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三卷 序幕

台版 转自 负犬小说组

图源:汤满自溢

录入:×之勇者

「唉,麻烦事似乎有变多的迹象。早知道就该拒绝了……」

这麻烦事是源自东边村落居民们提出的一项委托。

——讨伐魔兽。

我们虽已除掉污染山脉的僵尸龙,可是残留下来的魔兽们却逐渐往村庄这边移动。

我心想,魔兽群如果知道靠近村庄周边会有危险的话,大概就会自动打道回府吧?于是顶替保镖接下了这项任务。

其实我是很想拒绝,但因日前受到他们不少照顾,这才决定接受委托。毕竟他们先前也在治疗拉芙塔莉雅的事上帮了不少忙,无法回绝的我们就动身前往山区了。

「……真没办法,只好打上一场了。」

我的名字叫作岩谷尚文,原本是个住在现代日本的御宅族大学生,今年二十岁。

某一天,我在图书馆阅读一本名叫四圣武器书的书籍时,突然失去意识。醒来后,就化身成那本书中所提到的盾之勇者,被召唤至这个世界了。

而召唤我来的这个世界里,存在着俗称『浪潮』的灾害。浪潮是一种会有大量魔兽自次元裂缝中涌出的现象,据说若要战胜这种灾害,就必须藉助勇者之力。

作为盾之勇者被召唤至此的我,被迫挺身面对浪潮的危害。

一开始我虽觉得这是像作梦般的美好发展,可是被召唤来此地后,我发现持有的盾牌却拥有很麻烦的特性,那就是竟然无法给予对手伤害。

不管我再怎样倾尽全力殴打,对方也只觉得像被蚊子叮一般,完全缺乏有效的攻击手段。

唯一的优点就是稳固的防御力。呃,也就是说除了防守之外,我就一无是处了。

这样的我带着伙伴们踏上旅途,此时则正忙着跟魔兽大打出手。

「——!?」

突然,一只蜻蜓怪朝我直扑而来。

但是,这魔兽却伴随着沉闷声响被我的盾牌震飞。

这块盾可以将魔兽或物品当做素材吸收,让我能够解放随之出现的新特性,与盾牌一同成长。另外也可获得各式各样的技能与能力。

尽管缺点多多,但这块盾牌倒也帮了我不少大忙。

像是辅助我制作药品,也能提升料理的品质,要说方便也确实满不错的啦。

我虽然很想解除这款装备,但也不知上面被施了什么诅咒,居然完全拆不下来,就这样一直黏在我手臂上。所以我也只能依赖同伴们,把攻击敌人的责任交给她们一肩扛下。

「尚文大人,您不要紧吧!?」

身上长有浣熊耳朵和尾巴的少女,挥剑将毒蝇怪的身体砍成两半。

她的名字叫拉芙塔莉雅,是俗称浣熊种的亚人。是在我被驱逐出王城之后,为了打倒敌人而购买的奴隶。

刚买来的时候,她还只是个外貌约十岁左右的小女孩。不过亚人族似乎都具备随着等级急速上升,肉体也跟着快速成长的特质。如今她已成长至十八岁左右的样貌。

有着一张足可断言是美少女的容貌。不过与其说是美女,倒不如说更偏向是可爱型的女孩。

她的个性正经八百,是个总是要把事情争个明白的少女。

她疑似受到我被召唤至这个世界之前的灾厄浪潮波及,同时失去了她所珍惜的村庄和双亲。所以她才会如此戮力协助准备对抗浪潮的勇者吧。

「防守方面就拜托您了!」

「明白了。」

值得庆幸的是,拉芙塔莉雅相当信赖我。

看着她一路成长茁壮,我也跟着产生了所谓的父母心。虽然才二十出头就当家长的感觉有点奇怪,但在我心里,已经产生了好好将一位少女拉拔长大的感慨。

拉芙塔莉雅应该也有相同的想法。长期与我朝夕相处的她,应该也把我视为她的家长吧。

因此我自然也希望能够好好回应她这份信赖。

此时,一道影子出现在我面前。

「喝——!」

只见一只鸟型的魔兽菲洛鸟,起脚踹飞接近我的毒树怪。

虽说是魔兽,但这家伙也是我的伙伴。

