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卷 一话 摇彩蛋

「这不是勇者大人吗?请问今天来此有何贵干呢?」

一抵达帐篷,那名作绅士打扮的奴隶贩子立刻摆出装模作样的姿势欢迎我们。

「哎唷?」

奴隶贩子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拉芙塔莉雅,同时发出钦佩不已的赞叹声。

「真是令人惊讶的变化呢。想不到您竟能将她培养成如此优质的高档货。」

只见他边说边转眼望向我,却又莫名其妙地垂下双肩。

这名奴隶贩子是在我对世人丧失信心,身上虽然有一小笔钱,却又苦于缺乏攻击手段之际,主动向我提起『要不要买个奴隶啊?』的人。

他是个身材有点臃肿的中年绅士,同时也是个超典型的可疑人物。

他好像很中意我的眼神,在各方面对我都满友善的。因此我便从他手中买下了拉芙塔莉雅。

「……干嘛啦?」

「本以为客倌会是一位更像我们这种人的狠角色,结果真是令人大失所望啊。」

什么意思啊?——我还是忍住别讲出这句话好了。

要是被他瞧扁的话,会对双方日后的关系造成负面影响。我就姑且撂下一句煞有其事的台词好了。

「告诉你,不杀她也不给她好日子过,然后又能提升她的素质,这才称得上是上道的奴隶使者。」

我以魄力十足的低沉嗓声回答奴隶贩子。

「在你的认知当中,奴隶八成只是用完便丢的道具吧。」

「尚、尚文大人?」

拉芙塔莉雅眼神微微上扬,有点担心地仰望着我。

我也知道自己有点得意忘形。该怎么说呢,总觉得自己变得较为从容一些了。

「……呵呵呵。原来如此,我开始感到兴奋了喔。」

或许是很中意我的回答吧,只见奴隶贩子脸上浮现出极其灿烂的笑容。

「那么,客倌是要我给这个奴隶估个价钱对吧……既然已把她拉拔成如此漂亮的高档货,如果并非处女的话,我可出20枚金币收购……客倌意下如何呢?」

「为什么被你讲成一副已经决定卖掉我的样子啊!而且我还是处女!」

拉芙塔莉雅这番话令奴隶贩子忍不住发出惊呼。

「什么!那我改出35枚金币好了。能让我确认一下她是否真为处女吗?」

「尚文大人!」

拉芙塔莉雅竟然值35枚金币!?

