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之勇者成名录

九话 奖励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卷 九话 奖励

我暂且拿自己的披风披在菲洛身上,带她一同前往武器店。

「哦,小哥。」

大叔像是早就在等我露脸似地挥手打招呼。

「有什么事吗?」

「当然,稍等我一下。」

武器店大叔边说边关上店门,带领我们前往某处。结果我们来到赠送魔法书给我们的那家魔法店。

「哎呀呀。」

当我们与武器店大叔一同踏进店里时,魔法店的老婆婆随即露出开朗的笑容迎接我们。

「可以麻烦你们进入店铺后面吗?」

「菲洛,在得到我的允许之前,不准变回本来的样子。」

「好——」

一踏进魔法店后面,发现有间充满了生活气息的房间,以及另一间看似工坊的房间。

我们被老婆婆带进看似工坊的那间房间。

天花板略为挑高,大约有3公尺左右吧。地板上画着魔法阵,正中央则摆着一颗水晶。

「不好意思哪。由于我正忙着工作,所以里头有点拥挤。」

「没关系……倒是这里买得到给这孩子穿的衣服吗?」

「我一大早跟熟人们打听了一下,结果有人说魔法店的老婆婆这里有好东西,所以我才带你们过来啊。」

「一点也没错~」

老婆婆移开水晶,将一组看似老旧缝纫机的道具摆到台座上。

这是卷线机吗?就是在睡美人等童话里出现的东西。

「这孩子真的是魔兽吗?」

「是啊,所以她一变回本来的样子就会撑破衣服。菲洛,变回原状吧。」

在这个地方的话,就算变回原本的样子应该也不成问题才对。

「嗯。」

我一下达指令,菲洛随即点了点头,脱下披风变回原本的模样。

「哎呀呀,哇~~原来你就是盾之勇者大人带在身边的菲洛鸟啊。」

魔法店的老婆婆诧异地抬头仰望变回菲洛鸟女王型态的菲洛。

「这样就可以了吗?」

由于菲洛依旧维持着变成人型时的声调,因此形成了一幅难以言喻的奇异光景。只不过像这种能与生物对话的情节,也算来到奇幻世界时的固定桥段就是了。

想到这里,我突然转眼望向拉芙塔莉雅。

「怎么了呢?」

「没事。」

话说拉芙塔莉雅也是亚人。仔细想想的话,若换作当初那个还能感受到冒险浪漫情怀的我,她或许是会令我兴奋到不行的对象也说不定。就这层意义来看,元康会在决斗时出现那种反应,自然也就不难理解。

