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之勇者成名录

十三话 夺走性命以外的所有东西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卷 十三话 夺走性命以外的所有东西

「哎呀……居然有幸乘坐神鸟的马车,我也真是幸运啊。」

「神鸟吗?」

这天,有名想要前往下一座城镇的商人说希望能搭个顺风车,于是就让他上车了。

「难道您不知道吗?请问,您是马车的主人对吧?就算躲在暗处我也知道喔。」

商人并非指着与他闲话家常的拉芙塔莉雅,而是伸手指向我。

基本上,我是让拉芙塔莉雅乔装车主,而自己则假扮成药剂师就是了。

「是没错啦……」

「您的名声早已传遍大街小巷了唷。说有一辆由神鸟牵引的马车一边散布奇迹,一边在各地做生意。」

我从喀咚喀咚摇晃个不停的车内转眼望向菲洛。

她真是被捧得有够崇高呢。本人明明只是个大胃王兼撒娇鬼罢了。

但对于这名商人说的奇迹所指究竟为何,我则是一点头绪也没有。

咦?

「嘎——!」

菲洛突然发出奇异的啼叫声,开始爆冲。

「呜哇!」

在车内的我、拉芙塔莉雅及商人为了避免摔倒,都各自紧紧抓住了马车扶手。

「——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康大人啊啊啊啊啊啊……」

咔啦啦啦啦啦啦!

由于车轮不断发出巨响,导致我们无法清楚听见外面的状况。菲洛偶尔就是会这样失控爆走一下。打从经商开始至今已发生四次这种状况,真是个反覆无常的家伙。

「车上不单只有我跟拉芙塔莉雅,小心一点啦。」

「好——不对……嘎!」

为了避免被商人听见,我跟菲洛压低音量交谈。毕竟会讲人话的魔兽总是较容易引人注目,而且搞不好还会招惹不必要的麻烦上身……只不过我觉得现在已经够引人注目就是了。

实际上,那名商人已面露惊讶的神情直盯着我。

「我听说过它能理解人话,但这实在太了不起了。」

「我也有同感。」

其实,仔细想想,即便听得懂人话不足为奇,但有办法讲人话,就令人不禁好奇她的水准究竟有多高了。

或许可以视作魔兽所具备的潜力高低吧。从这种角度来看,或许它是头相当稀有的品种也说不定。

「我们只是很平凡地四处兜售药品,以及像这样以马车代替大众运输工具,来者不拒地提供载客服务罢了。」

言归正传的我如此回答商人。

「因服用乘坐马车的圣人亲自喂食的特殊药物,使得饱受病痛折磨的人们恢复健康——这可是目前最热门的话题唷。」

「哦……」

那是价格有点昂贵,不过一般民众仍买得起的治疗药就是了。

附带一提,我也可以根据症状的不同而改变药草配方。我最初制成的治疗药在所有药品之中算是万能型,但是效果并不怎么好,顶多只能针对呼吸器官的疾病发挥若干程度的药效。如今则因取得各式各样不同的草药,因此已有办法对症下药了。

发烧、肺疾、消化器官疾病、皮肤病等症状,使用不同药草就能改变药效。我只不过是把这些药通通归类为治疗药罢了。

中级配方书详细记载了这方面的资讯,而靠盾牌习得的技能也以辅助讯息标示出能够混合的草药种类。

「这只是平凡的治疗药而已。」

我从商品箱内取出治疗药给商人看。

「这就是奇迹之药吗?」

商人打开治疗药的盖子轻嗅气味。

「确实……和以前服用过的药品气味一模一样。」

「……你分辨得出来吗?」

这家伙也是开药房的吗?感到好奇的我开口提问,却见商人摇头否认。

「不,只是凭感觉表达个人看法罢了。」

原来你也不懂啊?