「尚文大人!?呃,您倒是说说话啊!」

35枚金币啊……这可是一笔能够轻松买下一个Lv75的狼人的金额耶。

当我暗自思忖此事之际,拉芙塔莉雅突然露出凶神恶煞般的可怕神情,狠狠地抓住了我的肩膀。

「尚文大人……玩笑若不适可而止的话,我要生气了喔。」

「怎么啦?露出那么吓人的表情。」

「还不都是因为那人明明已经开出价钱了,您却一点也没有拒绝的意思。」

「这个场面若不表现出游刃有余的姿态,只会被对方瞧不起啊。」

我也只能用这段说词蒙混过去。一旦被看穿我脑海里刚刚真的稍微浮现出这个想法,拉芙塔莉雅搞不好会就此离去。再怎样我也不会卖掉这世界上唯一相信我的孩子。

然而……

「35枚金币吗……」

我轻声嘀咕了一声,拉芙塔莉雅登时加强掐住我肩头的手部力道。

「好痛、好痛啊!」

拉芙塔莉雅的攻击力……已经凌驾于我的防御力之上了啊。

单就战斗层面而言,这可真是可靠。

「……就算我现在直接逃跑,对您来说也没关系吗?」

「开玩笑的啦。我只是对拉芙塔莉雅能获得这么高的评价一事感到欣慰罢了。」

「哎、哎呀……尚文大人真是的……」

不知为何,拉芙塔莉雅突然表现出既温驯又害臊的模样。

「我说奴隶贩子啊,我早已打定主意不卖拉芙塔莉雅啦。我岂能舍弃自己的宝贝女儿。」

「女儿?」

「用不着在意,听听就好。」

「呃……?」

就算我试着扮演家长的角色,在这世上仍旧只有两个人是拉芙塔莉雅真正的父母亲。而且,假如我突然开始摆起家长的架势,相信拉芙塔莉雅八成也会感到很排斥吧。

「这样啊……实在太可惜了。那么,请问客倌究竟有何贵干呢?」

「嗯,你没听说吗?城堡里不是发生了那场骚动吗?」

听见我的提问,奴隶商脸上再度浮现一抹奸笑。

「当然晓得,奴隶的诅咒被解开了呢。」

「晓得的话就好办了……或者该说,你既然知道我此行的目的,就别在那边胡乱估价啦。」

我可是被你害得差点遭拉芙塔莉雅厌弃耶。

「这个国家的奴隶制度呢,并不会单凭国王那种程度的胡言乱语就宣告消失哦。是的。」

昨晚,那个垃圾国王甚至不惜扭曲国家法律,也企图没收我的奴隶拉芙塔莉雅。听说理由好像是因为元康看不惯的样子。

「咦?贵族应该不会购买奴隶吧?」

「不不不,倒不如说身为贵族的先生女士最爱上门光顾喔。因为奴隶的用途多多啊。是的。」

「那个垃圾国王,为了袒护元康……那个枪之勇者而掰出那种鬼话,难道不会引起贵族反感吗?」

不过,那一定很有意思。倒不如说事态如果真的发展成那样的话,反而能让这个国家变得更好啊。

「毕竟这个国家的内部并非团结一气,如果做出那种事的话,最后倒霉的,铁定会是那些倡导反对奴隶制度的贵族啊。是的。」

「那个垃圾国王真的有这么霸道的权力吗?」

这八成是个走独裁主义路线的国家吧。若是这样的话,大概撑不过十年吧,肯定会因为发生叛乱而宣告灭亡。毕竟当前是由一个垃圾国王治理国家,而继承人则是那个婊子啊。

「那是因为呢,这个国家有比国王更为——」

「请问……关于奴隶纹章的事情要怎么办才好呢?」

「对喔,你不说我都忘了。」

完全离题了啊。仔细想想,反正日后再也不会见那个垃圾国王,他的事怎样都无所谓了。

「因此,两位才跑来找我登录奴隶纹对吧。是的。」

「嗯,行吗?」

「随时都能为您服务。」

奴隶商『啪』地弹响手指,一名部下随即端着一只与先前用以登录奴隶时相同的陶壶前来。

拉芙塔莉雅有点难为情地解下胸甲,露出胸口。

「您、您觉得如何?」

「什么叫觉得如何啊?」

「唉……」

嗯?她为什么表现出那么遗憾的神色啊?

甚至还对着我叹了口大气,难道我做了什么得罪她的事吗?

接着就是和上次一样,用掺入我鲜血的墨水,涂在拉芙塔莉雅原本刻有奴隶纹章的胸口部位。只见消失的纹章图案重新浮现,开始在拉芙塔莉雅的胸口绽放光芒。

「呜、唔……」

拉芙塔莉雅强忍着痛楚。

奴隶图标再次出现于我的视野中,我勾选了一下对应命令和违规行为的选项。

……比之前少一些也没什么问题吧。拉芙塔莉雅是因为信任我,才愿意再次成为我的奴录,我也必须对拉芙塔莉雅更有信心一点才行。毋宁说,这根本没有勾选的必要,这只不过是个形式上的印记罢了。

「那么……」

正当我思考下一步的时候,突然下意识地注意到盛放着墨水的器皿。稍微触摸一下,盾牌竟然跟着产生反应。

「欸,这墨水可以分一点给我吗?我会付钱的。」

「好的,没问题。」

我将剩余的墨水淋在盾牌上。

唰——……盾牌将墨水吸收殆尽。

奴隶使者之盾条件获得解放。

奴隶使者之盾Ⅱ条件获得解放。

奴隶使者之盾

能力未解放……装备加成效果:奴隶成长补正(小)

奴隶使者之盾Ⅱ

能力未解放……装备加成效果:奴隶状态数值补正(小)

奴隶使者之盾吗……嗯,总觉得也是理所当然的结果啦。

多出了一条看似独立的全新技能树,但主体则是由小盾牌衍生而出。因此本体数值并不怎么强,但却附带了满吸引人的装备加成效果。

成长补正吗?