只不过对现在的我而言,那早已成为过往云烟。

「那就开始动手做衣服吧。」

「你有办法做出即使变身也不会被撑破的衣服吗?」

「这个嘛……严格来说,我不晓得那该不该称作衣服就是了。」

「嗄?」

「勇者大人觉得我看起来像是什么样的人呢?」

「魔法店……像魔女。」

「是啊。所以对于变身这回事,我好歹也略知一二。」

对于这个世界的常识,我到目前为止仍停留在一知半解的阶段……可是在我晓得的漫画及电玩当中,也有那种可以变身成动物的魔女。

「总之呢,基本上想变身成动物,都必须透过相当繁琐的步骤及消耗大量魔力,同时还伴随着风险。每次解除变身就得穿上衣服,光想就觉得麻烦吧?」

哦?看样子只要身为魔法师,好像就有办法变身呢。

魔法店的老婆婆边架设木制工具边回答道。

就外观而言,比较接近我的世界的缝纫机。

「要是能回到自己家变回原状也就算了,但若在陌生地方解除变身,那就真的伤脑筋啦。」

「是啊,的确如此。」

主要问题大概就是衣服吧。假如全裸逛大街的话,铁定醒目到不行。

「因此,有那种纵使变身也没问题、而且一解除变身恢复成人类模样,也会跟着完好如初地穿在身上的便利服装。」

「原来如此。」

「这是一小部分被归类为魔兽族群的亚人也有继承的技术,较为著名的例子就是吸血鬼的斗篷。」

啊——……的确在以前看过的电影里面,吸血鬼有办法变身成蝙蝠或野狼的模样。原来在这个世界也有吸血鬼啊。

「然后,这就是可以制作出服装原料的卷线机哦。」

「哦——……是什么样的原理让这种材质一经变身就转换成服装啊?」

「正确而言,这是一股让原料看起来像是衣服的力量。」

老婆婆的回答令我完全摸不着头绪。

「这是一项能把魔力转变成丝线的道具。而持有者则能依照自己喜好的时机转换成服装或魔力。」

「小哥,讲得浅显易懂一点的话,就是在变成人类模样时,让魔力有办法自行转换成服装啦。」

「哦,原来如此。」

加上武器店大叔的补充说明,我大概懂了七八成。

那样确实很难说是衣服。并非人类模样时,就化作无形魔力在所有者体内循环,而变成人类模样时则转变成实体化的服装。

「那么,该叫你菲洛小妹吗?你来握住这项道具的把手,慢慢转动吧。」

「嗯。」

菲洛开始转动卷线机的把手。只见丝线立刻凭空出现,老婆婆则把线头缠绕在卷线机前方转动的木棒上。丝线渐渐被缠卷集中至木棒上。

「咦?人家突然有种力量被抽走的感觉耶。」

「因为魔力正逐渐变成丝线啊。会累是正常的。不过再多加把劲吧,这一点点丝线还不够编织成衣服唷。」

「唔……不好玩啦~~」

……大概因为本质上还是个小孩吧,毕竟出生至今还未满一星期啊。

菲洛一边转动把手,一边东张西望地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

不料转到一半,镶在卷线机上的宝石突然碎掉了。

「哎呀呀……」

「怎么了?」

这样我会很困扰啊。

每次菲洛变身就得找衣服给她穿,这不只麻烦透顶,治装费也铁定不是闹着玩的。

「难道真的无计可施了吗?」

「市场上是买得到矿石啦……只是价格有点贵喔。」

「唔……」

现在手头已经有点紧了耶。

「有没有办法自行设法找到替代品啊?」

「这个嘛——」

老婆婆从书柜后面取出一张地图。

「我记得这座洞窟,应该就是梅洛马格境内能够挖到这种宝石的地方。」

老婆婆指着位于梅洛马格西南方的一座山脉,大叔也探头陪我一同确认。

「这座遗迹的地底似乎有条矿脉,要是能够顺利挖到的话,就能压低成本了。」

「就采用这个方案吧。」

尽管风险不小,但是身上没钱的我也只能放手一搏了。

「那我也陪你们走一趟吧。」

「真的可以吗?」

「你分辨得出宝石的好坏吗?」

具备鉴定技能的我倒也未尝办不到,不过还是让老婆婆直接辨识比较好。

若是罕见矿石的话,多收集一些拿去卖掉也是个好点子。她都对我们这么友善了,应该没差吧。

「好吧,那现在立刻动身可以吗?」

「嗯,没问题。」

「那我们走吧,动作愈快愈好。」

于是便由菲洛拉着板车,载送我们前往位于梅洛马格西南方的洞窟。

「就是那座洞窟吗?」

我指着位于山岳地带路径前方那个看似庄严神殿的入口处,转头询问魔法店的老婆婆。红褐色岸壁加上朽坏的神殿……该怎么说呢,如果是RPG游戏的话,里头大概会藏着某项重要道具。有这种念头,就代表我中电玩的毒太深了啊。

「不是。依照附近村庄的传说,那边曾是某邪恶炼金术师的根据地。」

「哦——」

「据传炼金术师研究过的危险植物被封印在其中。我们的目的地是位于城堡底下的侧坑。」

我们与魔法店老婆婆一同寻找所谓的城堡侧坑。

「是这里吗?」

沿着岸壁往下走,随即发现一道全新的裂缝。感觉应该连我也钻得进去。

「会是这里吗?」

「尚文大人,要进去察看一下里面的状况吗?」

我点点头,决定进入确认内部状况。

乍看之下像是间人工打造而成的房间,内部呈现出扎实的石砌结构。

咦?房间尽头摆着一只豪华宝箱,不过已被打开,里面空无一物。

哎,现实的迷宫差不多都是这样……大概早已被人盗挖一空了吧。

「该不会到现在都还是炼金术师的根据地吧?」

「看样子应该错不了。」

或许那个炼金术师也是因为能够随手取得我这想找的宝石,才在这里建立根据地。

接着,我在宝箱旁边发现一块类似石碑般刻满文字的物品,只是还不够用功的我无法判读文字内容。

「老婆婆,你看得懂吗?」

「这是相当古老的文字呢。我瞧瞧……『企图解开种子封印的人啊,我衷心期盼这颗种子永不现世。我希望人们不再饱受饥荒所苦的心愿,最后却以最糟糕的形式化作现实。切勿轻易解除封印。』大略的意思就是这样。」

