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三卷 七话 副将军

之后,我们前往村民大概还在烦恼该如何处理存粮的西南方村庄,低价收购大量作物。

之所以会这样做,是因为听说北方好像正在闹饥荒,我预计在那边高价卖出。

这村庄曾遭受一群名叫生化植物的植物型魔兽侵袭。

我们解决了那起事件,并把经过改良的生化植物种子送给他们。

因此我想,应该可以在那座村庄便宜地买到粮食才对。

由于我算是他们的救命恩人,在我抵达后,村民果然很乐意地将农作物卖给我。

看起来,他们似乎是种下了经过我改良的生化植物种子。只见西南方村庄的农田结满了类似番茄的红色果实。

当我们载着这些货物向北前进,途中行经某座城镇时——

「啊?商业通行证?」

就在我们准备进入城镇时,驻守在哨站的守卫,竟开口向我征收上缴给本地领主的过路费及商业税。

于是我拿出琉德村领主提供的商业通行证给他看,结果……

「本地不受理那种玩意儿!快给我付钱!」

「但是……」

守备完全不理睬拉芙塔莉雅的交涉,开口闭口只顾着要钱。

我虽也露面尝试进行交涉,守卫却始终不肯退让。

「顽固的家伙!」

嗯……会表现出如此强硬的态度,背后一定是有什么理由吧。

自从开始在这个世界经商之后,我学到了几招解决事情的方法。

首先是威胁。靠力量威胁,迫使对方折服;或是掌握弱点,逼对方高价收买自己的商品。这种手段对小看自己的对手较为有效。只不过就这个哨站守卫的反应来看,对方似乎并没有瞧不起我们的意思。其次是交涉。和对方边聊,边顺着气氛杀价或哄抬价格,反复操弄着人际关系;这招对不带敌意的人比较有效。然而这守卫,与其说是敌意,倒不如说……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一抹焦虑感。

既然对上用这两种手段都无效的人,那么可以想见的理由八成是……

「这里的领主似乎是个很糟糕的家伙呢。」

我不经意地边望向城镇边嘟囔着说道,只见守卫的表情瞬间一沉。

「不许说领主大人的坏话!小心依侮辱罪处置你!」

原来如此,这是上司有问题的模式。在这种场合下,威胁和交涉都毫无意义可言。

对方不是不想给,而是不能给我们方便。一旦退让,只会害他自己遭到惩处。

这样仍要坚持逼对方就范的话,大概就是引发骚动,或者不断惹麻烦直到本地领主出面为止。不过……这里看来没有值得我如此冒险的好处。

「我懂了,也真是难为你了。」

我拿出守卫要求的金额给他,只见守卫颇感意外地为之一怔。

「哦嗯……这样就好。」

之后守卫在我耳边小声说道:

「抱歉……」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啦。」

是垃圾王的辖区吗?看样子这座城镇也有个堕落的领主呢。

这座城镇……似乎是大小细节都被课了税,不管是日用品、食物、武器防具、手工艺品,甚至连旅馆的住宿费都格外昂贵。

商业也呈现衰退迹象,市场毫不活络。肯定是被课征了过重的税金所致。

「我去收集一下情报,看有哪座村庄在收购食物。」

「知道了。」

「好——!人家等主人带土产回来唷——」

「都载了一整车的粮食,你还想吃啊!」

这里的物价明明贵到爆,菲洛这家伙居然还敢开口跟我要土产……

把拉芙塔莉雅和变成人类姿态的菲洛留在旅馆后,我独自动身前往附设的酒馆。

顺带一提,我把盾牌变成书盾,换上一身轻便装扮走进酒馆。

结果在那里撞见一名眼熟,却丝毫不想见到的家伙。

「……似乎是这样。」

那人明明拿着弓箭,不知为何腰际却挂着一把长剑,身上也穿戴着朴素且劣质的装备。而且手上那把弓是如同我的书盾一样,可以伪装的小型短弓。若是第一次见面的人,大概会把短弓误认成手甲吧。