话说回来,只不过滴上少许的墨水,为什么一下子就多出了两款盾牌啊?

这块盾牌是传说中的武器,同时拥有吸收各种素材便获得成长的力量。

另外也具备只要持续装备该款盾牌经过一段时间后,就会产生所谓的「能力解放」,让装备加成效果永久附加于我个人的状态数值上的机制。换句话说,只要反覆取得各种不同盾牌并累积装备加成效果的步骤,勇者就能获得远远凌驾于一般人之上的强悍力量。

除了技巧与技能之外,到目前为止也已确认还有提升状态数值的装备加成效果。

尽管仍旧谜雾重重,但若不能驾轻就熟地运用这块盾牌,今后大概就很难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吧。

暗自归纳出结论的我,缓缓转眼看向拉芙塔莉雅。

「怎么了?」

话说我以前也曾让盾吸收过拉芙塔莉雅的头发呢。当时虽然只注意到浣熊盾牌的出现,但说不定也已同时满足了新盾牌的条件,奴隶使者之盾Ⅱ恐怕就是这样问世的吧。

如此说来……

「拉芙塔莉雅,给我一点你的血液好吗?」

「怎么了吗?」

「也没什么啦,只是有点事情想试试看罢了。」

虽是微微侧头露出不解的神情,拉芙塔莉雅仍仿照我把血滴入墨水的行动,用小刀轻轻划破指尖,挤出少许鲜血滴在我伸出的盾牌上。

奴隶使者之盾III条件获得解放。

奴隶使者之盾III

能力未解放……装备加成效果:奴隶成长补正(中)

太好了!正如我推理的那样!

「尚文大人?您看起来似乎很开心的样子呢。」

「嗯,出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盾。」

「那真是太好了。」

我把盾牌变换成奴隶使者之盾,等待能力解放的那一刻到来。

「接下来嘛……咦?」

已经完成此行目的的我准备打道回府之际,突然瞥见一只摆在帐篷角落、里头装满蛋的木箱。

我对那只木箱毫无印象,是什么东西啊?

「那是什么?」

我开口询问奴隶贩子。

「哦哦,那是在下表面上用来作生意的商品啦。」

「那你们表面的身分是什么?」

「魔兽商人。」

奴隶贩子用莫名兴奋的语调做出回应。

「魔兽?也就是说这个世界存在魔兽使者这种职业?」

「跟您这种聪明人交谈真是省事,勇者大人对此一无所知吗?」

「总觉得我好像没见过就是了……」

「尚文大人。」

拉芙塔莉雅举手说道。

「怎么?」

「菲洛鸟就是魔兽使者培育出的魔兽喔。」

我还真没听过这种魔兽名称,所指的到底是哪种魔兽啊?

