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卷 五话 踢了就跑

翌日早晨,由于今天拉芙塔莉雅也起了个大早,我们便一同前往马厩探视。

「呱!」

一看见我们现身,菲洛立刻发出开心的啼叫声跑到我们面前。

「身体已经发育完毕了吧?」

也许只是心理作用……但总觉得身高比起昨天又整整高出了一颗头。

和在城镇区及街道上见到的菲洛鸟外观几乎一模一样。

颜色则是白色……夹杂着少许粉樱色,算是很漂亮的颜色组合。

「今天肚子不饿吗?」

「呱?」

菲洛微微侧头发出啼叫声。嗯,看样子似乎已经度过成长期啦。

霹哩……

身体一如既往传出奇怪的声响。或许是因为急速成长的缘故,导致身体有点追赶不上。之后,吃完早餐的我们开始讨论预定行程。

村庄现在正因进行重建工程而忙得不可开交。

「呱……」

菲洛一脸羡慕地注视着在村里来来去去的木制板车。

「它果然很想拉那东西吗?」

「大概吧。」

「怎么了吗,勇者大人?」

当我边指着板车边与拉芙塔莉雅闲聊之际,一位男性村民主动开口询问。

「嗯,我这只菲洛鸟紧盯着板车,大概是很想拉拉看吧。」

「哦……毕竟菲洛鸟就是有这种习性啊。」

男子表示理解地点了点头,接着转眼望向菲洛鸟。

「现在忙着修复村内建筑物的我们正愁人手不足啊。勇者大人,要不然我以提供一辆板车给您作为条件,请您帮我们一个忙好吗?」

「嗯……」

听起来并不是什么坏事。既然已经得到这种魔兽,自然得善加利用。要是顺利拿到板车的话,说不定还能在移动中顺便做做其他事情。

「要我们做什么呢?」

「我们派人去了附近的森林砍伐短缺的木材,希望勇者大人能帮我们把木材运回村里。」

「森林吗……」

经他这么一提,才想起我们都还没去过那片森林呢。

「我们会晚一点回来,这样也没关系吗?」

「没问题的。」

当我们在讨论细节时,突然看见有个眼熟的家伙搭乘骑龙牵引的马车,从村外长驱直入。

搭配链子甲内里的银色护胸甲,加上醒目的长枪。

没错,那是元康——还有婊子。他们跳下了马车。

「喂——!这里的村民们通通过来集合——!」

元康在忙着重建工程的村庄中心大肆招集人群,接着由婊子代表打开羊皮纸卷大声宣读。

「诸位国民。我在此宣布,为了奖励在这次灾厄浪潮来袭时的功绩,国王特命枪之勇者·北村元康大人担任此地领主。」

啥?元康担任领主?

元康无视我内心的疑问,得意洋洋地开口说道:

「所以说,我就是本地新任领主北村元康。复兴村庄的重责大任包在我身上!今后麻烦各位多多指教啦!首要之务就是先确保财源再购买建筑材料!」

「「「啥!?」」」

几乎所有村民都露出眉关深锁的困惑表情。

这也难怪,纵使说是要奖励灾厄浪潮来袭期间的活跃表现,但一个在村庄遭受危难时根本毫无建树的枪之勇者,莫名其妙地摇身变成此地领主,任谁都无法接受这种荒唐的决定吧。

或者该说,只因对抗有功就能当上领主是怎样回事?给这家伙的待遇未免也太优渥了吧!

「此地领主应该是我才对吧?」

代表这座村庄的人物举手发言。这还用说吗?就算突然跟村民宣布这种事情,他们也绝对无法只回一句『喔,原来如此』就坦然接受嘛。

不对,应该说既是国家的决定,那村民们大概也不得不接受,但这对他们而言无异晴天霹雳吧。

「怎么着?区区村民也敢对国王的决定提出异议吗?」

「我没有这个意思,只是这项宣布来得太过突然,更何况——」

「给我闭嘴!」

婊子还是一样作威作福,真想出手好好扁她一顿。

难道这座村庄就这样归元康所有了吗?啧……我又得转移阵地了吗?亏我还因为住宿费得到优待,而打算暂时将此地当作据点啊。

「搞什么鬼?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儿啊,尚文?」

发现我在现场的元康开口询问。

「因为我把这里当作据点。」

「哎呀!您还逗留在这儿啊?不愧是盾牌,手脚真是慢得可以呢。不过,今后这座村庄就要改由元康大人统治了,麻烦罪犯快快滚出去吧。」

啰嗦!