它叫菲洛,是一只很黏我的菲洛鸟。

菲洛身怀不可思议的力量,可以变身为人型。变身后的菲洛会成为一名背上长着一对小小翅膀的金发碧眼美少女。

至于她本来的模样……虽然是菲洛鸟,但又跟一般的菲洛鸟有些差异。该怎么讲呢,感觉就像是鸵鸟和猫头鹰混合而成的大型魔兽。

我姑且将她的真正模样取名为菲洛鸟女王。

尽管她具备足以拉动沉重马车的巨大力量,但却也是个什么东西都想塞进嘴里的贪吃鬼。假如被她那副可爱的外表欺骗,可是会吃苦头的。

个性嘛……该说是天真无邪或是自由奔放呢?但也许单纯才是最合适的形容词也不一定,她脸上总是挂着一副很幸福的表情。

我跟她是在买下拉芙塔莉雅的奴隶商人帐篷里,以魔兽蛋作为礼品的抽彩蛋游戏中相遇。在外观几乎一模一样的魔兽蛋当中,我花一百枚银币买下了一颗我看上的蛋,结果孵化出来的魔兽就是菲洛了。

年纪是……两周大。是个外貌与实际年龄不太相衬的家伙,而我大概算是她的养父。

「收拾得差不多了呢,尚文大人。」

「菲洛好想再多打几轮喔——」

我们的战斗效果立竿见影,历经大约一小时左右的战斗后,魔兽们就全都逃回山里去了。

「拉芙塔莉雅,你不要紧吧?」

她因受到诅咒的影响而导致动作略显迟钝。或许诅咒的效力太强也是原因之一吧。

她身上所受的诅咒,是昨天我们在此地与僵尸龙战斗之际,因我一时不察而造成的。

而真要追根究柢的话,是肇因于另一名和我同样被召唤来的勇者留下的烂摊子。

先前跟名叫僵尸龙的魔兽交手时,『诅咒系列』愤怒之盾的力量觉醒,我藉助了那份力量。谁知盾牌所释出的诅咒之炎,竟也让我最重要的同伴拉芙塔莉雅受到伤害。

为了救回意识遭到诅咒之盾吞噬的我,拉芙塔莉雅牺牲自己,结果便是遭到了诅咒的重创。

因此只能用盾牌防御的我,就改为采取将拉芙塔莉雅视为防守重点的方式趋前战斗。

「我的伤势并没什么大碍的,尚文大人。」

「是吗。」

「嘻嘻……知道您这样挂心我的伤势,我感到有点开心呢。」

「……我真的对你很抱歉。」

「我们已经约定过不讲那种话了唷。」

见拉芙塔莉雅露出不放在心上的微笑,让我不禁产生一抹罪恶感。

「姐姐不要紧吗?」

「嗯嗯,没问题哦。对吧?尚文大人?」

「嗯。可是,你也别太勉强自己了。」

「感谢……您为我担心。」

算了,既然拉芙塔莉雅伤势看起来也没那么严重,那也再好不过了。

「好啦,任务到此告一段落了。为了医治拉芙塔莉雅的伤势,明天就启程前往梅洛马格的城镇区吧。」

事情发生在讨伐完魔兽的归途中。正当下山的我们顺着通往村庄的平原步行之际……

「主人,那边好像有什么东西耶——?」

野生菲洛鸟A出现了!

野生菲洛鸟B出现了!

野生菲洛鸟C出现了!

菲洛鸟群附近还有一名蓝发少女!

呃,为什么会有女孩子和野生菲洛鸟待在一起啊!?

我一边在内心吐槽,一边仔细观察……她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只是一名普通少女。

「喂,前面那个女孩,你是村庄里的居民吗?」

我为求慎重起见而开口询问,岂料菲洛鸟们竟比少女更快作出反应。

「「「咕啊!?」」」

菲洛鸟们一见到菲洛,立刻露出惊愕的表情!

菲洛鸟A、B、C马上转身逃跑了!

「啊……」

少女仿佛感到惋惜,向逃跑的菲洛鸟们伸出手。

这小女孩是怎样?她正在和菲洛鸟们玩耍吗?

算了……我总觉得只要观察菲洛的习性,大概就能明白菲洛鸟是怎样的魔兽了。

少女方才大概正忙着喂它们吃东西吧。毕竟菲洛鸟是贪吃鬼啊。

这名少女看起来衣着相当高贵,应该是偶然路过此地的贵族或者商贾的千金吧?