「那是啥?」

「就是在城镇区取代马匹拉着马车的鸟型魔兽。」

「喔,是那东西啊。」

原来就是拉着马车的大鸟啊。我还以为是这个世界特有的动物呢,原来是魔兽啊。

「在我以前居住的村子,也有从事培育魔兽工作的人哦。牧场里还饲养了一大群可食用的魔兽呢。」

「喔……」

看来,对这个世界而言,经营牧场之类的人士或许都被划分在魔兽使者这个范畴内吧。既然并未采用动物的名称,而是把人类以外的生物统称为魔兽的话,那就不无可能了。

「所以那些蛋是?」

「魔兽若不从蛋开始响化,便不会亲近人类,因此在下才直接用蛋来进行买卖。」

「原来如此。」

「您想看看魔兽笼吗?」

客人一有兴趣就开始推销——这奴隶贩子的商魂还真是强悍。

「不,这次就算了。另外,竖立在那只装满蛋的木箱上的那块看板,又是什么东西?」

虽然看不懂上面写了些什么,不过画了一个指着箱子的箭头,以及一串看似数字的文体。

「这是——一百枚银币可挑战一次的魔兽彩蛋抽奖!」

「一百枚也太贵了吧。」

我们手头上的资金全部只有五〇八枚银币,这抽一次的代价实在太昂贵了。

「因为都是高价的魔兽呢。」

「我姑且问个问题当作参考。那叫作菲洛鸟对吧?那种魔兽在这里的平均售价大概是?」

「……成体的话大约两百枚银币,此外也会受到羽毛色泽和品种等因素的影响。是的。」

「既然那是成体的价格,就代表雏鸟会更便宜吧?再加上这只是蛋的价格,如果培育费不列入计算的话……真的划算吗?」

「不不不,那个木箱里头还有其他魔兽品种的蛋喔。」

「原来如此……难怪你刚刚会说是『抽奖』。」

意思就是有可能杠龟,也有可能中大奖的吗?

一旦杠龟就血本无归,中奖便可连本带利一次赚回。

「所以说,那一箱就是里头全无大奖的坑人区吧?」

「什么!难道勇者大人认为在下是做那种缺德买卖的奸商吗!?」

「不是吗?」

「我啊,对做生意这档事也是有自尊心的。尽管会夸大其词诓骗客人,但我这人最讨厌的就是卖假货。」

「虽然喜欢骗人,但是不喜欢卖假货吗……」

这算哪门子歪理啊?我颇感傻眼地如此心想。

「然后咧?大奖是什么?」

「若用勇者大人听得懂的浅显字眼来说的话,就是骑龙啦。」

骑龙吗?骑龙……是指骑士团将领级的高层人士所骑乘的龙?

「是像马一样的龙吗?」

「不,是飞龙。由于颇受欢迎……因此有贵族阶级的客倌会前来挑战呢。」

飞龙吗……还真令人向往。

「尚文大人?」

「如果抽中的话,市价相当于20枚金币。」

「那中奖率是多少?我只要知道抽中骑龙蛋的机率就好。」

「这次总共准备了两百五十颗魔兽蛋给客倌们玩抽奖游戏,而其中的最大奖就是一颗骑龙蛋。」

二百五十分之一吗?

「这些蛋都被施加了无法透过外观及重量辨别品种的强力魔法。请先做好可能杠龟的心理准备再购买。」

「真是稳赚不赔的好生意呢。」

「是的,在下还会请中奖的客倌留下姓名,顺便邀请他们参加宣传活动。」

「嗯,但是这中奖机率……」

「您若一次买10颗的话,便可在另外这个装满中奖彩蛋的箱子里多选一颗魔兽蛋唷。是的。」

「那里头再怎么说也不可能装有骑龙蛋吧?」

「是的。但保证能抽中市价相当于三〇〇枚银币的好货。」

奴隶贩子脸上自然而然地笑逐颜开。

等等……这不就是俗称的转蛋商法吗,太贱了吧!

这种东西通常都会被设计成只有庄家能够获利的模式啊。我差一点就受骗上当了。

「唔……」

仔细想想,如果只有拉芙塔莉雅一名队友的话,时间一久,可能也会变得吃不消。

买个新奴隶跟买只魔兽,究竟哪种选择比较划算?

尝试一下才刚出现的奴隶之盾也满有趣的吧。由于拉芙塔莉雅的Lv已经偏高,因此也比较难以享受到成长补正的效果。

只不过……魔兽也有优点。自从带拉芙塔莉雅一起行动之后,添购和保养武器防具就成了一桩麻烦事。而魔兽八成可以靠自己的肉体参与战斗,所以没有为它们添购武器与防具的必要。

如此便可将省下的钱挪给拉芙塔莉雅使用。

「好,那我就先买一颗试试看吧。」

「铭谢惠顾!这次连同登录奴隶纹的费用也包括在内哦。」

「还满慷慨的嘛,我就是喜欢这种服务。」

「尚文大人!?」

「怎么了?」

「您要购买魔兽蛋吗?」

「是啊,我想如果单靠拉芙塔莉雅一个人的话,往后的战斗应该会变得很辛苦吧。再考虑到装备开销的话,购买奴隶的成本也会跟着水涨船高。因此买只魔兽回来试着培育或许是件乐事。」

