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十二卷 第十五话 色即是空1234567890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wenku8.com)
    在那次意义深长的谈话之后又过了几天……吃完早安惯例开始了早锻炼……这个时候村子里很少见的来了访客。

    [嗯?哦哦哦哦!]

    武器店的老爹坐着马车朝这边过来了。

    马车看起来是搬运矿石的那种。

    [哟!我来看小哥开发的村子来了。]

    武器店的老爹把目光转向了村子。

    [相当有个性的开发方式啊……]

    看到生化植物的农田,居住植物的房子,还有养殖魔物的农舍之后做出了这样的感言。

    [完全没有办法反驳呢…]

    拉芙塔莉雅带着苦涩的口气同意了老爹的说法。

    [这才是尚文大人啊!拉芙塔莉雅你也差不多该认识到这一点了!]

    [那又怎么样啊……还有为什么你那么激动啊。]

    确实,武器店的老爹说的没错,只看外表的话,我的开发方式确实很奇怪。

    嘛,生化植物的农田啦营地植物啦,奇怪的地方特别多。尤其是营地植物,完全就是这里的特产了。

    怎么想都和正常的梅洛马格城市还有村庄脱节了。

    本来自我感觉还挺好的,听老爹一说又觉得尴尬了。

    [采掘矿石的路上顺道经过这里么?]

    [虽然也是其中一个理由不过还有其他原因哦。]

    这么说着的老爹从马车上装着的袋子里拿出来了一件衣服,将其交给了拉芙塔莉雅。

    我马上就理解了这是什么,而且也没留意到自己已经两眼放光了。

    [为什么会这样两眼放光的看着啊!]

    拿到衣服的拉芙塔莉雅都惊呆了。

    [啊啊啊啊……]

    我确认了了一下拉芙塔莉雅拿着的……巫女服。

    白虎的巫女服·俗

    防御力上升 冲击耐性(小) 斩击耐性(小) 四圣兽之力 魔力防御加工

    俗?

    那是什么?说起来之前还没有办法用眼睛鉴定来着的。

    [嗯?能力值变得好低啊。]

    [有么?]

    [嗯]

    [抱歉啊。这边已经竭尽全力。]

    [没关系。倒不如说已经做的非常好了。]

    [我觉得用普通的盔甲就好了啊….]

    好像老爹在听了我的要求以后进行了各种各样的试验,也失败过很多次。

    嘛,这个世界不像绊她们的世界那样,对如何强化布的防御效果这类的研究并不是特别盛行。

    这种程度的技术引入……暂时还做不到呢。

    [小哥那边不也有个用裁缝工具的家伙在么?在那个家伙的帮忙下好不容易才有进展了。]

    赛茵么?不记得她见过武器店老爹啊。

    虽然这么想,但是赛茵有在监视着我。

    而且她还持有裁缝道具的眷属器。

    将异世界的技术传授给了老爹吧。

    [明白了。那么今天拉芙塔莉雅就穿这件衣服吧!]

    [这股热情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我的脸上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因为很合适啊。村里的那些家伙们看到了也会理解吧。]

    [我不想听!啊啊啊啊啊真是的……和现在穿的盔甲性能差不多怎么都无所谓吧!]

    [如果能帮助研究的话我可不会吝啬哦,还有其他什么需要的东西么?]

    我向武器店的老爹提出了开发巫女服的方案。

    [尚文大人?我可没听说过这件事情啊!]

    拿着巫女服的拉芙塔莉雅在那里抗议。

    [我现在就在说哦。总之先让村子里的家伙们看看巫女服吧!]

    [用得着一副声嘶力竭的样子么….]

    [啊啊尚文大人专门买的衣服,太让人羡慕了!]

    阿朵拉那边感觉嫉妒的气息爆发了出来。

    [不要的话就让我来穿吧!]

    [尺寸就完全不对了吧!]

    [就算如此,我也要穿上它来感受尚文大人的爱!]