最后只会演变成实际上是由婊子统治的状况吧?可以想见的是……

「首先,进出村庄都必须缴税,否则重新势必遥遥无期。至于税额则是进村一次50枚银币,离开村庄一次也是50枚银币,合计就算1枚金币好了。」

「太过分了!照您这样课税的话,我们根本无法过活啊!」

「这金额太夸张了吧?」

元康这家伙居然毫无金钱感可言。

1枚金币……是相当大的一笔钱。一名成年人在这座村庄省吃俭用地渡过一天,只需20枚铜币就绰绰有余了。如果是订旅馆客房的话也只要1枚银币就能住一晚,还附赠餐点。

而1枚金币相当于一百天的旅馆住宿费耶。坦白讲,那是会马上造成村民三餐立刻出问题的沉重税率。

「怎么着?你们该不会是想说无法接受我们的提案吧?」

「那还用说吗?」

我一提出异议,婊子立刻转眼瞪我。

「突然跑来村子里宣称自己成为领主,然后又要课征重税……用脑袋思考一下好不好?」

「他那样说也没错。麦茵啊,只要课征不影响到村民生活的税金不就得了?」

元康点了点头,转而询问婊子。

只见那婊子露出稍纵即逝的凶狠表情瞪了我一眼之后,面带微笑地对元康说道:

「在这种时期若不采取大破大立的改革方案,村庄将永远无法完成重建工程。我在此以国王的权限解雇前任领主。」

「怎么这样啊!太蛮横了吧!」

领主对自己突遭解雇一事表达不满,其余村民们当然也同声反对。

「开什么玩笑啊——!」

「你们曾经帮过我们村庄什么忙吗——!」

「哎呀呀,居然敢跟国家的决定唱反调……看来只好给你们点颜色瞧瞧啦。」

婊子手掌一举,立刻有骑士乘坐骑龙自村外冲了进来。

该不会是打算诉诸武力吧?你是哪来的暴君啊。

元康这家伙也因局面失控而露出焦虑不安的表情。犯人明明是你好不好!

「你给我差不多——」

几乎就在我准备破口大骂的同时。

婊子身边突然出现一群装扮有如忍者般的黑衣人集团。

「这——」

「您是麦茵殿下吧?相信您应该明白在下的来历才是。在下带了一封书信要呈交给您。」

「你说什么?」

接着这群活像忍者集团的其中一人,递出一张羊皮纸给婊子。

他们就是俗称密探或暗杀者之类的角色吗?原来这个国家也有这种人啊。

婊子不太高兴地开始阅读那张羊皮纸,随后只见她的脸上逐渐失去血色。

怎么搞的?那上面写了些什么啊?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在下是奉某位人士的命令行动相信总有一天您会明白的。」

「这……」

现在就回答啦。少拿『总有一天』这四个字吊我胃口!就在我要开口之际——

「来对决吧!」

婊子高声宣布。

「什么?」

突然说什么要对决的话也太莫名其妙了。连元康也因为追不上事态发展的速度而侧头感到不解。

「以这座村庄的统治权为赌注,跟我们带来的骑龙进行赛跑对决吧!」

「你在胡扯什么啊?」

我虽不知那张羊皮纸的内容为何,但谁要答应你的要求啊。

「不然我是绝对不会退让的!」

听完婊子的宣言,忍者集团交头接耳地开始商议,接着又指示现任领主也过去加入讨论。

「那就以赛跑决胜负吧。请村庄这方派出脚程较快的魔兽参战。」

「不——」

不知为何,婊子竟伸手指向我,以及被我握住缰绳的菲洛。

「我要求盾之勇者出战。」

「咦——」

你什么人不挑,偏偏挑身为局外人的我出战是怎样!

领主望向我这边,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盾之勇者大人,恳请您襄助一臂之力好吗?我昨天拜见过后,认为勇者大人的菲洛鸟对它自身的脚程相当有自信喔!」

「我拒绝!」

为什么我得收这种烂摊子啊?

