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之勇者成名录

四话 志愿兵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三卷 四话 志愿兵

「所以说呢,这里就是我常来光顾的武器店。你刚刚也有来过吧?」

「嗯。」

「小哥,拜托你稍微说明一下好不好?」

「一言难尽,总之我想先在这里开个会。」

「在这边开会未免也太扯了啦,麻烦你们找其他地方吧。」

论及在城镇区比较适合谈话的地方,我脑子里就只能联想到武器店。

因此,就把大家都带来了。

「其他地方就只剩下魔兽商的帐篷喔。」

「小哥啊,你说魔兽商……」

哦,大叔也知道内情吗?毕竟那家伙实际上是个奴隶贩子…

「与其让你带着小孩子去那种地方……真拿你没办法。」

「好啦,我征得店家许可了。然后咧?你是什么人?原名叫梅蒂是吧?」

「我乃梅洛马格王位继承权首位的第二公主梅蒂·梅洛马格。」

「啥?」

呃,婊子是长女没错吧?但第二公主的继承权反而比她还高?

「姐姐大人由于性格使然,从以前就经常引发各式各样的麻烦。因此现在她的继承权比我要低。」

嗯,跟婊子比起来,梅蒂感觉的确比较好沟通。

……不对不对,我差点受到现场气氛影响相信她了耶!

不管怎么说,她也是那个婊子的血缘至亲,也就是那个垃圾王的女儿,她的话绝对不能轻易采信。

「菲洛。」

「什么事——?」

「以后不准再和这个女孩玩耍了喔?」

「尚文大人,您为何用那种如同父亲般的口吻般,轻描淡写地说着如此过分的话啊!」

拜托,她是婊子的妹妹耶?继承权之所以比婊子还高,铁定是因为她很善于装可爱的缘故。年纪轻轻的她极有可能是个更胜于婊子的黑心女。

她是在觊觎菲洛吗?换句话说,她是元康派来的手下吧!

是为了赢得我的信赖才上演刚刚那出闹剧吗?极有可能!

居然还从瘟疫流行的东方小村庄一带混进我的队伍,亏你想得出这种诡计。你肯定是想在菲洛进城就抓住她吧?倘若拉芙塔莉雅没有及时赶到,天晓得会发生什么事。

「因此——」

「不好意思,谈话到此为止。我不相信你。或者该说是因为得知你的身世,我才无法再相信你。」

「请先听我把话讲完!」

「你家老姐和老爸有听人好好把话说完过吗?很遗憾,我对你无话可说。」

纵使所言不虚,我也不一定会相信。

更何况这家伙身上流着那个垃圾的血,要我相信她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任务。

「我就把方才帮我解围的人情,当作是送你回城镇区的谢礼收下好了。出去出去出去!」

「你这个——」

在第二公主大发脾气之前,骑士们探头进武器店。

「梅蒂大人,国王下令召见。请您和我们走吧。」

「……我明白了。」

本以为第二公主会像孩子一样火冒三丈,谁知她只是紧紧抓住衣角,换上平静神情跟着骑士们离开。

「小菲洛,再见。」

「嗯,再见。」

很抱歉,永远不会再见了。我可不打算把菲洛交给你或元康。

真是够了,这个国家的家伙个个都只想着压榨我吗?

「尚文大人,稍微听听她要说什么也没关系吧?」

「就是啊,小哥。」

「抱歉,只要是王族一律免谈。」

「盾之勇者大人……」

「怎么了?你们还在啊。」

原以为他们已经和第二公主一同离开,不料刚才对我们穷追不舍的士兵还留在店里。

我居然被迫参加了那场意想不到的闹剧,这些士兵大概也是同谋吧。

我虽挥手驱赶他们,他们却是始终不肯退让。

「滚啦!我跟你们没什么好说的!」

「除非您听完我们的话,否则我们绝不会离开!」

真是够了……反正你们大概也只会讲出「快把菲洛交给第二公主」之类的话吧?