    [你这家伙都在说些什么啊…]

    被阿朵拉的热情惊到说不出话了。

    [唔……我知道了。我穿就行了吧!]

    拉芙塔莉雅一副已经放弃治疗的样子去换衣服了。

    过了一会儿,拉芙塔莉雅穿着巫女服回来了。

    [哦哦哦哦……]

    老爹和村子里的人都在那里注视着拉芙塔莉雅。

    拉芙塔莉雅一副害羞的样子双手拿着刀鞘。

    [这可真是不得了啊。小哥会那么痴迷也能理解了。]

    [拉芙塔莉雅酱好厉害啊……感觉要比平时更加帅气了!]

    看到拉芙塔莉雅之后,基尔发表了他的意见。

    没错吧没错吧!果然拉芙塔莉雅还是穿巫女服最棒!

    [帅气什么的……]

    [不,很可爱哦。非常地……]

    因为大家都惊叹得盯着拉芙塔莉雅,所以她的脸一会儿就开始变得通红。

    在害羞么?在绊的世界那会儿不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在那里穿着么。

    虽然不是说是看到可爱女儿第一次穿新衣服的样子,但是拉芙塔莉雅很不可思议的非常适合巫女服。

    平时穿着的西式皮甲反而感觉不协调了。

    [就这样拉芙塔莉雅以后就穿巫女服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拘泥这个,但是我明白了…]

    拉芙塔莉雅叹息了几声之后回应了我。

    [那么?老爹之后还要干什么呢?如果是来找鼹鼠种的那些家伙帮忙的话没问题哦]

    [是啊。那么就拜托小哥你了。]

    就这样,拉芙塔莉雅穿着巫女服,我们也开始了每日的日常工作和修行。

    还有就是艾库蕾尔因为领主工作的问题来向我求援了,所以也去了隔壁村子帮忙。

    今晚老爹在村子里留宿,村子里的那些奴隶们使用的铠甲也委托老爹进行维护了。老爹一直都有大方的在关照我,对此感激不尽啊。

    太阳落山了……差不多是晚饭的时候了。

    [尚文酱~我回来了哦~]

    萨蒂娜回到了村子里。

    在附近的海域打捞顺便捕了一些鱼回来。

    今天数量特别多么,背着一个大笼子。

    [带了鱼回来哦。今天要大吃一顿。]

    [嗯,好好。总之先烤鱼……]

    一边想着该如何料理这些鱼,一边在和萨蒂娜扯谈的时候。

    [啊,萨蒂娜姐姐回来了——]

    拉芙塔莉雅这么说的时候,萨蒂娜刷的一下丢下了装鱼的笼子。

    [啊喂,别乱丢啊!]

    连我的提醒都完全不在意,萨蒂娜跑到了拉芙塔莉雅身边,伸出手想要脱掉她的衣服。

    [哇!你在做什么啊萨蒂娜姐姐!]

    [你这家伙又喝醉酒了么!]

    [尚文酱!赶快让拉芙塔莉雅酱把身上这件衣服脱下来!]

    [别胡闹了!为什么要把衣服脱下来啊!]

    好不容易做出来的巫女服为什么要脱掉啊。

    看到拉芙塔莉雅和萨蒂娜在那里打闹,奴隶们也开始骚动了起来。

    [那个,尚文,没关系么?不去阻止的话?]

    炼一副惊恐的样子向我提问。

    [是啊。总之先阻止那个想要在大家面前拔掉拉芙塔莉雅衣服胡闹的家伙。]

    差不多快要发火的时候,我注意到了萨蒂娜脸上紧张的表情。

    [啊喂!你在紧张些什么啊。把事情说清楚先。]

    [尚文酱。姐姐说的话还记得吧?觉悟的事情。]

    嗯?说起来昨天晚上萨蒂娜说过要和拉芙塔莉雅结婚的话要做好觉悟。会被卷入家族纷争之类的事情。

    [和那个有什么关系?]