「拿下胜利的话,我保证提供各式各样的奖励给您。」

「那如果落败咧?」

「您也不会有任何损失……况且勇者大人的菲洛鸟似乎也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喔。」

菲洛好像跟骑龙展开了一场激荡出剧烈火花的视线对抗戏码。它露出要是我一放开缰绳,大概就会直接冲向对方的愤慨神情,与元康带来的骑龙互相瞪视。

「菲洛鸟与龙族是势如水火的两种族类,因此在面对这类竞赛时都会显得格外充满干劲。」

真是有够麻烦啊。但就算落败也不会有损失吗……

「尚文大人,您打算怎么办呢?」

「唔……」

打死我也不想在元康的领地过活,因此虽然对不起此地村民,但到时我只能选择转移阵地。

为了避免这种事态,我个人是很希望获胜,并继续在这里逗留一段时间啦。

「好吧,我奉陪就是。」

我勉为其难地坐到菲洛背上准备参赛,接着驾驭菲洛走到元康身边。

「噗哈!糟糕,戳中我的笑点了,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元康这家伙一看见我,便突然捧腹大笑。

我并不晓得是哪个地方戳中他的笑点,但光是被他嘲笑就让我内心涌现一把无名怒火。

「元康,你笑什么啊。」

「那,那还用说吗!起初我只是觉得你带着一只怪鸟,但怎么也料想不到你居然打算骑那只鸟跟我对决啊!」

「有什么不对吗?」

我应该没搞错骑菲洛的方式吧?他把我带来的这只菲洛鸟当成什么东西了啊?

「逊毙了啦!并非骑龙而是鸟吗?还有它那是什么颜色啊?乍看是白色却又混杂着粉红色,一般都是白色才对吧?它分明只是一只便宜货嘛!」

「我不晓得何谓一般标准就是了……」

这家伙的笑点令人费解。

我正这么想的时候,元康边指着菲洛边靠近我们。

「呱啊啊啊!」

菲洛抬起它那健壮的脚,对准元康的胯下狠狠一踹。

我看到了——原本傻笑不停的元康那张嘴脸,因受到剧烈冲击而扭曲变形,整个人更以螺旋回旋的方式往后方飞出足足5公尺远的光景。

「咕喔……」

哎呀……最棒的一瞬间啊!我连作梦也料想不到自己竟有机会见证这种场面!

「天、天啊啊啊啊啊!元康大人!」

哈哈,那一脚铁定踹爆他的子孙袋了吧。

心中畅快无比。光是能够看见这-幕,购买菲洛的那笔钱就已经连本带利讨回来了。真不愧是我养的魔兽,代替我这个主人复仇了呢。菲洛,今晚我会特别买些好料喂你吃。

「呱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太卑鄙了!竟敢偷袭元康大人!」

「比赛又还没开始,况且这也是因为他轻率地靠近才会自讨苦吃。」

「唔唔……你!」

捣着胯下的元康缓缓起身,以他脸上狂冒冷汗的模样看起来,应该是痛得要命吧。

我边轻抚菲洛的头边提问。

「然后咧?要开始比赛了吗?」

「当然!」

看来我得边提防对方暗中耍诈比较好。

婊子解开与马车绑在一起的骑龙,扶元康坐到骑龙的背上。

「这场比赛就以绕村外三圈定胜负!」

村民在地面画线设下即席赛道。

「尚文大人,请加油唷。菲洛也是尚文大人就拜托你啰?」

「嗯。」

「呱啊!」

「我绝对会拿下胜利!」

领主站到我们面前,高高举起手臂。手臂往下挥就是代表比赛开始的信号。

「各就各位……开始!」

我们配合用力挥落的手臂,同时疾冲而出!

很好!起跑冲刺几乎平分秋色。

菲洛哒哒哒哒轻快地奔跑于赛道上。

咦?菲洛的基本速度该不会远远凌驾在元康的骑龙之上吧?

这下子游刃有余了。我甚至可以从容地回头察看元康这家伙啊。

「你在摸什么鱼啊!喂!再给我跑快一点啊!」

元康竭力命令骑龙。骑龙虽也不服输地向前探出身子,但终究敌不过菲洛的脚程。

就规格面而言,完全是我方占尽上风。

硬要举例的话,大概就类似摩托车对上脚踏车的状态吧。而我当然是摩托车,元康则是脚踏车。双方的速度差距就是如此悬殊。

「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菲洛也气定神闲地边啼叫边奔跑。它真的如同摩托车般向前飞驰,周遭景色迅速往后流窜。我们就在领先整整五个马身的状况下跑完第一圈。

「啧!」

我看见婊子心有不甘地发出咂舌声。

哈哈哈,好爽好爽,简直从容不迫到极点啊。

就在我即将切入环绕于村庄外围的观众人潮视野当中之际——

『身为力量根源的我在此号令。再次解读定理,于我前方形成凹洞!』

「大地陷穴!」

负责监视参赛者是否偏离赛道的城堡骑士,竟然利用魔法在赛道上变出一个凹洞!

