这都是一条无可避免的必经途径。

我连忙从菲洛背上跳下,举起盾牌趋前防御。

「「「呜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包含链、元康、树在内,连同他们的同伴都被爆炸的冲击波狠狠地震飞出去。

盾牌也因承受强烈冲击而吱嘎作响。

「唔……」

这招相当痛啊……难道这是一记足以贯穿我防御的大范围攻击吗?

「咕……」

链他们虽然并未受到致命伤,但伤势绝对不轻,只见他们一行人连站都站不稳。

次元噬魂兽或许是发现这招有用吧,居然又再次凝聚出一颗漆黑魔法球。

它又要发动刚刚那招必杀技吗!?尽管很想放声大吼:「别连续攻击好不好!」,但锁定对手讨厌的方式来攻击,向来是战斗的基本原则。换成游戏的话,由于制作人也明白玩家讨厌这种情境,因此通常都不会加入这么机车的设定。这就是游戏和现实的区别吧。

「菲洛!」

「嗯:知道了——」

菲洛精神抖擞地飞奔而出,朝向次元噬魂兽狠狠祭出一脚。岂料却只传出撞击声响,次元噬魂兽仍旧嘻皮笑脸,表现出游刃有余的姿态。

「高速升档!」

菲洛中断踢腿攻击,在落地的同时开始咏唱魔法。

接着,我突然觉得菲洛的身影好像晃动了一下。

现场接连传出数阵轰隆巨响,次元噬魂兽大大地摇动起来。或许是连次元噬魂兽也感到吃不消或愤怒吧,只见它对准菲洛吐出黑球。

「打不到打不到——!」

菲洛边说边绕回我的背后。没错,这样做就对了。

我边举起盾牌边咏唱回复魔法,承受黑球的爆风波。菲洛则再次展开攻击。

拉芙塔莉雅也持续咏唱着光系魔法。不这样做的话,总觉得那家伙大概会再次躲进暗处。

「嘿——」

菲洛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动速度逐渐对敌人累积伤害,不过看样子大概会打上好一阵子。

如此一来就会进入消耗战的局面,能不能赢都是个问题。

缺乏必杀的一击。连链他们这些勇者联手出击,对它来说都不够看……这应该就是如此强悍的头目。

这种情况,如果在游戏里,必须经过漫长的协力战斗才能完成讨伐。

以我所知的网路游戏为例,这就是俗称的高阶头目。虽然得依据种类而定,但有时就算集结了高等级的玩家,也得耗超过一小时以上的时间才能撂倒。

怎么办?

只要尽可能地持续给予伤害,不断削减对手的体力……最后就能胜利。但……

花的时间愈多,邻近村庄受到的损害就会愈大。

现在仍有魔兽接连不断从浪潮中涌出。

目前根本没那种闲工夫再耗下去,假使现在有一招威力惊人的……一击必杀技的话……

的确有一个。没错,那是唯一能够打破这种局面、扭转干坤的手段。

我有一面特殊的盾牌,蕴含着连链等人都不具备的强大力量。除了依靠那面盾牌之外,我再也想不到其他能够终结这种局面的手段了。

「拉芙塔莉雅。」

我握住退到我身边的拉芙塔莉雅的手。

「您怎么了吗?」

「助我一臂之力……」

拉芙塔莉雅领悟到我想采取何种行动。

「是。我是尚文大人的刀剑。无论上刀山下油锅,我都会跟随在您身旁。」

「……我要动用王牌了,你退下吧。」

这种局势逼得我愈来愈不耐烦,而虽然我很不想用,但我也想测试看看自己究竟能承受到何种境界。

「菲洛,假如发生什么意外状况,记得赶紧带拉芙塔莉雅下船。」

「嗯!」

我再一次转眼望向拉芙塔莉雅。

「尚文大人!」

她信任我。

在我内心深处,其实埋着可能会背叛她那份信赖的恐惧感。

但假使我在这里败北的话,拉芙塔莉雅和菲洛……都会丧命。

这我可不能接受,我发自心底起誓,就是用尽手段也要守护她们。

我……绝对不会被愤怒淹没。我如此……发誓着。

我手扶盾牌默想。

愤怒之盾!

受腐龙核石影响而获得成长!

诅咒系列,愤怒之盾的能力提升!

愤怒之盾Ⅱ

能力未解放……装备加成效果,技能「转换盾牌(攻)」「铁处女」

专用效果 护体魔焰 腕力上升 龙之慎怒 咆哮 眷属暴走

这——

脑海中突然出现一段画面,大概是成为盾牌素材的巨龙生前的最后一段记忆吧。

被持剑勇者贯穿胸口和眉心后,导致龙的意识倏然中断。而当时爆发的愤怒简直是超乎常人所能想像的范畴。

被人类击败。

现在的我完全能够理解,那对龙而言究竟是多大的耻辱。

愤怒之盾居然成长了……!?

原先镶嵌着烈焰图案的盾牌,转变成增添了一头红龙图纹的造型。

甚至连同蛮族之铠+1也与盾牌产生互动而随之变化。

这是怎么回事……是腐龙之核造成的吗?

蛮族之铠转化为造型近似漆黑之龙的铠甲。

唔……视野缓缓被愤怒渲染成黑色。一股憎恨万物,想要毁灭一切的冲动油然而生。

我的心灵逐渐被一股远比上回使用这盾牌时更加强烈的憎恶所支配。

这……不止是我个人的憎恨!绽放红光的……憎恨对象掠过视野,我的意识仿佛快要被侵占。

不行!我已在此下定决心,要为了相信我的人而挺身奋战!


1.0013352001335;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