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一卷 二十二话 矛盾的实践

城堡庭园如今已化作决斗场地。

周遭插满火把,方才享受过庆功宴的人们全都期待着这场勇者对决。

最后结果会是如何,早已是众所皆知的事实。

缺乏攻击手段的我,以及身为枪之勇者的元康。

盾之勇者一行人与枪之勇者一行人的战斗……不对,是我与元康的单打独斗。

似乎是元康的自尊心不容许他以众敌寡的样子。

结果任谁都想像得到。

现场几乎听不见半点在这类场面约定成俗的赌博下注声。尽管因为住在城里的大多是贵族,但现场也有挺身对抗灾厄浪潮的冒险者。一般而言绝不可能没人开赌盘。

换句话说,就是众人心知肚明,而且要求我吞下败仗。

炼及树也待在城堡的阳台上,嘻皮笑脸地旁观这场决斗。

他们都很期待见到我失去奴隶的那一瞬间。

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

每个家伙都只会动起要剥削我的歪脑筋。

就连在对抗灾厄浪潮的战斗中,骑士团也发动魔法对我们降下漫天火雨。

整个世界看起来都是对我冷嘲热讽的仇敌。

……好啊,反正我只有败北这条路可选,但我绝不会束手就擒。

元康,你这混蛋给我走着瞧。我对你可是怀抱着难以压抑的仇恨。

「那么,接下来开始举行枪之勇者对盾之勇者的决斗!胜负判定为将对手逼至可给予最后一击的绝境,或其中一方主动承认败北为止。」

我试试能否灵活地转动手腕关节,接着掰响手指,摆出应战架势。

「有这样一则故事,旨在探讨矛盾对决何者胜出……这次可轻松了。」

元康摆出趾高气昂的态度,一脸不屑地瞪视着我。

开什么玩笑啊。

「预备——」

元康,待会儿我就让你明白,所谓的战斗并不只是击败对方就好。

矛盾源自于一名想要出售最强之矛与最硬之盾的商人,被旁边围观的人群问起究竟哪一方才是最强的故事。是用来形容不合逻辑的字词。

但我认为『矛盾』这个名词本身就是个矛盾。

追根究柢,到底是以何种标准来判断胜负呢?

就好像试图以象棋和围棋分出高下一样。

假设要以此定胜负,那么何不试着将目光放到持有者身上呢?

矛是刺杀对手的武器,盾则是保护使用者的防具。

一旦把视野扩大到这个格局,那么「守护使用者免遭最强之矛伤害的盾才是最后赢家」的想法也随之而生。

矛与盾的基本目的截然不同啊。

「开始!」

「呜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喝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边摆出拳击的姿势边快步冲向元康。元康也斜举长矛加快脚步,试图赏我一记突刺。

双方一鼓作气缩短间距,面对欺近元康守备范围内的我,元康顺势提枪往前一刺。

明白来自何方的攻击自然不可能应付不了。

「纷乱连刺!」

元康的长枪瞬间幻化出好几个枪尖直扑而来。

是技巧吗?好样的,你居然一开战就用绝招啊。

这项技巧阻止不了我的突击,我边举盾护住头部边穿越绵密的杀网。

唔……尖锐的矛头刺中我两下,肩头及侧腹分别传来一阵痛楚。

尽管只是擦伤,但不愧是勇者的攻击,并没能完全抵挡下来。然而元康的技巧仅动用一次就结束,随即进入了所谓的冷却时间。

「接招吧!」

只不过元康仍抓起长矛刺向我。

枪——或者矛的弱点就在于它的攻击距离。主打范围为中距离的长柄武器一旦被敌人欺近到范围之内,瞬间就会变得极难运用。一般而言,只需在敌人欺近之前,抢先击败敌人即可。不过,单凭一击无法突破我的盾牌防御。我以毫厘之差躲过元康的突刺,运用全身体重猛然突击,将他按倒在地。

接着挥拳殴打元康的颜面。

锵!

啧!我果然无法对他造成伤害。

但我的攻击不可能就此结束。

大概是我的攻击完全不痛不痒吧,元康这家伙露出一副瞧不起人的轻蔑眼神。

你那副嚣张的嘴脸能够维持到几时呢?

我从披风底下抽出必杀武器塞到元康脸上。

「好痛!」

这是在面对浪潮时因遭到火雨袭击而全灭,不过我仍趁前往城堡途中捡来的威胁道具。

「这?这这这!?」

嘿嘿嘿……元康,你总算发出这种一头雾水的惊呼声啦。

攻击对象切换成元康的气球怪狠狠地咬着元康不放。

「好痛、好痛!」

元康因自己的宝贝脸蛋被咬而痛得不断挣扎。

没错,没人说我的攻击仅止于拳头而已。我还有气球怪这款专门用来对付人类的便利武器啊!

「喝呀喝呀喝呀!」

我朝元康脸上塞了二只,同时为了阻止他起身而用脚压住他的身体,顺便将气球怪丢向他的胯下。

「为、为什么有气球怪出现在这!?」

观众们纷纷惊声尖叫。

谁管你啊!