    [因为和这个衣服有关所以赶快脱下来!]

    [在,在说些什么啊!]

    啊,拉芙塔莉雅那个时候醉倒了。

    所以不知道也没办法。

    但是,拉芙塔莉雅穿巫女服和那个有什么关系么?

    [明白了明白了。拉芙塔莉雅,快去换衣服。不然要被那个醉酒女扒光了。]

    [明,明白了。]

    就这样,拉芙塔莉雅去换衣服了。

    但是,冷静下来的萨蒂娜依旧盯着拉芙塔莉雅去换衣服的那个房子。

    [到底是怎么回事?]

    [请问,尚文酱。你明白让拉芙塔莉雅穿上那件衣服的意义么?]

    [怎么可能知道。那个是从异世界带回来的,用性能优秀的装备改造出来的衣服。]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完全不知道。

    萨蒂娜一副惊呆的样子捂住了额头,露出了少见的焦躁情绪。

    [尚文酱。那么我就说明一下吧。拉芙塔莉雅酱,穿上那件衣服的话,就是之前说的那个重要的意义这回事情。就是决定继承那个国家的王——]

    话没说完的萨蒂娜突然跑了起来。

    数秒之后,拉芙塔莉雅去换衣服的那个房子冒出了火柱。

    [怎,怎么回事?!]

    [太迟了么!?]

    萨蒂娜迅速变身成兽人形态,然后开始高速咏唱魔法。]

    [拉芙塔莉雅!]

    哗啦哗啦开始崩塌的房子中,拉芙塔莉雅穿着沾上煤灰的巫女服从屋子中跳了出来,手上还挥舞着刀。

    而且有着金属撞击的声音。

    有什么东西朝着拉芙塔莉雅飞了过去。

    仔细一看发现是苦无之类的东西……还有铁链一样的什么东西。

    而且还有不知道哪里出现的一群人正在朝拉芙塔莉雅砍去。

    回避斩击的拉芙塔莉雅做出了反击,但是对方以分毫之差避开了攻击。

    [……觉悟吧!]

    幸运的是,拉芙塔莉雅这边的能力值要高一些,所以能够躲开攻击么。

    对方的武器是?

    ……短太刀?

    正面接下拉芙塔莉雅的斩击之后的瞬间,其他人瞄准了这个间隙从背后砍了下去。

    但是,拉芙塔莉雅以更快的速度拔出了另一把刀。

    拉芙塔莉雅是有二刀流的技能的。

    [刚刀·霞十字!]

    强硬的发动了技能挡开了攻击,但是美中不足的是,拉芙塔莉雅的刀只差那么一点就能砍中对方,只迸发出了一些火花。

    对方也是相当有实力的人。

    [哈!]

    [别想得逞!]

    拉芙塔莉雅用幻觉魔法欺骗了对方的眼睛避开了攻击。

    差了一点点就要被砍中了,看起来非常危险。

    就在我们接近的这点时间里就进行了那么多次攻击,这家伙到底有多厉害啊。

    拉芙塔莉雅可是眷属器的持有者哦?

    就算因为诅咒导致能力低下的关系,也不会比这个世界等级上限100级的那些家伙要弱才对。

    就是这么强大才对啊。

    [灵气盾!二之盾!流星盾!]

    急忙赶到专注防御的拉芙塔莉雅身边,我为了守护她站在了前面。

    [高级·雷电!]

    萨蒂娜释放了咏唱完的魔法,击中了周围的地区,把隐藏起来的家伙都照了出来。

    那,那是什么?像萨蒂娜那样的逆戟鲸兽人和兔子兽人……么?

    穿着类似忍者一样的衣服,包围了我,拉芙塔莉雅和萨蒂娜。

    [来着何人!]

    亚人兽人在攻击拉芙塔莉雅?

    亚人国家的话,世界之盾和和平之盾那些人……但是看起来对我也带有相当的敌意。

    [敌人!?]

