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之勇者成名录

三话 天使控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三卷 三话 天使控

「啊——!盾之勇者——」

甫踏出教会,我便听到一阵陌生声音而回头察看。

结果我看到一名打扮成士兵模样,年约十四、五岁的少年上气不接下气地往我直冲过来。

由于这里是城镇区,一旦有士兵冲着我来,铁定都没什么好事。

我连忙拔腿就跑,拉芙塔莉雅也紧跟着我。心里有数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害我背了黑锅的国王……也就是我在心中被称为垃圾的那家伙反复无常,或许又给我冠上了什么莫须有的罪名。

「请等一下!」

谁理你啊!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即便停下脚步也绝不会有什么好事上门。自古以来,在这种情境里面,从来就没有被喊「站住!」就当真停下脚步的傻瓜。

因此我们开始逃跑。但是仔细想想,菲洛现在不在我们身边耶。虽说不能随随便便就被逮个正着,但就算想离开城镇区,少了菲洛的我们也无法驾驶马车开溜。

「请等一下——」

「死缠烂打的家伙!拉芙塔莉雅,你去带菲洛回来,看来我们得提前结束购物行程开溜了。」

「我明白了!」

跟拉芙塔莉雅兵分两路逃跑的我,决定先设法摆脱士兵。

结果不出所料,士兵转向我这边直追而来。

「总算甩掉了吗……」

刚刚那名士兵实在有够难缠。我穿越小巷弄,钻进大马路的人潮中,好不容易才成功甩开那名士兵,看来只能趁被发现前赶紧离开城镇区了。

……问题在于怎么跟她们会合,不过只要回去武器店大叔那边,应该就能碰到她们了吧。

在我想到一半的时候——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怎样?

我一回头,赫见元康一行人一边用手指着我一边朝我逼近。人群随之向两旁散开。

啧!要是在此地引人注目的话,那我方才的逃亡岂不是毫无意义?

「尚文,终于被我逮到了吧!」

这家伙的名字是北村元康,是个从跟我不同的日本被召唤至这个异世界的枪之勇者。而且他备受那个冤枉我的婊子公主青睐,恣意妄为地享受着异世界生活。

他的长相在四勇者之中,大概也算是最帅的吧。是个性格轻浮、喜欢女人的花花公子。只不过头脑似乎也很简单就是了。

这家伙的一举一动总是会为我带来麻烦。

「你这家伙!究竟在想什么啊你!」

「什么啦?别胡乱栽赃我。」

「你打算装傻吗!?我清楚得很,你就是那只肥鸟的饲主对不对!」

肥鸟……是指菲洛吗?

「废话少说,快把那只肥鸟交出来!我要宰了它!」

「你说要我交出她是怎样?当时明明就是你自己不注意,擅自靠近她才遭殃的吧。」

元康过去曾被菲洛一脚狠狠踹中胯下。目睹他打着转飞出去的模样真是爽快极了。

「你打算装傻吗!?那只肥鸟每次看到我就会冲过来撞我耶!」

啥?他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分明就是故意找碴嘛。

「这是怎么回事?」

「我说,你饲养的那只又丑又肥的大鸟,每次一遇见我,就会冲过来把我撞飞啦!」

我打量元康一番,发现他身上装备变得愈来愈豪华,不过胯下却多出一个护罩。

这真是太好笑了!这家伙受到心灵创伤了吗!?我真的快笑死了!

原来是这样啊,这下子非得好好褒奖菲洛一番不可。原来她跟我有心电感应帮我出气啊!

「你笑个屁啊!」

「啊哈哈哈!」

「去你的!」

哎呀,干嘛生气呢。这真是大快人心啊。

元康大概是了解到无法与我沟通了吧,他随即换了另一个话题。

「还有,立刻放那位小姐自由!你这个使唤奴隶的勇者!」

「还来啊……你有够纠缠不休耶。」

这家伙以前曾冲着拉芙塔莉雅是美少女奴隶的理由,企图从我手中抢走她,逼我进行一场根本就算不上赌注的对决。而且,他最后还是靠躲在后方的婊子公主发动卑鄙的偷袭赢得胜利。

现在分明就跟当时的状况没啥两样嘛!

