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一卷 外传 儿童午餐的小旗

「我出门咯——!」

「要记得在中午之前回来唷——」

「好!」

今天天气非常棒!

我向妈妈打了声招呼出门之后,便前往村庄广场,跟在那儿等我的基尔等人会合。

「哦哦,你乖乖来报到了呢。」

「恩!」

基尔一边上下摆动他那对看起来跟狗狗十分相似的耳朵,一边等待我的到来。

其他孩子们也早已集合完毕。

「今天大人交待说因为莎迪娜姊姊不在,所以不能去海边玩……其实明明就没关系啊。」

「可是基尔你前阵子不是差点就溺水了吗?」

「啰、啰唆啊!所以今天我们改去草原那边玩耍吧。」

「嚼!」

大家都点头表示同意。

「那就出发喽!你得好好跟上喔。」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啊?跑步可是我的拿手绝活耶!」

大家仿佛彼此竞争似地奔向草原。

别看我这样,我最擅长的就是跑步。在玩捉迷藏时,我的脚程几乎跟这当中速度最快的基尔不相上下呢。

我猛然加快速度,大家全都跟在我后面。

「——的脚程果然有够快啊。」

「只要手臂往前摆并怀着尽可能向前冲的意识,就有办法让脚程变快啰。」

就在我对脚程较慢的孩子讲解快跑诀窍之际,我们已经抵达附近的草原。

虽然爸爸他们说会有魔兽出没,要我们小心一点,可是我们到现在都从没撞见什么危险的魔兽啊。

「今天要玩什么游戏呢?」

「可恶,我输了。下次我一定会追上你!」

基尔气呼呼地定睛瞪着我。

呵呵,因为今天我的状况绝佳啊。

「那今天就来玩捉迷藏好不好?」

「没问题!」

「恩!」

大家都点头同意我的提案。

「我来当鬼!这次我绝对会追上你!」

「我才不会输咧——!」

基尔真是死不认输呢。但这种特质正是他的魅力所在啊。

「啊哈哈哈哈——」

「可恶——给我站住——!」

不晓得为什么,基尔整个人火冒三丈地只追着我跑。

等到最后我们俩都跑到精疲力尽时,大家便决定休息片刻。

「再来要做什么好呢?」

「大家都还能留下来玩吧?」

「用不着回家帮忙也没关系啦。」

再怎么说,现在都是大家得开始帮忙家务事的时期。连我也都会帮忙妈妈下厨作料理啊。

「再来玩一次捉迷藏吧。」

「我都快累死了,让我休息一下啦。」

活泼过头的基尔真叫人伤脑筋,不愧是男孩子。

「啧……那我就找还有体力的人玩捉迷藏啰。」

「好!」

男孩子们一同起身,开始第二场新游戏。

「真有活力呢。」

「是啊——」

邻居家的莉法娜跟我一起笑咪咪地凝视着男孩子们,并开口表示同意。

「哪哪,村子里有你喜欢的男生吗?」

「嗯……」

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即将迈入对恋爱这回事开始感到在意的年龄。

在村子里常听见大姊姊们交头接耳地聊起谁跟谁在交往,以及谁跟谁要结婚的话题,我们自然也会跟着产生兴趣。

「大概就是像爸爸那样的人吧——」

「不是啦,我是说如果年纪跟我们差不多大的话……」

「唔——」

我转眼望向全神投入捉迷藏的基尔等人。

再怎么说最帅气的还是基尔啊,五官也相当端正。这样讲是有点可悲,但我对镜子里映照出来的自身容貌并不太有自信啊。

一旦前往附近的城市,就会发现城里有很多跟我同年的可爱女孩,身体也会随着年龄成长而翔实地反映出这项特征。

我这个种族的长相似乎并不太好看啊……

可是爸爸的容貌既帅气又英挺。我也好希望能像爸爸那样啊。

大家都称赞妈妈很可爱,个性温柔,厨艺也很高明……

长大之后就会变漂亮吗?我曾这样问过妈妈。

结果妈妈温柔地对我点了点头。

因此等我长大后,一定会是个大美女啦。

之后我又问妈妈喜欢上男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跟我喜欢妈妈的情感不一样吗?这次却害妈妈伤透脑筋。

看样子我喜欢妈妈的情感,似乎跟男女之间的爱情大不相同。

「喜欢好像分很多种,我也搞不太清楚。总之妈妈说跟我喜欢妈妈的感情不一样。」

「这样啊,那我想跟像传说中那位盾之勇者的人结婚!」

莉法娜是村里跟我最为要好的朋友,不仅比我更像女孩子,而且很喜欢聊恋爱及情侣之类的话题。而她最憧憬的,就是故事中提到的四名传说的勇者大人之中,那位最爱护亚人的盾之勇者大人。

「至于我嘛——」

事情就发生在我们闲话家常的时候。

直到这一刻为止,我仍毫不怀疑地深信这样和平的生活能持续到永永远远。

霹哩!

