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卷 六话 身怀羽翼之人

逛完森林之后,我们把因晕车而全身无力的拉芙塔莉雅留在小屋休息,先行将木材带回村庄交差,而再次回到小屋时,拉芙塔莉雅已经康复了。

「不要紧了吗?」

「是的。」

「好、好快啊……」

见我们这么快就回到小屋的樵夫忍不住大吃一惊。

「因为这家伙健步如飞啊。」

我边轻抚菲洛边回答樵夫。

「呱!」

菲洛活力充沛地出声回应。嗯,你的脚程确实很快。

「那我们就前往森林仔细探索吧。」

「好的。」

「回程时记得放慢速度喔。」

「呱!」

霹哩……

怎么又传出这种声音啊?成长期应该早已结束了才对吧。我又听见菲洛身上发出怪声。只希望不是什么奇怪的疾病就好。

这天可说是大有斩获。拉芙塔莉雅的活跃表现自是不在话下,连菲洛的动作和攻击力也堪称惊为天人。坦白讲,单论速度和一击的强度,搞不好还凌驾于拉芙塔莉雅之上。

只不过,拉芙塔莉雅抢着打前锋的风采依然格外醒目。

我Lv26

拉芙塔莉雅Lv29

菲洛Lv19

白色兔皮儿盾牌条件获得解放。

黑箭猪怪盾牌条件获得解放。

兔皮儿骨盾条件获得解放。

箭猪怪骨盾条件获得解放。

白色兔皮儿盾牌

能力未解放……装备加成效果:防御力2

黑箭猪怪盾牌

能力未解放……装备加成效果:敏捷2

兔皮儿骨盾

能力未解放……装备加成效果:耐力上升(小)

箭猪怪骨盾

能力未解放……装备加成效果:SP上升(小)

通通都是提升状态数值系的盾牌。

假使打怪的效率再高一些的话,我早就能换用性能更强的盾牌,只可惜我不知道可以更有效赚取经验值及金钱的场所,因此只能按部就班地解放能力,进而提升盾牌的基本素质。

已经解放的能力合计究竟有多少项啊……数量已经多到数不清了。基本上,像橘红小盾牌这类低阶装备在解放完能力之后,我连用都没用过半次。顶多只有在需要时,才会换上例如磨刀石盾这类具备专属效果的盾牌使用。

至少像今天新增的这四款盾牌,等到解放完能力后,我就不会再用第二次了。

在太阳开始下山之际,菲洛放慢脚程,载送我们回到琉德村。

必须多训练几次拉芙塔莉雅,让她能适应交通工具才行。途中因为她数度感到不舒服而走走停停,结果导致我们几乎到了太阳完全下山后才返抵琉德村。

「真的非常抱歉。」

「别放在心上啦,慢慢习惯就好。」

这种从不晕车的体质连我自己都感到不太自然。但我也无意因为这一点而嘲讽他人没有骨气。我曾听说所谓的晕车症状只要习惯后就没事了,所以无论如何都希望拉芙塔莉雅能够尽快习惯搭乘板车。虽然这一切都是只要逮到机会就飙车的菲洛不好。

「呱!」

此时此刻,它已开始产生异状。正确来说大概是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开始,但我们却没发现。不对,是明明已经有所觉察,却没有放在心上。

隔天早上。我注意到异变,拉芙塔莉雅也和我一样陷入沉思。

「呱啊!」

当我们踏进马厩时,它的变化已经达到极致。

菲洛它……不管怎么看,都已经完全跳脱菲洛鸟的平均体型。

菲洛鸟的平均身高是2公尺30公分左右,和鸵鸟的身高几乎一样。只不过菲洛鸟的骨骼更加结实,头颅跟脖子也更为粗大。

然而……菲洛的身高居然达到2公尺80公分之谱。

已经呈现出只要一站起来,头部就会撞到马厩天花板的高大体态。

「我真的是买到菲洛鸟的蛋吗?现在我忍不住开始怀疑是不是买到其他东西了。」

「嗯……我也这么觉得。」

「呱!」

菲洛张口吞下某种东西。再仔细一看,原先吊在马厩阴干的嵌合兽肉块通通不见了。分量至少相当于两头牛的肉,如今全数凭空消失了。

它刚刚吃掉的是最后一块吗?