「呃……不过,魔兽非常难搞哦。」

「这种程度的事情我当然明白。拉芙塔莉雅也想要一只宠物吧?」

「……您不是冲着飞龙才决定抽彩蛋的吗?」

「即便最后只抽中兔皮儿也没问题。」

我并不讨厌小动物。网路游戏中不是也有所谓的驯养宠物吗?只要能够跟那种东西一样,在生活中发挥出调适心情的清凉剂效果就行了。更重要的是,如果与奴隶同样能够加以命令的话,应该会比我更具攻击力才对。

或许是因为手头宽裕了一些,我也有种败家欲望蠢蠢欲动的自觉,但我相信这绝不会是亏本的投资。况且既然有对应奴隶的专属盾牌,那么就是有另一款魔兽版本的盾牌也不足为奇吧。

「而且就算培育完之后再卖掉,也不会像奴隶那般令人心痛啊。」

「啊啊,我懂了。原来如此。」

虽然依旧会萌生依依不舍的情感,但当我们需要钱时,也只能忍痛割舍了。

奴隶因为身为人族的缘故,会导致要脱手时狠不下心。正如拉芙塔莉雅很仰慕我一般,一旦碰到要卖掉仰慕自己的奴隶时,连我也不晓得自己是否真有办法割舍。相较之下,魔兽又不会说话,无论再怎么亲密,顶多只会心痛一下就过去了。

祝福你遇见另一名好买主——还可以强行补上这类自私的愿望。

「你也有提供这种中介服务对吧?」

「勇者大人深思熟虑,着实令我感到万分兴奋啊!是的。」

奴隶贩子的兴致也在持续上升中。

我开始观察排列在木箱内的魔兽蛋。既然他都说已经施加了无从调查品种的防范魔法,那只要随便挑选一颗就行了吧。

「那就这个好了。」

我根据直觉,挑了摆在右侧的其中一颗魔兽蛋。

「那么,请您在蛋壳表面画着印记的地方滴下血液。」

我照他所说,在被画于蛋壳表面的纹章处涂上血液。接着只见红光一闪,我的视野里随即冒出一个魔兽使者的图标。似乎与奴隶一样可以设定禁止事项。

……我勾选了无视我的指示便会遭到惩罚的设定项目。这东西终究是魔兽,得设定得比拉芙塔莉雅更加严格才行。也不晓得它听不听得懂人话,所以还是走严格路线比较妥当——虽然还没有开始孵化就是了。

奴隶商露出奸笑,拿出一个形似孵化器的道具,我随即把那个蛋放进孵化器里。

「假如到时没孵化的话,我绝对会来跟你讨一笔违约金。」

「即便抽中了杠龟彩蛋也不肯白白认栽的勇者大人,着实令人甘拜下风!」

奴隶贩子的兴致达到最高点。真是够了,难道这家伙带着隐而未现的被虐欲望不成?我虽没有凌迟男人的兴趣……但我倒是想瞧瞧其他勇者痛苦的嘴脸就是了。

「就算只是口头约定,到时候我也一定会回来要钱喔。假使你敢装蒜的话,我这个凶狠的奴隶可是会大闹一场的。」

「您究竟想叫我做什么啊!」

「小的谨记在心!」

奴隶贩子这家伙看起来似乎相当开心的样子。

「这颗蛋几时能孵化啊?」

我付完一〇〇枚银币后,顺便询问奴隶贩子。

「孵化器上面有写喔。」

「哦……」

只见看似在这个世界代表数字的文字正不断变动。

「拉芙塔莉雅,你看得懂吗?」

「呃,我只看懂一些……这排数字大概到明天早上就会消失了。」

「还满快的嘛,这样也好啦。」

明天会孵化出什么样的魔兽呢,我开始期待啦。

「本店随时欢迎勇者大人大驾光临。」

于是我们便拿着这颗魔兽蛋,转身离开帐篷。


1.0013363001336;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