一阵巨大的声音响彻周遭。

当我心想『怎么回事?』之际,空气突然剧烈震动,害我们差点被强风刮走。

「哇!」

「呀!」

「呜喔!」

大家连忙趴下等待强风止息。

片刻过后,周遭恢复风平浪静的状态。

「到、到底是怎么搞的啊?」

「喂,你们看那边!」

基尔指着天空大喊。

转眼望向基尔手指所示方向的我顿时哑口无言。

天空宛如遭到匕首刺穿一样,一道诡谲的裂缝往草原尽头那边延伸过去。

「该怎么办才好?」

「爸爸他们有交待,一旦出事就立刻赶回村庄。」

「此时不前往调查真相,要等到什么时候才去啊!」

「不可以啦,基尔!」

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联手制止基尔,随后便加快脚步赶回村庄。

「拉芙塔莉雅!」

「爸!」

前往隔壁镇的爸爸已经回到家,我连忙奔向爸爸身边。

「你没事吧?爸爸可是担心死了呢!」

「嗯,我照爸爸的吩咐『要是出事就快回村庄』,连忙赶回来了。」

「乖孩子。」

爸爸轻轻抚摸了我的头。

嘻嘻……

接着爸爸开始跟村里的大人们商量。

「各位,我去找领主大人谈过了。据传天空那道裂缝的根源处好像涌出大量的魔兽。「那表示我们得派出较有战斗力的村民前往处理吗?」

「基本上是这样没错。」

我听见天际裂缝那边传来一阵诡异的咆哮声。

我的尾巴随着那阵声响悚然倒竖,那是一阵相当可怕的声音。

「不要紧吧?」

「嗯……」

「喂!不好了!城镇那边满街都是怪物!已经化作地狱了啊!」

跑进村庄的邻居大叔脸色惨白地说道。

「什、什么!?魔兽大军的侵略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

「领主大人也说因为事态紧急,要我们赶紧逃亡!同时似乎已派人前往王城求援咯。」

「那领主大人目前的状况如何?」

「不清楚……不过,领主大人好像为了帮助更多人逃命而亲自协助疏散群众。」

「啧……」

爸爸他们神情严肃地在谈论事情。

「在这种紧要关头,莎迪娜及村里的勇士们偏偏都出远门捕鱼去了……」

「海上也是风浪大作,这下子真不晓得他们有没有办法赶回来啊。」

天空的样子变得愈来愈糟糕。

最后……一阵『咔啦』的奇异声响传入耳中,村民们全都转眼望向声音来源。

「那是……什么?」

好像……有一大群看似人骨的……不明物体缓缓朝村庄这边走了过来。

那群看似人骨的不明物体手中都握着武器,绽放出暗淡的光芒。

好可怕……好可怕啊。

——怪物。

没错,它们跟这个字眼极其匹配。

「呜、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叔发出凄厉的叫声逃离现场。

其他村民们也受到牵引而纷纷发出惊慌的尖叫声。

此时,爸爸挺身阻挡这群怪物。

『力之根源足矣。我在此号令。光芒啊,歼灭我眼前的敌人!』

「瞬速圣光!」

一阵光芒迸现,只见骸骨被爸爸施展的魔法击中而碎裂四散。

「各位别惊慌,保持冷静听我说。请各位尽快逃离村庄。就算我们是身体能力优异的种族,也对付不了数量如此庞大的魔兽大军。」

「说的没错。」

单手握着薙刀砍倒一具骸骨的妈妈出声附和。

可是,却有好多骸骨浩浩荡荡地朝村庄这边蜂拥而至。

「这边交给我们负责。各位快逃吧。」

「呃,嗯。」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众人便保持冷静开始疏散。

总之大家决定先撤往离村庄不算太远,应该还平安无事的港都。

因为只要到了那边,就算海面风浪大作,或许还可以跳海逃生,而且那里离天际裂缝还有一段距离,所以大概不会有问题。

「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但我们没能如愿以偿。

「啧……好可怕的怪物!」

一只拥有三颗头,体型相当庞大的犬类魔兽冲进村里。

爸爸妈妈虽然骁勇善战,仍敌不过这只魔兽。它的动作非常快,连爸爸的魔法以及妈妈的薙刀都完全打不中它。

「吼啊啊啊啊!」

与爸爸一同抵抗魔兽大军的村民被它粗暴地挥舞的巨大利爪狠狠震飞出去。手脚关节完全变形的村民颓然倒地不起。

咦?这?

