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卷 十九话 诅咒系列

「哇……有好多魔兽耶——」

可能受到原本就是片荒凉大地的影响吧,这是一座裸露岩块满布的岩山。

多亏有一条通往东方国度的山路我们才能勉强往前推进。

现在我们就位于开始登山约三十分钟路程的地方。

随身携带的道具有回复药、治疗药,以及因空气中混有毒素的缘故,另外多带了解毒剂。

附带一提,出发前,我原本想把马车留在村庄。

「不要——!这辆马车装满了菲洛一辈子的回忆耶——!」

谁知菲洛居然闹起性子嚷着要拉车上山,于是只好让她拉着走。

出生才满一个月,哪来的资格谈论人生啦。

或许对菲洛而言,她这辈子将近九成的时间都拉着马车走,会对它爱不释手也可以理解啦。

敌人以毒树或毒蛙等隶属有毒系列的魔兽居多。

我在击杀之后再让盾加以吸收。

毒树盾牌条件获得解放。

毒蛙盾牌条件获得解放。

毒蜂盾牌条件获得解放。

毒蝇盾牌条件获得解放。

每一种盾牌都是对不同的毒耐性系统增加抗性。

唯一例外的是将毒蜂解体后出现的盾牌。

蜂针盾牌Ⅱ

条件未解放……装备加成效果:攻击力1

专用效果 针之盾(小)蜂毒(毒)

防御力和蜂针盾牌几乎一模一样,只是麻痹变成毒的性能互换罢了。

这种小事先撇开不谈,敌人出现的机率愈来愈高,感觉如同前仆后继般。

确实,像这种刮着布满瘟疫病毒的强风,甚至连地上也窜出阵阵类似瘴气之污浊气体的环境,对一般冒险者实在太过吃力了。

「继续打下去根本没完没了!菲洛,杀出重围!」

「好——」

菲洛拉着马车全力冲刺。

光是这样就能一路撞翻许多魔兽,顺便获得若干经验值。

虽说在半途遭遇到外表像是泥巴的魔兽,却因被菲洛撞得四分五裂,而无暇用盾加以吸收。

「好。」

我们边击杀毒蝇边接近龙的尸骸。

大概是早已被炼和冒险者们搜括一空了吧。爪子、角、鳞片、表皮、翅膀等主要部位几乎空空如也,甚至连舌头也不见踪影。即便形容只剩下骨头和肉也不为过。

表皮也只剩下一小部分,其他几乎全都被扒光了。

周围弥漫着一股扑鼻恶臭。这确实很吃力。

具备抗毒耐性的我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拉芙塔莉雅八成会觉得很难受吧。

「菲洛负责驱逐毒蝇,拉芙塔莉雅和我联手分解尸骸。目前这样体积太大,根本无法让盾牌吸收。」

尸骸也有造成大地腐坏的危险,因此与其随便就地掩埋,还不如用盾牌吸收掉更为可靠。

「嗯。」

吃饱喝足,肚子胀得老大的菲洛点了点头。

「肚子有点不舒服——」

「因为你吃太多了啦。」

准备照计划加以分解的我们缓缓接近巨龙的尸体。

窸窣……

「总算抵达目的地了吗?」

令这一带弥漫着有毒瘴气与腐败气味的源头,巨龙的尸体逐渐映入眼中。

体长不到十公尺,是一头典型的西式巨龙……大概吧。不过如今却完全无法想像它原始的模样。

尸骸已经严重腐坏到分辨不出它生前是何种颜色的程度,顶多只能看出变成漆黑色的外皮。

致命伤是针对腹部的一击。只见腹部留有一道巨大伤痕,内脏裸露于伤口之外,释出阵阵异臭。毒蝇争相抢食龙的腐肉,使恶心度更上一层楼。

「人家肚子饿了——」

「看见这种光景还能有食欲的你真不简单……」

由于菲洛开始大口享用堆放在马车上的农作物,害我忍不住出声吐槽。

「拉芙塔莉雅,你不要紧吧?」

「呃,是的。」

我猜拉芙塔莉雅呼吸道比较虚弱,在空气如此污浊的环境下可能会感到不舒服,于是我便开口询问。但她本人却主张没有问题。

「觉得不舒服的话就停下来休息吧。」

「……是心理作用吗?」

「呃……」

刚刚巨龙的尸体好像猛然抖动了一下。

算了,可能是毒蝇抢食尸骸腐肉才造成它看起来像是在抖动的错觉吧。

轰隆……

……嗯,不是心理作用。

巨龙尸骸动了起来,摆出四肢着地的临战姿势。

「GYAOOOOOOOOOOOOOOO!」

缺角断牙的龙头缓缓扬起,发出震天咆哮。

「那样还能动是怎么一回事啊!」

「尚文大人,请您保持冷静!」

眼见龙的尸体……礓尸龙开始行动,我忍不住放声大叫。

这太扯了。不管再怎么说,这家伙对现在的我们来说实在太勉强了吧?

在游戏设定上,礓尸龙的能力值有时会变得比生前还高耶。

那方面的设定在这个世界又是怎样啊!

随着「扑通扑通」的声音传来,缰尸龙身上各处器官开始再生,并转头望向我们。

已再生完毕的部位有翅膀以及尾巴。至于牙齿和爪子等器官的再生是否需要时间,完全不得而知。

腐败的肌肉化作液态,再转变成翅膀和尾巴。内脏部分也同时受惠,原先那个看似致命的伤口已渐渐愈合。无论如何,要我对付这种状况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务。

「要撤退了!」

「但是菲洛已经……」

拉芙塔莉雅指向僵尸龙那边。

天啊!我忘记菲洛鸟跟龙族天生八字不合啊!