    [呜哇!家烧起来了!和大哥一起建造的家啊!]

    [啾呀!?]

    炼还有基尔,以及村子里的奴隶,还有魔物们都开始骚乱起来。]

    [呼诶诶诶诶诶!树大人!准备应战!]

    [明白了!]

    莉希亚带着树出来了。

    [怎么了怎么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佛乌璐和阿朵拉被突然发生的事情惊呆了。

    即便面对我们这里那么多人,对方也完全没有撤退的意思。

    带着毫无表情的视线看着我们。

    [对放弃继承天命之人的女儿宣告,我国已经见证了你的行为!我们会再次全力阻止你继承天命!去死吧!]

    [什么!?]

    在说些什么啊?我看向了拉芙塔莉雅。

    [在说些什么啊?我完全不记得有这种事情啊。]

    [尚文酱,拉芙塔莉雅酱,已经来不及了。这些人已经什么话都听不进去了。]

    这时,萨蒂娜眯着眼睛,弥漫着杀气。将鱼叉对准了突然出现的忍者团体。

    ……怎么回事?敌人中也混着和萨蒂娜外星类似的逆戟鲸兽人。

    之前说过的话……

    我的脑中出现了讨厌的预感。

    [怎么回事?]

    [那个啊,尚文酱。拉芙塔莉雅酱穿的衣服,也就是被你叫巫女服的那个,就是最主要的原因啊。]

    从萨蒂娜的反应也不是不明白

    究竟是为什么原因而袭击我们还不清楚,从萨蒂娜的话来看,应该是和拉芙塔莉雅家乡有关吧。

    [让拉芙塔莉雅酱穿上的话,就变成其他意义上的衣服了哦。]

    [这点我还是明白的。把原因说清楚啊。]

    [精灵具的持有者么……准许使用监察武器!前水龙巫女交给你们处理!]

    [明白!]

    哗啦哗啦的拔刀声……那个是!?敌人取出了包裹着青白色火焰能量的武器。

    [没时间说明了。总之先干掉他们。]

    和萨蒂娜同族的那些家伙,在萨蒂娜开始行动以前……用棍棒冲了上去。然后借助冲击的力度,和萨蒂娜一起冲下了悬崖。

    [萨蒂娜姐姐!]

    仿佛是在回应拉芙塔莉雅的叫声一般,敌人举起了武器。

    [……哈啊!]

    ……敌人的先锋挥下的大锤被我挡了下来。

    速度相当的快。和全力战斗的萨蒂娜……在泽尔托布鲁战斗的那会儿差不多的速度。

    需要警戒防御比例攻击还有防御无视攻击,对方是否拥有这类技能还不清楚。

    这样想着想用流星盾挡下来的时候,流星盾就像糖人一样一下子被打碎了。

    骗人的吧?我的流星盾那么容易就被打碎了?

    魔龙或者勇者的话还能理解,但是对方只是普通的异世界人。

    而且破坏的方式感觉到了一丝违和感。

    与其说是破坏,倒不如说是流星盾的结界被无效化了一样。

    [唔!]

    朝着对方横挥过来的方向用盾挡住了。冲击从盾传到了手臂上。

    没有收到伤害。

    既不是比例攻击也不是无视防御的攻击。

    那么为什么我的流星盾那么容易就被打破了?

    而且现在装备的魔龙之盾,但是反击效果也没有启动。

    最近装备上去的带反射功能的装饰品也完全没有效果。

    [尚文大人!]

    在我背后的拉芙塔莉雅受到了其他人的袭击。

    该死!

    [三之盾!]

    为了守护拉芙塔莉雅出现了第三枚盾。

    [没用的!]

    袭击拉芙塔莉雅的敌人使用了锏一样的短剑随意的就打碎了出现的盾。

    习得了龙脉法,而且对魔法感觉特别敏锐的我,完全没有感觉到能力低下的魔法。

    以防万一查看了自身的能力。

    ……没有受到能力低下魔法的影响的样子。

    总之,单纯只是靠威力突破了我的防御……么?