种子吗……原来这宝箱里头装着那种东西啊。不过,对我而言,只是无关紧要的事情罢了。

八成是无名冒险者前来盗挖并顺手带走了吧,我才不想要炼金术师的试作品遗产。

「看样子好像不是这里呢。」

「嗯。」

我们先退到户外再重新寻找侧坑,最后总算发现我们要找的侧坑,并正式踏入其中。

但……

「有一排全新的不寻常魔兽脚印喔。」

老婆婆在进入侧坑时,边看着地面边沉吟地发出警告。听她这么一说,我也跟着低头确认。

……有点像是肉食兽的脚印。总觉得自己最近曾经看过类似的脚印耶?

我想伴随灾厄浪潮出现的大头目·嵌合兽的脚掌应该就是长这样才对。

「没问题吗?」

「老太婆我不太想再深入啦。」

「忍耐一下吧,这趟路非走不可。」

「既然盾之勇者大人都这么说了,那也只好闯一闯啦。」

「……」

菲洛蠕动鼻子轻嗅脚印的气味。

滴答——

不要流口水啦,恶心死了!

「菲洛,该走啦。」

「嗯!」

听见拉芙塔莉雅提醒,菲洛这才点点头随后跟上。

由我带头,拉芙塔莉雅、老婆婆及菲洛则依序跟在我后面。

内心才刚升起一股展开冒险的亢奋感,谁知这股感受竟在转瞬之间就被打破。

『尚文大人,我只不过是想利用您罢了。请给我钱。』

我听见拉芙塔莉雅的声音回荡于洞窟的壁面之间。

『之所以重新变成您的奴隶,只是想博取您的信任,其实我并没有成为您的奴隶唷。现在我可以从背后直接捅您一剑。我真想亲手杀了您。』

我回头一看,只见拉芙塔莉雅似乎也面露不悦的神情。

菲洛则是大声嚷着『不要——!主人别抛弃人家啦——!』之类的话。

这是怎么回事?

「此地的魔兽会发出令听者感到不舒服的字句挑拨离间。各位小心一点。」

「原来还有这种魔兽栖息在里面啊!」

我记得曾在以前的电玩游戏里看过。某个洞窟里面,藏着可用来说服再也无法相信同伴的角色的道具,而那座洞窟便设有这类会引发队友内哄的陷阱。

那就代表这并不是出自拉芙塔莉雅口中的声音啦。

太好了。倘若这是拉芙塔莉雅的真心话,那我肯定会忧郁透顶。

「主人还是很需要菲洛对不对——!」

「算是吧。」

「嗯!人家相信主人唷!」

「尚文大人才不会讲出那种话,笔直向前推进吧。」

最后,我们找到了声音的来源,跟一只外型像是蝙蝠、名叫拟声怪影的魔兽展开战斗。多亏老婆婆施展魔法掩护我们,这一战打得相当轻松。菲洛更是秀出飞檐走壁的绝活,并展现了一腿就踹挂敌人的强悍战斗力。我姑且用盾牌吸收掉拟声怪蝠的尸骸。

拟声怪影(蝙蝠型)盾的条件获得解放。

拟声怪影(蝙蝠型)盾

能力未解放……音波耐性(小)

专用效果喇叭筒

专用效果的喇叭筒……就是如假包换的扩声器。

盾牌本身的效果颇差耶。毕竟那并不是多强悍的魔兽,这也没办法。

只不过……蝙蝠型?

内心的不祥预感促使我聚精会神地竖起耳朵,结果发现侧坑内部再度传出声音。

……也只能继续前进吧。

由于侧坑内部变得格外昏暗,因此我一手拿着火把向前走。谁知眼前竟突然陷入一片漆黑。

『尚文大人!纳命来!』

一阵伴随着痛楚的呐喊声袭向我。

「拉芙塔莉雅!?」

「尚文大人!您没事吧!」

『您去死吧!』

「不、不要——!」

「各位冷静下来,这也是魔兽的攻击!它们用魔法让这一带变暗了!」

啧……这是非常棘手的攻击手段啊。我刚刚真的产生好像遭到拉芙塔莉雅挥剑砍伤的错觉。坦白讲痛得要命。

超越我防御力的攻击?若是拉芙塔莉雅或许不无可能,但那却是一种近似被抓伤的感觉。

「主人是餐点——!」

连菲洛的声音都传入耳中。拜托,才刚心想是抓伤的瞬间,就听见菲洛的声音,这也未免太过可疑了吧。难道就没有什么能够突破现状的手段吗?