「拉芙塔莉雅早就拒绝了吧。」

这要求后来被明白真相、理解状况后的拉芙塔莉雅拒绝,最后才导致整件事情不了了之。

「我不是说拉芙塔莉雅啦!」

元康握紧拳头肯定地说道。

「我可是很清楚喔!你最近又买了个新奴隶对吧!我可是亲眼看见她走出武器店喔!」

……他在讲谁啊?完全没有头绪。

我的部下只有拉芙塔莉雅和菲洛而已。

刚才元康为了菲洛的举动大动肝火,现在又说要我解放奴隶?

「你在讲谁啊?梅露那孩子可不是我的奴隶喔。」

「原来那名金发女孩叫作梅露吗!」

金发?

「蓝发的是梅露,但金发?你是指菲洛吗?」

「没错!我当然是在讲那个身上有翅膀的女孩子!原来她叫菲洛啊?」

只觉元康带着相当浓烈的热情如此断言。

刚刚说要宰了她,现在又马上要我释放她,这算哪门子歪理?我果然完全不能理解这家伙的想法。

「你这家伙,只要是女的都可以是不是?」

「不对!」

居然还大言不惭地否定咧。

「这是我头一次见到我理想中的女孩……」

「……啥?」

「我万万没想到如同魔界大地中的芙蕾欧一般的女孩子居然存在!」

那是谁啊。

……铁定是游戏角色吧。

经他这么一说,菲洛的外表,的确是那种我原属世界的游戏中会出现的纯洁天使少女呢。

「我,我超萌天使的啊……」

「住口!我才不想知道你的性癖!」

「异世界万岁!打从第一眼看到那孩子时,我就有如受到醍醐灌顶一般!」

元康的激动遭到最高峰。完全无法想像他直到方才还是个被鸟型菲洛气得火冒三丈的人,如今只见他神情恍惚地诉说着人型菲洛的事。

他身旁那群女跟班全都摆起臭脸。哦,所以你们才默默站在一旁看戏是吧。

「我知道那女孩的主人就是你!马上放她自由!」

「唉……麻烦死了。」

换句话说,因为正中他喜好的红心,所以要我把菲洛交出去是吧?

就算要开玩笑,也该给我差不多一点。

「你觉得我会答应吗?」

「要是不肯答应的话,我就打到你答应为止!」

元康举起长枪对准我。

「喂喂,你要在这里开打吗?考虑一下地点好不好!」

「纷乱突刺!」

元康突然对我发动技能,我轻轻举起盾牌挡下攻势。不过没能击中我的突刺像是流弹般打中我背后的商店,墙壁应声崩塌。

围观群众挤成的人墙,被元康发动的技能波及,悲鸣声此起彼落。

「喂!」

「灵气标枪!」

元康对准我掷出标枪。

啧……我若闪躲的话,就会打中民众。尽管这个国家的民众死活不干我事,但我好歹也看得出一个地点适不适合战斗。元康这家伙该不会气到眼中只剩我了吧?

「放她自由!」

「谁理你啊!」

真是够了,放那只大胃魔鸟自由?别开玩笑了!

不小心放她自由的话,天晓得她会干出什么好事。

「你就是不肯听话是吧!」

周遭市民已逐渐陷入恐慌状态。

「喂!你们太过分了!」

「就算身为勇者也不准在这种地方战斗!」

周围的奚落声正逐渐增加。

麻烦大了。这不就是无论元康再怎么乱搞,所有责任最后都会赖到我头上的模式吗?

「元康!你闹够了没!」

都到了这个节骨眼,我要不要干脆换上烧掉僵尸龙的愤怒之盾还击看看?

