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一卷 二十三话 最想听到的一句话

「哪来的你赢了啊,卑鄙的东西!分明是有人插手干涉这场一对一的单挑啊!」

「我听你在鬼扯。你因为压制不住我的力量,让我有机会起身,才是导致你落败的主因吧!」

……这混帐东西是认真的吗?

你算哪门子勇者啊!哪来的勇者不准使唤奴隶啊!

连场作弊比赛都无法大获全胜的家伙,少在那边自以为是了!

「是你的伙伴出手妨碍了这场决斗啦!所以才导致我失去平衡了!」

「哼!这算骗子落败后不服输的怒吼吗?」

「才不是咧!卑鄙小人!」

无视我说词的卑鄙小人——元康搬出一副得意洋洋的态度鄙视我。

真的有人出手干涉。可是……这家伙!

「有这回事吗?」

元康转眼望向观众群。

谁知观众可能是没察觉这个事实吧……现场一片鸦雀无声。

「犯罪勇者的说词完全没有采信的必要。枪之勇者啊!你获胜了!」

这家伙!该说的话不说,身为主办者的国王竟然堂而皇之地宣布。

方才元康快要落败之时明明视若无睹,换我被制伏就立刻来这套!

周遭围观的群众应该也都心里有数吧,只见众人目光游移不定,个个面露有话想说的表情。然而现场最具权力的国王一旦断言,根本没人敢站出来唱反调。

谁敢站出来,搞不好就会被国王下令翦除。

这是个独裁国家啊!

「不愧是元康大人!」

身为万恶元凶的贱人佯装不知地跑向元康,而城里的魔术师则只对元康施展回复魔法,医好他身上的伤势。

似乎完全没有替我疗伤的打算。

「嗯,不愧是我的乖女儿,麦蒂所挑选的勇者啊。」

语毕,国王伸手轻轻搭住麦茵的肩头。

「你、说什么……!?」

麦茵是国王的女儿!?

「哎呀……我当时也吓了一大跳啊。没想到麦茵是公主,而且还改用假名微服出巡。」

「是的……人家可是为了维护世界和平才报名参加冒险唷♪」

……我懂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我早就对单凭被害人证词就给我贴上罪犯标签一事感到百思不解。

微服出巡的公主殿下为了博得自己中意的勇者青睐,便抓勇者当中最弱的我当成祭品,骗走我的资金,而当老爸的则宽宏大量地原谅笨女儿的任性胡为甚至捏造证据害我背黑锅。

于是拯救公主脱离犯罪者魔掌的勇者元康,便与微服出巡的公主变得十分要好,甚至建立起比其他女性更加亲密的关系。

至此,起初只有我那笔支援金较多一事也就解释得通了。

换句话说,公主合法地取得精良装备藉此优待她看上眼的勇者元康。

假如劈头就穿戴远比其他冒险者来得昂贵的装备,就算是元康也会感到可疑而与她保持距离吧。

整件事情到底算计到何种程度,如今也唯有直接询问当事人方能水落石出,但这对父女档既然做得这么绝,想必也不会留下任何证据。说穿了,最后剩下的就是身为罪犯的没用盾之勇者,以及华丽无双地救了公主一命的枪之勇者而已。

环环相扣的推理悄然浮现。

尽管没有受创,但能够施展出令我身形不稳的高威力烈风重击魔法,正是她受过良好教育的证据。换句话说,就是她贵为本国公主的铁证。

原来就是因为另有隐情,国王才不惜举办作弊比赛,强行封杀我所提出有人暗中插手的抗议。

假如女儿妨碍决斗的话,想也知道他当然会袒护女儿看上眼的元康嘛。

如此说来,我或许该认定元康之所以找我决斗,也是打一开始就设计好的戏码。

……这其实很简单,只要在那个好色的元康耳边如此轻声细语就好。

『那个女孩是被盾之勇者强行占为己有的奴隶,请您立刻拯救她。』

这可以争取到未来夫婿的名声,以及大幅提升自身的温柔形象。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对父女档当然不可能放过这个绝佳机会。

最后,只要元康与公主结婚,自罪犯手中救回奴隶少女的英雄传说便正式出炉。

所谓的传说,只要反派愈邪恶乖张,英雄就会变得愈加醒目。

而击败邪恶勇者的传说英雄及其爱妻之名,将永永远远流芳百世。

该死!好一个垃圾国王及婊子公主!

不对,等等……公主是、婊子……?

我好像记得曾在某处看过这个桥段。

在哪儿呢?我究竟是在什么地方看过这段描述。

……想起来了,就是在阅读四圣武器书的时候!