骗人……的吧。

「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陷入恐慌状态的其余村民不再冷静地疏散,而是惊慌失措地开始四处逃窜。

村民们都不听爸爸他们的劝阻,迳自往海边方向逃逸。

我则遭到仓皇逃难的村民们推挤而不慎跌倒。

「各位稍等一下!」

「不要紧吧?」

妈妈将我抱了起来。

可是妈妈的脸色十分难看。

那只三头巨犬张牙舞爪地残杀没能及时逃离的村民。

「好、好可怕……」

见我心生畏惧,妈妈随即轻轻抚摸我的头。

「不要怕,我们绝对能顺利逃出生天,你尽管放心。」

「呃,嗯。」

既然妈妈都这么说了,那就没有问题……才对吧。

「我们走。」

爸爸动身追赶逃亡的村民,我也被妈妈牵着随后跟上。

村民们争先恐后地逃往断崖并纵身跃入海中。

巨犬仿佛追击一般追了过来。接着难以置信的是,它竟跃入海中啃噬以为跳海逃生就可以安全脱困的村民。

海水瞬间染成一片鲜红。

「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迟、迟了一步!」

爸爸的口气听起来比平常更为可怕。我恐惧不安地躲在为了守护大家而攻击那只巨犬的爸爸妈妈背后。

「吼啊啊啊啊啊」

三头巨犬发出咆哮,从海里跳出来阻挡在我们面前。迫使我们无路可逃地背对断崖。

「啧……」

三头巨犬挥动利爪展开袭击。

爸爸施展的魔法虽然震退利爪,不过肩膀却喷出血花。

咦?

「老公,你没事吧?」

「嗯,我不要紧,但……」

后面是断崖,村民们早已坠入崖底的海中。刚刚那波攻击更造成半数以上的村民……

「咿……」

我吓得紧紧抓住妈妈的背。

大家都拚命游泳,可是海流速度快得让人无法停留在原位。再这样下去大家都会溺水。

「此时若撇下这家伙不管,它八成会追上去吧。连其他幸存的村民都会全灭。」

「嗯……」

「给你添麻烦了。」

「你在胡说什么啊,我早已作好心理准备了。」

爸爸与妈妈彼此讲了几句话,随后转眼凝视着我。

「拉芙塔莉雅。」

「什、什么事?」

妈妈仿佛安抚我似地轻拍我的背。

「你要笑口常开,跟村里的所有人当好朋友。」

「没错,只要你面带笑容,就能让大家展露笑容。」

爸爸也轻抚我的头。

「拉芙塔莉雅……我想今后你必定会面临十分艰辛的状况,或许会因而丧命也说不定。」

「可是啊,拉芙塔莉雅,就算这样,我们仍希望你能活下去……所以,请你原谅爸爸妈妈的任性。」

此时,我内心浮现出一股可能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的不祥预感。

「不要!爸爸!妈妈!」

我不想离开你们。

因为爸爸妈妈脸上都露出我从没看过的悲伤表情。

我拚命伸长手臂,可是……

妈妈用力推了我一把,使我从断崖顶端坠入海中。

气泡咕噜咕噜地淹没我的视野,我连忙探头露出水面。

接着……我目击了三头巨犬纵身扑向爸爸妈妈的那一瞬间。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海流冲走的我持续拚命挣扎。

最后,我好不容易才游抵岸边,那已是天空开始转暗之时的事情。

「呼……呼……」

岸边有其他跟我同样幸运保住一命的村民,可是……连不幸丧命的村民尸体也一并被海水冲上岸边。

天空已变回一如既往的正常色调。

此时的我还搞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一心只想尽快见到爸爸妈妈的我,连忙动身赶往那座与他们分离的断崖。

周遭只见四分五裂的白骨散落一地,看样子从王城那边赶来的援军及冒险者们已经联手击退魔兽大军。

而我……则是……回到那座断崖。

那个地方……只剩肉屑……以及那只魔兽的尸体掉落在地上。骑士及冒险者联手将魔兽的尸体运走。

我隐约理解到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哎呀,幸亏它当时变得十分虚弱了。」

「而且好像受伤了,才能勉强搞定它啊。」

冒险者与士兵察觉到我的存在。

「这小鬼是谁?要把她抓起来吗?」

「等等,这里可是亚人的领地耶。」

「你在讲什么鬼话啊?刚刚不是接到报告,说那个领主早就死掉了吗?」

「说的也是。」

「不过可别对她出手,天晓得会发生什么事情。」

我一往前走,士兵及冒险者立刻让路给我过。

最后,我来到断崖顶端……看着原本属于爸爸妈妈的物品,全身颤抖地放声大哭。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究竟经过了多久呢?