    但是实际上我的能力更高啊。

    [我要保护大哥!]

    [等等!你们!小心!]

    在我制止他们之前基尔他们就已经冲了上去。

    这样的话村子里出现牺牲者。

    虽然这么想,但是实际上配合的相当好啊,包括基尔在内对方都没有抓到什么便宜。总之,为了减少被害,我对他们使用了中级灵光。

    虽然对方有相当数量的老手,但是我们这边人数更多……就这样朝着对方进攻。

    但是,也有问题。

    和基尔他们交锋的时候,武器并没有被切断。

    [尚文!唔……]

    附近的炼挡住身后的莉希亚站在了敌人面前。

    [炼!树!掩护!]

    [明白了!]

    炼和树放出了各自的技能。

    [百剑!]

    [箭雨!]

    配合二人的时机,我冲上前去,将盾牌向上举起。

    [流星盾!]

    生成的结界能保护拉芙塔莉雅和萨蒂娜不受炼和树的掩护攻击影响。

    包围着我的敌人,用着各自的武器将炼和树的技能一一击落。

    到底是什么武器啊!还有你们这些人到底是谁啊!

    [你们这些人,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炼怒吼的砍向了敌人,但是还是没有太大的优势。

    不对……在能力这边我们要更优秀。

    但是,对面感觉就像是用锁链裹住了一样,即使用剑砍上去感觉也像是没有突破防御的样子。]

    [这些家伙是怎么回事!?]

    [那么……蛛网!]

    这时,赛茵出现了,在周围布下了蛛网一样的丝线。

    对方被意想不到的伏兵给绑住了身体,动作慢了下来。这里是关键的一刻。

    [我要上了!刚刀·霞十字!]

    [呜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要上了哦,树大人!]

    [嗯]

    我的伙伴当中战斗力高的那些家伙趁着这个机会开始攻击。

    [唔……但是,不能就这么撤退!]

    [这个盔甲到底有多硬啊!]

    [是啊……]

    拉芙塔莉雅,炼还有树的攻击虽然能突破对方盔甲的防御,但是完全到不了致命伤的程度。

    老练,配合良好,没有任何多余动作的攻击。

    虽然在能力上我们更高,但是在技术方面输给了对方。

    [请求设置樱天命石!]

    [这次作战没有带上那个!带着玉碎的觉悟上吧!]

    [[哦!!]]

    这个台词,似乎还有隐藏的东西。

    不过,现在不是担心这个的时候。

    [打扰了!]

    阿朵拉趁着间隙冲进了对方怀里打出了一拳。

    [唔哦!?]

    嗯?阿朵拉的攻击将对方的防具破坏掉了。

    炼和树的攻击都没有用,开玩笑么?

    拉芙塔莉雅,炼和树的攻击效果很差,我的技能也被简单的破坏掉了。

    有什么共同点么?——

    勇者么?

    但是要想办法的话必须动作快一点。

    总之,先要停下对方的脚步。

    赛茵制造的丝线已经被切断,派不上用处。

    有什么能赶紧打到敌人的方法么?

    [拉芙塔莉雅!]

    只能赌一把了!我和拉芙塔莉雅为了集中意识而相互对视一下。

    将背后交付给拉芙塔莉雅,站在她身前挡住敌人的攻击,开始咏唱魔法。

    接下来是重头戏,只希望在这个时候……拉芙塔莉雅擅长的幻觉魔法能够迷惑住对方。

    仿佛是在回应我的想法一般,拼图一样的形状浮现了出来。

    [没问题么?拉芙塔莉雅?]

    [我会努力的!]

