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之勇者成名录

九话 栽赃嫁祸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三卷 九话 栽赃嫁祸

「啊!找到了!」

才刚步出武器店,树和链以及他们的跟班立刻莫名其妙地冲向我们。

链和我同样……不对,是来自另一个能随意进入网路世界的近未来日本的异世界人。

他以剑之勇者的身分被召唤至此。长相虽然不及元康,但也可以称上是美少年。该说是偏女性化的样貌吗……他的头发乌黑亮丽,基本上算沉稳派吧。是个以酷帅自居的家伙。

这帮家伙搞什么鬼?全都齐聚在城镇区是在演哪出戏?

树这家伙身上穿的并不是先前所见那套粗劣的防具,今天他换上一套不错的高档装备。

当我一脸不爽地瞪着他们之际,树罕见地抢先开口说道:

「就是你对不对!你假扮成我,盗领了完成委托的酬劳!」

「啥!?」

我干嘛要夺走树的委托报酬啊!

「我也是,你抢走了原本由我承接的委托对吧?」

链也露出谴责我的眼神撂下这句话。

这我倒还有印象。大概在说我解决瘟疫之村的问题那件事吧。

「链说的确实是我没错,但是树,你说的我一无所知。」

「你打算装蒜吗!?」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等等,你不先把话说清楚,尚文也没办法坦承吧?」

「少在那边把我说得像犯人一样!」

「主人做了什么事吗?」

「我完全没有任何印象呢。」

我一边安抚着菲洛和拉芙塔莉雅,一边定睛直瞪链和树。

「总之,先说明一下情况吧。」

「那就由我先来。」

树开始向我说明原委。

「那是在我们完成了王城交付的任务——也就是调查并惩治在北方地区引发问题的领主一行人之后的事……」

树说,他一如往常,吩咐他队上那个身穿醒目铠甲的同伴前往国家委托公会领取报酬。可是公会却说,弓之勇者达成任务的报酬已被人领走,因此树武断地认定会干出这种事情的人大概只有我,才前来兴师问罪。

「我说副将军大人啊……你好像喜欢故作低调地铲奸除恶,然后再表明自己的身分,好让被拯救的民众大吃一惊。但你再继续叫她们保密的话,有关你的传说就流传不出去了耶,你到底懂不懂啊?」

「副将军!?你、你在胡说什么啊!?」

「你在腰际挂上一把佩剑,伪装成冒险者对不对啊?副将军大人。」

大概是心里有数吧,只见树这家伙狼狈不堪地朝着我大吼。没错,这就是树处理任务的风格导致的问题。

根本没人能够确定弓之勇者到底长什么模样,以及有过什么样活跃的行动。

因此才造成国人只谈论剑及枪之勇者的英勇表现。

纵使他再怎么想表达『其实我很厉害喔』,也不会转换成实际评价。

神不知鬼不觉地制裁坏人的作法确实很像英雄般帅气,但无法为世人所知。

虽然我也只是个大学生,不过至少明了出社会之后,就必须设法保住自身功绩的道理。就树来说,即使那确是他的功劳,只要想抢功劳的人大声宣称是自己做的,凭他平常那种态度也没人会相信真的是他所为。

或者该说,那种类型的英雄也不是为了报酬或沽名钓誉才暗中击退坏人。

……这话题也扎到了我自己,因为我也化身神鸟圣人行侠仗义啊。

「树个人解决的委托,大家也知道是由弓之勇者解决的吗?能够根据我听到的传闻而断定是你所为的任务,就只有那座苛税城镇的事件而已喔。因为当时我也在场嘛。」

「那是因为我秘密地进行任务啊。」

「我还是确认一下,那位在北方国家参与反抗军行动的持弓冒险者,就是指你没错吧?」

「没,没错!我和反抗军联手讨伐了那个施行暴政的昏君。」

「……你晓得那个国家之后变成什么模样吗?」

「暴君被推翻,那个国家应该变富裕了吧。」

「才怪!他们饥苦到不惜冒险偷渡入境,试图以东西交换我们粮食的地步耶!」

「怎么可能!为什么!」

「拜托,前任国王或许很糟糕没错,但国家困苦的原因是饥荒耶!在那种状况下就算换人执政也没意义啊。」

「那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麻烦你别转移话题!」

唉……有够不负责任……你也稍微注意一下好不好。

「那我们就言归正传。你指派你的部下去领取报酬对吧?那有办法证明领取的人就是你的部下吗?」

「当、当然!可以啊!我当然有办法!」

「你说公会是吧?你有什么证据可以向公会柜台人员证明来者就是你的部下吗?」

「当、当然有……就是字据。我有吩咐同伴秀出国王亲自签核的字据给对方看!」

树一脸自信满满地回答,他在讲什么啊?