「你太卑鄙了吧!」

骑士将脸撇向一旁,佯装出毫不知情的模样。

菲洛重重跌了一跤,我也差点跟着摔到地面。

「呱啊!?」

「好机会!」

「去你的好机会!开什么玩笑啊你!」

元康这家伙,居然表现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扬长而去。

不仅如此——

『身为力量根源的我在此号令。再次解读定理,提升此人的速度!』

「瞬速升档!」

元康居然还让骑士帮他施展了加速的援护魔法,甚至为了湮灭证据而利用魔法盖掉刚刚那个害菲洛跌倒的地洞。这个国家的人究竟要耍诈到何种地步才肯罢休啊!

「菲洛,绝不能输给那种卑鄙的小人!我们上!」

「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听见我这么说的菲洛咬紧牙关站了起来。接着仿佛开口表达出『我还可以』的意思一般燃起熊熊斗志,以远胜方才的速度拔腿狂奔。

转眼之间便从元康旁边擦身而过。

「什么!?」

就算受到卑鄙手段妨碍,也绝不能败给这混帐东西!

菲洛像是回应我的心思意念似地全力奔驰,完全不把受到援护魔法加成的骑龙速度当一回事般进入第二圈,好不容易才把落后的差距补救回来。

我趁刚好通过村民们能够看见的区段之际,气冲冲地指向那名骑士。

察觉异状的村民们也开始包围那名骑士。

『身为力量根源的我在此号令。再次解读定理,降低那人的速度!』

「瞬速降档!」

「呱啊!?」

菲洛的速度明显下降许多。

「混帐,给我差不多一点!」

包含骑士在内的相关人士全都撇头佯装不知。

元康追上速度变慢的我们,再次扬长而去。

就算再怎么迟钝也该注意到才对吧?那个笨蛋。究竟要卑鄙到什么地步才甘心啊!

可恶……这样默默挨打的局面实在令人感到非常火大。难道就没有其他反击手段吗?

「呱啊啊啊啊!」

似乎也火冒三丈的菲洛露出愤怒的神态,深深地压低脖子,摆出前倾姿势并张开双翼。

哦!速度变快了,但过弯的难度也相对变高。切入弯道时会不自觉地偏向外侧。

然而,切勿小看本人的电玩经验!我可是曾忠实地重现了摩托车竞速电玩的挪移体重过弯啊!

为了修正菲洛的过弯路线,我将全身体重挪移至别道内侧这边。看在旁人眼中,一定会觉得我很像倒挂在菲洛的侧边吧。

不过我的技术奏效,菲洛得以维持原始速度顺利通过弯道。

很好!在进入第三圈的同时,我们终于追上元康。

再来只要飙出最快速度超越元康即可。

受到村民监视的那个混帐骑士应该再也无法妨碍我,这下子胜券在握——我这念头还没消失,却见骑士竟然恼羞成怒地拔出了剑,开始驱散村民。

简直乱七八糟到极点。骑士又开始咏唱咒文企图妨碍我。

既然你打算来这招,那我也有我的做法。

「灵气盾牌!」

骑士制造出一个比方才还大的凹洞,我则在同一个地方召唤出灵气盾牌。

「菲洛上!让那家伙见识一下你的速度!」

「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很好,游刃有余。接着我顺便——

「菲洛!」

「呱!」

我驾驭菲洛稍稍偏离赛道,降落在处处妨碍我的骑士面前,恶狠狠地怒瞪着他。

「唔,啊……」

再三受到妨碍的菲洛也怒上眉梢地瞪着骑士。对骑士而言,我看起来或许就跟某世纪末霸者没两样也说不定。

菲洛扬起后脚踹翻暗中作弊的骑士,让他当场昏倒在地。

「冲——!」

菲洛高声啼叫,我们以压倒性的胜利者姿态抵达终点。

「我、我输了……」

「太卑鄙了!你作弊!我要求重新比赛!」

「卑鄙?到底谁卑鄙啊?那家伙不就是你安排的暗桩吗?」

我指着被菲洛踹昏的骑士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躺在那边的家伙在比赛中一直出手妨碍我啊!」

「真的假的!?」

仿佛毫不知情的元康事到如今才丢出这句话。

我可没忘记你喊过『好机会!』这回事喔!