    我咏唱的魔法是以灵光为基础,守护……记得灵光是战斗中使用的支援魔法。

    第一次使用合唱魔法的拉芙塔莉雅虽然有些困惑,但是比起我来更快的适应其中,好好的将其释放了出来。

    【集二者之力,对敌人施与幻觉之力,颠覆失败引向胜利创造未来的力量啊……】

    很好!咏唱没问题。

    总觉的。和拉芙塔莉雅一同汇集力量咏唱魔法的速度要比和萨蒂娜一起咏唱魔法还要快一些。

    当然,我自己咏唱的魔法难度较低也有关系吧。

    总之只能先上了。

    一边咏唱着魔法一边挡下敌人的猛攻。

    最近一直有在和拉芙塔莉雅还有阿朵拉一同训练。

    和阿朵拉那种纯粹本能的攻击相比,动作标准型的敌人要好对付的多。

    终于,魔法的组建完成了。

    【龙脉啊,请倾听吾等之起源。身为力量之源泉吾等所愿。再一次解读真理。给予吾之敌幻觉。】

    【【色即是空!】】

    面前出现了目标标记。

    选择了所有地对我的目标。

    毫不犹豫,迅速的发动了魔法。

    随着啪叽的一声。我和拉芙塔莉雅咏唱的魔法覆盖了整个区域。

    [哈!]

    对方全力的攻击了错误的地点,然后迅速开始移动。

    虽然有点奇怪,但是我们的幻影似乎相当商战的样子。

    [这,这是什么啊!?]

    [刚才用了合唱魔法。短时间里,这些家伙会露出破绽!]

    [不仅仅是幻觉连五感也能迷惑。但是请小心!如果遭到攻击的话马上就会注意到,魔法也会被解开!]

    [那么该怎么办?]

    [效果时间也不长,能做的事情……]

    这么说的时候,拉芙塔莉雅做出了一个熟悉的姿势……

    [技能方面看起来似乎有很强的耐性。尚文大人和其他的勇者应该也感觉到了。]

    [是啊]

    [炼和树将力量集中起来……最大限度的利用这个空隙时间!]

    [明白了!]

    [好!]

    [呼诶诶诶诶……]

    [别错过时机!]

    我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能力高的家伙们一个个套上了灵光。

    时间上的话一分钟都没有过去吧。

    拉芙塔莉雅在使用魔力充能的时候,炼和树,还有村子里的那些家伙一同攻击了上去。]

    [流星剑!]

    [鹰穿射击!]

    炼和树对着前方的敌人释放出了大威力的技能。

    阿朵拉……咚的一拳打在了对方的胸口。

    啊,是感觉到了杀气还是因为经验丰富的关系呢,敌人立即做出了防御姿态。

    [我要上了!哈啊啊啊啊啊啊!]

    拉芙塔莉雅的刀发出了光芒,技能……横扫了周围的区域。

    [八极阵·天命剑!]

    以惊人的气势使出了居合斩,大家似乎都注意到了,后退避开了拉芙塔莉雅的攻击。

    迷惑的站在那里的那些家伙几乎都被光击中,出现了阴阳的纹章然后被打飞了。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意料之外的一击让这些家伙失去了战斗能力。

    【插图】

    [……同时使用魔力和气进行攻击么。不愧是自称尚文大人的剑啊。我也不能认输呢.]

    阿朵拉一边做着分析,一边踩着被击倒的敌人对拉芙塔莉雅摆出了胜利的姿势。

    于此同时。

    海岸边打下了好几道巨大的雷击,然后萨蒂娜从海里跳了出来。

    [真是的……以为这种程度就能阻止姐姐我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这些家伙,好强啊]

    基尔兴奋的用短剑的剑鞘戳着倒地的敌人。

    [啊啦?尚文酱已经打完了么?]

    [差不多吧。倒不如说基本都是拉芙塔莉雅干掉的。]

    [好,好厉害啊。]

    [是的。但是这些家伙,我们的武器还有技能的效果都很差……没有效果,么?]