「那是以特殊技术制成的字据!无法轻易伪造。」

「如此一来,从未领取字据的我也拿不出来吧?」

「唔!」

树这家伙,被我讲到重点而咂了舌头。

「不、不然就是靠武器了!」

说词已经开始漏洞百出了……看样子他无论如何都想把这笔帐赖在我头上呢。

「只有勇者才能够随意改变武器的形状!只要变换成类似弓的盾牌,即便没有字据也能假扮成我!」

「是吗?像那种小事,搞不好在这个世界还有其他玩意儿也办得到啊。」

「你、你拿得出证据吗!?」

「菲洛。」

「什么事?」

「变回真正的样子。」

「嗯。」

菲洛变回真正的样子。只见菲洛穿在身上的洋装消失,剩下的蝴蝶结也变成了项圈。我则伸手指着项圈。

「这!?」

「懂了没?这可是个能制作出这种防具的世界喔。要找到外形能变换成弓箭的道具或许不难吧。另外又不单只有我,其他勇者也都能够改变武器造型吧。如此说来——」

「但,但是——」

「树,放弃吧。单凭间接证据并无法断定尚文就是犯人。」

链走到拼命想赖给我的树面前告诫他。

「首先,你有打听到那个冒牌货长什么模样吗?」

「呃、这……那个……」

被链这么一问,树顿时支吾其词。

「那你也只能放弃了吧。日后记得稍微宣传一下自己的勇者身分吧。好啦,接下来换我。」

「你想谈东部地区的瘟疫那件事对吧?」

「既然你知道那就好说了。为何夺走我的报酬?」

「因为我人刚好在当地,难道你不晓得吗?你击杀的巨龙尸体,就是导致该地爆发瘟疫的原因!」

「什么!?」

链这家伙露出哑口无言的神色,愣在原地。

现在是怎样?我还以为这家伙应该是很冷酷无情的啊。

「有不少村民不幸病死,隔离设施后方还有一座全新的墓地。若非我刚好在场,大概还会闹出更多人命吧。」

「这怎样可能……」

链摇摇晃晃地试图往东走。

「慢着!你现在去也来不及抵达那座村庄吧。你还要对抗浪潮耶?」

「但是,是我造成……」

「我已经把巨龙尸体清理干净了,而且也跟当地的治疗师合力医治了染上瘟疫的村民。如果这样还被你说成是我抢走委托,那我就不知该说什么了。」

「是,是吗……若是那样的确无可奈何。」

链这家伙,脸色一整个铁青。

「你相信他的说词吗!?」

树这家伙则是一脸困惑地询问链。

「他没理由说谎。我的委托是因为获得解决才被取消掉,那就代表他所言不假。」

「巨龙尸体变成僵尸龙时,也害我吓了一大跳啊。拉芙塔莉雅更在那场战斗中受到诅咒。尽管已经痊愈,但也吃了很多苦呢。」

我没说谎,虽然原因出在我身上就是了。

「这样啊,真对不起。」

链向拉芙塔莉雅低头致歉。

……真令人意外。我本以为链是个更冷酷的家伙,然而他似乎对自己造成的问题分外没辙。说真的,我以为他会撂下「弱者活该死一死」之类的台词呢。

「你为何把巨龙尸体丢在原地?」

「那是因为……我的同伴说『为了施舍素材给其他冒险者,把尸体放着就好』,我也觉得这是个好点子。」

经他这么一提,村民们也说过那座村庄曾经繁盛一时。

「当地村民及冒险者也都说交给他们处理即可,所以……」

「下次要好好处理掉尸体啦。尸体是会腐烂的,一日一腐烂就有引爆流行病的危险。最起码也要把内脏和肉处理掉啦。」

「嗯……」

总觉得讲得有些扫兴。但话又说回来,那座村庄完全没提过有冒险者处理过的事。想不到他们居然隐瞒了对自己不利的部分……算了,也算他们自作自受。

「我才不相信你咧。」

树比链更加纠缠不休。

「我绝对会找出证据来揭发你!」