不行不行,愤怒之盾的力量会连同周围燃烧殆尽。拉芙塔莉雅就是因为这样才遭到诅咒侵蚀,何况我也不该挑这种有民众在场的地方使用,但话虽如此,我也不能就这么开溜……

「喂!你们也劝他一下啊!」

我出声提醒元康跟班——婊子公主和那些女同伴们。

你们的勇者大人失控了耶。

我虽如此心想,不料那个婊子却只是面露奸笑在一旁看热闹。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这婊子就是那种专干惹人厌勾当的货色。

「各位!请保持冷静!枪之勇者要单挑盾之勇者了!这是一场正当的对决!我以国家承认的权利在此正式宣布!」

此时,婊子公主一边打着『麦茵』的冒险者名号,一边高举类似国家许可署名书的玩意儿。

「别开玩笑了!」

第一个抗议的是我背后那间店的店主。附近的其他店也同样出声表达不满。

这还用说,怎么看都是元康突然对我发动攻击。这算哪门子决斗。

「想要违抗国家的意旨吗?你们这群无礼之徒!」

到底谁才是无礼之徒啊!婊子公主!

看见署名书后,「快打啊——!」的起哄声和「住手!」的制止声此起彼落。

片刻过后,混乱开始向外扩散,连不相干的民众也跟着打成一片。

「啧……」

这状况也太糟了。

所谓的糟糕,是指我才刚从陌生的追兵手中逃过一劫而已,现在对方八成还在这附近徘徊。事情闹得这么大,肯定会被发现啊。

「双重标枪!」

元康化出两把闪闪发光的长枪射向我。

我为了守护附近店家,举起盾牌承接攻势,但长枪却擦伤了我的肩头。

「瞬速疗创!」

我虽能用魔法回复所受的伤害,但只能一味防守的话根本称不上对决。

怎么办?只要拉芙塔莉雅她们不在场,我就毫无胜算可言。

元康这家伙分明就知道我无法反击,才完全没把我放在眼里。

难道这家伙每次都只敢找人进行这种必胜的对决吗,真是够了!

面对这种让我牢骚满腹的状况,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这次和拉芙塔莉雅那时不一样,他没有人质。那我自然没必要奉陪到底。

当我这么想的时候——

「枪之勇者大人!请您住手!」

只见刚刚追着我的士兵忽然自人群中现身,挡在我和元康之间。

「这里是民众往来的街道。依法禁止在这种地方私斗。

「当然可以。」

婊子立即否定了士兵的警告,接着抓起署名书在大家面前摇晃,高声道:

「让开让开,这是勇者之间的决斗,可不是一介士兵就有权打断的事情。」

婊子……你真是坏到骨子里去了。

「唔……」

士兵视线游移不定。也是啦,虽说隐瞒了真实身分,但她好歹也是这个国家的公主殿下。反正这名士兵大概也不会袒护我吧。

「即便如此……我仍是守护国家、守护民众的士兵。士兵为了保护民众,就算进行违法私斗的是勇者大人,我也要阻止他们!」

哦?我突然觉得局势似乎往对我有利的方向改变了。

「因此……我决定代替只能防守的盾之勇者大人,成为他的刀剑!」

语毕,士兵从挂在腰际的剑鞘拔出长剑,摆出应战架势。

「什……」

「啥……?」

我和元康两人不约而同地哑然失声。

这个士兵……不仅挺身袒护我,而且还对元康刀剑相向?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也要……」

另一名显得战战兢兢,看似魔法师的孩子也从人群中走出,绕到我的背后,举起法杖准备应战。

这名魔法师好像也是士兵。

「胆敢无礼。竟然反抗本小姐,你们当真明白自己的身分吗?」

婊子暗中流露出「就算活着离开现场,事后我也会处决这两个小鬼」的弦外之音。

「这与身分无关,我们只是尽忠职守罢了。」

士兵的宣言似乎惹火了婊子公主,只见她顿时气到红了脸庞。

「无礼之徒!竟敢无视国家的意旨——」

「勇者之间不允许进行私斗。」

这澄澈嗓声的主人,穿越人墙现出身影。

那模样就宛如拥有平息事端权力的人现身一般。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我从未遭遇过这样的事态,因此内心着实大吃了一惊。

因为目前我所知道的权力者都干不出什么正经事啊,毕竟引发这场麻烦且乐在其中的,就是这个国家第二大牌的家伙耶!

