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之勇者成名录

终章 作为盾牌……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卷 终章 作为盾牌……

「这是诅咒啊。」

急忙赶回村子的我,赶紧找治疗师前来诊治受我拖累而遭到黑色火焰纹身的拉芙塔莉雅。

「而且还是相当强力的诅咒。山上那头巨龙尸体真的带有如此凶猛的诅咒吗?」

「呃……不……那个,」

我顿时支吾其词,不晓得是否该坦承其实是我所造成的伤害。

「是的。我不小心沾到巨龙的腐肉,结果就受了这么严重的烫伤及……」

拉芙塔莉雅笑着对我使了个『别说』的眼神。

「真的没办法处理吗?要我付多少治疗费都没问题。」

拉芙塔莉雅也是女孩子,身上如果留着这种如同黑色胎记的痕迹,除了引人注目之外,她也会感到很困扰吧。

「倒也不是无法处理啦……」

治疗师回到还在进行调和作业的房间,拿了一罐装有透明液体的瓶子回来。

「由于这诅咒相当凶猛,连我也不晓得是否有办法立刻痊愈……」

「这是什么东西?」

「圣水。圣洁之力乃是驱除诅咒的最佳手段……」

「这样啊。」

愤怒之盾造成的伤势,还附带妨碍伤势复原的诅咒效果吗?

那项技能非常危险。非但敌我不分,甚至还具有波及己方同伴的反击效果。

再加上我检视盾牌的技能树时,发现能力解放居然完全没有任何进展。

虽然使用时间并不长,但我不绝对能解放那面盾牌。内心浮现出一股近似预感的念头。

「将圣水倒在绷带上……」

治疗师拿起吸收了圣水的绷带,在拉芙塔莉雅身上留有黑色疤痕的部位进行包扎。

「很抱歉,现在只能准备这种简便的治疗手法。假使可以的话,请使用大都会区的教会所制作的强力圣水。」

「大概得花多少时间才能康复?」

「坦白讲……这是相当凶猛的诅咒。能否解开还是未知数……再加上是龙所施加的话……」

其实是我干的好事……这真的足以令人相信是龙所造成的强力诅咒吗?

「对了,药还需要多少时间才能完成?」

「基本上已经做出少许成品了。圣人大人,请您拯救饱受病痛折磨的人们。」

「嗯。」

我把拉芙塔莉雅留在治疗师的房间,带着药品前往收容病人的建筑物。

真不愧是专业人士调制的药品,彻底根绝了连治疗药都治不好的疾病。

见到病人们安稳地入睡,我总算松了口大气。

……我渴望拥有就算不依靠那种危险盾牌也无妨的力量。

包含拯救他人脱离病痛折磨在内,我恨透了自己的无力。

虽然这次菲洛没事,但总有一天她会碰到无法全身而退的状况。眼睁睁地看着生命在眼前消失,我的思绪瞬间陷入一片空白。

我时常在想,这里并不是游戏中的世界。

人死不能复生。望向隔离设施后方墓园的我如此心想。

正因为被背叛过、被欺骗过——为了避免失去这些愿意相信我的人,我盼望自己能好好守护他们。

我回到治疗师的房间,对用绷带包扎住黑疤部位的拉芙塔莉雅道歉。

「真对不起。」

「没关系。」

「但……」

「我——比较害怕尚文大人就此离我们远去。」

「咦?」

「那股力量,会将尚文大人带往某个遥不可及的地方。当时我心有所感,因此只要能成功拦阻尚文大人,这点伤痕根本算不了什么。」

浮现在拉芙塔莉雅脸上的微笑神情,深深地扎入我的心房。

我绝对要全力守护她。同时再次下定决心,绝不能输给那块盾牌。

另外……我也记住了原本想要逃避,为了避免失去而打算退缩,结果反而得不偿失的恐惧。

「拉芙塔莉雅……你就是因为害怕事态会演变成那样,才选择主动出击对吧?」

「咦……?」

「在对上僵尸龙之时,我下令撤退。但那么做根本无法保护你们。」

我做出错误的选择。一味守护、一味逃避是不行的。

除了守护之外,我一无是处。

但也因为如此,除了守护同伴之外,为了避免失去事物,我非得要求同伴挺身击败敌人不可。

我的逃避心态正是造就这种事态的主因。

「不是的!是我……我以协助尚文大人,以及满足自身欲望为藉口,鲁莽地强出头罢了。」

拉芙塔莉雅语气激动地打断了我的发言。

「勇敢与鲁莽是截然不同的。尚文大人明明费尽心思试图阻止有勇无谋的我,但我却……」

看到泫然欲泣的拉芙塔莉雅,我下意识地伸手轻抚她的脸颊。

「正如勇敢与鲁莽截然不同的道理一样,慎重与胆小也不一样。假使胆小如鼠的话,根本就保护不了原本有能力保护的人。」

因此为了保护拉芙塔莉雅及菲洛,我希望自己能更加积极一些。

当时,假如我能再积极一点地施展灵气盾牌为菲洛制作垫脚石,照理说应该就能阻止她被巨龙吞下肚才对。

我太害怕失去了。

「所以,你就别放在心上了。这回能够在没有造成牺牲的状况下得到教训,日后便活用这次经验吧。现在的我们已比昨日的我们来得更为强悍了。」

听我这么一说,拉芙塔莉雅拭去眼泪点了点头。

「是。别太强出风头,也别太过畏缩……感觉有点困难呢。」

「嗯。但我相信这绝不是办不到的事。更何况站在最前线,正是我这个盾之勇者的职责所在啊。我只要一边顾好自己的安全,如果有余力再顺便守护其他人就好。喏,是不是很简单啊?」