「我就勉强听听你们的话,有屁快放。」

要不然这两个家伙似乎会紧跟着我不放啊。

「是的……在……浪潮来袭的……那段期间,请容我们陪您一起作战。」

「啥?」

这家伙在说什么啊?我发出惊呼声看着少年。

「上一次浪潮来袭时,我们这些基层士兵深受盾之勇者大人的战斗方式感动……那个,我是琉德村人,希望有机会能够回报盾之勇者大人拯救全村居民的恩情。」

「是这样吗?」

「是的。而在亲眼目睹过盾之勇者大人的战斗后,很多人认为,盾之勇者大人才是真正保护了大家的勇者。有这样想法的人全都集结起来了。」

「认同我吗……但我在骑士团不是饱受抨击吗?」

不知为何,总觉得这个国家的人们都不跟我合作啊。上次浪潮来袭时,骑士团那帮家伙也对准忙着拖住大群魔兽的我发动火雨攻势。

「是的,现状确实对您不甚友善。但正如盾之勇者大人挺身保护村民一样,我们也想要成为一股保护人民的力量。」

「所以才来找我?」

「我们大家已经约好,若有人在巡逻城镇区时遇见盾之勇者大人的话,就禀告您这件事情。」

「话都是你们在说。」

「尽管我们的任务是对抗浪潮,但减轻浪潮对国民造成的危害才是首要之务。」

好个高尚的想法。真想叫他当面讲给那帮勇者大人们听一下。

「因此,那个……盾之勇者大人,等到浪潮来袭时,请务必让我们陪您一同出阵。」

「假如只是想对抗浪潮的话,就算不是跟随我也没差吧?」

这个提案背后另有目的。

恐怕是在对抗浪潮的战斗中,表现优异的士兵或骑士可以得到飞黄腾达的保证。若是这样,只需成为与勇者同行的队友,在浪潮来袭期间设法大展身手,便能轻易提高自己的地位。

就算是勇者,也不可能一夫当关击退浪潮,因此战力势必不可或缺。

在状态魔法的同伴选项里存在着『编队』这一条选项。恐怕就是为了防范浪潮而设定的准备。

使用这条选项组队作战,才是我所设想用来对抗浪潮的正确方法。

硬要说的话,有点像网路游戏的公会,或是类似组队开打的PK战。虽说这里的敌人并非人类,但我相信这种感觉不会有错。

否则要单枪匹马对上数量那么庞大的魔兽军团,简直就是鲁莽至极的行径。

而我记得唯有高Lv的王牌玩家才能击杀头目级魔兽……由于这里不是游戏世界,因此这项职责大概会落在勇者身上。至于其他的小罗罗嘛,让这个世界的居民去负责应付应该没问题。

上一回的浪潮就印证了这一点。

上一波浪潮……是因为发生在琉德村这个离城镇区很近的地方,骑士团才得以及时赶到。但下次会怎样就不得而知了。

这个国家幅员辽阔。假使在偏远地区爆发的话,势必会酿成一场浩劫。

那样一来,就会被迫以少数精锐应战,减轻受害状况。

总之先把面对浪潮的作战布局摆一边,现在我比较想知道眼前这名少年为什么跑来找我提出这个方案。比较合理的解释,大概就是因为竞争激烈,所以只好来低头恳求感觉竞争率最低的我收留他人队吧。

再不然就是这个提案本身就是个天大的谎言,实则打算,在被传送至浪潮发生地点的同时便出手逮捕我。或者是先表现出干劲十足的模样,结果等到即将传送的前一刻再拒绝与我同行,感觉差不多就是这些吧?

「不,我们只想和盾之勇者大人一起守护国民。」

漂亮话想怎么说都行。

「目的是出名吗?」

「不是。」

少年以堪称秒答的速度立即摇头否定。接着他向站我身后那名身穿类似魔法师服装的少年招了招手。虽说是魔法师,但他穿的并非像魔法商人那样的紫色法袍,而是感觉有点廉价的黄色法袍。随后两人并肩站在一起,向我低头致意。