「怎么回事啊?」

会撇下那名女孩径自开溜,那就代表它们大概并非被驯养的菲洛鸟才对。

如此说来,应该就是野生的吧?

会在遇见我们的同时落跑……有点像是经验值与金钱偏高的罕见魔兽的行动模式啊。只不过就算打倒那种随处可见的菲洛鸟,也别奢望能得到多高的经验值。

它们恐怕是目击了菲洛鸟女王的存在而被吓跑的吧。

「那些鸟好像很好吃耶——每次遇到被人饲养的菲洛鸟时,我都会这么觉得说——」

「那是你的同类啊。」

我出声提醒舔着舌头的菲洛。

这家伙该不会觉得任何东西都是食物吧?那种好像会毫不犹豫地吃掉同类的感觉实在很可怕。

「现在开始追的话,还来得及收拾它们唷,主人——」

「……算了吧。」

真是个毫无紧张感的家伙。

说到经验值,我都还没检视经历僵尸龙战役之后的Lv变化呢。

我 Lv38

拉芙塔莉雅 Lv40★

菲洛 Lv40★

★……星星?

「欸,你们的Lv后面冒出一颗星星欸,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该怎么说呢,总觉得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这个嘛……」

「菲洛不知道。」

唔……看一下支援选项好了。

……不懂。本以为说不定有记载相关说明,结果却找不到任何关于★的字句。

这件事还是留待日后再说好了。

咦?刚才窝在野生菲洛鸟身旁的少女注意到我们,径自走了过来。

「哇……这是菲洛鸟吗?」

「嗯?在说菲洛吗?」

「你会讲话吗?」

只见女孩子和菲洛莫名其妙地面面相觑。

「嗯!」

「和菲洛鸟说话是我长久以来的梦想耶!再多跟我讲讲话好不好!」

女孩子有点兴奋地对菲洛如此说道。

外表看上去是十岁左右的少女。头发为蓝色……不过色泽较为浓重,所以应该算是藏青色吧?她扎着双马尾,给人有点倔强的印象,还拥有一双意志坚定的眼眸。

身上穿的衣服貌似价值不斐,一看就知道她是系出名门。

「主人,怎么办?」

嗯……该怎么办才好呢?这种状况也可解读成是某地贵族的千金想要得到菲洛。

是说,若和那名贵族打好关系的话,或许也是个大把钞票自行送上门的机会呢……

反正就目前的状况来说,没人知道我是盾之勇者,都称我为驾驶着神鸟马车的圣人。至今也碰过很多次有人开口想跟我购买圣人经商时所使唤的魔兽——也就是菲洛的情况。

我当然无意出售。但是只要再跟对方聊久一点,他们往往都愿意从我这里花大把银子购买便宜饰品。

由于我隐瞒盾之勇者的身分,对方大多也都乐于释出善意与我接触。基于这一点,稍微卖点人情给她或许才是正确答案。

只不过,还真亏这小女孩能够一眼就看穿菲洛是菲洛鸟呢。

「会说话的菲洛鸟,你叫什么名字呢?」

「菲洛。」

「小菲洛吗?我呢……叫作梅露!」

「那,我就叫你小梅露。」

「嗯!小菲洛。你要吃这个吗?」

名叫梅露的女孩子从口袋里掏出肉干递给菲洛。

哦哦,她也知道菲洛鸟都是贪吃鬼呢。

「哇……谢谢!」

菲洛津津有味地享用少女递出的肉干。

「嘻嘻。」

梅露一边看着菲洛大口享用肉干,一边露出幸福洋溢的笑容。接着,她开始温柔地轻抚起菲洛的羽毛。

光是这些举动,就能看出她是真的从心底喜欢菲洛鸟。同时也能明确感受到她与那些只冲着稀罕而想要菲洛的家伙们截然不同。

啊,看起来她应该能和菲洛成为好朋友吧。也顺便让菲洛这家伙为了增加人脉贡献点心力好了。

「菲洛。我们今天在村庄那边还有点工作要忙,你接下来可以自由行动,就陪她玩耍吧。」

「知道了——走吧?」