当我回神时,才发现我已替爸爸及妈妈建好坟墓。

『你要笑口常开,跟村里的所有人当好朋友。』

『没错,只要你面带笑容,就能让大家展露笑容。』

「嗯……」

爸爸妈妈已经把赌命抢救的村民交托给我——

所以……我绝对会好好遵守他们的嘱咐。

要是在这里继续哭泣,爸爸妈妈会生我的气。

「我不会再哭了……我要离开啰。」

我起身往村子的方向走去。

「呜哇啊啊啊啊啊……」

「爸爸、妈妈……」

先前跳海逃过一劫的村民们全都回到村里。大人很少,小孩居多。

「是拉芙塔莉雅吗?」

「嗯……」

「爸爸妈妈都平安无事吗?」

住在我家附近的老爷爷一脸担心地出声关心我。

我拚命忍着泪水摇了摇头。

老爷爷顿时含糊其词地带过。大概是觉得继续说下去会害我掉下伤心的眼泪吧。

「不要紧。爸爸他们瞩咐过,说就是在这种时候,我才更应该站出来鼓励大家。」

「这样啊……你真是个坚强的孩子呢。」

「嘻嘻。」

我还笑得出来吗?

没问题,我若哭出来,爸爸他们会生我的气。

「各位!」

我发出洪亮的声音,吸引住哭泣的孩子们的目光。

「我知道大家都很伤心。我自己……其实也一样,但爸爸妈妈跟兄弟朋友会叫我们在这个时候哭泣吗?」

我这番话使得村里的大人小孩全都露出难过的悲伤神情。

我伸手轻抵住胸口,往前踏出一步。

「我同时也要对在场相信自己的亲朋好友还没死的人这样说:当他们回来的时候,如果看见村庄依旧维持现在这种残破的状态,会作何感想呢?」

对啊,这里是属于大家的村庄保持现状绝对不是好事。

爸爸及领主大人也说过,村庄就是大家携手建立的大家庭。

「我晓得大家都非常难过,但我觉得就是因为这样,幸存的我们才更得合力复兴这座村庄不可。因为我们都是一家人啊。」

没错,爸爸总是这样说。要我把村里的居民们当成家人一样珍惜爱护。

所以我想继承爸爸的这句话,好好爱护村里的人们。

「好吗?求求你们。」

我竭尽所能地堆出笑容说服大家。

「拉芙塔莉雅……」

「拉芙塔莉雅你一点都不伤心吗!?」

「父母亲都过世了,你为什么还笑得出来!」

听见这几句话,我稍微收起脸上的笑容。

我才不会哭,因为一旦哭出来就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啊。

「嗯……我……并不难过。」

绝对不能哭。我一旦哭出来,就再也没人能够阻止我掉眼泪了。

「真、真的吗?」

「这么小的孩子都这么努力了。各位!就让我们鼓起干劲跨越这个试炼吧!」

「嗯!」

「好!」

「说的没错!拉芙塔莉雅!我们也会努力加油的!」

方才还嚎啕大哭的基尔立刻打起精神,斩钉截铁地说道。

「嗯!」

此时,领主大人送给我们,代表这座村庄的旗帜,轻飘飘地掉落在我面前。

宛如宣告我所说的话正确无误一般。

嗯,这一定是某种力量……是在天堂守护着我们的爸爸妈妈送来的礼物。

我抓起旗帜,村里的大人们随即拿了一根大木棍,将我递出的旗帜绑在上头。

「这是来自上天的旨意!各位!让我们携手重建这座村庄吧!」

「「「好——」」」

于是大家凝聚共识,准备同心协力重建村庄。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霍然起身。这里是……村子搭建的临时帐篷。