「我还以为它的食欲已经消退了……」

「原来是被你吃光了啊——!」

「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不是什么好笑的事情吧!」

话说,这下该怎么办呢……关于外表,就用『它只是特大号品种』的说词来搪塞好了。

霹哩……

它身上一如往常地响起成长音。

「又发出声音了!」

「那个,会不会是尚文大人的盾牌力量才导致它长成这样呢?」

「可能性颇高。魔兽使者之盾III也附有成长补正(中)的加成效果。」

「尚、尚文大人……我记得您也有另一款名叫奴隶之盾的盾牌对吧?」

「嗯,奴隶使者之盾也具备类似的加成效果。」

「……那,那股力量也会套用在我身上吗?」

「是啊,早已解放完毕。拉芙塔莉雅多少也受到影响了。」

「人家不要呀啊啊啊啊啊!」

拉芙塔莉雅大叫着冲出马厩。

「拉、拉芙塔莉雅!?」

「难怪最近我觉得身体特别轻盈,原来这都是尚文大人造成的吗!」

「你、你冷静点啦。」

「我、我也会变成像菲洛那样巨大吗!?太可怕了!」

「你身上又没发出成长音!」

「经、经您这么一说,确实是没有。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但依旧无法改变情势并不怎么乐观的事实就是了。

我一边想像拉芙塔莉雅长成肌肉棒子的模样,一边转移视线望向菲洛。

「您的脑子里浮现出某种没礼貌的念头对不对?」

「……可真是令人费解。」

我无视拉芙塔莉雅的质疑,继续讨论这个话题。

「还是去奴隶贩子的帐篷,找他确认一下比较好。」

「说的也对。」

没办法。尽管不愿为了这类意外事态而回城……但也只能走一遭了。

「呱!」

我一边关心精神抖擞地拉着板车的菲洛,以及跟晕车症状苦战的拉芙塔莉雅,一边动身离开琉德村。途中因菲洛又闹肚子饿,只好沿路边喂它吃饲料边跟魔兽战斗,直到午后时分才抵达城镇区。

「喂……」

猛一回神,这才发现菲洛的外形又产生变化。腿和脖子逐渐缩短,像头短脚长身的企鹅一样,变换成猫头魔般的体型。

尽管如此,或许是天生热爱推拉台车吧,只见它乐不可支地拉着板车前进。

然而牵引方式却有了重大转变。先前是用缰绳把板车套在它的躯体部位拉着走,如今则改成灵巧地运用如同双手般的翅膀抓住板车把手向前推动。

「嘎!」

连啼叫声也跟着改变,全身也变成一片雪白。

「咦?」

我跳下车目测菲洛的身高。

缩水了?

身高缩小至仅剩大约2公尺30公分左右。然而横向却大幅变宽,或许可以说是比先前来得更具魄力。但讲难听一点的话,则是有点像游乐园的吉祥物那样,胖得很不自然。

「嘎?」

「算了,没什么。」

菲洛注意到自身的变化了吗?我已搞不清楚它究竟是什么生物了啊。

「哎呀……我已经惊讶到只能讲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了。是的。」

奴隶贩子这家伙一边频频擦拭脸上狂冒的冷汗,一边仔细观察菲洛的模样。

「嘎?」

高度及宽度都大幅增加的菲洛,先前那讨人喜爱的鸵鸟外貌究竟跑哪去了啊?

「快从实招来吧。这家伙是从你这边购买的蛋孵化而成的魔兽,你到底卖了哪种魔兽的蛋给我啊?」

我边诘问奴隶贩子边弹响指头,菲洛立刻表现出仿佛就要扑上去的威吓神态。

「嘎——!」

奴隶贩子十分焦急地反覆翻阅文件加以确认。

「真、真是奇怪啊!根据在下所提供的抽奖彩蛋清单记录显示,卖给勇者大人的确实是菲洛鸟的蛋啊。」

「这东西吗?」

「嘎——!」

我顺手抛出一团体积颇大的饲料,菲洛随即相当灵巧地张口接住,直接吞下肚子。

「呃……」

话说回来,我好像从刚才起就没再听见菲洛的成长音。

这代表它的躯体总算完全成熟了吗……?

「短短几天时间就把它养到这么大,真不愧是勇者大人,着实令我甘拜下风啊。」

「少拿奉承话跟我打马虎眼。快点告诉我你究竟卖了什么魔兽的蛋给我。」

「请问……这头魔兽打一开始就是这种模样吗?」

「不是。」

我将菲洛从胜化到目前为止的生长记录描述给奴隶贩子听。

「换句话说,在过程中依然保持着菲洛鸟的状态吗?」

「嗯,如今完全看不出它究竟是何种魔兽就是了。」

「嘎?」

微微侧头,作势摆出可爱姿势的菲洛,令我看了有点火大。

你以为是谁害我不得不处理这些问题啊。

「嘎——」

菲洛用全身磨蹭我。由于菲洛本身是鸟类,体温本来就偏高,因此被它那对超大号的翅膀这么一抱,坦白讲真的热得要命。

「唔……」

拉芙塔莉雅见状,突然眉关深锁地牵起我的手。

「嘎?」

不知为何,拉芙塔莉雅和菲洛彼此对视起来。

「你们俩是怎么啦?」

「不,没什么。」

「嘎嘎。」

双方都摇头表示没事,那这种姿势是怎样?