「老婆婆啊,你真没办法化解这个困境吗?」

「我正在咏唱魔法,再稍等一下。」

……我甚至分辨不出这是不是老婆婆本人的声音。要是随便采信,结果却并非她本人的话,那就危险了。

好个棘手的洞窟。

……对了,我不是有刚刚才获得的新盾牌吗?

我变换成拟声怪影(蝙蝠型)盾,祭出『喇叭筒』这项专用效果。

「哇!」

我的声音受到壁面反弹而响彻周遭,随后又响起一阵『啪哒啪哒』的声音。

「吓了我一大跳啊。」

「菲洛也是——」

『身为力量根源的我在此号令。再次解读定理,恢复我等的视觉。』

「瞬速复明!」

原先漆黑的视野瞬间恢复光明。

我连忙以恢复正常的视线观察,发现一群近似老鼠的魔兽倒在脚边。

再转眼望向菲洛等人,只见她们全都遍体鳞伤。

刚刚在眼前一片漆黑的状态下持续遭受攻击,会像这样伤痕累累也是无可奈何。

或许这群魔兽具备发动偷袭便能提升攻击的能力也说不定。

我拿出收在随身行李袋内的治疗药丸给拉芙塔莉雅等人使用。

「老婆婆,你会使用回复魔法吗?」

「很遗憾,我并不具备回复魔法的适性啊。」

「这样啊。」

这下子麻烦了,受创程度远比我想像中还要严重啊。

附带一提,我让盾牌吸收掉方才击倒的拟声怪影(鼠型)之后,专用效果同样是喇叭筒,能力解放效果则为蒙眼耐性(小)。

为了提高警觉,我发动警报盾牌的特效。如此一来,只要有魔兽接近半径二十公尺以内的范围,盾牌就会发出警报声。只不过这次我才晓得若是在迷宫内发动的话,有效范围就会跟着缩水。

过程中被搞得满身伤的我们,总算抵达了发出淡淡光芒的宝石矿脉。

「啾叽~~~~~~~~」

只见一头发出诡异啼叫声……在侧坑入口处留下脚印的魔兽盘踞了矿脉。

魔兽名唤鵺。原来如此,难怪会跟嵌合兽那么相似。

鵺与嵌合兽的形象相近,是在日本传奇故事当中被归类为妖的怪物。

猴头狸身,搭配虎爪蛇尾。

话说我先前跟拉芙塔莉雅一同去采掘轻金属矿石时,似乎也遇到一头跟日后灾厄浪潮来袭时十分雷同的魔兽。或许只是偶然的一致,但想起来还真可怕啊。

其他三名勇者跟其队友联手才能打倒嵌合兽,而眼前的鵺看起来强度不相上下。凭我们现在的实力,有办法击败这头魔兽吗?

「为何栖息于东方国度的魔兽会出现在这儿啊?」

看见鵺的老婆婆发出沉吟声说道。意思是它是一头脱离原始栖息圈的魔兽吗?

此时撤退也是个好方案。于是我以眼神向拉芙塔莉雅等人示意撤退——照理说应该要这样才对。

「我们上!」

「嗯!」

「喂!不要擅自出击啦!」

此时拉芙塔莉雅居然又率先出击。最近这毛病有愈来愈严重的倾向。

我明明尽可能地不想让她受伤,但这孩子……

「我在后方掩护你们。」

老婆婆举起法杖指向前方,开始咏唱魔法。

我则连忙追上拉芙塔莉雅与菲洛。

「嘿!」

「喝呀啊啊啊!」

「啾叽——!」

拉芙塔莉雅挥剑刺向鵺的腹部,菲洛则起脚猛踹鵺的面门。

然而都没能对它造成致命打击,身上流出少许鲜血的鵺亮出如同老虎般的四肢,扑向拉芙塔莉雅及菲洛。

休想得逞!我推开拉芙塔莉雅及菲洛,趋前保护她们。

「稍微用脑想一下好不好!」

方才明明有机会在被对方察觉之前全身而退,真搞不懂这两个小毛头……

「对、对不起,不过现在也只能全力以赴了。」

「饭……」

「我们实力还不够强!若分辨不出对方是否为我们能够击败的对手,结果就有可能赔上性命啊!」

唔……鵺的利爪刺穿我的肩头,伤口开始渗出鲜血。

痛死了。觉得吃了闷亏的我开始心生厌烦。

咦!?鵺的全身开始发出淡淡光芒了!