敢出声反驳那个婊子的究竟是何方神圣啊?如此心想的我,转眼望向声音来源。

这女孩看起来有点眼熟……不就是梅露吗!

而菲洛和拉芙塔莉雅也显得有些心神不宁地跟着走来。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啊!」

「好久不见了,姐姐大人。」

姐姐大人!?

接着梅露从怀里取出一张署名书。

「那、那是——」

周遭的人们一看见那张署名书,立刻瞠目结舌,随后纷纷低头。

啥?那张纸的威力比婊子的署名书还要强大吗?

「枪之勇者大人,请您理解,切勿以为单凭勇者或姐姐大人的权力,就有办法恣意造成这场骚动。」

「但、但是!」

「请您仔细确认一下周遭状况!有谁会认为在民众往来的干道上进行决斗的人是勇者呢!」

「呜……」

原本深陷局中的元康渐渐恢复理智。

「尚文大人!」

拉芙塔莉雅向我跑来。

「您没事吗?」

「还好。但……梅露是那家伙的妹妹?」

「圣人大人……不对。应该称呼您为盾之勇者大人,我叫梅蒂。非常感谢您将我送至城镇区,那是一趟很快乐的旅行喔。」

梅露开口向我致意并寒喧了一番。

「盾之勇者大人,请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

「天晓得。元康又擅自嚷着要我交出部下,逼我跟他进行决斗。」

「又来了啊?」

拉芙塔莉雅傻眼说道,皱起眉头直瞪元康。

岂料元康竟完全无视拉芙塔莉雅的目光,与菲洛四目相交。

「小姐,请问芳名?」

「嗯?我叫菲洛。」

「别那么老实地回答他啦!」

元康装模作样地向菲洛伸出手。

「这家伙把你当成拉车的马一样任意使唤对不对?让我救你脱离苦海吧。」

「嗯,她的确像匹马一样天天替我拖着沉重的马车没错。」

这点我就不得不老实承认了,毕竟她本来就是有那种习性的生物啊。

不让她拉的话一直吵我,而且真的是嘎嘎嘎地猛叫个不停。

「你这混帐东西————!难道你像使唤那只肥鸟一样奴役菲洛不成!」

元康,你很烦耶。我想怎么做是我的自由吧。

「快点放菲洛自由!」

「你闹够了没啊!」

从刚刚开始,周遭的人就一直提醒你住手不是吗?

散发杀气的元康提枪直指着我。

「就跟您说不准在此决斗,您听不懂吗?」

小梅露虽再度出声警告,元康却充耳不闻。

劝不听啊?果真是个只要跟女人扯上关系就忘掉常识的货色呢。

「小姐们!请快点离开!这家伙是个非常危险的男人。」

元康拼命向菲洛展示自己是个新好男人的一面。

她可是你直到方才为止都不断高喊要宰了它的那只肥鸟哦。

啊,话说她现在是人类的姿态呢。就一般标准而言,确实是个美少女,还真是有够符合元康作风的想法。

「咦——?主人一点都不危险啊——?」

「你叫他……主人!?去你的!吃我一记灵气标枪!」

元康无视警告发动技能。

「你对主人做什么!」

「放心吧,菲洛!我会救你脱离那家伙的魔掌。」

拜托听一下人话好吗!人家明明都说禁止私斗了耶!

