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之勇者成名录

二十话 愤怒之盾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卷 二十话 愤怒之盾

我也像是要与僵尸龙的咆哮抗衡一般发出怒吼声,举起盾牌挡下黑影的臂膀。不痛不痒。

「GYA!?」

巨大黑影方才明明还在嘲笑我,如今却露出嘴角扭曲的惊愕神情。

滑稽至极。

「去死吧!」

挡下攻击的我,顺势把黑影摔了出去。

巨大黑影一边发出惊愕吼声,一边飞出数公尺之外。

「GYAOOOOOOOO!」

但巨大黑影根本不把我的攻击当一回事,又立刻起身朝我这边直冲而来。

……连这盾牌也无法用来攻击敌人吗?

真不中用。

黑影不知死活地用动尾巴,企图制伏我。

「没用啦!」

黑影伴随着清脆声响所发动的攻击,对我完全起不了任何作用。

「白费力气!」

我缺少能够击败对方的手段。

心里才刚这样想,一股漆黑烈焰随即以我为中心凭空涌现,烧灼巨大黑影的臂膀与尾巴。

「GYA00!?」

黑影大吃一惊,摔倒在地。

「哦……原来还附带了具备强大攻击力的反击效果吗?」

受到惊吓的黑影企图与我保持距离。

「哼,事到如今才想求饶吗?想也知道我不可能放过你!」

我慢慢咏唱技能。

「铁处女!」

谁知,技能并未发动,取而代之的,是浮现在眼前的技能树。

盾牌监牢→转换眉牌(攻)→铁处女。

这是发动条件吗?

麻烦透顶。既然这样的话,我干脆故意跟黑影互殴,藉以触动反击效果好了。

「给我等着……我非宰了你不可……」

面对夹带满腔怒火及杀意步步进逼的我,黑影胆怯地挥动臂膀。

我则用盾牌迎击,激发魔焰烧灼黑影。

焚烧血肉、熔解骨头。

火力不够……我只想彻底消灭掉它。

「——!」

原来如此……看样子只要我内心愈是感到愤怒激动,这块愤怒之盾就会变得愈加强而有力。

那还不简单。

只要回想起对那帮家伙所抱持的感情就行了。

麦茵·索菲亚……本名叫麦蒂是吧。

光是想起名字就有一股怒火涌上心头。

接下来是垃圾国王、元康、炼、树。

逐一回想出这群混帐加诸在我身上的所有好事。

恨啊……好想杀了他们……

我的怒气流向鲜红的盾牌,将盾牌逐渐渲染成黑色。

「这次我绝对要杀光你们……一个也不留……」

我接下黑影的膀臂,以愤怒之火将一切烧成灰烬。

魔焰在转眼之间延烧至黑影全身上下,吞噬了所有一切。

此时,忽觉一股仿佛要浇熄内心那道漆黑怒火般的暖流,轻轻触及我的手臂。

噗通……

这是……一股难以形容的暖流。

「即使全世界的人都指控尚文大人是犯人,我也会说不是……不管多少次,我都敢断言尚文大人没有做过那种事。」

……咦?

听见这句话,我那漆黑扭曲的视野顿时产生轻微晃动。

心海深处响起一阵提醒我『继续任凭怒气控制行动,将会失去更重要的事物』的警告声。

好想否定,但是……

「请您相信我。我确信尚文大人没有犯任何罪。将贵重药品分给我,救了我的性命,教导我学会生存方式及战斗技巧的伟大盾之勇者……我是您的剑,即便再怎么坎坷的荆棘之道,我也必定追随到底。」

这轻声细语对我倾诉。

不能就此被杀意吞噬。我必须守护到底。

你忘记愤怒了吗?

……不会忘记。但是,我更想回报那些发自内心相信我的人。

想要反抗吾吗?

休想指使我,我的道路由我自己决定!

……记住,吾随时随地都在窥伺你的破绽……

漆黑音色倏然消退,视野变得较为鲜明一些。

「咳!咳!」

我一回神,这才发现拉芙塔莉雅一边拚命强忍着咳嗽的折磨,一边紧紧抓住我的手不放。

「你、你没事吧!?」

「是、是的,我不要紧……咳!」

她受了相当严重的烧烫伤。现场并没有会使用火攻的敌人。

到底是怎么……啊!