「那,你究竟是什么商人呢?」

「我是宝石商。」

宝石就是指那种贵死人的东西吧。原来这个世界也有啊。

我猜他大概是专门贩售贵族首饰的商人。

「宝石商吗……像你这种专门跟上流阶层作生意的商人居然独自跑行程?」

专门跟富翁做生意的商人如果要外出经商,势必得聘请合适的贴身护卫才对。然而他却独自出远门,其中必有蹊跷。

「被您戳中痛处了呢。」

哈哈哈地轻笑数声的商人回答道。

「宝石商的层级参差不齐啊,严格说来,我应该自称首饰商比较正确。」

「差别在哪?」

「您想瞧瞧我的商品吗?」

语毕,首饰商打开自己的行李袋给我观赏。

我探头察看,里头确实装着胸针和项链之类的东西。另外那是……手镯吧。

不过使用的金属很明显是以铁和铜为主。另外镶嵌其上的宝石……该怎么说呢,要称作宝石似乎稍嫌寒酸了些。

「基本上都是便宜货啦。」

「喔……你该不会是作生意失败了吧?」

「不,这次准备的乃是赚不到几毛钱的冒险者专用饰品。」

「哦——……」

据首饰商描述,首饰似乎具备只要赋予魔法即可强化装备者能力的效果。

「顺便问一下,一个首饰能卖多少钱?」

「我想想看……例如这款能够增强攻击力的铁制手镯,一个大概可以卖到30枚银币左右的价格吧。」

哇……还满贵的。我做的药就算是治疗药也卖不到这么优的价钱。

「倘若是赋予魔力的话,一个的平均价码大概就会变成一〇〇枚银币起跳吧。」

「有这回事?」

「是的。」

嗯……这下子有考虑的余地啦。

药品贩售现在正处于最旺的时期,基本上已接近抢购一空的地步,也博得相当不错的回响,但由于同时也得收购药草,因此利润并不高。如今再一一采集所需药草也缓不济急。

在开始经商之前或许还好,然而边采集药草边调制药品的效率实在太低了。

「这类商品也得用上手工艺技能吗?」

「这个嘛……修整造型倒也还好,不过我还会对商品进行赋予魔力的手续,因此如果连同这些都包括在内的话,那应该就算是手工艺了吧。」

……原来如此,装饰品必须在搞定造型、赋予魔法之后才能发挥效果吗?

魔力赋予……这是件绝不能掉以轻心的事情。

同时也是个听起来有点讨人厌的字眼。该怎么说呢?这同时也是个在调合药品时,动不动就会冒出来的单字。

在魔力水和回神水的制作方法当中,也常常提及这四个字。

这代表着若不能使用魔法的话,就制作不出相关药品的意思。

「主人——好像有东西靠近我们了唷。」

菲洛发出带着若干紧张感的声音提醒我,随即停下脚步。

我和拉芙塔莉雅连忙从停住的马车内探头确认外面的状况。

只见数道人影自森林中悄然现身。

来者全部手持武器,展露出与善意欢迎完全相反的态度缓缓逼近。

虽然装扮落差极大,不过个个都身穿盔甲,一派蛮横的模样。看起来大概是山贼之类的货色。

「是盗贼!」

首饰商慌张地发出惊呼声。

「嘿嘿嘿……把你们身上值钱的东西通通交出来。」

听见这句老掉牙的台词,我忍不住愣了一下。

这种时候——照理说应该要默默发动袭击才有意义不是吗?