「现在立刻退开!」

「呃,是!」

「那主人您呢?」

「我哪能抽身啊!」

全身霹哩作响的鵺引发阵阵雷光,而且还紧扣着我不放。

这铁定是必杀攻击。

我承受得住吗?坦白讲毫无自信。但鵺似乎并不打算放开我。

「不可以!」

菲洛猛然一脚踹向鵺的面门,顺手将我拉开。

好粗暴的行动。

「啾叽——!」

一道以鵺为中心的巨大闪电应声迸现。

幸好没有硬接这招……应该吧。鵺好像也在发动这波攻击之后就暂时无法动弹。

『身为力量根源的我在此号令。再次解读定理,焚灼对敌吧!』

「双重焰流!」

老婆婆趁机施展火系魔法展开攻击。

「啾叽——!」

成功了吗!?

这念头才刚浮现,却见鵺在我方结束攻击之后,又再次展开行动。

「啧……」

就算要逃,它的脚程似乎也相当快。尽管只要骑乘菲洛大概就有办法逃出生天……

「主人。」

「干嘛?」

「菲洛也能使用刚刚那个可以发出大声音的东西吗?」

「嗯。」

使用拟声怪影盾的专用效果·喇叭筒时,盾牌后面会直接出现一个专门收集声音的构造。只要对着那个构造发出声音,应该就能制造出经过增幅的声音才对。

「那主人,你先像刚刚那样制止那只魔兽的行动,再让菲洛对着喇叭筒出声。」

「这样做有什么意思吗?」

「那只魔兽对声音相当敏感唷!」

是只有魔兽才明白的分析能力吗?在这个节骨眼,相信她也不失为一个好点子。在某款狩猎魔兽的电玩游戏当中,也有玩家一制造声音就会露出破绽的敌人,说不定可以趁机发动总攻击。

「老婆婆继续施展魔法掩护,拉芙塔莉雅边提高警觉边保护老婆婆。」

「可是尚文大人!」

「我现在无暇保护你们!拜托你乖乖听话。」

「……明白了。」

面对直冲而来的鵺,我挺身承受它的攻击。

啧……明明只是颗猴子头,咬合力道居然那么强是怎样?很痛耶!

「啾叽——!」

我举起挂着盾牌的左手贴近鵺的头部,以右手挡下它的利爪。

愈来愈受不了了,全身伤痕累累。要是在日本跟这种怪物对战的话,我现在早已被大卸八块了吧。感谢传说之盾。虽因防御力会下降而有点不爽,但我还是把盾牌变换成拟声怪影盾。

「喏!」

我一下达指示,菲洛随即用力地深吸一口气。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糟!鼓膜快破掉了!

菲洛对着喇叭筒发出了嘹亮的喊叫声。

我听见远方似乎传出碎石崩落的咔啦声响。

「啾叽!?」

鵺双耳顿时鲜血狂冒,颓然昏倒在地。

很好,破绽百出!

「拉芙塔莉雅、菲洛、老婆婆!一起展开攻击!」

「是!」

「好——!」

拉芙塔莉雅举剑刺向鵺的胸口,至于菲洛……只见她好像使劲凝聚力量似地微微蹲低,脚边随即传出霹哩霹哩的骇人声响。

『身为力量根源的我在此号令。再次解读定理,焚灼对敌吧!』

「双重焰流!」

大概是在老婆婆发动火系魔法之后吧……

「呀啊啊啊啊」

菲洛对鵺祭出了仿佛真的引发一阵轰然巨响的凶猛攻击。威力可怕至极,被菲洛踹中的鵺整颗头颅应声碎裂四溅,躯体颓然撞上墙壁。

唔……真是血腥骇人的光景啊。

「赢了——!」

获胜的菲洛高兴地举起双翅,我却有点开心不起来。

好累又好痛啊。若非拉芙塔莉雅跟菲洛乱来,也不致于落得这么凄惨的田地……不过,我也不该说这类牢骚话。

「总之终于打赢啦。看起来好像只是只幼小的鵺,大概是哪个好事的贵族因为再也养不下去而放它自由,才造成它野化了吧。」

天底下就是有这种爱惹麻烦的贵族啊。真是够了。

只是这样还算幼小吗?经老婆婆这么一说,仔细端详它的外貌,看起来虽然可怕,但整体看起来确实不大啊。

「吃饭了~~!」

菲洛张开大口准备享用鵺。你打算把它整只吞下肚不成!?