    树还是一副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可能的话想问清楚啊。]

    我将倒在地上的一个人踢翻了过来。

    睁开了眼睛想要爬起来的样子,所以尽情的踩了上去。

    [还想继续战斗么!给我老老实实的坦白吧!]

    [呼!于你们无话可说!]

    这么回答的同时,我脚下踩的那家伙,不,在场的所有敌人,都开始发光。

    [放弃继承天命者的女儿啊。尔等的宣战布告,我国已经确实的收到了。已经向国家报告了!之后会有更多的刺客前来取你的性命!不要以为你还能安稳的过日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尚文酱!]

    [快退下!]

    [天命大人万岁!]

    我出声让所有人退下然后拉开距离的同时,那些家伙自爆了。

    [失败的同时自爆……?那些家伙到底怎么回事啊。]

    怎么说呢,非常的血腥。

    尸体和血液散的到处都是。也有火药的味道。

    他们以为之后是谁要去处理啊!淦!建筑物也着火了。

    [总之!赶快去灭火!把损失降到最低!]

    就这样,结束了战斗的我们集中起来开始灭火。

    幸运的是,很快火就被扑灭了。

    再说了本来营地植物就是植物来着的,很容易着火。

    就算坏掉了要多少有多少。

    这么想的时候。

    [这,这个武器……]

    武器店的老爹拿着敌人用的那个……因为自爆的关系损坏的武器进行调查的时候突然就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怎么回事?]

    [不,没有,什么事情都没有。]

    [是么?]

    总觉得老爹的样子有点奇怪,不过,不想说就算了。

    [抱歉啊。难的来一次村子晚上还碰上这种事情。]

    虽然离我的位置有点远,但是老爹也非常能打。

    这种时候不道谢是不行的。

    [没关系。话说起来,小哥,能让我再调查一下这个武器么?]

    [嗯?啊,是啊,有着奇怪的能力,调查一下正好.]

    针对勇者的能力,对这种奇特的效果非常在意。

    希望老爹调查之后能解开这个谜团。

    [那么萨蒂娜,现在可以说明理由了吧。]

    [是啊。再不和尚文酱说清楚反而更麻烦了呢。已经没什么好隐藏的了。]

    回到亚人形态的萨蒂娜带着一副放弃了的样子耸了耸肩。

    [虽然之前都保密了,拉芙塔莉雅是那个国家的……用这个国家的话来说就是王族的血亲呢。]

    [诶!?]

    拉芙塔莉雅惊讶的指着自己。

    [真的么。尚文同伴的那个拉芙塔莉雅么。]

    [真令人感到惊讶呢……是么?莉希亚?]

    [是的,树大人。]

    在场的人也开始喧闹了起来。

    [并不是值得惊讶的事情吧。]

    这么说的是阿朵拉。

    怎么回事?难道是感觉到了拉芙塔莉雅身上高贵的部分了么?

    [对我来说,拉芙塔莉雅是我独占尚文大人的阻碍,这点完全没有变啊!]

    啊,大家都傻掉了。我也是

    [你这个家伙。]

    仔细想想垃圾的亲戚也是世界之盾长老的血亲,说不定佛乌璐和阿朵拉也有王族的血统。

    [跑题了。那么?那个巫女服又是怎么回事?]

    萨蒂娜带着一副困扰的眼神看向穿着巫女服的拉芙塔莉雅,用手撸了一下头发然后将视线转向了我。

    [是啊,刚才战斗的那些家伙说的天命大人差不多就是国王之类的吧。]

    [嗯]

    [被尚文大人称作巫女服的衣服。在拉芙塔莉雅双亲的那个国家。叫库迪洛的国家,是女性天命大人才被准许穿着的服饰。]

    ……好吧,原来如此。

    炼,树还有莉希亚,阿朵拉,佛乌璐和在场的其他人也是一副察觉到了的样子。

    [也就是说,巫女服不自然的非常适合她,不光是因为种族上的关系。而是因为穿着的人是王的关系。]

    [是的——]

    [然后,拉芙塔莉雅的父亲因为厌恶成为王,放弃了王族的全力,私奔到了梅洛马格来。]

    萨蒂娜点了点头。

    [那些国家的人,因为边境国家的亚人称呼为神明的盾之勇者,给部下的拉芙塔莉雅穿上了王族的服饰。这是想要称王。是对我国的宣战行为。所以要夺取性命……是么。]

    [尚文酱。好厉害的洞察力呢。姐姐我都吓到了哦。]

    [不明白么!结果,获得这个报告的那个国家会陆陆续续的向拉芙塔莉雅派出刺客的吧!]