「嗯!」

菲洛为了陪梅露玩耍,而一溜烟地冲向平原。

我们在回到村庄后,马上埋首于根绝疾病的工作。

我询问治疗师「有没有我帮得上忙的地方」后,他便要我协助他调制药剂。

我着手开始帮忙,进度因此超前完成。

只愿受到疾病折磨的人早日康复,让村庄重拾平静。

我往外一看,只见菲洛正在与孩子们玩耍。

「那个,圣人大人……这个……」

村长边说,边递给我一只装满钱的袋子。

「圣人大人,这是您要求的报酬。请您收下吧。」

他一说我才想到,这次我的身分没有曝光呢。现在的我不是身为罪犯的盾之勇者,而是在经商旅途中散布奇迹的神鸟之圣人。

「嗯……」

我接过钱袋,数了数里面有多少钱。

……接着取出将近一半的钱,放入另一只袋子里退还给村长。

「咦?」

「这不光是靠我的力量达成的,那治疗师也有功劳。这些分给他吧。」

「呃,喔……」

要是没有那名治疗师帮我的话,这座村子可就回天乏术了。我再怎么努力,顶多也只能勉强遏止病情扩散,所以他才是最大的功臣。

「好啦。」

虽然很想前往大一点的教会治疗拉芙塔莉雅,但太阳已经西斜了。

看样子今天还是在这里留宿一晚比较妥当。

当我在村庄的旅馆休息时,菲洛一脸开心地回来了。

「主人主人,菲洛交到新朋友了——」

「这样啊,太好了。是我们回村庄途中遇见的那孩子吗?」

说真的,这家伙以前交过朋友吗?这该不会算是她第一个朋友吧?

拉芙塔莉雅与其说是朋友,倒不如说比较像母亲……或者该说是姐姐比较好。

「嗯!跟主人说唷——刚才那女孩啊——说她和菲洛一样,旅行过很多地方耶——」

「哦……是所谓的旅行家吗?但她的穿着打扮高档得不太像耶。」

或许她是富商的独生女,只是碰巧行经这个瘟疫流行的村落附近也说不定。

唔,菲洛和小孩子很有缘呢,她也满会跟人相处的。

而且就算目睹菲洛变身成人型,那名小女孩看起来也很快就接受了。看来她的适应性还满不错的。

「然后啊,她说了好多菲洛不知道的事耶——例如菲洛鸟是一种什么样的魔兽啦,以及有什么样的传说等等!」

「哦——」

还是随便应付她一下好了。菲洛不擅言词,因此也很难听懂她想表达什么。

我还记得很清楚。当时问她怎么使用魔法时,她却说出「就是凝聚一下——」之类的乱七八糟回答。

「然后啊——她说因为和菲洛鸟们玩的关系,跟大家走散了,觉得很伤脑筋喔。」

「喔喔——」

「那个……尚文大人?您有听清楚她刚说什么吗?」

「啥?」

坦白说,我是把她讲的话当成耳边风没错。不过,我就试着回想看看她刚才说了些什么好了。

菲洛和那个自称梅露的孩子成了朋友,而那孩子和她的伙伴们走散了?

总觉得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妙的事情——我一个回头,赫然发现有个女孩就站在菲洛身旁。

「很抱歉这么晚还前来打扰。那个……请问可否让我暂时与诸位同行呢?」

「等等等等,先让我稍微整理一下思绪。呃,你叫小梅露是吧?你为什么和菲洛一起来我房间啊?如果只是走散的话,等他们来找你不就得了?」

「那个……是菲洛鸟带我过来的,所以我还搞不清楚这是哪里……虽然知道本来的目的地,可是我早就跟其他护卫走散一段时间了……」

「护卫?也就是说你是贵族?或是商人的千金小姐罗?」

「呃……」

这名叫小梅露的女孩一度移开了视线,然后轻轻点点头。

「是的。说我是贵族千金的讲法并没有错。另外,请称呼我梅露即可。听说小菲洛跟那辆马车的主人……也就是圣人大人是吗?明天要去梅洛马格的城镇区。请问是否方便带我一同前往呢?」