「住口!」

「咦——」

难得的盾牌材料被你整只吃掉的话,岂不是一点都不剩了吗!

我将分解完的鵺尸骸丢给盾牌吸收,解放了一款还满优异的盾牌。

只不过在能力值方面还是嵌合兽盾略占上风。

「好啦,稍微休息片刻之后就着手开采矿石吧。」

眼前有个发出淡淡光芒的漂亮矿脉,只要拿十字镐开凿,大概就会有收获吧。

「嗯,我也认为能带多少就尽量带走比较好。」

于是小憩片刻之后,我们便挖到矿石,离开侧坑。

对了,附带一提,我也让盾牌吸收了这种矿石。

但并未满足解放的条件。我猜应该会跟某条支线有所交集才对。

一回到城镇区,我们便采纳魔法店老婆婆的建议,经由药房介绍前往治疗院。

幸亏药房跟治疗院的交情似乎不错,对方只收了相当便宜的费用便为我们施展回复魔法。而我好像也有办法使用回复魔法,真希望能早日学会啊。这就是一天下来的感想。

隔天,我们把昨天与魔法店老婆婆一同挖掘回来的矿石加工制成宝石,安装到卷线机上。菲洛则跟昨天一样,兴趣缺缺地转动卷线机。

「唔——」

「再忍耐一会儿吧。等搞定这件事情之后,我会履行先前的约定。」

坦白讲昨天真的累死了,今天只想好好放个假。

「吃饭吗?好吃的东西?」

「嗯。」

我可是个信守承诺的男人,毕竟已答应过事后会准备好料给菲洛吃嘛。

「那我会好好加油!」

菲洛叽哩叽哩地卯起来转动把手。

「哇~~菲洛小妹好努力唷。」

「武器店大叔,我先前也答应过你对吧。待会儿有空吗?」

「我早在店门口挂上到天黑之前都暂停营业的牌子啦。你要请我吃什么大餐吗?」

「算是吧。那么,可以麻烦你准备一块大铁板吗?」

「啥?你打算用那种东西干嘛?」

「做料理啦。」

「小哥亲手做的料理吗?这和我原先的期待有点落差啊。」

「是怎样啦。」

露出失望表情的大叔让我感到有点火大。

「另外,拉芙塔莉雅,你去市场上买些木炭,同时随意挑几样蔬菜和肉回来。考虑到菲洛的食量,就买个五人份好了。」

「知道了。」

我把银币交给拉芙塔莉雅,吩咐她去买东西。

「吃饭啦~~吃饭啦~~」

菲洛兴致变得很高昂,不停地快速转动卷线机把手。

之后继续转动了一段时间,老婆婆便要菲洛停住。

「差不多足够了,可以不用再转动了唷。」

「要是再多转几圈,好吃的东西会增加吗?」

「不会,所以不必再转了。」

「好~~」

菲洛变回魔兽的姿态回到我这边。

「主人~~吃饭了。」

「还早啦,衣服又还没完成。」

「啥~~……」

菲洛发出十分遗憾的声音。说起来,拉芙塔莉雅又还没回来,你想吃也没得吃。不过,说真的……这种天真无邪的表现,真的跟小孩子没两样啊。

「离开店铺时,要给我变成人类的模样喔。」

「知道了——」

真的明白了吗?真让人不安啊。这就是所谓有了孩子的父母亲吗?不会吧。

「再来只要把这些线织成布,再剪裁成衣服,就大功告成啦。」

魔法店老婆婆将丝线成品秀给我们看。

「只要拜托肯帮忙纺织的人,应该就能把这些线编织成布料了吧。」

「我认识这样的人,跟我来吧。」

「那出门购物的小姐回来之后,我该怎么跟她说才好呢?」

「麻烦转告她前往城镇区出口的大门旁边等待即可。」

「知道了。」

在武器店大叔的带领下,我们动身离开魔法店。

「日后我会找时间去武器店收取费用唷~~」

「……大概得花多少钱来着?」

感到相当在意的我开口询问。

「你是说魔力丝化的事吗?水晶的价格是有点贵啦,不过这次邀请勇者大人出手相助,而且还提供了材料,因此就免费吧。」

「感激不尽。」

她如果说这样要价五〇枚银币的话,我大概会觉得超不划算吧。