「我的故乡……是琉德村。因此承蒙盾之勇者大人救了我的家人一命……所以我很希望至少能帮上勇者大人一点忙。」

「喔,原来如此。」

是因家人获救才想来报恩吗?既然是琉德村的人,那就勉强还值得信任。

「我想确实也有如同勇者大人所说那般的不肖之徒存在。但我真的希望能为盾之勇者大人尽一份心力。」

「这样啊,看样子好事之徒也真不少呢……嗯?」

「那个……勇者大人。」

魔法师装扮的少年抬起头来。

……仔细一看,这孩子是亚人。

亚人会在这个奉行人类至上主义的国家当兵,这代表他也许有什么想法吧。

他跟上次浪潮中的骑士团及同行的魔法师比起来,服装寒酸许多,看起来不单只是基于年龄或阶级的缘故呢。

「这家伙是盾之勇者大人的粉丝啦。他因为从前听说过跟这国家截然不同的另一则勇者传说,所以就对盾之勇者大人产生憧憬了。」

「哦——……」

意思是说,有极小部分信任我的人想要助我一臂之力吗。如此说来,这名少年虽然没提到,但说不定我在经商期间帮助过的村人们也在某处集合起来了。

……测试一下吧。

我从放在马车里的袋子取出没卖完的装饰品。

「银币一百五十枚。只要你拿得出这笔钱,我就考虑让你们加入。」

「咦……」

「怎样?你们只要买下这堆装饰品就能赢得我的信任喔?」

「尚文大人……」

拉芙塔莉雅露出有点傻眼的表情说道。也是啦,这等于是跟他呛说『想成为同伴的话就得缴费』。啊,一般是反过来的啦。

人的天性就是这样。倘若是以发迹或金钱为目的,在这个阶段应该就会放弃才对。

坦白讲,这群人可能与第二公主脱不了关系,因此不能轻易相信。

「……知道了。我这就去找大家筹钱,请您稍等一下。」

语毕,带头的少年兵独自转身跑离现场。

「小哥,你真过分耶。」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那种说词无法排除他们可能说谎的嫌疑。」

剩下的另一名看似魔法师的少年兵默默地伫留在原地。

「对我感到失望了吗?」

看似魔法师的少年兵摇了摇头。

「我依然相信您。」

「……哼。」

还真是个好事之徒啊,如此心想的我等待片刻后,只见刚才跑走的少年兵上气不接下气地回来了。

「呼……呼……我把,大家捐的钱拿过来了。」

「动作满快的嘛。」

「我们原先就说好在骑士团的岗亭集合,另外我还顺便去宿舍绕了一圈,所有人的钱几乎都在这了。」

嗯……绕了不少地方是吗?

原本只是打算靠着漫天开价来逼他们知难而退就是了,如此心想的我打开少年拿来的钱袋确认一番。

「大家都把省吃俭用存下的钱捐出来了,这样您愿意相信我们了吗?」

「嗯,好吧好吧。代表者总共有多少人?」

「呃……加上我共有五人。」

「这样啊。」

我从袋子里取出五个装饰品,连同钱袋一并递给少年兵。

其中一个装饰品,具备了可以代替装备者承受一定伤害值的能力,是相当实用的项链。

说是实验似乎也有点诡异,总之就只给他们一条偶然合成的产物。

毕竟在对抗浪潮的过程中,就算几时死掉也不奇怪。还是让这几个自愿参战的小兵拿着比较妥当。

「请问……这是……」

「我说叫你拿钱过来,可没说要牧下这笔钱。我只不过想分辨你说的话是真是假罢了。透过这种方式,就可以区分你们之中谁是真心想要对抗浪潮,谁是想要藉此出人头地啦。」

但假如这笔钱是由国家支出,那我也无话可说了。既然他们都对我表现出最基本的礼仪,姑且就信他一信吧。

我从『编队』选项中挑出『分队长』栏位送向眼前的少年。

以目前的队伍状态来看的话,队长是我,然后是拉芙塔莉雅和菲洛。而我则把之下的分队长权限分享给少年兵。

这种权限是以我为优先的队伍状态。换句话说,我也可以设定让分队长得不到经验值。

「这是……」

「不明白吗?」

「不懂。」

「如果你不是他们的代表,那就把这权限转移给担任代表的人,之后找齐想要加入的人就行。但是可别误会,如果只是想利用我,或是企图为非作歹的话,我会立刻剥夺小队长职务并解散你们。」

「是!非常感谢勇者大人!」

二人同时向我敬礼,随即转身离开现场。

尽管我只是心里想想,但倘若此事属实,那说不定代表我在这个国家已开始渐渐赢得国民的信任。

当然啦,正如我方才所说,假使他们敢乱来的话,我也不会客气就是了。

「好啦,接下来就去办理晋阶手续吧。」

「小哥,虽说手段过分了点,但你果然是勇者呢。」

「原来您只是为了判断他们所言真假而已啊。」

「随便你们说,但这搞不好也可能是个大费周章铺陈的谎言。反正他们敢乱来的话,我就会要他们吃不完兜着走。」

送走少年兵们之后,我们也跟着步出武器店。

虽然冒出多余的麻烦事,但毕竟我们的目的是完成晋阶啊。


1.0008916000892;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