    啊啊啊真是的!我这边怎么闹了这么大的事情。

    好不容易能让炼,树和元康共享强化方法了……虽然元康现在下落不明。

    但是。

    之后还有解开勇者们的诅咒,然后还要去接见七星勇者!

    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

    [姐姐我觉得不去刺激他们也没关系哦。没想到尚文酱会让拉芙塔莉雅酱穿上那件衣服呢。]

    唔……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好不容易因为可爱女儿的盛装而大饱眼福的时候!淦!

    [说起来萨蒂娜。有时候会看到你盯着什么人都没有的地方,是因为察觉到那些家伙么?]

    [是啊。因为会独有的隐藏技术,我要找到他们也很辛苦。]

    [是什么时候开始监视的?]

    面对我的质问,萨蒂娜带着严厉的眼光回答了我。

    [拉芙塔莉雅的父母离开那个国家开始哦。]

    [是么。]

    也就是说,刚才和我们战斗的家伙,在这个村子被浪潮袭击,遭受危害时,拉芙塔莉雅额双亲去世的时候,拉芙塔莉雅经历死一般痛苦的奴隶生活时,在一旁袖手旁观,什么行动也没有。

    也就是说,除了自己国家王族以外的事情都没有任何兴趣。

    看到因为失去父母而悲伤的拉芙塔莉雅时,被当做奴隶鞭打的时候,以及之后被勇者的我使役的时候,在那之后因为我各种吃苦头的时候,也没有任何行动。

    什么狗屁天命大人!先不管那个所谓的天命血统,这都开什么玩笑!

    想想就觉得恶心。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尚,尚文大人?那个……]

    [胆子不小啊。那些家伙要是盯上拉芙塔莉雅性命的话,那就让他们付出代价吧。萨蒂娜,你之前问我有没有毁灭一个国家的觉悟吧?很好。那我现在就回答你。那个国家……我会亲手毁掉它!]

    [啊啦——]

    你为什么一副兴奋的样子啊!

    [决定好了么!]

    面对炼的提问我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嗯,我最讨厌这种不负责任的家伙了。你能明白的吧?]

    [嗯。要打过来的话就打回去……这个问题放着不管也解决不了。]

    [一切都是因为尚文想让拉芙塔莉雅穿巫女服导致的——唔?]

    一直盯着树的莉希亚赶紧捂住了树的嘴。

    嗯。现在有出气的矛头在,暂且放过你。

    当然不会就这么算了,为了让那些人得到报应,给我变得更强吧!

    看向缩起肩膀,仿佛要藏在我身后的拉芙塔莉雅。

    [讨厌么?]

    [不是……虽然不能就这样下去但是。那个,对不起……]

    [不会,拉芙塔莉雅穿巫女服是导致这一切的原因的话。那么已经无法避免了……全力搞定这件事情吧!]

    是的

    那些混蛋打进了我开拓的村子,只能应战了。

    这是一场无法避免的战斗。

    必须向敌人报一箭之仇。

    不,这种时候比起一箭,应该要百倍奉还。

    [决定好的话马上就付诸行动吧。萨蒂娜,请告诉我敌人的位置.]

    [明白了哦。]

    就这样,我下定决心,准备前往拉芙塔莉雅那个闭关锁国的母国,库迪洛。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wenku8.com) 为你一网打尽!
12345678901.0022681002268;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