「没办法了……」

梅露闭上眼睛摆了摆手。

「小菲洛,麻烦你了。请阻止枪之勇者吧。」

「嗯!菲洛会守护主人!」

菲洛站在元康面前。

「喏,菲洛,你快让开。你这样会害我无法收拾那家伙。」

但菲洛不仅没有让路,反而还张开双臂。

「你刚说菲洛是头肥鸟!」

「尚文!你这混帐东西,怎么可以这样说女孩子啊你!」

「是你干的好不好!那是你刚才对菲洛说过的话吧,而且你还说要宰了她咧。」

「他上次碰面时也嘲笑过菲洛,菲洛讨厌这个用枪的人!」

「嘲笑?我什么时候嘲笑过你啊?」

菲洛『啵』地一声变回原本的模样。没错,就是菲洛鸟女王的模样。

「耶?咦?」

元康看见变回菲洛鸟女王的菲洛,整个人瞬间僵掉——但还是下意识地护住了要害。

菲洛扬起她那强韧的脚爪,对准哑口无言的元康胯下猛然一踹。

「啊啊啊啊啊啊——」

我看到了。元康带着困惑的神情,旋转着飞到十公尺之外。

附带一提,胯下护罩也应声裂成碎屑了。

「咕啊!」

「菲洛赢了——」

菲洛举起一只翅膀,摆出胜利的姿势。

那个这次总该碎掉了吧?不,我猜八成没事吧。毕竟还有护罩挡着。

尽管拉芙塔莉雅脸色苍白,看起来相当慌张,但管他的。

那群跟班似乎也满不爽的,没人想过去帮他一把。或者该说,在这种状况下谁也帮不了他。

围观群众爆出热烈的欢呼声,因为对在场的人而言,谁对谁错是一目了然。

哎呀……总算是稍微吐了一口怨气了。

「请把枪之勇者大人送往医疗院。」

得知发生骚动而急忙赶抵的士兵们,联手将元康抬离现场。

「话说,姐姐大人?看来您似乎相当恣意妄为呢,请问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会视状况及情节而决定是否向母后报告喔?」

「我、我只不过是善尽辅佐勇者大人的职务罢了。」

「我倒觉得怎么看都不像耶?」

「你不该单凭这次的事妄下定论喔,梅蒂。」

「是这样的吗?根据报告书所说,姐姐大人的野蛮行径可是颇引人注目的呢?」

「你明明就是我妹,居然还想顶撞我不成?」

「这句话,我就原封不动地奉还给姐姐大人。」

「啧……」

发出咂舌声的婊子转眼怒瞪我们。

她们之间究竟是怎样的关系啊?乍看之下,好像是梅露拥有更强大的权势一般。

随后,婊子与那群跟班就这么逃也似地追赶元康而去。

「主人,快夸奖人家——」

菲洛就自己的行为开口要求奖赏。

真拿她没办法。我轻轻抚摸菲洛的头。

「乖乖乖,听说你每次只要一见到元康就会跑去撞翻他是吧?干得好,看他飞出去的瞬间很痛快对不对?」

「嗯,人家一发现他就冲过去猛踹呢。」

「这样啊这样啊,真了不起——」

「嘻嘻——」

「您干嘛褒奖她啊!」

拉芙塔莉雅对我大发脾气。

但我一点也没有反省的意思。因为菲洛对元康做的事情实在棒极了。

「勇者大人们……你们真是……」

梅露手扶额头向我说道:

「真希望您别在城镇区引起骚动。」

「呃……基本上还是该跟你道个谢。」

「说起来,这里不是适合说话的场所。我们找个合适的地点再详聊吧。」

我环顾周围一圈,只见围观群众们全都盯着我们看。

她说得没错。在这种地方被旁人听着谈话内容确实不太妥当。

「好吧。」

「盾之勇者大人。」

刚才出面相挺的士兵们也双手合十恳求我。

「好啦好啦。你们也想跟着来吧?虽然不知道你们想干嘛……」

「我们绝对没有捉拿盾之勇者大人的企图,这点请您务必相信我们。」

在刚才那种状况下都敢介入战局力挺我了,就算他们声称只是尽忠职守,态度也太友善了……总之先听听他们怎么说吧。


1.0014343001434;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