愤怒之盾的专用效果,护体魔焰连带波及到拉芙塔莉雅身上了。

「拉芙塔莉雅!你干嘛握住我的手啊!」

「如果不……握住您的手,总觉得尚文大人好像就会,迳自离我们远去……咳——!」

拉芙塔莉雅面带微笑,全身虚脱似地颓然倒下。

是我……害拉芙塔莉雅受了这么重的伤。

『身为力量根源的盾之勇者在此号令。再次解读定理,治愈此人!』

「瞬速疗创!」

『身为力量根源的盾之勇者在此号令。再次解读定理,治愈此人!』

「瞬速疗创!」

『身为力量根源的盾之勇者在此号令。再次解读定理,治愈此人!』

「瞬速疗创!」

『身为力量根源的盾之勇者在此号令。再次解读定理,治愈此人!』

「瞬速疗创!」

我不断咏唱魔法,直到用尽所有魔力为止。

拉芙塔莉雅是……拉芙塔莉雅是唯一肯信任我的重要同伴啊!

好严重的烧伤,单靠初级回复魔法不足以治好伤势,必须赶紧使用放在马车里的治疗软膏才行。

「GYAOOOOOOOOO!」

我回头一看,正好目击到僵尸龙发出咆哮,以另一只完好如初的臂膀与吐气同时对我们展开攻击。

「不要妨碍我!」

我高举手臂往上一挥,顺利挡下僵尸龙的攻击。但盾牌也同时绽放黑色光芒,准备发动护体魔焰。

「住手!」

盾牌像是回应我的怒吼一般,顿时陷入沉默。

此时盾牌若再发动护体魔焰的话,这次真的会一并夺走拉芙塔莉雅的性命。我绝不能干出这种傻事。但就拉芙塔莉雅的生命力来看,像这样一直承受毒气攻击实在很不妙。

像是呼应我的意志一般,盾牌只藉由护体魔焰烧光毒气。但若真要歼灭敌人的话,火力仍嫌不足。

这下该如何是好?

盾牌一直提供杀意与愤怒给我,我虽靠着绝不能遭到怒火控制的意识勉强压制住这股负面情绪,但连我也不晓得自己何时又会再度被愤怒吞噬。

现在我得分秒必争地回到马车那边,设法治疗拉芙塔莉雅身上的伤势。

我勉勉强强靠着想要守护拉芙塔莉雅的念头,维持住最后一丝清醒意志。

「GYA!?」

在这样险恶的攻防之中,僵尸龙突然发出怪声边抠抓胸口边痛苦挣扎起来。

「这、这是……」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难不成是护体魔焰正在侵蚀它的肉体?

「GYAOOOOOOOOOOOOOOO!!!」

最后只见僵尸龙倏然停止所有动作,变回原先的尸体状态。

现在可不是静观其变的时候。

我转眼环视一圈,发现本来在周围盘旋飞舞的毒蝇军团已经不见踪影。大概是由于僵尸龙发飙的缘故,吓得它们暂时逃到其他地方了吧。

我将拉芙塔莉雅抱回马车,利用放在马车上的疗伤软膏及临时调制的烧烫伤专用药草混合物,涂抹拉芙塔莉雅的伤口。接着喂她服用解毒剂。

「啊……尚文大人。」

呼吸恢复正常的拉芙塔莉雅睁开眼睛,笑着叫出我的名字。

「你还好吧!?」

「是的……多亏尚文大人的药品……」

话虽如此,她的烧烫伤势依旧相当严重。单纯的烫伤已透过药品治愈……但或许是近似诅咒魔法般的效果吧,伤处还残留着黑色痕迹。尽管有逐渐好转的迹象,不过恢复速度却特别缓慢。