再来我运用全身体重,让气球怪更加紧紧地咬住元康的胯下。

「唔……混帐东西!你这是什么意思!」

「反正既然打不赢,那我就竭尽所能恶整你一顿!目标当然就是人气男最重视的嘴脸,以及身为男性证明的胯下!只要少掉那张嘴脸及蛋蛋,你这家伙就只是个恶心的宅男而已啦!」

「什么!?住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给我变成不举男吧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卯起来阻止元康企图拨掉气球怪的双手。

最后元康好不容易才赶走紧咬着脸部不放的气球怪,又因呈现倒地姿势而无法使劲挥舞长矛反击,因此每当他打破一只脸上的气球怪,我就会再丢出一只追加的气球怪,如此一来便能再次占用掉他应对的时间。当然我也不仅使用气球怪而已,连同蛋蛋怪在内的攻势,已使元康陷入如坐针毡的状态。

我则趁这段期间,竭尽所能地恶整他。

反正最后必败无疑,那我非在元康心中刻下最大限度的心灵创伤不可。

「喝呀喝呀喝呀!」

「啧!你这混帐东西啊啊啊啊!」

我利用全身体重压制企图起身的元康,气球怪攻击也未曾中断。

对了,既然横竖都是输,我想趁机试试那玩意儿。

我把盾牌转变成双头黑犬盾——

接着用盾牌挡下因呈现受制姿势而无法发挥原有力量的传说之枪的枪尖。

一阵类似刨刮黑板的刺耳声响起。

专用效果·犬噬随即发动,装饰于盾牌表面的狗头标本开始朝元康狂吠兼猛咬。犬噬正是受到攻击便会发动的反击效果。

这项效果能让狗头标本产生活动能力,张口咬住敌人。有效时间三十秒。

平常用途为给予敌人少许伤害并控制其行动,不过也有现在这种运用法。

「好、好痛!」

哦?结果还是受伤了嘛,或许真有机会取胜也说不定。

那我再顺便祭出其他手段好了。

「灵气盾牌!」

场所为元康的腹部。

盾牌凭空出现,压在元康的腹部上面。所谓的技巧也有这种用法啦!

「啧……放、放开我!」

「办得到就试试看啊!你这卑鄙的小人!」

正因脑子里尽是认定我没有攻击手段的轻视念头,才会变成这副德性啦。

我挪动双头黑犬盾靠近元康的脸,配合他抬头的时机狠狠撞过去。

犬噬效果再度发动,张口咬住元康的脸。

「唔……你这家伙!给我记住!」

「谁管你啊!」

哎唷,灵气盾牌的效果时间结束了。

「盾牌监牢!」

「呜……————!」

这次换成一座巨大的盾牌牢笼。以他现在的姿势根本难以逃脱。更有气球怪及蛋蛋怪趁他无法动弹之际持续啃咬。

这下子我赢定了!他该不会是缺乏对上人族的战斗经验吧?

「噗哈!」

监牢碎掉了。我抓准时机再次召唤出已过冷却时间的灵气盾牌压住元康的腹部。

只要气球怪没爆掉,而且一有空隙便利用犬噬效果发动攻击,那我就有机会获胜了!

「快快认输吧!打赢这场闹剧般的对决,你真的开心得起来吗?」

「明明只是盾牌,对枪之勇者大人做什么啊你!」

周遭起哄声传入耳中。但干我屁事喔,闷不吭声地听国王逼我接受这场作弊对决的局外人少在那边鬼吼鬼叫。

「再、再这样下去,最后岂不是会由盾牌获胜吗?」

「怎么可能……真的假的?」

出人意表的大爆冷门了吧。

「喏,元康,乖乖投降吧。你输定了。」

「谁、谁会向你投降啊!」

「那我就只好压制到你受不了为止啰。实际上,照道理说,我应该早就已经获胜了啊……」

我转眼望向担任裁判的国王,谁知这家伙居然刻意地看着别的地方。大概是打算来个视而不见吧。

那好,我就继续让气球怪及蛋蛋怪攻击元康的嘴脸跟手脚啰。

否则这帮家伙似乎还搞不清楚究竟谁才是真正的赢家啊。

内心才浮现这个念头——

「唔啊……!」

背部突然被用力推了一下,导致我失去平衡。

不知发生何事的我摇摇晃晃地望向冲击力道的来源。

发现那个地雷女的身影映入眼中。

我看见混在人群当中的麦茵举起手臂对准我这边。

恐怕是风系魔法吧。

我记得那是能凝聚拳头般大小气块攻击敌人,名叫烈风重击的魔法。

由于是气块的缘故,因此外观无色透明,不聚精会神根本看不到。

麦茵这贱货,脸上居然露出『知道厉害了吧?』的得意笑容,还吐舌头装鬼脸挑衅我。

「去你的贱女人啊啊啊啊!」

霍然起身的元康展开反击,彻底盖过我的咆哮声。

起身的元康立刻挥矛歼灭气球怪,矛尖笔直指向我。

我身上已无气球怪可用,再来只能靠具有反击效果的盾牌虚应故事。

可恶!元康……!好一个卑鄙下流的烂人!

再来便呈现一面倒的局面。

因为我唯一剩下的攻击手段,就是运用犬噬这招反击技能去冲撞元康。

最后,我遭到一轮猛攻而不支倒地,元康则是上气不接下气地用矛尖抵住我的颈项。

「呼……呼……我……我赢了!」

元康脸上露出比抵抗灾厄浪潮还要艰辛的表情,高举长矛如此宣言。


1.0007445000744;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