「谁理你啊,反正那是他们擅自采取的行动。倒是你的违规行径非得接受惩罚不可!」自己落败就喊对方作弊吗?开什么玩笑啊。

「……我可不这么认为喔。」

听见领主发言,村民们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诚如盾之勇者大人所言,赛道上留有魔法的痕迹喔!再者,骑士还企图驱散我们,因此这边也已取得证据。」

没错,我之所以驾驭菲洛踹飞骑士,就是为了阻止他湮灭证据。因为这一脚踹得够重,村民们立刻就赶来压制住骑士。只要有那个留在赛道上的大凹洞,任何人都看得出谁才是犯人才对。

「那、那是盾之勇者捏造的证据啦!」

「没这回事。」

咦?魔法店的店长从人群当中现身说法。这才让我想起她孙子好像就是这座村庄的居民。

「盾之勇者大人的魔法适性是回复及援护喔!同行的那名小姐擅长的则是光系与暗系魔法,他们都施展不出操控大地的土系魔法。」

「区区魔法店店长,少在那边给我摆架子!」

当婊子撂下这句狠话之后,随即遭到忍者集团包围。

「……看样子枪之勇者的支持者显然采取了违规行为,请诸位与在下同行吧。」

元康则边安抚婊子的情绪边呛声:

「这次算我们输了。依照约定,我们接管这座村庄作为领地的事就此作废。」

「很好,快点滚出去吧。」

「下次我绝不会再落败。」

「连战连败的家伙没资格讲这句话啦,卑鄙小人!」

「我才不是卑鄙小人!」

「枪之勇者大人,请勿起争执。盾之勇者大人也是。」

遭到忍者集团轻斥之后,元康等人随即动身离开。

不对,骑龙被他们弃之不顾了。

「我们不需要输给盾牌的东西,不管它了。」

咕……难过地发出啼叫声的骑龙就这样被弃置于现场。

感觉实在有点可怜,这家伙明明没做错事啊。

此时有位村民趋前安抚骑龙,并抓住它的缰绳。

「暂时就将它安置在村里好了。」

「也好。」

落败的骑龙垂头丧气地被村民带离现场。

「好啦,把获胜报酬交出来。」

「尚文大人,您也太突然了吧?」

「盾之勇者大人是本村的恩人,毕竟要是被课征那么沉重的税金,这座村庄势必家破人亡啊。但可否请勇者大人再等待几天呢?我会另外拿一笔钱给勇者大人。」

「重建工程不是需要花到钱吗?」

「……这下真被您戳中痛处了。」

「你若删减重建工程费用当作礼金交给我的话,岂不是毫无意义可言?我只收下这份心意就好。」

到时再被胡乱找碴,我也会很伤脑筋。我目前已经够恶名昭彰了,日后若有人谣传我在这座村庄搜括钱财,那我真的会吃不消啊。

「那么,我就奉送一项能确实帮上忙的便利物品……请问勇者大人对经商有兴趣吗?」

「经商?」‘

「是的,就是走遍大小村庄城镇兜售商品的生意。勇者大人似乎在贩卖药物及素材赚取资金的样子,假使感兴趣的话,相信这份赠礼必能在这方面帮上您的忙。」

「嗯。」

经商吗……换言之并非要求店家收购而是具备着可以兜售给客人的利多吗?

这下子得仔细思考一番了。

过去都只扮演生产者的角色,但今后也可同时当起经销者,这当然是好事一桩。

「既然盾之勇者大人有一只健步如飞的菲洛鸟,我就奉送一辆马车,以及一张在经商时必能派上用场的商业通行证给您。」

「商业通行证?」

「是的。在这个国家经商时,只要一抵达各地村庄和城镇,就得缴交一笔款项给该地区的领主——而这时便轮到我盖过章的这张商业通行证登场了。只要有这张证书在身,基本上就不需要付钱了。请您务必善加运用。」

其实仔细想想,这里是位于梅洛马格国都近郊的农村,交通也很便利,能担任此地的领主,就意味着必须拥有够强的权力及威严才行。我将灾厄浪潮的危害控制在最小限度的事情,已经传入琉德村的村民耳中,即便恶名昭彰、被国王盯上,但我仍为村民们扛起苦涩的决定;

再加上我又挺身排除掉来自国家蛮横高层的粗暴决策,他自然也因而展现出愿意协助我的态度。

「……这也是为了不让您的坏名声妨害您作生意,相信这样应该就比较容易赚到钱才是。」

既然对方释出善意,我也率直地开口道谢。

「非常感激,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这确实是相当便利的报酬,而且他还答应会在近期内替菲洛量身打造一辆马车。

幸亏送的不是板车,真是太好了。

「好啦,总之就先继续重建工程再说吧。」

「嗯。」

村民们与拉芙塔莉雅一同点了点头,各自回到重建工程的岗位上。

「呱♪」

已经得到一台专属板车的菲洛显得十分开心。

「好!今天就向森林出发吧!」

「是!」

「呱——!」

我一伸手指向要去的方位,菲洛随即精神抖擞地拉着板车开始前进。

喀咚喀咚!