啊,是因为菲洛先一步发现,所以才决定直接现身袭击吗?他们脸上都挂着一张自以为胜券在握的自大嘴脸,要不然就是另有隐情吧。

话说我在刚刚那座村庄,曾耳闻有凶狠的盗贼团结伙四处抢劫的危险风声呢。

「我们早就知道了!有个宝石商在这辆马车上对不对!」

盗贼集团成员对着我们这边发出咆哮,我立刻转脸望向马车内的首饰商。

「你不是说身上没带任何高价商品?」

「没错啊……这次的商品确实都是便宜货……」

首饰商战战兢兢地伸手探入怀中,似乎很宝贝地捣着某项物品。

「但有个我花大钱买下的饰品。」

「原来如此……他们就是冲着那东西来的吗……」

我还真是载了个棘手的客人啊。

「我想说只要沿途宣称自己是个专卖便宜货的商人,应该就不会遭到袭击,所以就省下保镖费……」

「你白痴啊!唉……事后我会跟你索取一笔补偿费。」

「……知道了。」

首饰商满脸苦涩地点了点头。

「拉芙塔莉雅、菲洛,迎敌。」

「是!」

「嗯!」

我一声令下,拉芙塔莉雅立刻翻身跳下马车,摆出迎战姿势。

一手拉着首饰商的我也随后跟上。

「绝对不要离开我身边。」

「好,好的!」

我将还没完成能力解放的盾牌变换成战斗用的盾牌。

「您、您是盾之勇者吗?」

「对啦……」

知悉神鸟马车的主人竟然是恶名昭彰的盾之勇者,首饰商登时大吃一惊。

「怎样?想和我们交手吗?」

「没错,找上门的麻烦当然得排除了。」

我边瞪视盗贼边开口回答。

这一战的重点在于不能让敌人达成目的,也就是说,必须设法阻止他们抢走首饰商带在身上的东西。

「拉芙塔莉雅、菲洛,没问题吧?」

「是的,毕竟不迎击就会遭殃啊。」

「人家正觉得无聊呢。」

「是吗?那……动手吧」

在我发号施令的同时,盗贼们也跟着高举武器展开袭击。

敌人总数乍看之下大约有15人左右,还真不少。

「灵气盾牌!」

面对直奔而来的敌人,我先是小露一手地在半空中召唤出透明气盾。接着从容不迫地发动下一项技能。

「转换盾牌!」

转换盾牌这项技能,能把透过发动灵气盾牌和盾牌监牢等技能所变出的盾牌转换成我知道的盾牌。

而我所点选的是蜂针盾牌。

蜂针盾牌的专用效果是针盾(小)和蜂毒(麻痹)。

「这,怎么突然冒出盾牌!咕啊——」

其中一名直冲而来的盗贼迎面撞上突然浮现的盾牌,登时应声倒地,因麻痹而全身痉挛。专用效果有确实发挥作用,真是太好了。

「盾牌监牢!」

「这是——」

接着,我发动盾牌监牢困住另一名盗贼。

这几项技能均有时间限制。

转换盾牌的冷却时间是30秒,要连续使用有点难度。

然而光靠这两招就已撂倒数名敌人,可见效果相当可靠。

有三名盗贼阻挡在我面前。他们大概都认为明明身为护卫却只手持盾牌的我是个大笨蛋吧。

我挺身挡在商人面前,准备应对敌人的攻势。

我举起盾牌的部位迸出阵阵火花,盗贼的攻击伴随着一声金属声响被震开。看样子他们的攻击力似乎无法超越我的防御力。

我目前装备的是嵌合兽毒蛇盾牌。

专用效果是毒蛇之牙(中)和钩锁。

镶嵌于盾牌表面的蛇形雕刻开始蠕动,张口咬向攻击我的盗贼们。毒蛇之牙是会对攻击我的敌人展开反扑的毒性攻击。

「咕啊啊啊!」

「这、这种程度——唔啊!」

「好、好难受……」

毒蛇之牙会直接让攻击我的敌人中毒,对有耐性的人则没什么效果。

我虽然没测试过对人体是否有效,如今看来威力果然还是满强的,但也无法发挥致胜一击的功效就是了。

我指示盾牌发动钩锁技能,盾上的蛇形装饰随即捆住一名盗贼。

这项名叫钩锁的效果不具备攻击力。但钩锁的射程范围为两公尺,在钩缠物体或攀登悬崖时十分有用。实际上,盗贼们的行动也变得愈来愈迟缓,甚至有人不支倒地。

「这、这家伙是盾之勇者!」

盗贼们瞬间紧张了起来。

这帮盗贼大概是事到如今,才惊觉他们遇见了在这个国家好歹也算出名的勇者吧。而且盗贼们还立刻理解到这股恐惧感会导致他们陷入不利的局面。

「喝呀!」

「嘿——!」

拉芙塔莉雅挥剑砍向露出破绽的盗贼,对方虽靠身上的防具挡下攻击,不过或许是拉芙塔莉雅的攻击力较高吧,只见被震飞的盗贼头部重重撞上地面,当场昏死过去。

菲洛则是快速地来回移动,以她那强韧的脚接二连三地踹飞敌人。她每出一脚,就有一名盗贼像元康那样飞出五公尺……不对,是飞了足足二十公尺远。

……那样应该死定了吧?