由于我家已经被大火彻底烧毁,因此只好跟大家一起睡帐篷。

总觉得我好像作了场恶梦。

「刚、刚刚你们听见凄厉的呐喊声吗?」

老爷爷跑到我身边关心我的状况。

「有吗?」

「拉芙塔莉雅刚刚发出相当惊人的叫声耶!」

「真的……吗?」

我得赶紧堆出笑容,否则会害大家变得无精打采。

「我不要紧!只是作了场小小的恶梦而已啦。」

「那、那就好,你可千万别太勉强自己喔。」

「我一点都没有勉强自己,不必担心我啦!」

爸爸、妈妈——

我会好好加油,绝对……

隔天早上。

我们决定暂且搁置已经坍塌或烧毁的房屋的房子。

另外……也分派部分人力修建被海流冲上岸边的村民们的坟墓大人们努力倾注心力投入复兴作业——

小孩子们也一起帮忙分担工作。

可是,剩下的粮食份量却令人感到不安。

本来也想派人出海捕鱼以确保粮食来源,却因为海象恶劣而暂且搁置。

「再来……」

大家一起计算幸存者的总人数——

结果只剩不到原先村民总数的四分之一。

这样已经算够多了,老爷爷如此说道。

「可是,我们还活着。拉芙塔莉雅说的一点也没错。」

「嗯!」

只是……此时此刻的我还不晓得……上天即将毫不留情地摒弃我们的努力。

「哇!你们干什么啊!」

一群凶神恶煞般的人类忽然闯进村里,二话不说便开始挥剑攻击大人。

「咿!?」

「你、你们是什么人!」

「哈哈哈,听说有群亚人逃过一劫,想不到是真的呢。」

「是啊,这里已经不是保护区,应该会是个赚钱的大好机会吧?」

「没错!喝呀!」

老爷爷趋前一步破口大骂。

「领主大人绝不会允许你们这帮恶人为非作歹!王城派来的士兵一定还驻守在附近!」

此话一出,却见这群满脸横肉的人类同时放声大笑。

「已死的领主有什么好怕的此外——」

噗滋……事情发生得太快,吓得两腿发软的我完全无法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见相貌凶恶的人类,用剑刺穿了老爷爷的腹部。

「咦……?」

「咳哈——」

「你们晓得你们口中的那群士兵就是我们吗?」

「他们铁定不知道啦。」

「一点也没错。」

「「「哈哈哈哈哈哈!」」」

老爷爷口吐鲜血颓然倒地……最后完全静止不动。

我的脚边则多出一滩血泊……

「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思绪瞬间陷入混乱,我也摸不着头绪地当场拔腿就跑。

「别让她逃走!老人跟男人杀无赦!女人跟小鬼可以卖掉,务必活捉!」

之后我就不太记得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救命啊啊啊!」

「给我安静一点!喝呀!」

「啊,唔……」

我只依稀记得自己好像被人抓住头发,然后重重地挨了一记耳光。

自那以来经过了一星期,我天天都会作爸爸妈妈丧命那一幕的恶梦。

那一天,我被当成奴隶卖给别人。

一开始卖给一名看起来有点温柔的人。对方似乎想把我训练成侍女,只是……也不晓得原因为何,我最后又被卖掉了。

下一个则是……

「喝呀!」

「唔——」

为什么?为什么要做这么过分的事情呢?

那是一名身材臃肿、长相凶恶的人。我被关进一间位于陌生城镇的豪华宅邸的地下监牢。

跟我同样……不对,是在我还没来之前,莉法娜就已经先被这个男人买回来了。

而每天只要男子兴致一来,他就会用铁链把我们吊在半空中,再挥鞭抽打我们。

我们一次又一次地挨打,即便被打得皮开肉绽,他还是会不断用力抽打我们。

只要我们稍微顶嘴,或者不作出感到疼痛的表情,胸口这个专门引发痛楚,名叫奴隶纹的诡异图纹就会折磨我,再加上鞭打造成的痛楚,逼得我濒临发疯边缘。

可是我不会认输。

无论是爸爸或妈妈,就连不在此地的众人也都拚命咬紧牙关。

所以不管怎样我都不会认输。

「拉芙塔莉雅……咳咳。」

「别担心,一定、我们一定能回到我们的村庄!」

莉法娜与我重逢时早已罹患感冒,但男子仍心狠手辣地挥鞭抽打莉法娜。

「说的、也对。嗯。」

这个男人究竟希望从我们身上得到什么呢?这么狠毒地用鞭子抽打我们……有什么乐趣可言呢?