「我、我不要紧……请您快点……将龙……」

「僵尸龙已经不会动了。」

「不、不是的……您再不快点处理尸体的话……」

「……好吧。」

拉芙塔莉雅露出坚定的视线,极力提醒我必须赶紧处理巨龙尸体才行。

「你留在这里不要紧吧?」

「我还有足以自保的战斗能力。」

「这样啊……知道了。」

我跳下马车,举步走向巨龙尸体。

得将尸体分解掉,再用盾牌加以吸收。

另外,还有菲洛……最起码也得挖出她的尸体,替她立一座坟墓才行……

当我一靠近尸体,随即发现内脏部位正在蠕动。

难道接下来又要产生什么变化吗……不过,现在的我具备一项勉强可用来对抗敌人的手段。

愤怒之盾。

这块会侵蚀心灵的危险盾牌,兼具强大的防御力以及强力的反击效果。

若时常处于装备状态,我的心灵会承受不了,因此现在已换成嵌合兽毒蛇盾牌。不过为求随时能因应突发状况,我已经作好更换的准备。

蠕动的状况停在单一部位,有东西咬破龙尸的腹部现出身影。

「噗哈!」

只见——那只身上不断滴下腐臭液体的眼熟鸟儿从巨龙的尸骸里钻了出来。

「呼……总算出来了——」

理应被僵尸龙吃掉的菲洛生龙活虎地出现在我眼前。

「菲洛?原来你没事啊!?有没有受伤?」

「嗯,我并没有受伤唷。」

「那……你被吃掉时所流出的鲜血是什么东西啊?」

「血?菲洛只是在被龙一口咬住时,因为肚子遭到挤压而把饭菜通通吐出来而已啦。」

菲洛吃的是那种类似番茄的红色果实……是因为她吐出那东西,害我误以为是鲜血吗!?

她在开战前的确吃下不少果实就是了。

「别吓我好不好!我还以为你死掉了!」

「那种程度的攻击,对于菲洛来说根本不痛也不痒啦~~」

这鸟是怪物吗?等等,她确实是魔兽没错啦……

真是够了……害我白白大吃一惊。

「主人,该不会是在担心菲洛吧——?」

「谁理你啊。」

「主人难为情啦——」

「我要宰了你喔?」

「不要——可是人家很开心唷!主人并没有打算买另一只菲洛鸟来取代菲洛对吧!」

唉……没事就好。

脸上挂着窃笑神情的菲洛令人看了就火大。你给我记住。

「被吞进肚子之后呢?」

「嗯。我在这只龙的肚子里不断往前钻,结果看见一颗发出紫色光芒的大号水晶唷。」

该不会是这么回事吧?那颗巨大水晶就是控制僵尸龙的躯体展开行动的原动力吗?

菲洛钻出来的位置在胸口附近……也就是心脏吗?

为何它体内会藏有那样的东西……

因为它是龙的缘故吗?即便在丧命之后,躯体生前蕴涵的魔力因尸骸遭到弃置而结晶化,进一步控制尸体动起来吗……

「那么……那颗结晶呢?」

「嗝——!」

嗯。这个回答大概只有一个意思,就是被她吃掉了吧。难怪我瞧她腹部莫名闪闪发光。这家伙……真想扁她一顿……

「还剩下一点点啦,就送给主人当伴手礼啦。」

语毕,菲洛吐出一小块紫色碎片给我。

……该怎么处理比较好呢。

姑且先掰下其中一半给盾牌吸收。

果然因技能树和Lv太低而无法完成解放。

「拉芙塔莉雅受伤了,所以菲洛就跟我一同清理这具尸体吧。」

「好——!」

真是够了……这只鸟真的让我大感意外。

幸好当时没有放任怒火控制我的行动。

本来是为了替菲洛报仇才变换出这块盾牌,但到后半段却因怒火中烧而完全失去自我。若非拉芙塔莉雅出手阻止,我势必会连同菲洛一并烧死。

愤怒……受诅咒的盾牌。

连勇者的意识都能占领的这块盾牌,究竟企图控制我采取何种行动呢?

唯一可以断言的,就是再那样下去,我铁定会去宰了那几个混帐东西。

……至少在那当下,我脑子里只想到这件事。

「我要开动了!」

「喂,菲洛。那些肉都已经腐坏了!别吃啦!」

「肉就是要等到快腐坏时才最好吃啊,主人。」

「那不是快腐坏!是已经完全腐烂了!」

处理僵尸龙的善后工作,就在这种缺乏紧张感的气氛下大功告成。

骨头啦、肉啦、表皮等等,虽然还留下了不少东西,但都没能满足技能树的解放条件。

尽管如此,僵尸龙的表皮及骨头似乎可以当作素材善加利用,于是我们保留了一小部分用马车载走。


1.0009149000915;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