盗贼数量瞬间锐减,还能好好站稳脚步的人只剩六个。

然而盗贼却仍表现出游刃有余的神态。他们明明陷入不利的局面,却到现在还不肯下令撤退,就代表八成还留有后招吧。

「喂!通通出来吧!」

「「「是——!」」」

盗贼调动的援军终于现身,总数多达15人。

有够麻烦啊。他们的个人战力虽然小,但像这样打起人海战术实在很棘手。

而且并非来自前方,而是冷不防地自背后突袭。

「咿!」

为了保护发出惊呼声的饰品商人,我摊开披风挡下盗贼发射的利箭。

幸好对方并无足以突破我防御力的强者。

「还没完咧!」

连拉芙塔莉雅那边也陆陆续续冒出盗贼找来的援军。

简直麻烦透顶耶!到底是打哪冒出这么一大群增援啊!

毕竟我们缺乏能够一次解决所有敌人的招式……或许跳回马车,再驾驭菲洛冲出重围,也算是个不错的应变方案吧?

「啧……!」

其中只有一名能够正面接下拉芙塔莉雅的剑击依旧面不改色的家伙。

搞什么鬼?明明是盗贼却搭配一身格外精良的装备。虽然武器同样是剑,不过一眼就能看出对方那把剑的材质比较优异。

外貌显得有点老成,是个年约三十多岁的大叔。若走日式风格的话,此人感觉大概就是俗称的浪人。只不过由于他身穿西式盔甲,所以八成不是武士,但看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就是这家伙吗?」

「是的,他似乎聘了盾之勇者当贴身保镖,但由你出马应该赢得了盾之勇者吧?」

「当然。」

我再次转眼望向首饰商人。只见首饰商人像是慌了手脚一般,面有难色地说道:

「那恐怕是对方雇来取我性命的刺客吧。」

「嘿嘿,这位大师已经完成晋阶了喔!就算是盾之勇者,也别以为你有办法取胜!」

晋阶?又冒出一个我没听过的单字了。

恐怕是某种强力的升级方法吧,类似一般人办不到的特殊方式。

「我才不会输呢!」

「拉芙塔莉雅!别贸然出击!」

「就这点程度吗?」

保镖施展剑技,震开了拉芙塔莉雅的长剑。

啧……实力差距浮上台面了吗?

最近拉芙塔莉雅变得愈来愈浮躁,我实在很希望她能设法压抑住自己冲动的个性。

「啊——」

保镖扣住拉芙塔莉雅的手,以剑抵住她。

「喏,盾之勇者,若不把你身旁那名商人交出来,我就杀了这小妮子。」

反正我交不交,你都打算杀了她吧,这分明是一场无法成立的交易嘛。

但我该如何是好?在拉芙塔莉雅沦为人质的状况下,我完全无法采取行动。

「放开拉芙塔莉雅姊姊!」

内心才刚闪过这个念头——只见菲洛以惊人的速度冲向保镖。

「什——」

连保镖也无法应对菲洛惊人的速度,只能勉强透过防御摆出受身姿势。

而由于保镖注意力转移到菲洛身上,拉芙塔莉雅得以重获自由。

不过,菲洛却因冲得太快而双脚打结摔了一大跤,拉芙塔莉雅也因忙着捡回武器,而导致保镖及盗贼趁机联手围攻我。

「去死吧——!」

「接招!」

盾牌发出尖锐声响,我接下了盗贼们及保镖的攻击。

唔……保镖的攻击似乎具备能突破我防御的攻击力,只觉一阵痛楚掠过我的肩头。

「咿、咿——!」

「绝对不可乱动!」

我一手抱着首饰商,同时竭力挡下攻势,但连我也不晓得自己还能撑多久。

首先,面对有办法震开拉芙塔莉雅的攻击,甚至挨了菲洛的攻击也只是踉跄地倒退数步的强悍敌人,我有什么必胜的手段吗?

就算施展盾牌监牢固守防线,有效时间也是个大问题。

其他只是小喽啰的盗贼们倒也好解决,如何搞定这名保镖才是关键所在。

先用盾牌监牢把他关起来,收拾掉其余的小喽啰之后,再慢慢料理他比较妥当吧?只是这种做法也伴随着被他溜掉的风险就是了。

当我思索到一半,拉芙塔莉雅已捡起长剑,摆出某种姿势。

怎么搞的?她的尾巴突然膨胀了。

『身为力量根源的我在此号令。再次解读定理,激发游丝隐藏吾身。』

「隐身幻象!」

只见拉芙塔莉雅的身影突然凭空消失。

「不、不见了!」

原本锁定拉芙塔莉雅的盗贼目睹拉芙塔莉雅身影突然消失而大吃一惊。

「笨蛋!她只是用魔法隐身而已啦!」

拉芙塔莉雅已有办法在实战场合施展魔法了吗!