「哈!你还讲得出那种梦话啊!」

我的背部伴随鞭笞声绽放出一抹红色血花。

因为疼痛不堪的缘故,导致眼泪不断夺眶而出。

「再给我使劲大声哭叫啊!」

「唔唔!」

这一天,我受到了格外残酷的拷打。

总算获得释放,被打得体无完肤的我如同一滩烂泥沿着地面爬到莉法娜身边照顾她。

今天唯一的一餐,是一碗又臭又难喝,跟泥水没什么两样的冷汤。

「呼……呼……」

我喂莉法娜喝下这碗汤,助她保住性命熬过这一天。

不要紧的,我们绝对能活着回村庄,因为……大家都在等待着我们回去。

「再忍耐几天,我绝对会救你离开这里。」

我拿石壁的石块,用不致造成明显声响的力气敲打铁栅栏底下的石头,逐步进行着破坏监牢的作业。只要能敲坏地板,应该就有办法钻出监牢。如此一来,就可以逃出生天了!

「谢……谢……你……」

「嗯!大家都在等我们啊!」

爸爸妈妈已经把村里的大家交托给我照顾了啊。

此外,村里的人们也一定会来营救我们。

莎迪娜姊姊势必会赶来营救大家,在那之前只要设法保住性命活下去就好。

「嗯……那一天,真令人怀念呢。拉芙、塔莉、雅。」

躺在我身旁的莉法娜举起微微颤抖的手臂探向天花板。

「哪……?你还……记得……领主大人的……旗帜吗?」

「嗯……嗯。」

我用双手紧紧握住莉法娜伸直的手掌。

我当然记得,那面让大家重新打起精神的旗帜。那平淡无奇的和平生活令人怀念向往不已。可是,如今却再也无法回到那一天。

因此,我必须亲手找回那一天的安宁——

「咳!咳咳!」

到了第三天……

喀喀作响的男子脚步声再次传入耳中。

「莉法娜!咳咳!」

有如地狱般的痛苦时间又要开始了。我也不小心感染了莉法娜身上的感冒,但我不要紧。我用湿掉的稻草盖住正在进行破坏作业的铁栅栏。

莉法娜却没作出任何回应。

「莉法娜?」

男子脚步急促地现身并打开监牢大门,伸手触摸莉法娜。

「……死掉了吗?真麻烦啊。」

男子粗暴地抓起莉法娜的一只手臂加以确认,然后撂下这句话。

只见瘫软无力的莉法娜眼神涣散地任凭男子摆布。

「明明退还期限就要到了,但居然给我死掉,害我得多赔一笔违约金!」

语毕,男子把莉法娜当成玩具一般一脚踹开。

事后我才得知,这世上似乎有所谓以拷打亚人奴隶,观赏其痛苦神情为乐的娱乐。我们就是为了满足这种个人使用目的的出租型悲鸣奴隶。

「咿!?」

咦?咦?莉法娜?

骗……骗人的吧。

我伸出颤抖的手掌触摸莉法娜。

极其骇人的冰冷触感令我内心大受震撼。

怎会这样……莉法娜!

悲伤、恐惧、对不合理待遇的愤怒,以及绝望。

许多负面情绪仿佛浊流一般汇聚融合,导致我的心灵陷入一团混乱。

为什么!莉法娜明明没有做过任何坏事啊!

「每天晚上都给我发出尖叫声的你实在有够吵耶!我都被你害得睡眠不足了啦!」

「咿……唔,莉、莉法娜……!」

将我吊起来的男子开始挥鞭抽打。这一天感觉特别漫长。

但我的双眼却始终紧盯着莉法娜,根本感受不到半点痛楚。

「啊,对了对了,你一直说还有座村庄可以回去对吧?」

我没必要回答,因为大家必定都在等着我。

「听说那里早已变成一座废村啰。这就是证明。」

语毕,男子高高举起水晶球。

水晶球顿时绽放光芒,在墙壁上投射出村庄的模样。

只见……墙上映照出一座变得比我先前知道的村庄更加残破不堪……如今早已人去楼空的废村。

惨遭烧毁的旗帜残骸就是最明显的铁证。

「还有,我听说你就是那个鼓励村民振作起来的小孩。结果大家好像都抛弃那座村庄,各自逃难去啰。」

「啊……」

男子残忍地笑了出来。看到至今从未屈服的我首度露出绝望的神情,似乎令他感到相当心满意足。

「呜……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此时——我有种内心支柱被拦腰折断的感觉。

我撑不下去了。

爸爸妈妈明明将那份重责大任交托给我,村庄却已经空无一人。

那,我……究竟该如何是好呢?

