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卷 十八话 瘟疫之村

这天我们在野外露宿。

菲洛依旧拖着两台载满食粮的板车。干脆看开一点,把那两大车蔬果视为这只贪吃鸟的饲料好了。

在我们前往各地经商的途中听闻北边好像也发生了饥荒。日后再拨空前往西南边的村庄要些粮食好了。感觉处理库存货一事好像也让他们伤透脑筋,相信应该是可以在北方卖得好价格才对。

「吃饭_!」

贪吃鸟将头伸进上面盖了块布的板车。

「好好粗唷~`~!」

这是一句似曾相识的口号。

菲洛的急速成长明明已经告一段落,却仍旧是个大胃王。虽然每天的饲料费不是闹着玩的,但她的移动速度却是迅捷无比。只不过,由于她总是喜欢横冲直撞,导致马车动不动就闹故障。

「该怎么做呢?」

要不要趁此机会淘汰木制车身,换成金属制的车身算了?成天把「好轻好轻」挂在嘴边的菲洛实在很吵。然而若考虑到耐用度的话,价格可能相当昂贵吧。

尽管拉芙塔莉雅已成功克服晕车症状,不过菲洛一旦拿出全力奔驰,搭顺风车的乘客恐怕会吐得七荤八素。或许也该加装悬吊器减轻车身震动。

最近身上存款愈来愈多,我很期待下次和武器店大叔见面。

在这个国家绕过一圈所明白的其中一件事,就是首都城镇区武器店贩售的商品最为优质。我不晓得其他勇者是在哪购买武器和防具,但在我造访过的那些村子和城镇,都找不到品质比大叔那间店来得更为精良的装备。

「主人——」

菲洛张开羽毛轻轻探向我。

「嘻嘻——」

「唔……」

拉芙塔莉雅则莫名其妙地紧贴着我坐下。

「嘿嘿嘿,大家坐在一起可以取暖唷。」

「我都快热死了……」

「菲洛,快放开尚文大人。你离远一点就刚刚好了。」

「才不要咧——该是拉芙塔莉雅姊姊走开才刚好吧。独占主人是不对的唷。」

「我才没独占尚文大人!」

「够了,你们快点给我睡觉去啦!」

「怎么这样——……」

「主人——跟人家一起睡啦——」

「我必须在抵达东方地区之前,先调合出足够的药品才行啊。」

单靠目前库存的治疗药八成不够,因此我正忙着运用先前购入的大量药草调合药品。但是,不知道需求这点让我伤透脑筋……这也是经商的难题呢。

「哼——……」

菲洛气呼呼地离开我,退到外面睡觉了。

同时拉芙塔莉雅也起身钻进马车,毕竟木板比起躺在地面睡来得舒适。

「好啦……」

我一边看守营火,一边继续调合治疗药。

「尚文大人。」

「嗯?」

听见拉芙塔莉雅的声音,我转头往马车那边一看,只见拉芙塔莉雅在马车里向我招手。

「怎么啦?」

「……不一起睡吗?」

「连你也来这套啊……真是个怕寂寞的小孩耶。你该不会又作恶梦了吧?」

毕竟以前的症状很曾经严重,只要没人陪伴就会在半夜哭闹嘛。

……不过,那八成是因为双亲死于非命而在她心中留下创伤所致。

「才、才不是!」

她虽然极力否认,不过就算拥有成年人的外表,内在仍旧只是小孩子。大概是思念双亲而感到寂寞了吧。

「不是吗?那叫菲洛变成人类姿态陪你睡觉就行了吧。」

「人家并不是感到寂寞啦……那个……」

拉芙塔莉雅貌似难为情地低着头嘟嚷着。

话说,她好像在不知不觉间就未曾再于半夜哭闹过了呢……突然有种自那以来已经过了好长一段时间的感触。

「请问尚文大人,在您原属的世界……有心仪之人吗……?」

「嗯?没有喔。」

她到底想聊什么话题啊?实在无法理解她的意圆。

「干嘛突然问起这种问题?」

「这……我只是有点好奇尚文大人对我有什么看法罢了。」

嗄?唔……虽因脑海中莫名浮现出婊子公主的嘴脸而令我火冒三丈,但我没有理由对拉芙塔莉雅发脾气。连我自己也搞不清楚为何会在这种时候回想起那个婊子。

「大概就是我利用你身为奴隶的立场,总是勉强你做事吧。」

「那个……除了这方面呢?」

「我打算以代理家长的身分好好扶养你长大。」

面对微微侧头如此回答的我,拉芙塔莉雅脸上浮现一抹难以言喻的微妙神情。

「因为你愿意信任我,我也会把你当成自己的女儿一样好好疼惜。」

尽管结伴同行的时日并不算太长,但我可是从拉芙塔莉雅长大之前就已经认识她。

刚才就提过了,她的外貌虽已长大成人,精神层面却依旧稚气未脱。她虽试图勉强自己表现出成年人的风范,但要是没人从旁守护的话,日后大概很有可能发生承受不住压力而崩溃的情况吧。