可恶……我还无法施展魔法。有种落后一大步的懊恼感啊!

「唔……那菲洛也来!」

啥!?菲洛居然将双手交错于身前,开始集中精神?

『身为力量根源的菲洛在此号令。再次解读定理,吹跑对敌。』

「瞬速旋风!」

一阵强烈的旋风以菲洛为中心拔地而起,将盗贼们震飞出去。

「什么!?」

就连保镖也被魔法攻击吓了一大跳,随即为了与我保持距离而倒退数步。

——但他的好运也就此用尽了。

他等于主动扑向藏身于背后的拉芙塔莉雅手中的剑尖。

「咕喔……」

「您或许是位实力坚强的高手,但我为求胜利也只能不择手段了。」

语毕,拉芙塔莉雅对着保镖后脑勺祭出一记手刀,轻松将他打昏。

总算成功制伏这一大批盗贼了。我真是连作梦也想不到她们居然已经有办法施展魔法了。或者该说菲洛你既然会用魔法,就拜托你先说啊!或许身为魔兽的她天生就能使用魔法也说不定。

「啧!撤退!」

保镖被击败,领悟到局势对己方不利的盗贼首领大喊撤退。

「你休想!」

我用盾牌监牢困住这名盗贼首领,骑着菲洛的拉芙塔莉雅则接连抓回四处逃窜的盗贼集团成员。

「好啦。」

我开始打量这群被绑住的盗贼们。

「如果把这群败类带回城镇交给自卫队发落,能领到报酬吗?」

「依目前的时势,很难想像他们愿意提供多少奖金……」

拉芙塔莉雅面露困扰的神情作出回应。

「你知道吗?」

我转而询问首饰商,他也同样摇了摇头。

「但我想还是得交给自卫队处理比较好。」

「嗯……话是这么说没错啦……」

那个看似盗贼团首领的家伙盯着我窃笑个不停。

我大致上想像得到这家伙在打什么歪主意。

「你想说『我们只是普通的冒险者,却遭到盾之勇者袭击』是吧?」

首领顿时露出不悦的扭曲神情。

「没错!反正跟恶名昭彰的盾之勇者比起来,自卫队那帮家伙铁定会觉得我们的说词更加可信。」

「嗯,这种可能性确实不低呢……」

真搞不懂我的名称怎么会糟成这样啊……仔细想想,实在很难接受这种结果。

受到那个婊子公主和垃圾国王所作所为的影响,即便我行得直坐得正,周围的人也都不肯相信我。

唉……

「那就没办法了,只好麻烦你们纳命来了。」

可能是认定我不会讲出这种话吧,这群盗贼……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其中也有几个企图挣脱绳子的家伙,不过我立刻命令菲洛一脚踹昏他们。

「让我这只危险的魔兽尝尝人肉的滋味似乎也不错呢……」

我发出魄力十足的低沉嗓声恐吓盗贼团。

「有饭可吃了吗?」

菲洛口水直流地凝视着盗贼团。

「咿、咿——!?」

「我该怎么做呢?」

「这、这是神鸟马车没错吧!明明四处散布奇迹,如今却企图杀人吗?」

「我可从来没这样自称过。我亲手排除掉找上门的麻烦,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你们过去只会搜刮他人的财物,这次就想成换自己扮演被抢的角色,乖乖放弃抵抗吧。」

「请、请勇者大人饶我们一命啊!」

「好啊,那就把你们身上值钱的东西和装备通通交出来,另外也把你们的巢穴位置交代清楚。你们想骗我也没关系,只不过我这个人非——常讨厌被骗,只要你们胆敢骗我一次,神鸟就会一个接一个地扯断你们的手脚吃个精光。」