而不知是同伴或跟班的其中一人,身穿色彩鲜艳的铠甲。持弓者似乎是藉由那名显眼的跟班吸引别人目光,降低自己存在感。

是的。弓之勇者·树一行人,窝在酒馆一角讨论事情。

这家伙也和元康一样,是来自另一个日本的勇者。

年龄是十七岁,有着一张文艺青年般的容貌,看上去好像有点弱不禁风。

树那家伙,似乎没注意到我这边。

他们究竟在讨论什么事情啊……尽可能地接近他们偷听一下好了。

「这里的领主……」

看样子,树好像跟他的同伴们收集了有关此地领主的相关情报。

根据树一行人所言,此地领主把税额提高至超过国家规定的水准,同时向这一带的商人收取贿赂,另外还雇用保镖,要是有人敢唱反调,就会受到严厉处罚。而这一切似乎全都是为了中饱私囊。又是一则司空见惯的人渣领主故事呢。

「看来得稍微教训他一下了。」

哦哇!树这句话害我差点摔下椅子。

我应该先从哪一点开始吐槽比较好呢……

先不追究他毫无意义的变装,以及到底有何目的好了。你是打哪来的副将军(编注:影射人称「水户黄门」的德川光圀,其退休时的职衔即为副将军。)啊!

该不会是自以为踏上了所谓的救世之旅吧。

基本上,我从来没听说过弓之勇者有任何作为。

不过,我也被称作神鸟圣人,所以也没资格在名声方面批评别人。

但我是因为背负着盾之勇者的恶名啊!目前只要身分一败露就会引起他人警戒,因此最近才顶着别人擅自冠上的圣人名号隐瞒身分。否则动不动就会被臭骂『你这盾之恶魔!』啊。

但就我所知,我还真想不到身为弓之勇者的树有什么隐藏身分的理由。

该不会接了所谓的……国家委托吧?不过,关于树的情报实在是太少了。甚至连『原来出马解决那起事件的是弓之勇者啊!』之类的风声都未曾传出。难道需要刻意隐藏到这种程度……?

「那我们出发吧。」

结束谈话后,树一行人便动身离开酒馆,消失于夜色笼罩的城镇中。

……明天这个城镇的领主八成就会被拉下台了吧。

我猜,这帮家伙大概会闯进领主宅邸里大闹一番后,由身为部下的同伴来揭示树的真实身分,再好好训斥领主一顿吧。感觉就像在我原属世界上演的时代剧当中,踏上济世之旅的老臣那样。

而我也能联想到,等风声传入垃圾王的耳中后,领主就会遭到他撤换的肥皂剧式结局。

……搞什么啊?我连和他们扯上关系都嫌麻烦。

我回到一开始的目的,简单打听了一下哪边要收购粮食后,便结束这天的行动回旅馆休息。

给菲洛的土产?想也知道我不可能在物价这么高昂的城镇购买嘛。

菲洛当然对没带土产回来的我大声嚷嚷了一番,不过我根本没理她。

隔天早晨,果然不出我所料。街头巷尾传出了『国家聘用的冒险者暗中前来督察这座城镇,领主失势下台』的风声。

在城镇的大马路正中间,我发现树一行人正忙着和一名美丽少女闲话家常。

「呼咿!真的太感谢您了。」

「没什么没什么,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但你要保密喔?」

『要保密喔?』个屁啦!先前的疑惑化作确信。我总算明白为什么没有跟树相关的传闻了。

这家伙,铁定是那种爱隐藏身分,故意装低调却又觉得自己其实超帅超厉害的人种。

把这种想法化作实际行动而乐在其中,还真有点恶心啊。

居然只为了满足自我表现欲而隐藏自己的身分。不然一般不会故意挑这种醒目的地点谈话才对吧!但起码他并不像我这样,得背着许多人情债。

我猜那位女性大概也是差点被领主抓去抵税,还有个卧病在床的老爸吧。我以前有看过类似的古装剧。

简直无聊透顶。我们迅速地离开了那个城镇。

之后又经过大约半天车程,我们抵达了位在邻国国境线附近的村庄。

我们开始推销马车上那一大堆昨天没机会卖掉的粮食,结果没两下便销售一空。看样子我们似乎已经进入闹饥荒的地带。

只不过总觉得有很多人看起来不像当地居民。

例如服装等等……该怎么说呢,和这个国家的装扮有些微妙差异。

「欸,你们……」

我听说,在某个邻国,他们的恶质国王因施行暴政遭到了驱逐。

是那个国家的人们跑来这里经商吗?