「好、好的!咦,等等!?是不是有点奇怪啊?」

「一点也不奇怪。明天还得早起出发,你就好好休息一番吧。」

「喔……」

拉芙塔莉雅虽然面带笑容点了点头,但她却还是看似困惑地微微侧头,转身躺回马车木板。

我则为了下一趟经商之旅而继续作业。

附带一提,拜最近经商过程中发生的战斗所赐,我们三人的Lv均有提升。

我 Lv37

拉芙塔莉雅 Lv39

菲洛 Lv38

居然连菲洛都超了我的车。是我的Lv提升速度特别缓慢吗?

不对,是因为她们俩担任主攻手的缘故。而菲洛更是能展现出比拉芙塔莉雅还快的行动速度秒杀敌人,因此她的等级才升得特别快吧。拉芙塔莉雅虽也不甘示弱地无视我的指示冲锋陷阵,但终究追不上菲洛的速度。

「主人——」

「怎么啦,菲洛?」

当我忙着调合药品之际,忽见菲洛睡眼惺忪地变成人类姿态,背对背靠在我身上。

「主人还不睡觉吗——?」

「经商用的药品还没调合完啊,等搞定之后就会去睡觉了。」

「这样啊——……」

「你可得好好休息喔。毕竟不管怎么说,我们三人当中就属你最辛苦啊。」

就算天生热爱拉马车,那仍旧是一项粗活。菲洛虽说乐在其中,但若不替她的健康多作设想,迟早会出事吧。

「主人独自醒着,不觉得寂寞吗?」

「这就是认知上的差异了。只要能看着你们的睡脸,我就不会感到孤单。」

「真的吗?嘻嘻。」

菲洛开心地说道。总觉得她好像有点没精神。不,或许只是我的心理作用罢了。

「你怎么了?」

「既然主人……看着菲洛的睡脸便不觉寂寞的话那就没事了——」

莫名其妙。

「那个啊,主人当初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选择了菲洛呢?」

「嗄?」

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只是随手一挑刚好选到她罢了。

或者该说,我当时是抱着就算杠龟也无妨的心态选择了她那颗蛋。

「菲洛啊……很庆幸自己能被主人选上唷。」

嗯,若单看结果的话,我也很庆幸她能成为一股强大的战力。毕竟她长得也很可爱,我内心也因此萌生出一股近似父母亲的感觉。

虽说躯体或许较为接近成年人的模样,但菲洛及拉芙塔莉雅都还是小孩子。

……我很明白其实根本就不该派她们上场战斗。即便这里是异世界,只要是有良心的人,基本上应该都不会做出指派年幼的小女孩冲锋陷阵的行径才对。

只因她们自愿就便宜行事的我,实际上真是个过分的家伙。

照理说,我应当帮拉芙塔莉雅打造一个栖身之处,并设法让她远离战火才对。

然而如今的我既缺乏那样的力量,也没有足够的金钱。

菲洛现在也只是个普通的小女孩,我也不该让她上场作战。其实,我比较想让她做她喜欢的事情,而不是跟魔兽战斗。例如……让她拉着马车乱跑?这好像跟现在对待她的方式没两样嘛。

唔……总而言之,我是个很卑鄙的家伙。

「跟主人说唷,菲洛啊,曾被形容成是个便宜货耶。」

「嗄?」

菲洛娓娓道来。

被寄放于奴隶贩子身边的那一天,当她在我离开后的牢房内伸长翅膀发出啼叫声之际,奴肆贩子突然轻声嘀咕着说道:

「奇怪了,卖给盾之勇者大人的蛋都是便宜货,为何会发生如此惊人的突变呢?」

「呱!?」

也不晓得他们到底知不知道菲洛听得懂人话这回事,奴隶贩子继续跟部下聊了起来。

「呃,让我再确认一次好了。这头菲洛鸟是两只次级菲洛鸟交配生下的食用版没错吧?」

部下以点头回应奴隶贩子的询问。

「蛋的价格为50枚银币,就算变成成鸟,售价应该也一样才对……」「呱——!」

听两人提及自己原始价值的菲洛,登时不断拍动双翼,发出声音表达抗议。

「这就是勇者大人的力量……真是这样吗?或是吃下灾厄浪潮引来的魔兽之肉所致呢?事情变得愈来愈有趣啦。是的,假使一切顺利的话,我们还可以海捞一票喔。」

「那么,该如何处置这只菲洛鸟才好呢?」

「需要深入调查一番。50枚银币的货色都能变成这副模样了,倘若提供单价更昂贵的菲洛鸟给勇者大人,说不定有可能培育出更值钱的魔兽。给我好好调查,若会弄僵关系,就假借补偿之名,奉送一头高价位的菲洛鸟给盾之勇者大人吧。不对,就算奉上龙族魔兽或许也不成问题啊。是的!」

「咕、呱啊啊啊啊啊啊啊——!?」

「呜哇!笼子被……!」

听见这段说词的菲洛,满怀忿忿之情破坏了铁笼。她似乎是为了主张自己比他们所说更加优秀,结果不小心破坏了那座铁笼。

她要我决定她的真正价值。为此,她什么事都愿意做,否则就会被另一只菲洛鸟夺走自己的栖身之处。看样子,她打算主张自己才是唯一配得上我的菲洛鸟。

「主人……您不可以撇下菲洛不管唷。菲洛只想待在主人身边啦……」

菲洛露出水汪汪的眼神恳求我。

「只要你别乱说任性话,我就不会弃你于不顾。」

尽管只是随手挑选……但也可说是因着我的所作所为,而导致菲洛走上另一条与她原始命运截然不同的道路吧。

她原本可以当一只普通的菲洛鸟,无忧无虑地在牧场过完一生……或许曾经有过这样的机会吧。当然啦,结果很有可能面临沦为他人盘中飧的悲惨一生也说不定,但那就是菲洛鸟的天命吧。

想到这里,我突然觉得,菲洛这下岂不是因为受我牵连,才落得投身战场的处境吗?

这样……真的算幸福吗?透过被选为『盾之勇者』一事,我彻彻底底了解到被人选择会伴随着极大痛苦的真理。

「真的吗?要是菲洛受伤而无法动弹的话,主人也不会马上跑去买其他菲洛鸟回来吗?」

「嗯,当然是真的。我这个人……是曾经说过谎话没错,但我并不认为其他菲洛鸟有能力立刻顶替你的地位。」

「嗯!菲洛会好好努力!」

「我期待你的表现。」

语毕,菲洛就这么维持着背靠着我的姿势,发出轻浅的睡眠呼吸声。

真是够了,搞不懂她在害怕什么……

毋宁说打乱她们人生的原因……都出在我身上。就算被怨恨也无话可说,但我想不到什么能被她们感谢的理由。

她们都很害怕被我认定毫无价值可言吗……但我打一开始就从没这种想法。

反而该说……我才是那个害怕拉芙塔莉雅及菲洛拒绝与魔兽战斗的人。

我心里也有股自相矛盾的感觉,但我就是因为有拉芙塔莉雅及菲洛同行,才有办法如此对抗魔兽。拉芙塔莉雅及菲洛本来都犯不着踏上战场与魔兽交锋,却因我从奴隶贩子手中买下她们,才造成她们的命运产生重大变化。