那本书里头的公主,就是个对四名勇者狂抛媚眼的婊子。

假使跟其他狗屎勇者一样,我在图书馆翻阅的四圣武器书,与这个世界有某种程度的关连,那么公主是个婊子的理由也就更加令人心悦诚服了。

一股激昂的怒气自体内泉涌而出,火速流遍全身。

噗通……

盾牌……传来一股莫名的鼓动。

诅咒系列——之盾的条件获得解放

由心海深处溢出漆黑的负面情绪侵蚀盾牌,视野随之扭曲变形。

「来,元康先生,盾之勇者使唤的奴隶已在一旁等待着您。」只见人墙一分为二,国家专属魔法师即将动手解除拉芙塔莉雅身上的奴隶诅咒。

不明液体自魔法师手中的杯子滴落,渗入刻划于拉芙塔莉雅胸口的奴隶图纹。

原本投映于我视野一角的奴隶图标随即闪烁消失无踪。

如此一来,就是正式宣告拉芙塔莉雅再也不是我的奴隶了。

我感受到内心深处蠢动的漆黑负面情绪,正逐渐控制住我的心灵。

我突然觉得这里看起来像是个只会嘲笑我、讽刺我、以欣赏我痛苦模样为乐的世界。

没错,如今我的双眼……只能看见一道道面带邪恶窃笑神情的黑影了。

「拉芙塔莉雅小姐!」

元康快步奔向拉芙塔莉雅身边。

解开封嘴布条的拉芙塔莉雅面向挨近自己身边的元康,泪流满面,露出有话要说的表情……

——赏了元康一记耳光。

「你这……卑鄙小人!」

「……咦?」

被搧了个巴掌的元康顿时面露傻眼的神情。

「使用卑鄙手段已不可原谅,而且我曾在何时对你提过『请救救我』之类的要求吗!?」

「可、可是拉芙塔莉雅小姐时常遭到那家伙随意使唤没错吧?」

「尚文大人不管什么时候都没让我做过我办不到的事!只有在我感到害怕或排斥时,才会发动诅咒之力要求我战斗罢了!」

我的意识逐渐涣散,听不太清楚他们究竟在讲些什么。

不对,听是听见了,但我已不想再听见任何人的话语了。

我只想赶紧逃离这个鬼地方——

我想回原本的世界。

「那样做是不对的吧!」

「尚文大人没有办法击杀魔兽,因此只好找其他人代劳啊!」

「你没有出手的必要!否则只会被那家伙使唤成遍体鳞伤的模样啦!」

「尚文大人至今未曾让我遭受过来自魔兽攻击的伤害!要是我累了也会让我好好休息!」

「不、不对吧……那家伙才不是那么温柔体贴的人……」

「……你曾对全身脏兮兮、有病在身且遍体鳞伤的奴隶伸出过援手吗?」

「咦?」

「尚文大人为我做过好多好多事,包括买我想吃的食物给我吃,心如刀割地将贵重的药品分给饱受咳嗽折磨的我服用。这些事情你都办得到吗?」

「当、当然办得到!」

「那么,照理说应该要有另一名奴隶随侍在你身旁才对!」

「!?」

拉芙塔莉雅……转身朝我这边跑了过来。

「别、别靠近我!」

这里是……地狱。

是一个由恶意建构成的世界。

女人,不对,这个世界的所有人都瞧不起我、为了折磨我而群起围攻。

碰到你只会让我再度产生厌恶感。

拉芙塔莉雅见我表现出排斥态度,再次转眼怒瞪元康。

「我已听说了那则谣言……说什么尚文大人企图强行与同伴发生性关系,是个差劲透顶的勇者。」

「没、没错,那家伙是个性犯罪者!你也曾经沦为他的性奴隶,应该再清楚不过吧!」

「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啊!尚文大人从未强逼我与他发生所谓的性关系,连一次也没有!」

接着,拉芙塔莉雅握住我的双手。

「放、放开我!」

「尚文大人……我究竟该怎么做,才能重新赢得您的信赖呢?」

「给我放手啊!」

全世界的人都以莫须有的罪名谴责我!

「我是清白的!」

唰……

某样物体轻轻覆盖住情绪激昂的我。

「尚文大人,请您息怒。为了赢回您的信赖,请您仔细听我说一句话。」

「……咦?」

「您只能相信不会抗命的奴隶吗?那我们就前往当初邂逅的那个地方,请您再次对我下咒。」

「骗、骗子!你铁定是打算藉这番说词再次欺骗我对不对!」

怎么搞的?这阵强行钻进我心房的声音是什么玩意儿!