接着,我们与武器店老板来到肯帮忙纺织的人那里,顺利征得对方同意把丝织成布料。

「由于这是很罕见的素材,我这边也得做不少准备才行……大概今天傍晚就能完工。你们可以趁现在先去洋装店那边丈量尺寸,之后我会把布料送过去。」

于是,我们就这样前往洋装店。

光是为了制作一件衣服就用掉这么多时间……真是辛苦。

「哇啊……好可爱的孩子。」

洋装店里头有一名头缠包巾、戴着眼镜的女性店员。

给人一种有点老土的印象。该怎么说呢?若在我原属的世界,她大概会是那种可能擅长画同人志的文静派美少女吧。

「背上长着翅膀,看起来就像天使一样呢。亚人虽然也有类似的种族……但都不像她这般秀丽啊。」

「是吗?」

我转头询问大叔,只见他耸了耸肩头。

「一般长有翅膀的亚人,手脚或其他部位都会保有鸟类特征。不过这个小女孩却是除了翅膀以外就再也找不到类似特征,所以才惊为天人啊。」

「嗯~~?」

菲洛微微侧头,一脸不解地仰望着洋装店的女店员。

「哦,这孩子是魔兽,只是变成了人的样子。如果穿普通衣服的话,一变回原本的模样就会撑破啊。」

「哦……那你是希望我用魔力化的布料制成洋装吗?有意思。」

突然觉得她的眼镜闪闪发亮。果不其然,这女孩在我的世界铁定就是个所谓的御宅族。

我也认识一名与她相似,在同人志贩卖会场上总是扮演卖家的朋友,因此感觉格外怀念。

当然啦,我也时常从她那边取得社团专用的入场券进入会场,这代表她也是满好相处的类型。

「她本身条件就很好,我觉得只要作一件简单的连衣裙给她穿就好。另外,如果能再加上一个即使魔力化也不太会受到影响的装饰就无懈可击啦!」

女店员手持卷尺开始在穿着披风的菲洛身上左测右量。

「我想看看变成魔兽时的样子!」

「咦?」

菲洛一脸困惑地转头望向我。嗯,连我都快被现场的气氛给吞没了。

「这里的话有点勉强喔。」

在这间天花板不到两公尺高的洋装店,菲洛若变回原形的话,将会一头撞中天花板。

「能坐着变回原状吗?」

「那大概不成问题。」

菲洛就这么边在意天花板高度边变回魔兽的姿态,定睛凝视洋装店女店员。

「反差是最佳装饰唷!」

面对菲洛的真实模样也无动于衷……这名洋装店员有两把刷子!

「如此看来,便附加个蝴蝶结当装饰好了。」

测量完菲洛的颈围之后,洋装店的女店员便开始着手设计衣服。

「那我就在店里等待布料啦!」

「这小姐是个很不赖的职人呢。」

「我想也是。」

像她那种类型的人,一旦燃起兴致就会全心投入。她绝对会完成这份工作。

「总之呢,明天应该就完工了吧。」

「动作真快。话说回来,结果到底得花多少钱啊?我要听合计的总金额。」

「假设通通只跟小哥收成本价……差不多要四〇枚银币吧………」

「菲洛,这下你懂了吧。我已在你身上砸下三四〇枚银币的钜款。你可得拿出够本的良好表现作为回馈喔。」

「好——」

她真的明白吗?

我们和变回人型的菲洛一起离开洋装店。

总之该做的事大致上都已经搞定,再来就前往城镇区的大门旁边和拉芙塔莉雅会合吧。

「尚文大人,您交代的食材都买齐了。」

「菲洛总共花掉我三四〇枚银币。相较之下,拉芙塔莉雅可就便宜多了啊。」

「请不要搬出那种我好像是个便宜货的讲法好吗?」

唉……也只能以这种阵容努力求生存了吧。

「那么大叔,麻烦你去搬铁板过来。菲洛,你跟大叔一起回武器店门口,把铁板放到板车上拉回来。」

「嗯!」

「没问题。」

菲洛踩着小碎步跟随武器店大叔一同离开,过没多久便拉着板车回来了。

……她干嘛用人类的模样拉板车啦?