「好啊,去找来啊,但是别造假哦。就算找到犯人,也不准拿『是不是盾之勇者逼你干的?』之类的问题逼供。想也知道犯人铁定会冲着我的坏名声而点头。」

「……你这话什么意思?」

「以前曾有一群盗贼现身袭击我,我反过来击败他们之后,他们似乎还想在城里放话说是我先突击他们呢。」

「这,这个……」

「你也是啦,副将军大人。要设法学会拆穿谎言的能力喔?」

或许是连树也对我的名声糟糕程度心生怜悯吧,总觉得他露出令人火大的同情目光看着我。

为什么我非得被他用那种眼神凝视不可啊。

「总之这件事就之后再看看吧。」

「……我不是犯人。」

真是够了,我恨透被冤枉啊!别以为凡事都只需赖到我头上就好!

「我绝对会逮到你的狐狸尾巴。」

树等人火冒三丈地离开现场,链也显得有点忐忑不安地转身离去。

「我们也走吧。」

在那个垃圾王管辖的城镇区果然没什么好事,还是赶紧回旅馆算了。

「晚上好,盾之勇者大人。」

回到旅馆休息时,五名志愿参战的士兵前来向我打招呼。基本上是由日前跟我交涉的那两人作为代表开口发言。

「你们怎么跑来了?」

「想说先和您商量一下有关浪潮的事。」

这群人真是有够认真的。算了,来得正好。

「拉芙塔莉雅已经体验过浪潮了,菲洛也一起加入讨论吧。」

「嗯——?」

「其实我对浪潮知道得也不多。我只能说明被传送时,身为盾之勇者的我会如何进行战斗,以及该如何辅助我。这样可以吗?」

「是!我们为了守护人民,希望能够助盾之勇者大人一臂之力。」

尽管不晓得他们讲的到底是不是真心话,但现在暂且相信他们似乎也无妨。

「先讲一下上次的浪潮的情况吧。在我参加过的上次浪潮中,出现的魔兽会袭击附近村庄的居民。因此我为了守护村民,决定主动成为魔兽们的攻击目标。」

没错,当时可真是吃足了苦头啊。天空出现一道巨大裂缝,冠上『次元』之名的魔兽前仆后继地不断涌现,并展开袭击。

另外也出现了体积颇为庞大的魔兽,使琉德村的村民陷入混乱。我还记得我运用灵气盾牌或盾牌监牢等技能救助差点遇袭的村民呢。

先让拉芙塔莉雅负责引导村民们去避难,之后再开始收拾大型魔兽。

坦白说,有点类似玩家对抗魔兽的战争。

「总而言之,守护老百姓是首要之务。麻烦你们尽可能地引导民众避难。」

「是。」

「嗯,毕竟有了上次的教训,我想其他勇者们应该也会邀请骑士团同行就是了。」

除了像这样找我报名的志愿兵们以外,应该还有其他想要守护村民的人才对吧。

「关于这件事……」

「怎么了?」

「除了我们以外,其余王国士兵都并未被任何勇者大人邀请组队。」

……这是怎么回事?

唯一能联想到的理由,就是那帮勇者嫌这些等级低弱的小卒没资格参加浪潮对抗战,因此排除了他们。不然大概就是只有想出人头地或提高名声的骑士团高层,会傻傻地跟他们前往战场而已,他们三个对于骑士团的管理也许只是马虎行事罢了。不过,难道除我之外的勇者在组队方面都很随便吗?

「菲洛该做什么好呢——?」

「你只需留在我身边,撂倒那些趁我引导村民避难时发动袭击的魔兽就好。拉芙塔莉雅则和引导村民避难小组或这些家伙们一起行动吧。」

「知道了——」

「我明白了。」

「老实说,我并不像其他勇者那么清楚有关浪潮的事,因此我怕来不及准备就上场会做不好。所以一切拜托各位帮忙了。」

「「「是!」」」

在场众人一同点头。基本上我还是很信任他们的。


1.0008659000866;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