我搬出轻松的口气对吓得直打寒颤的盗贼们说道。或许是因为我的名声真的是糟糕透顶,这样的威吓效果相当显著。

「知、知道了!我们的巢穴位在——」

我摊开地图确认位置。

还满近的嘛。

「很好,交涉成立。」

我一挥手,菲洛随即倾注力量,对所有盗贼祭出足以令他们昏迷不醒的一击。

「总之,先动手扒光他们身上的值钱货再说。哎唷?这家伙的装备还不赖耶。拉芙塔莉雅,收下当作你的新装备吧。」

我顺便拆光保镖身上的所有行头,他似乎佩戴着一身品质精良的装备,作为临时收入可说再恰当不过了。

「扒光盗贼的随身物品……这种行为分明跟盗贼没两样嘛。」

说归说,拉芙塔莉雅仍遵照我的指示,手脚俐落地卸下盗贼们的装备。

「喂中毒的人喝下解毒药后,把他们通通丢上马车。动作快,我们还得前往他们的老巢。」

「是——!」

确认从盗贼们口中打听到的巢穴位置属实之后,我们祭出相同手法,扒光负责留守的盗贼身上的财物,接着把盗贼们积存的大量财宝搬回马车上,最后把五花大绑的所有盗贼成员通通丢在巢穴自生自灭。

财宝的种类可真丰富。

包括了单纯的金钱、食物、酒、武器防具、贵金属、治疗药丸之类的便宜药品等等……由于分量比我原先想像的更加可观,因此这成了一笔出人意表的丰渥横财。

「您那不屈不挠的态度……着实令人大开眼界啊。」

经历方才那一连串变故之后,首饰商这家伙有点茫然地凝视着我。

「话说,你打算付多少补偿金啊?」

听我这么一问,首饰商总算回过神来。

「对方可是聘用了保镖的盗贼集团,而我则保护你免遭他们的毒手。你如果只打算以几枚银币搪塞的话,我可是会生气的。」

姑且先来个下马威。

都是你害我们碰上这桩麻烦事,要是这种程度的小钱就能打发我,我就不会这么辛苦了。最后,他同意免费送我一件饰品作为补偿。听说时价相当于20枚银币的样子。

「……即便遭遇盗贼袭击也不肯白白吃亏的这种精神……令在下钦佩不已。」

他莫名地对我满怀感激。首饰商这家伙,从刚才开始便露出炽热的视线盯着我。

看起来并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

「好吧。我就把我秘藏的手工艺及魔力赋予技能传授给您,同时也替您斡旋商品通路吧。」

「……这回馈未免太多了吧?」

不管怎么说,报酬实在太大了,反而让我起疑。

有可能是因为被我坑走一件饰品,让他打算蒙骗我。

「不不,近来像您这般充满欲望且不肯白白吃亏的商人已经愈来愈少了啊。」

「到处都找得到一大堆利欲薰心的人吧?」

「含义截然不同啊。目前需要的人物,并非从他人身上榨光所有利益并弃如敝屣,而是懂得如何拿捏分寸,达到放人一条生路慢慢挤出更多油水之目标的人。」

「放人生路以挤出更多油水、吗……」

我转眼望向被我扒个精光后,又遭我五花大绑的盗贼们。

或许是过去为所欲为吧,他们连身上的衣物都是高档货,我便连同装备抢夺一空……虽说是自作自受,但这就是被夺走一切之人的可悲下场。

「那样算是吗?」

「他们方才企图夺走您与我的金钱和性命,然而您却选择妥协,并未痛下杀手,只是夺走他们的身外之物,不是吗?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原本他们就算被杀也怪不得别人。若考虑到您的身分,这对他们而言已算是最好的结果了吧。」

嗯,毕竟我恶名昭彰,自卫队相信盗贼团证词的可能性很高。但也有可能不予采信就是了。

「他们只是动用所有财产向您买回自己的性命罢了。」

「是可以这样形容没错啦……」

「日后……为了向您复仇,他们必然会再设法累积财宝,届时您便可以再三压榨他们!」

首饰商脸上浮现出一抹残酷的笑容。

这人是怎么回事!?突然觉得他看起来是个非常可怕的家伙!

「总、总之,等抵达下一座城镇,我就会放你下车。」

「不,我决定传授各种经验知识给您。在教完之前我绝不会下车。」

这个首饰商究竟打算教我什么东西啊!

充满莫名干劲的首饰商人令我登时心生不安……

总而言之,靠着从盗贼那边抢来的财宝而填满荷包的我们,就这样继续踏上经商之旅。

这或许只是一条超级无关紧要的附注——听说有个商人公会成员,把首饰商乘坐马车的情报卖给盗贼集团,而此人在事后似乎被肃清了。


1.0017460001746;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