「经您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好像很容易就能办到呢。」

「很简单的啦。」

「姊姊,你不要紧吧?」

突然走进房间的菲洛,一脸担忧地关心拉芙塔莉雅的病情。

「我没事。」

我决定今天让拉芙塔莉雅留在治疗院休养后,与菲洛一同步出病房。

「主人——」

「嗯?」

「菲洛啊,曾经动过要一直维持这种姿态的念头唷。因为主人跟拉芙塔莉雅姊姊的感情十分要好。」

变成人类姿势的菲洛笑容满面地说道。

「可是……人家办不到啊。人家只要一拉马车就觉得很开心,而且又因为希望得到主人的疼惜而勉强自己。尽管想要模仿主人的言行举止,但却一点都学不来。」

「……」

「不过,无论菲洛变成什么姿态……主人始终未曾改变态度呢。」

「是这样没错啦。」

一开始,当她变成人类姿态时,虽然吓了一大跳,不过我自认没有因此而改变对待她的方式。只不过自从她有办法讲人话之后,我就把她当成一名小孩子看待了。

「菲洛就是菲洛,主人就是主人,而姊姊就是姊姊对吧?我们既无法成为其他人,菲洛……也无法完全变成人类。但是啊,主人身边也没有其他能够取代菲洛的存在对不对?」

追根究柢,这就是她变成人类姿态的理由吗……

我以点头回应菲洛的问题。

「人家喜欢主人的心意可不会输给姊姊唷!菲洛……会以菲洛的身分好好加油!」

「这样……啊。」

真想不到居然会听见菲洛对我讲出这种话呢。

守护明明是我的工作,但是说也奇怪,工作被抢走的我居然一点都不会感到不开心。

「菲洛啊,今后会为了主人及姊姊而全力以赴!」

「适可而止就好啦。毕竟保护你也是我的职责所在啊。」

「嗯!」

于是,这一天我们便留在村庄休息。

到了隔天,我们依然为了完全杜绝瘟疫而竭尽所能地拚命工作。

我询问治疗师是否有什么帮得上忙的地方,随后动手调合药材,作业比预期还快结束。本来想请他教导我有关药物及治疗方面的知识,但总觉得以我现在的水准只会造成他的困扰罢了。

「真是太感谢您了!圣人大人!」

在隔离设施休养的少女村民开心地向我道谢。

我……真的守住了吗?

我已决定不再逃避。逃避会害我甚至无法保护想保护的人,让我只能过着藏头缩尾的可悲人生。

我已不再是只身一人。

作为拉芙塔莉雅及菲洛的代理家长,我必须让这个世界恢复和平,打造出一个能让我想守护的人幸福地活下去的美好世界才行。

「尚文大人?」

「主人?」

「嗯?怎么啦?」

少女村民向我道谢之后,当我心不在焉地在恢复和平的村庄里散步时,拉芙塔莉雅及菲洛同时开口叫我。

「主人脸上挂着相当复杂的表情唷?」

「是啊。」

「用不着在意啦。」

「啥……人家很在意耶,谁叫主人总是那么爱瞎操心。」

「瞎操心?」

「嗯。最近主人动不动就搬出『不要紧吧?』这四个字问姊姊跟菲洛耶!」

「是啊,请您别再担心我们了。」

「话虽如此……」

「请不要太把我们当成小孩子看待我们已经有能力考虑自己的事情了。」

「菲洛也一样——」

「正如尚文大人非常重视我们一样,我们也相当重视尚文大人。让我们一起携手加油吧。」

「嗯!」

「……说的也对。」

总觉得拉芙塔莉雅已开始渐渐具备符合外表年龄的稳重思考能力了。

有种好像逐渐不能再把她当作小孩子对待的感觉。

一起携手加油、吗?

就算自以为是地伤透脑筋也无济于事,世界和平可不是只靠勇者就能达成的目标。光看灾厄浪潮的规模便一目了然,更何况是由我这个几乎没办法攻击敌人的盾之勇者担任队长。

只要大家可以联手打造太平世界就好。

「大家一起加油吧。」

「啊,主人笑了——」

「是啊,您总算不再采用那种奇怪的笑法,而是露出正常的笑容呢。」

拉芙塔莉雅及菲洛都面带开心的笑容讲出同样的话语。

唔……我以前是那么不爱笑的家伙吗?

算了,管他的。

于是,我渐渐重拾笑容。

我……已不再是孤单一人。

因为我有值得信赖的可靠伙伴。


1.0007119000712;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