板车上面放着一块大小在我想像范围内的铁板。

「好,我们这就出城,前往位于草原地带的河畔吧。」

于是我们抵达了河畔。

我迅速砌好石块,将铁板放到石块上,再将木炭塞进铁板底下开始生火。

「麻烦拉芙塔莉雅和大叔顾一下火吧。」

「呃,好……」

「是。」

好歹也是经营武器店的大叔,控制火候理应是他的拿手绝活才对。

「那菲洛呢?」

「你嘛,我想想看……就在附近巡视,看有没有汽球怪跑来捣乱好了。」

「好——!」

要是让受到怪异好奇心驱使的菲洛参加调理,感觉很有可能会弄巧成拙,所以我决定安排其他工作给她。

我用刀将拉芙塔莉雅买来的蔬菜和肉块切成适当大小,再用铁签串起来。

「小哥,炭火已经准备好啦。」

「知道了。」

大叔和拉芙塔莉雅已经按照指示热好铁板了。于是我先把肥肉摆到铁板上逼出油脂,接着撒上肉和蔬菜,至于用铁签串好的食材则放在铁板角落边转动边用火直接烘烤。

「小哥,你的手可真灵活呢——」

为了避免肉和蔬菜焦掉,我运用小刀和木棍不停翻动食材。

「嗯,差不多就这样吧。」

没错,河畔烤肉就是今天的午餐,以及给菲洛的奖励。

「菲洛,烤好了喔。」

「好——」

光是闻到香气就已经口水流个不停的菲洛一回到我们身边,立刻用我递给她的叉子开始享用烤肉。

「哇!超好吃!」

菲洛一口接一口地把烤熟的肉串和蔬菜塞进嘴里。

「喂,这些还包含了其他人的份,可别全都吃光啦。」

「速——」

菲洛边大快朵颐边点了点头。她真的明白吗?

「好啦,拉芙塔莉雅和大叔也快吃吧。」

「是。」

「没问题。」

拉芙塔莉雅和大叔用我递给他们的叶子取代小餐盘,也开始品尝我烹调的烤肉和蔬菜。

「喔,这还真好吃呢。平凡的烤肉竟能这么美味,着实让人惊奇啊。」

「不知为何,尚文大人做的料理总是出人意表地美味可口呢。」

「我就把这当作客套话收下了。」

「哪来的客套话,这已达到可以开餐厅的水准了吧?」

大叔边微微侧头边咬料理。

「比较有可能的理由,大概就是拜我学会的料理技能所赐吧。」

「是盾牌的力量吗?」

「嗯,差不多算是吧。」

「好不可思议的盾牌啊。我真的开始感到羡慕啦。」

「我无法解除装备,而且相当不方便哦。」

「小哥你不是也变强了许多吗?」

「天晓得。」

跑遍世界各地,让传说武器吸收各种不同的魔兽和素材,使其成长茁壮。

老实说,我到现在仍估算不出到底吸收了多少种魔兽及素材。

也搞不清楚盾牌究竟该培养到何种程度才好。

但要是我摆烂的话,灾厄浪潮将会来袭,而且也无从得知到底会来袭多少次。

目前已经来过两次。最后合计会是五次,或者十次,还是一百次呢?不知道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无论如此,当下也只能尽力作好该做的事情。

……话说回来,那个名叫诅咒之盾系列的盾牌也颇令人耿耿于怀啊。

在拉芙塔莉雅即将被夺走之际,诅咒之盾系列因负面情绪侵蚀了盾牌而获得解放,之后我在技能树搜寻了好多次。

然而,无论怎么找都一无所获。

唤出支援选项。

诅咒系列

就连稍加触碰,都会为人忌惮。

只显示出这么一排文字便结束了。而且在反覆点击数次之后,便会有一道电光掠过视野,叙述文句也随之产生变化。

诅咒系列

染指之人将会被赋予相对之力量及诅咒的武具。勇者啊,非请勿触。

因此,我决定留待日后再来处理这项不管怎么找都找不到的武器。

也许会在必要之时自动浮现吧。或许就是一款具备这类条件限制的盾牌。

「主人——肉吃光了。」

「什么!」

我看了一下,肉通通没了。用铁签串好的料理也已被众人全部吃下肚子。

目前只剩下蔬菜类。

「已经没了吗?菲洛还没吃饱耶。」

「唉……不然你穿越这座草原,到另一侧的森林那边抓个五只兔皮儿回来。我再多烤些兔肉给你吃。」

「好——!」

菲洛马力全开地冲向森林。

「哎呀,好吃好吃,这下真是赚到啦。」

「如果真的这么认为的话,服装费就再打个折给我啦。」

「再打折下去就换我亏大了啊,小哥。」

于是,今天我们就这样待在河边烤肉直到日落西山,才结束这一天的行程。

顺带一提,菲洛抓了将近十只兔皮儿回来。

而我则是几乎没空吃东西,只能不断忙着处理分解兔皮儿跟烤肉的作业。


1.002529800253;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