「然后呢?结果如何?」

「呃……这个嘛。」

奴隶贩子看起来伤透了脑筋。

明明从事买卖魔兽的生意,却连这头魔兽怎么长成这副模样都不知道吗?

「总之,我们会设法调查清楚,请您暂时将它寄放在我们这边好吗?」

「可以,但就算是搞错了,你也不准说『须解剖才能查明真相』之类的藉口擅自杀死它。」

「嘎!?」

「这我明白,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进行调查罢了。是的。」

「……好啦好啦,那就交给你了。要是出了什么差错,我一定会索赔就是了。」

「嘎——!?」

菲洛宛如对我的回答表达抗议似地鼓动翅膀。不过奴隶贩子的部下仍给菲洛戴上项圈,将它牵进笼子。大概是因为我在附近吧,它很意外地乖乖走进笼子。

「那我们明天再来接它,到时务必要给我解答。」

为求慎重起见,再次叮嘱完奴隶贩子之后,我便带着拉芙塔莉雅离开帐篷。

「嘎——!」

即便步出帐篷,还是能听见菲洛发出的嘹亮啼叫声。

当天晚上……我们找了间旅馆留宿,店主突然前来敲门。

「那个,勇者大人。」

「嗯?怎么啦?」

「有位客人想要见您。」

一头雾水的我前往店主让访客等待的柜台,只见一名从没见过的陌生男子映入眼帘。

「找我有事吗?」

「那个,我是……魔兽商人的部下。」

魔兽商人……喔,是指奴隶贩子吗?他的确不能明目张胆地自称是奴隶贩子啊。

「怎么啦?」

「那个,主人吩咐我来转告说,希望您能尽快前去领回寄放在帐篷的魔兽。」

「什么!?」

我离开至今不过几个小时耶……到底是怎么搞的?

我带拉芙塔莉雅一同前往帐篷,发现菲洛的啼叫声仍旧久久未散。

「哎呀呀,这么晚找您前来真不好意思啊。是的。」

神情略显疲惫的奴隶贩子出面迎接我们。

「怎么搞的啊?不是敲定明天才来接它的吗?」

「原本我也是这么打算,然而勇者大人的魔兽有点让人束手无策呢。」

「嘎——!」

在笼子里拚命挣扎的菲洛一看见我们,总算才安静了下来。

「它破坏了三座铁笼,我手下五名试图制伏它的部属通通被送进治疗院,另有三只听命行事的魔兽也受了重伤。是的。」

「我可不赔啊。」

「在这个节骨眼仍把金钱摆在第一位的勇者大人,着实令我甘拜下风啊。是的。」

「然后咧,结果如何?搞清楚它的真实身分了吗?」

「没有……不过我找到一篇指出这世上有所谓菲洛鸟之王存在的目击报告。」

「王?」

「正确来说,是指在菲洛鸟集团中会出现领导者的说法。这在冒险者之间也是一则颇为出名的传说喔。」

看样子奴隶贩子似乎动用了他所有的情报网,认真调查是否有相关线索。

野生菲洛鸟有聚集成大型集团的群居习性,其中则会出现负责管理的领导者。

而奴隶贩子认为难得现身的菲洛鸟领导者,也就是王……搞不好就是菲洛。

「哦——」

也就是俗称的传说吗?

虽然说只要解除魔兽契约,然后让它被盾牌吸收掉之后,或许就能搞清楚它是否真是菲洛鸟之王,但这也意味着必须杀死菲洛。而即便让盾牌吸收羽毛或血液,大概也因为它是我所豢养的魔兽,结果只会冒出魔兽使者之盾,就算冒出灯号也看不出端倪……

我需要的Lv和技能树还不够。

「……嘎?」

对己方魔兽施展状态魔法,也不会显示出种族名称啊……换成敌对关系的对手明明会显示出来啊。

「那,领导者叫什么名字来着?」

「菲洛鸟之王,或者菲洛鸟女王。」

「菲洛是雌性,所以该称作女王啦……」

「是、是啊……既然它这么黏勇者大人,要是在这种状态下卖掉它的话,我会很伤脑筋啊。」

「……人。」

「嗯?你有没有听见一阵很陌生的声音?」

「怪了?我觉得自己似乎也听见……」

「呃,那个……」

拉芙塔莉雅一手捂着嘴巴,另一只手则指向菲洛所在的笼子。奴隶贩子的部下们也同样哑口无言地指着笼子。感到莫名其妙的我与奴隶贩子微微侧头,转眼察看。

「主人——」

——结果赫然看见一名全身布满淡淡光点,背上长着一对白色翅膀的裸体少女,从铁笼的缝隙间向我伸出手臂。


1.0010252001025;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