「喝呀!」

我刚好目睹菲洛纵身跳向僵尸龙,对准头部祭出一脚的光景。

现场传出碰的一阵清脆声响,僵尸龙猛然往后仰。

「难道……可以一战?」

菲洛的攻击力很高固然是个原因,但关键在于这头僵尸龙缺少牙齿和爪子这两项攻击利器。也许有可能获胜……但对方说不定没有体力的概念。

此时我们如果撤退的话,搞不好会造成这头僵尸龙杀向村庄。

当然啦,它也有可能像被炼击杀之前一样占据此地,但我猜那也仅止于再生期间。现在若不设法击败它,不管下次与它交手的人是谁,恐怕都会感到很吃力。

「别乱来!快退下!」

「不要!」

「啧……我们必须在此阻止它继续肆虐!」

「是!」

我慷慨激昂地挺身应战,到这边的发展都还OK。抑或者说到我换上防御力最高的嵌合兽毒蛇盾牌,成功挡下僵尸龙的攻击为止都还不打紧。

岂料……

「GYA0000000000!」

好像有什么东西沿着僵尸龙的腹部往上窜,接着它张开血盆大口,对我们喷出一股紫色气体。

拉芙塔莉雅和菲洛依照先前说好的那样躲到我背后。

而我也竖起盾牌准备抵挡对手的吐气……

「呜……这是什么东西啊!」

「咳咳、咳咳咳!」

这股吐气的真面目竟是高浓度毒气。

就连具备抗毒耐性的我,都产生了近似头晕目眩的轻微不适症状。至于躲在我背后的拉芙塔莉雅则是咳嗽不止,似乎连呼吸都相当吃力。

菲洛则完全不把毒气当一回事,不对,正确来说她或许是停止了呼吸吧,只见她利用僵尸龙吐出毒气时所展露的破绽,纵身赏了它一脚。

「拉、拉芙塔莉雅,你不要紧吧?」

「咳咳咳咳——」

咳到流出泪水的拉芙塔莉雅似乎想回答我没有问题,然而她却咳个不停。

……这下子麻烦大了。

我和菲洛还能战斗,拉芙塔莉雅却支撑不住。

「拉芙塔莉雅,你立刻退出战圈。马车里有解毒药。吃完解毒药好好休息——」

「咳咳!」

拉芙塔莉雅边咳,边拚命地伸手指向礓尸龙。

顺着手指看过去的我,登时瞠目结舌。

在那一瞬间,我正巧目击了僵尸龙张开血盆大口,由下往上捞起似地咬中从半空中坠落的菲洛。

那幕光景宛如慢动作播放一般,缓缓自我眼前流逝。

我连忙伸长手臂,但……

「啊——」

啪叽!

现场传出一阵巨响,鲜红色的液体自僵尸龙的嘴角悄然滑落。

「菲洛——!」

放声大喊的人究竟是我还是拉芙塔莉雅?脑海一片空白的我根本无法分辨。

诞生至今刚满一个月的轻浮笨鸟……一破壳而出就立刻在我身上磨蹭,无时无刻都想待在我身边的爱撒娇小女孩。害怕被我说成毫无价值可言的普通小女孩。

与菲洛的回忆宛如跑马灯般迅速掠过脑海。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究竟……

僵尸龙再三咀嚼含在口中的猎物,最后——

发出这样一阵巨响,将她吞下肚了。

「啊啊……菲洛!」

我挤出一丝声音,茫然伫立不动。一股宛如被推下断崖般的锥心痛楚刺穿胸膛。原来如此……直到此时此刻,我才理解到原来这才是真正的绝望。

并非染上愤怒色彩的绝望,而是再也无从挽救、名唤丧失的绝望。

「尚文大人!」

拉芙塔莉雅使劲掮了神情恍惚的我一巴掌。

「请您振作一点!此时此刻就算再怎么发呆也无济于事啊!」

她的眼眶泛着盈盈泪光。

她说倘若继续发呆的话,只会导致事态持续恶化。

然而……重要同伴在眼前横死所点燃的怒火,已彻底掌控了我的心灵。

——你想要、力量吗?

我好像听见盾牌发出声音。

我几近下意识地转眼望向盾牌,侧耳聆听这阵微弱的声音。

——你憎恨,一切吗?

噗通一声,心脏猛然为之一震。

我记得这股自盾牌中衍生出的黑暗感触。

这……就跟我先前与元康交手时所发生的情况完全相同……

盾的技能树浮现在我的视野当中。

接着,只见这幅技能树的画面翻转,另一组以称不上黑色、也称不上红色的诡谲色彩为背景的……技能树悄然现身了。

诅咒系列。

这个口号突然掠过脑海。在这组技能树之中,只存在着一个绽放着光芒的盾牌。

诅咒系列

愤怒之盾

能力未解放……装备加成效果:技能「转换盾牌(攻)」「铁处女」

专用效果 护体魔焰 腕力提升

自心海深处诞生的,杀意之盾……

附带特别说明文的这款盾牌……也不晓得是凭着自己的意识,或者纯粹出于下意识呢……

总之任凭情感驱使的我对这款盾牌伸出手臂,不自觉地如此心想。

愤怒之盾。

盾牌释出一股剧烈的情绪洪流,伴随着暗红色的光芒发生变化。

一块表面镶有骇人火焰造型装饰的鲜红色盾牌于焉诞生。

噗通……噗通……

意识逐渐遭愤怒吞噬。

当时,与元康进行对决却不幸落败,眼看就快失去拉芙塔莉雅之时……我恨透了这个世界的所有一切。

在我眼中看来,存在于这世界上的人事物全都是只会嘲笑我的漆黑阴影。

这股负面情绪慢慢控制了我。

「GYA0000000000!」

发出咆哮的黑影伸长膀臂扑向我。

「呜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1.0008218000822;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