一开始还满悠闲的……

喀咚喀咚喀咚!咔拉咔拉咔拉咔拉!

紧接着车轮渐渐开始发出剧烈的声响,周遭景色迅速掠过眼前。

「太快了!太快了!速度放慢一点!」

「呱……」

放慢速度的菲洛有点不满地边啼叫边缓步前进。

「总觉得有点不太舒服……」

大概是晕车了吧,只见拉芙塔莉雅浑身无力地躺在板车上。

「不要紧吧?」

「嗯……但是,请别让车身晃得太过厉害……」

「这样啊,原来拉芙塔莉雅具有会晕车的体质呢。」

「……好像是。尚文大人没问题吗?」

「我从没头晕的经验啊……」

不但酒没问题,我和晕车晕船晕机等症状更是无缘。

记得我还是个小学生的时候,有一次搭巴士参加学校举办的远足活动,我从背包里拿出漫画和轻小说阅读,结果坐在我隔壁的同学们都边看着我边说不舒服,然后纷纷换到其他的位置去。还有一次,为了拜访亲戚而搭了一整天的客轮,当全家人都因晕船而倒卧在床上时,我却窝在船舱内狂打掌机。

「你就躺着好好休息吧,菲洛和我会负责把你送到目的地啦。」

「那我就休息一下……」

「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个……速度请再放慢一点。」

但菲洛却是几乎没听见拉芙塔莉雅在说些什么,只是开心地一味前冲。

之后,拉芙塔莉雅在途中吐了一次,等抵达森林时已经撑不住了。

「唔……呜呜……」

目睹拉芙塔莉雅脸色惨白地发出呻吟声的模样,我开始反省自己冲太快的飙车行为。

「抱歉。」

「呱……」

菲洛似乎也感到很过意不去,表现出垂头丧气的神态。

「我,我不要緊……唷。」

「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不要紧的样子,要是有地方能让你休息一下就好了。」

「啊,您是盾之勇者大人吧?」

在森林附近有间小屋,一名看似樵夫的村民从里头走了出来。

「嗯,村民们拜托我来运送木材回去。」

「那个……您身旁这位同伴还好吧?」

「我猜八成不太好,有地方能让她休息一下吗?」

「小木屋内有张床,就让她在躺在床上休息好了。」

樵夫带领我们走向小木屋。我扶着拉芙塔莉雅的肩膀,将她安置在床上。

「我随便去找些菲洛应付得来的敌人,今天就纯粹担任送货工人吧。」

拉芙塔莉雅似乎对交通工具没辙,看来在她习惯板车之前,还是暂时别全力冲刺好了。

「抱歉,麻烦你先把木材堆放至板车上。等一下我们会再回到这里来。」

「啊,知道了。」

卸下板车的菲洛,站在小屋外面注视着屋内的情况。

「那我们出发吧。」

「呱!」

既然能够一脚踹飞元康,它的攻击力想必值得期待。

进入森林稍微绕上一绕吧。

走进森林后,意外地并未遇见魔兽。我在静谧的森林里和菲洛一起散步。这一般称作森林浴,而森林里的空气感觉也确实格外清新。

话说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我从没如此悠闲地欣赏过周围的景色。

原因是啥呢?在目击元康那张痛得揪成一团的嘴脸之后,似乎所有的烦恼全都被吹散了。

……不对。

我猜大概是由于拉芙塔莉雅愿意相信我的缘故吧。

而拉芙塔莉雅却因晕车而不在身边。

总觉得有点寂寞。

仔细想想,相处至今明明只过了半个月——还不到三周的时间吧,却已经演变成一同行动是理所当然的关系。甚至觉得小孩模样的拉芙塔莉雅好像已是很久以前的往事了。

虽说已经下定决心要成为拉芙塔莉雅的代理家长,不过我该做些什么才好呢。当然也得面对灾厄浪潮的问题。尽管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该怎么办啊?

「要是有治疗晕车的药就好了……」


1.0018981001898;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