我已经……一无所有了。

「再给我哭大声一点!」

我的脑袋几乎快被痛楚逼疯了。

每晚迷迷糊糊在脑海中浮现的那场恶梦,逐渐侵蚀我的心灵。

爸爸与妈妈临死之前的身影……幻化成更可怕的恶梦。

没能挽救村庄的你是个坏小孩。你没资格展露笑容、更没资格活在这世上。恶梦不断轻声细语要我去死。

是啊……我一定……再也无法露出笑容了——

也不想再露出笑容了。

这一定是我撕毁约定的……报应。

最后……男子将我卖掉了。

不对,或许是拷打我的期限已经结束了也说不定。

「这太凄惨了……收购金额相当低喔。」

「反正已经半死不活了。原本只是租用,不过由于损耗太过剧烈,只好掏钱买断。老板愿意收购代为处份,我就很开心了。」

「知道了。」

身穿绅士服的肥胖男子从那人手中买下我,跟一开始买卖我的那个人不一样。

我的下一名饲主是这个人吗?

「明明有其他更像样的对待方式……」

新饲主拿了药跟食物给我吃。

「咳、咳咳!」

「……看样子大概支撑不了多久吧。」

饲主边嘀咕边将我关进笼子里。

我……已经没有任何存在价值了。

因为我本该守护的村庄巳经消失,爸爸妈妈也已经丧命,甚至还叫我去死……

好难受,好想快点一死百了。

不晓得经过多久,在意识模糊不清的状态下,有各式各样的人从我面前经过。

最后……

「这些就是勉强符合——大人预算的奴隶了。」

带领一名年轻男性前来的饲主在牢笼前侃侃而谈。

「由左至右依序为带有遗传病的兔种亚人、罹患恐慌症的浣熊种亚人以及杂种蜥蜴人。」

「通通都是有毛病的货色嘛。」

男子开始与饲主进行交涉。在交涉过程中,我突然与他四目相交。

那是一双仿佛光是被瞪就有可能丢掉性命的锐利眼神。

一时情急之下,空气自我的喉头倾泄而出。

随后男子转眼望向其他两名奴隶,但我真的被吓坏了。

他那双眼神充斥着一股连先前鞭打我的男子都望尘莫及的强烈恨意。

宛如他恨透整个世界I样。

要是被这个人买走,我大概过没多久就会死于非命吧……

「因为她的恐慌症会在入夜后发作,所以我也很伤脑筋啊。」

是在说我吗?我不晓得。

但想不到居然是我被买下了。

登录奴隶纹的过程总是又痛又讨厌。

但我想这个人铁定是我最后一名饲主。

反正……我已经不久人世了。

之后饲主逼我拿匕首刺杀魔兽。

我害怕极了,但若不刺杀就会吃更多苦头。

一走出买卖武器的店铺,我肚子突然咕噜作响。

又要挨骂了!

我摇头表示不是我,不是、真的不是,求求您别发脾气、别拿鞭子抽打我!

「唉……」

饲主只是叹了口大气。

为什么?他不生气吗?

饲主就这么带我走进另一间店,那是一间卖餐点的店铺。

我有印象曾在镇上看过,这里是简餐店。

「呃,我要一份这间店最便宜的午餐,另外,给这个小丫头来一份跟坐那边那个小孩相同的料理。」

「咦!?」

饲主点了一份我刚刚非常羡慕地盯着看的餐点。我不禁怀疑自己耳朵是否出了问题。

因为村庄外面的人明明都是大坏蛋,但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为……什么?」

「什么?」

「因为你露出一脸很想吃的表情啊。还是你比较想吃其他的东西?」

我摇了摇头。

「为什么,肯买饭给我吃呢?」

因为自从我沦为奴隶以来,都没人这样对待过我。

「我不是说过了吗,因为你露出一副想吃的表情嘛。」

「可是……」

「总之,给我好好吃饭补充养份。瞧你这副皮包骨的模样,会死掉喔。」

死……没错,我一定会死,铁定会被害死莉法娜的疾病折磨至死。

「让两位久等了。」

服务生将一份插着旗帜的豪华餐点送至我眼前。

我刚刚相当羡慕地紧盯不放的餐点就在眼前。但这个人必定会在我准备享用的瞬间打翻这盘料理,然后大声取笑我吧。

「你不吃吗?」

见我迟迟不肯动手享用,这个人面露不解的神情开口询问。

「……真的可以吗?」

「唉……别管那么多,吃。」

嗯,他八成会动手吧。我战战兢兢地伸手探向餐点。

接着侧目瞄了饲主一眼。

他没有采取任何行动的迹象。我的手掌触摸到餐点了。

我拔起旗帜,内心充满成就感。仿佛只要有这支旗帜,我就再也不需要其他东西似地感到心满意足。我觉得自己好像回到村庄,觉得那面失落的旗帜好像重返我手中。

我紧握着那支旗帜,狼吞虎咽地享用这顿睽违已久的大餐。餐点的美妙滋味令我忍不住热泪盈眶。

哭了会挨骂,我得竭尽所能装出一副平静的模样才行。

「好吃吗?」

「嗯!」

糟糕!我精神饱满地作出回应了。饲主肯定打算用恶毒的手段对付兴高采烈的我!