正因如此,我非得对她们……负起全责不可。

等世界恢复和平时,我可得打造出一个能让她们幸福地渡过余生的地方。

我们终于抵达了这个国家的东方地带。

周遭树木全都枯死,空气也很凝重。这里明明不是特别寒冷的地域,大地的色彩却漆黑暗淡,若要举例的话,感觉就仿佛暗黑大陆一般。

抬头仰望天际,连云层也显得格外厚重,巨大山脉离我们愈来愈近,给人一种极为不祥的感觉。

「我瞧瞧……」

由于碰到岔路,我便打开地图确认一番。

「菲洛,往山脉那边前进。」

「好——!」

「为求慎重起见,你们记得用布遮住口鼻。这一带似乎有瘟疫流行。」

「是。」

我也用布遮住嘴巴,做好最低限度的防范措施,随即抵达预计前往那座农村。

如果硬要形容这座村子给人的印象,大概就是阴暗吧。天空乌云密布,可说是座感觉有点阴沉的村庄。

「您是……来经商的吗?非常抱歉,目前这个村子正遭到蔓延的瘟疫侵袭,咳咳……您还是赶紧到别的地方避难吧……」

咳得苦不堪言的村民对我们说明状况。

「我晓得,所以我是来卖治疗药的。」

「原、原来如此!真是太好了!」

村民拔腿就跑,向其余村民通知有商人来兜售药品的好消息。

……情况十分紧迫呢。我开始担心药品库存量够不够用了。

结果我的不安果真应验,村里四处都响起了需要药品的声音。

「是传说中的神鸟马车啊!这下子村庄有救了!」

唔哇……这下子假如我调合的药品无效的话,商誉铁定瞬间破产啊。

没办法了。

「想服用药品的村民在那里?」

我采取了最能提高药效的方法,也就是依照购买顺序喂村民服用药品的行动。

「都在这边。圣人大人请。」

尽管从前阵子起就被称作圣人,可是这头衔依然令我感到浑身不自在。但总比被发现是盾之勇者而遭白眼的感觉来得好。

我被带进一处重症病患齐聚的建筑物内。大概是类似隔离设施的地方吧。

设施后面是墓园,可以看见好几座竖起了全新墓碑的坟墓。

……用『充斥死亡气息』这几个字来形容大概就能理解了吧。我确信这股气氛与医院及墓场的不协调感如出一辙。

单凭治疗药真有办法治好瘟疫吗?我内心暗自感到不安。

绝对不能因为解读完中级药品配方,就自以为无所不能。倘若治疗药在此无法发挥功效,那我就束手无策了。不对……尽管必须付出较昂贵的代价,但如果由我亲自喂病人服用高单价药品的话,相信能发挥药效才对。

话虽如此……我仍希望手边的治疗药就能应付这波瘟疫。纵使解读难度偏高,或者制药成本昂贵,总比束手无策好上百倍。下次再问问看药房老板肯不肯卖上级调合配方书给我好了。

「拜托您救救我的妻子!」

「嗯。」

我扶起咳个不停的女性,一小口一小口地慢慢喂她服用治疗药。

只见一阵光芒以女性为中心扩散开来。

感觉女性的气色似乎有所改善。太好了,治疗药发挥效用了。

「下一位!」

我一抬起头,却发现带我来的那位村民露出惊愕的眼神看着我。

「怎么了吗?」

「呃,那个……」

他伸手指向躺在女性旁边的另一名小孩。

方才明明还和这名女性同样咳个没完没了,如今竟已不再咳嗽。

嗯?死了吗……?

我伸手确认孩子的呼吸……幸好,还活着。

只不过方才明明还咳得那么厉害,如今呼吸却已变得稳定许多了。

「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几乎就在圣人大人喂我妻子服用药物的同一时间,旁边这个孩子的呼吸也渐渐趋于平稳了。」

嗯……该不会所谓的药效范围扩大(小)就是指这回事吧?

能够增加有效范围,这项技能未免也太优秀了吧。

据我观察,涵盖范围大约是半径1公尺左右,能在让我喂食药品之人的周遭发挥出相同药效。

这块盾牌到底还隐藏了多少成长空间啊?