「我无论如何都相信尚文大人。」

「闭嘴!你们又打算害我背黑锅对不对!」

「……我不认为尚文大人会如同谣言所说那般强求他人与自己发生关系。您不是会作出那种事情的人。」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我第一次听见渴望已久的话语。

总觉得覆盖住视野的黑影好像逐渐烟消云散。

肌肤的柔和触感沁入心坎。

「即使全世界的人都指控尚文大人是犯人,我也会说不是……不管多少次,我都敢断言尚文大人没有做过那种事。」

我抬头一看,发现在我面前的并非以往那个映照于我眼中的小女孩,而是一名年约十七岁的少女。

她虽然有点像拉芙塔莉雅,却是个会让人觉得拿两人来比较未免太过失礼的可爱少女。

原本肮脏且色泽暗淡的头发修剪得工整亮丽,粗糙干枯的皮肤也已换上一层健康红润的新生肌肤。

先前瘦到皮包骨的身躯也长出结实的肌肉,呈现出与外表相衬的活泼姿态。

更重要的是,凝视着我的那双眼瞳,已不再是混浊茫然、对一切感到绝望的神色,而是充满坚定的意志。

我不认识这样的女孩啊!

「尚文大人,接下来让我们一起去找奴隶商人为我施咒吧。」

「你、你是谁啊?」

「咦?您何出此言呢?是我啊,拉芙塔莉雅啊。」

「不不不,拉芙塔莉雅只是个小女孩而已。」

自称拉芙塔莉雅,说愿意相信我到底的少女一脸困惑地微微侧首。

「真是的,尚文大人还是把我当成小女孩看待呢。」

这声音……确实是再熟悉不过的拉芙塔莉雅的嗓音。

然而,外貌却判若两人。

不对不对不对,再怎么说,就算她真的是拉芙塔莉雅也太奇怪了吧。

「尚文大人,我就趁这个机会明讲啰。」

「明讲什么?」

「我们亚人呢,若趁年幼时提升Lv肉体便会随着以最有效率的正比速度急速成长喔。」

「什么?」

「亚人不是人类,这正是我们被视为魔兽同类的理由。」

自称拉芙塔莉雅的女子一脸难为情地接着说道:

「确实,我……那个,精神层面还是个小女孩,但身体几乎已经完全长大成人了。」

接着拉芙塔莉雅再次将我的脸……拥入她那仔细一看还满丰满的胸口继续说下去。

「请您相信我。我确信尚文大人没有犯任何罪。将贵重药品分给我,救了我的性命,教导我学会生存方式及战斗技巧的伟大盾之勇者……我是您的剑,即便再怎么坎坷的荆棘之道,我也必定追随到底。」

那是……我一直渴望听见有人对我说的一句话。

也是拉芙塔莉雅自从发誓会与我并肩作战以来,便始终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倘若您无法信任我,要把我变成奴隶或其他东西,都随您高兴。我就是黏着,也绝对会紧跟着您不放。」

「唔……呜……呜呜……」

自从抵达这个世界以来,这是我首度听见的温柔话语。我下意识地脱口发出呜咽声。

尽管心想绝不能哭而极力压抑,泪水依然不听使唤地夺眶而出。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被拉芙塔莉雅抱在怀中的我终于哭了出来。

「元康……刚刚那场决斗是你犯规落败了。」

「什么!?」

炼及树自人潮中现身说法。

「在上面观战的我们,可是清楚目击到你的同伴对尚文施展风之魔法的瞬间喔。」

「等等,可是……大家都说没这回事啊……」

「是国王要他们保持沉默啦,你看他们的眼神难道还看不出来吗?」

「……真是这样吗?」

元康转眼望向观众群,只见众人不约而同地将脸撇向一旁。

「但这家伙刚刚利用魔兽对付我……」

「他毫无攻击力可言,你总该承认这一点吧。一切都是明知对方缺少攻击手段还硬要他答应决斗的你不对。」

事到如今,炼才板起正义使者的嘴脸抨击元康。

「可是……这家伙!只集中力量攻击我的脸部跟胯下——」

「那是因为你要求他接受这场毫无胜算的决斗,他才祭出最大限度的恶整手段吧。这点小小的抵抗就别跟他计较了啦。」

元康虽然对树的提案感到不满但最后还是认命似地放松双肩力道。

「看样子这次对决似乎是你错在先,你就放弃吧。」

「啧……真不是滋味。拉芙塔莉雅小姐很有可能是被他洗脑了啊。」

「看到那一幕,居然还有办法讲出这种话,实在太了不起了。」

「是啊。」

勇者们尴尬地离开现场之后,观众们也跟着掉头回城。

「……啧!一点都不好玩~~」

「嗯……结果真是令人遗憾啊。」

令人不愉快的那对父女也气急败坏地拂袖而去,最后只剩我们俩留在庭园。

「您一定感到相当心酸吧,我竟对此一无所知。今后请让我陪您一同分担这份心酸。」

这阵温柔的细语声一入耳……我的意识随即悄然远去。

之后,我就这么被拉芙塔莉雅抱在怀中,沉睡了将近一个小时左右。

我真的大吃一惊,因为我连作梦也想不到,拉芙塔莉雅竟然已经长这么大了。

为何我始终没有察觉呢……八成是因为我顾不了那么多吧。

我的目光无暇去注意到拉芙塔莉雅的成长,我只用状态魔法测定所有数值,藉此评断拉芙塔莉雅的表现。


1.0010000001;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