「是吗,那就好。」

饲主这句话令我百思不解。

突然觉得手中的旗帜似乎渗出一抹难以言喻的暖意。

虽说跟当时领主大人赠送的那面旗帜比起来,只是一支小得可怜的便宜货,却如同浓缩了我失去的所有一切……让我回想起那项最珍贵的事物。

我转眼望向男子。

尽管仍旧板着一张臭脸,我却觉得他跟过去那些饲主不太一样。

这个人……哪里不一样呢?是个声音及眼神明明非常可怕,个性却相当温柔的人吗?

我心中充满了各种疑问。

当天发生了好多事情。他拿药叫我吃,又带我走遍很多地方。

但有一个最大的差异点。

就是过去不断折磨我的恶梦……产生变化了。

「拉芙塔莉雅。」

爸爸妈妈一同站在那断崖上。

「爸爸!妈妈!」

我不顾一切地冲向断崖。

我好想再见你们一面,好想永远跟你们生活在一起。

明知不应该,明知在爸爸妈妈面前不可以这样,泪水却擅自夺眶而出。

「不要紧……不要紧了。」

「不可以哭喔,你要变得更坚强。」

「呜呜……可是——」

爸爸妈妈温柔地安抚哭个不停的我。

「我们无时无刻都会守护着你。」

「嗯,请你务必要得到幸福。」

「可是——」

「我相信一定没问题,因为那个人是……」

我在这个节骨眼从睡梦中醒来。

惊讶的是饲主竟将我抱在怀中,不断安抚我的情绪。

……他好像不是坏人,而且也不会随随便便动手伤害我。

尽管非常不友善兼毒舌,但我知道他十分温柔。

当我肚子一饿,就算饲主身上没剩多少钱,也一样会请我吃饭、喂我吃药,把自己佩戴新装备的顺序摆在我后头。

此时,我的心田萌生出一丝不可思议的感受……总有一天,我将明白这份现在只不过如同一株新芽的莫名感受究竟是什么。

过没多久我便获知这个人的真实身分。

这位有着一双被恨意污然……漆黑眼瞳呈现出悲哀色彩的人——

这位既粗暴又毒舌且易怒可怕的人——

却深知他人痛楚……心地非常非常温柔的人。

没错,我的主人就是莉法娜最憧憬的……盾之勇者大人。

之后,我从盾之勇者大人那边得到了各式各样的东西。

曾经失去一切的我,如今宝物却变得愈来愈多。

「嘻嘻嘻。」

我笑咪咪地将宝物收进勇者大人给我的袋子里。

像是气球啦、坏掉的匕首啦,勇者大人还给了我好多好多东西,但我最珍惜的宝物就是那支旗帜。

另外,我还得到了许多没有装进袋子里头的温馨宝物。

身体恢复了健康,同时产生了渐渐变强的自觉。

「喏,吃饭啰。」

「好——」

莉法娜,你听得见吗?

我现在可是与盾之勇者并肩作战的队友耶!

你一定感到相当惊讶吧。

那一天我同样又作梦了……作了一场美梦。

我梦见已经死掉的莉法娜笑咪咪地出现在我眼前,然后我们聊了过去的事情,以及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

「拉芙塔莉雅,你要加油唷。」

「我会好好加油的。」

「真好——居然能跟盾之勇者大人一起冒险——」

「嘻嘻,你很羡慕对不对啊?」

「啊,你好过分喔——!」

梦中的莉法娜似乎一点也不难过地对我微笑。

「我会默默守护着你唷。」

「嗯。」

「要记得回到竖着那面旗帜的村庄喔。」

「嗯,我绝对会收复我们的故乡!」

请你在爸爸妈妈在的那个地方守护我,我一定会活着重建那座村庄。我希望拥有能够惩罚那群掳走我们的歹徒的力量。

这虽是个既残酷且艰辛,又充满恶意的世界,但我不会轻言放弃。

我不想再失去任何人了。

我要让自己得到足以守护爸爸妈妈、莉法娜以及尚文大人的力量。

为此,我……我会继续勇往直前。


1.0028143002814;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