只不过,一碰到战斗场面就无法发动的可能性大概颇高吧。因为若聚集在1公尺之内的话,只要不是弱小的敌人,我方可是会被一网打尽的。

「这样事情就好办了!只要把病患通通集中到以我喂食药品之人为中心的半径1公尺内,他们就全部能获得药效。动作快!」

「知、知道了!」

由于人手不足的缘故,我便吩咐菲洛及拉芙塔莉雅也帮忙搬送病患,再让位于中心的病患服下药品。

这样做可以可以大幅节省药品,在隔离设施内治疗病患的流程也意外迅速地告一段落。

只是……最头痛的问题在于,结束治疗后又观察了一段时间,却发现药品只能减轻症状,所有病患都没有呈现出逐渐康复的迹象。

「我的治疗药只能改善到这种程度而已吗……」

「非常感谢您!」

获得村民感谢固然开心,但这种状况却无法让我感到心满意足。

居然无法根绝病灶,目前仍潜藏着感染的危险性。

「话说回来,这种病是怎么爆发的?是乡土病之类的东西吗?不对,一般而言应该是流行病才对吧。」

既然治疗药只能发挥出这种程度的效果,就代表这是一种相当凶猛的疾病,连我们也有遭到感染的可能。在最糟的情况下,我必须做出尽快撤离此地的决断。

「那个……其实治疗师曾经明言,说从魔兽栖息的山上刮来的风是瘟疫的病因所在。」

「把话说清楚。」

「那么,请他来为您解释好了……」

治疗师是一种跟我原属世界的医生较为相近,精通回复魔法和药学的职业。

这名治疗师留在村庄调制对病症有效的药物,他正巧在我们施救时来到隔离设施协助治疗。

「你有办法做出比治疗药更高阶的药物吗?」

「是的。目前正在制作中,不过由于看见圣人大人调合的药品使病患症状获得大幅改善,便暂时搁置了。」

「快点回去继续调合。既然没能完全治愈村民们的疾病,就表示症状总有一天会再复发。」

「知、知道了!」

「等等。」

我开口叫住连忙准备继续进行调合作业的治疗师。

「听说你曾说山上吹来的风是造成这场流行病的主因对吧。为什么?」

「啊,是的。大约一个月前,剑之勇者大人击杀了占据山脉的巨龙。」

经他这么一提,才想起确实曾听过类似的传闻。

「龙一般都会在远离人类居住的偏僻地带筑巢,不过山上那头龙似乎是只落单的龙。」

「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连吗?」

「先前曾有一段时期,有许多冒险者为了争睹勇者大人的丰功伟业而聚集到这座村庄。然后他们上山,带了勇者大人击杀的龙系素材回来。」

用龙系素材八成是为了制作出优质的武器和防具吧……

有点羡慕。

「然后呢?」

「接下来才是正题。到剥取素材为止都还无妨。这座村庄也拜此所赐,获得相当多的实质利益。不过……当那头龙的尸体开始腐烂之时,问题也接踵而来。刚好在同一时期前往观看尸体的冒险者们,全都开始发病。」

「那具尸体就是引发这种病症的原因对吧?」

「恐怕就是这样……」

明明素材都被剥光了……听这段描述,可以想见原因来自于残留于巨龙尸骸上的部位……也就是肉吧。即便是龙,最容易腐烂的部位当然非肉莫属吧。

或许一小部分美食家会想要,但冒险者大致上都不会想带走即将腐坏的肉。

在一般传说故事当中,龙这种生物全身上下各部位的肉都十分美味可口。不过,这个世界的基准又是如何呢?或许带有毒素也说不定。

另外,就是内脏,尤其是肝脏之类的器官非常容易腐烂。

炼很可能是为了收集素材而击杀那头龙,因此对于内脏类的器官大概视若无睹吧。

顶多只会带走心脏……那感觉很像是魔力效果较高的部位啊。

「既然明白原因为何的话,赶快处理掉不就得了?」

「因为……那原本就是一座有着凶暴魔兽栖息其中,若非冒险者根本不会进入的山脉……光靠邻近农民的力量,连想撤走尸体都办不到啊。」

「那只要拜托冒险者出马不就得了。」

「等注意到的时候,山上的生态系统已产生剧烈变化。受到空气中的毒气及瘟疫的影响,一般冒险者连想上山都难如登天……再加上冒险者们也因提防流行病的缘故而不肯靠近这一带。」

唉……炼这家伙,起码也该仔细清理掉魔兽的尸体再离开啊。

炼是四名勇者当中年纪最小的一位。倘若我是高中生的话,大概也不会产生『东西腐烂会造成困扰』之类的念头吧。如果说这就是游戏与现实之间的落差,那也只能说是理所当然的结果了。

「圣人大人,您觉得该如何是好呢?」

「向国家报告了吗?」

「有,国家预定在近期内派人送药过来。」

「……那勇者呢?」

「勇者大人们个个都十分忙碌,据说此事缓办的可能性颇高。」

元康也好,树也好,炼也好,这三个混帐简直令我火大到不行。

「你们已经付完请求国家派人前来救灾的委托金了吗?」

「是的……」

「如果取消的话,钱要得回来吗?」

治疗师瞪大眼睛,笔直凝视着我。

「圣人大人,您要上山吗?」

「反正你的药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出炉吧?倘若我成功搞定此事的话,那笔报酬就归我所有了。」

「是的……我猜至少还需要半天左右的时间。」

「知道了。那我便趁这段期间上山处理巨龙的尸体。相对的,到时记得把给国家的委托金交出来。」

「明、明白了。」

于是我们决定上山,处理巨龙的尸体。


1.0014446001445;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