他们一看见我的马车后,立刻气势逼人地冲过来跟我作买卖。

不知为何,他们竟不是拿钱来买,而是打算跟我以物易物。药草是还不错啦,但木材之类的……就算给我木工艺品也没意义吧。于是我跳下马车,向他们询问情况。

「如果是现金就好办了啊。」

即便拿成捆的麦秆、绳索或木炭给我,我也不知该如何处理。但是大量草药可以加工制成药品,所以我还愿意收购。

「对不起。但我们几乎没什么东西可以卖了……」

他们看起来都十分消瘦,一副好像快死掉的模样。

「……我简单煮点东西给你们吃吧。」

无可奈何的我向村民们借了一口大锅。由于村民们饱受饥荒所苦,他们自然十分乐意提供协助。

「非常感谢!」

大家狼吞虎咽地享用我所制作的料理。

我则趁这段期间,向众人询问事情的缘由。

他们说,施行暴政的国王被推翻确实是件好事。不但赋税变轻,人们的生活也变得比较安乐一点。

但是,这一切却又很快就恢复原状。

这次反而变成原先是反抗军的那帮人提高税率。

「为什么要这样啊?不是好不容易才推翻那个暴君吗?」

「……那个,要经营国家就需要大量金钱,因此他们为了防止战力减弱而提高税率。」

原来如此,其实并不是那位国王横行霸道,他是为了确保守护国家的基础军事力量才这么做的吗?

虽说没有人民则无以建国,但守护不了民众的政府,也算不上是个国家啊……

在这种状况下,国王还只会制造负面风声,想也知道八成会被推翻嘛。

尽管不晓得国王大人的心情如何,但我倒是对被误认为暴君收拾掉的国王大人产生一股奇妙的亲切感。天底下确实有那种即便明知不对,却仍不得不做的事情啊。

只不过这个国家的垃圾王打一开始便是个可恶的蠢材,不能一概而论。

「我们只是换了个治理者,生活依旧艰辛不变。所以才带着勉强还值钱的东西,千里迢迢地来到较为富裕的梅洛马格。」

「国王大人好可怜——!他明明是最为大家着想的人说——现在大家会这样挨饿,不知是谁的错呢——?」

「闭嘴!我会被怀疑精神有问题好不好!」

「是——」

我斥责了揭人伤疤的毒舌菲洛。

最近这家伙可能是吸收到一些奇怪的知识了吧,嘴巴变得更毒了。

「究竟是像谁啊……」

我碎碎念道,却见拉芙塔莉雅露出古怪的神情盯着我看。

「大概是像尚文大人?」

「你说什么?」

「不,没什么……」

菲洛虽然同情国王,但若是根据传言推测,我想树大概也参与了那支反抗军的行动,因此他未必是个好人。总而言之,这些人大概就像是潜入国境来收购黑市粮米的偷渡客吧?

而且话又说回来,粮食价格似乎到这一带就急速上涨了呢。我也托福赚了不少钱就是了。

树……应该说副将军大人应该在这一带济世救人吧。但你起码也给我做好售后服务啊……否则只是满足自己的正义感而已嘛!

「再这样下去,有国家进攻我们那渐渐贫弱的祖国也是迟早的事……可是饥荒已害我们无法好好过活了啊。」

「原来如此啊……」

或许是受到灾厄浪潮的影响,导致各地饥荒频传。

「真拿你们没办法。」

我拿出一颗经过改良的生化植物种子,交给看似代表的人物。

「这是?」

「这是利用特殊技术,将原本在这个国家南方引发问题、一播种就会迅速蔓延的植物加以改良后的种子。虽说大概没什么问题,但还是小心为上。倘若使用不当的话,也有可能会变成危险品。」

「呃、喔……」

「我近期内会再次通过这一带,到时候记得给我谢礼就好。」

等到下次回来这一带时,我当然受到了相当热烈的欢迎。不过这事日后有机会再提。

那时我的身分已完全曝光。而那个小小的邻国彻底摆脱了饥荒,居民们似乎也都不用再担心三餐问题了。


1.0008217000822;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