梅露彬彬有礼地开口拜托我。

嗯,若能把她好好送回去的话,感觉有机会获得礼金喔。将迷路的贵族小姐送回家,对方家长应该也会很开心的。

只不过,我若是以盾之勇者的身分送回去的话,或许又会被贵族扣上诱拐犯的帽子,导致我再次被卷入风波当中……

「唔嗯……」

「主人——菲洛也拜托你啦。小梅露说她很困扰耶。」

「但我们也有会被卷入危险的可能性啊。」

「尚文大人,我也拜托您了。见这么小的孩子不慎迷路,实在无法放任不管啊。」

「我之后会好好酬谢您的,请您顺道带我回城好吗?」

拉芙塔莉雅和菲洛都请求我了,而且还有可能赚到一笔钱……就算和对方闹翻了,也只需靠菲洛的飞毛腿开溜就好……

「我会要求酬劳哦?而且我会派菲洛代我领收谢礼,就算这样也能接受吗?」

「是的!我会拜托父亲大人,此行就请您多多关照了。」

……真拿她没办法啊。

只不过,对方如果是在城镇区有私人宅邸的贵族,那他的身分地位应该颇高才对。结果居然让这样的贵族千金跟野生菲洛鸟玩耍而走散,那群护卫们未免也太废了吧。要是她被卷入什么麻烦该怎么办啊?

「假如你敢乱来的话,带你回城的这件事就不算数了喔。」

「我知道。还请您多多关照了,圣人大人。」

于是,菲洛的朋友梅露将与我们一同前往城镇区。

我们坐上菲洛拉的马车,准备启程前往城镇区。

「非常感谢您——!期待您下次的莅临。」

「拜啦。」

全村的人都出来为我们送行。

日后若村民们得知我的真实身分后,是否也会露出嫌恶的神情呢?一想到这点,我的心情就很复杂。

「你好,梅露小姐。我的名字叫做拉芙塔莉雅。在这短暂的旅途中请多指教。」

「嗯,请多多指教。拉芙塔莉雅小姐。」

为了赶紧让拉芙塔莉雅的身体状况恢复正常,我只想尽早取得治疗用的圣水。

「梅露,我们会优先办理治疗拉芙塔莉雅的事喔。」

「拉芙塔莉雅小姐怎么了吗?」

梅露开口询问。

「这个嘛,其实是日前在那座村庄附近的山上与凶恶魔兽战斗之际,不小心被诅咒波及了。」

「原来……如此。」

我近来靠着调制药物兜售的方式赚钱。

可是现在我决定把解除拉芙塔莉雅身上的诅咒列为首要之务。我原本是想拿赚到的这笔钱向武器店大叔添购装备,以便迎击灾厄浪潮。但若仔细衡量赚钱跟治疗拉芙塔莉雅两件事,当然是她的事更为重要。

毕竟是我害她受了诅咒。而且再考虑到灾厄浪潮要来袭,自然必须让她恢复成能灵活战斗的状态才行。武器防具等等可以事后再调度无妨,但拉芙塔莉雅目前被诅咒缠身,当然还是尽快治好她比较妥当。

「我需要大教会制作的圣水。」

「是必须前往首都的教会求助的强力诅咒呢。」

「嗯。」

治疗师曾经说过,想治好拉芙塔莉雅就必须靠教会制作的强效圣水。

因此我才决定前往有着国内最大规模教会的城镇区。

「菲洛,火速赶往城镇区喔!」

「了解——!」

「哇!」

菲洛提升车速,梅露不由得发出惊呼声。

对了,话说菲洛的马车摇晃得相当剧烈,普通人都难逃晕车的命运啊。

这孩子没问题吗?

「啊哈哈哈哈哈,小菲洛跑得好快唷——!」

「嘻嘻——我还能跑更快喔——」

哦哦……看样子似乎没问题呢。

「玩太凶的话,小心乐极生悲喔!」

拉芙塔莉雅虽出声提醒,但感觉菲洛似乎把她当作耳边风。

反倒因为多了个梅露煽风点火,导致车身摇晃得比往常更激烈。

拉芙塔莉雅已经开始感到不舒服了……

「尚文大人,我可以稍微休息一下吗?」

「好啊。」

……让她同行反而更麻烦吗?

「唉,麻烦愈来愈多,早知道就拒绝她才对。」

我嘟嚷着说道。

我同时也对于承接了促使我们遇见梅露的驱逐魔兽委托一事,感到有点后悔。


1.0013959001396;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