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之勇者成名录

二十一话 灾厄巨浪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一卷 二十一话 灾厄巨浪

一抵达村庄,刚好目击自浪潮蜂拥而出的魔兽们大肆展开破坏的瞬间。

尽管驻守在此的骑士及冒险者们勉勉强强对抗着魔兽大军,然而寡不敌众……防卫线已濒临崩溃边缘。

「拉芙塔莉雅,你去引导村民撤离此地。」

「咦,那尚文大人您呢……?」

「我留在这边牵制敌人!」

我拔腿奔向防卫线,举起盾牌痛殴看似蝗虫军团的魔兽。

当然啦,结果只换来一阵殴打金属的声响,完全没造成任何伤害。

但起码能引起它们的注意。这跟我以往与拉芙塔莉雅联手采取的行动没什么两样。

「咕叽!」

形似蝗虫的小小魔兽集结成群朝我直扑而来,另外还有苍蝇及僵尸等既定的魔兽种类。

锵!锵!锵!

不知是拜蛮族之铠所赐,还是盾牌的效果庇护,我毫发无伤。

「勇、勇者大人?」

「嗯……你们快趁我牵制住这帮魔兽的期间赶紧重整态势!」

琉德村的村民大多跟我很熟。

「呃,是!」

谁知村民们见机不可失,竟连同没受重伤的人也跟着撤退,导致只剩我一人独撑防卫线。

「喂……」

他们究竟在想什么啊?

在我颇感傻眼的期间,魔兽也为了击败我而张牙舞爪地发动攻击。

虽说铿锵声不绝于耳,我却始终不痛不痒。只是魔兽爬满全身上下的感觉实在是恶心又不舒服。

我动手殴打魔兽。

锵!

真是够了,这个世界的人为何总是把事情丢给别人处理啊?灾厄浪潮才刚来袭,我就已经被搞得满肚子火了。

「救、救命啊——!」

我发现平常颇为关照我的旅馆老板在我后方,眼看就要惨遭魔兽毒手。

就在魔兽利爪快要贯穿旅馆老板躯体的瞬间,我连忙放声大喊:

「灵气盾牌!」

咏唱技巧,召唤出保护旅馆老板的盾牌。

旅馆老板被突然出现的盾牌吓了一跳,接着转头望向我。

「快点逃啊!」

「……谢、谢谢你。」

两腿发软的老板开口道谢后,随即带着家人一同撤离现场。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阵裂帛般的尖叫声传入耳中。

转眼一看,只见魔兽成群结队地逐渐逼近一名看似没能及时逃出村庄的女子。

我等她进入射程范围内——

「盾牌监牢!」

召唤出四面盾牌保护那名女性。

见到突然出现的盾牌,魔兽们马上把目标转移至我身上。

没错,放马过来。只管锁定我就好。

我趁盾牌监牢失效之前,引诱魔兽军团一同移动。

「呼……呼……还有没有其他没能及时逃走的村民——!」

就在我边跑边环视周遭之际,突然有只魔兽自前方对我发动攻击。我反射性地举起盾牌抵挡,一阵剧烈的火星瞬间飞散四射。

「是僵尸吗……」

根据盾牌的分析,魔兽正式的名称叫作次元食尸鬼。

跟我刚刚吸引来的那些看似蝗虫与苍蝇的魔兽截然不同。

它双手紧握武器,身上穿着盛甲。

「啧!只能硬拚了吗……」

起码在拉芙塔莉雅引导村民全部撤离之前,我得设法吸引住这家伙的注意力不可。

只是既然要做的话,干脆就朝着狗屎勇者们忙于作战的方向且战且退好了。

敌人会再度涌现,而哪怕只是一只也没关系,只要能设法让新出现的魔兽将注意力集中到我身上,便能随之减少自己的工作份量。

「跟我来吧,僵尸们!你们简直臭死了啊!」

我加快脚程。对方毕竟是由蝗虫、苍蝇及殖尸等不同种类的怪物集结而成,由于每只魔兽的速度都不一样,因此行军速度自然也有所差异。

幸亏魔兽们的智商没那么高,全都冲着距离最近的我而来。

「啧!连前面也有啊!」

虽说盾牌让我变得十分耐打,我仍希望尽可能地避免遭到攻击,但也没办法了。

我决定在此阻止敌人的行军。

首先,举盾承受迎面袭来的魔兽攻击,接着边化解劲道边顺势转身闪躲。

反正现在拉芙塔莉雅不在身边,没有勉强吞下所有攻击的必要。

既然我缺乏攻击手段,那就只好采用无法攻击对手的战术应对了。

「灵气盾牌!」

我在空中召唤出灵气盾牌。

魔兽大军以方圆队形将我团团包围。要是被这波魔兽巨浪吞没,连我也没有熬过凶猛攻势的把握。

既然这样——

「嘿唷!」

我踩着食尸鬼跳到灵气盾牌上头,然后降落在魔兽数量较少的位置,重新举起盾牌准备应战。

啧……类似蝗虫的魔兽紧黏着我不放,不论怎么拨打也只能摆脱掉两、三只,身体感觉超不舒服的。更要命的是感到整个身子变得有点沉重。

可恶!要是再像刚刚那样被包围,大概就很难执行腾空跳脱战圈的作战了。

既然甩不掉,那换成这玩意儿如何!

「动物刺针盾牌!」

这款盾牌附有『针盾(小)』的专用效果,也就是说只要利用盾牌承受攻击,刺针便会产生共振对敌人造成伤害。缺点大概就是防御力比不上方才使用的盾牌吧,而且也只能造成微弱的伤害。但我目前就只有这个攻击手段可用。

尽管我还有另一款同样具备反击效果的盾牌,只可惜那面盾牌不同于这块盾牌,不适合用来对付成群结队的敌人。

「接招吧!」

我把盾牌当成拳头一样轰向魔兽。

锵!

一成不变的声音再度响起。看样子果然无法期待我的攻击能造成敌人多大的伤害。

于是我反过来举盾抵挡敌人攻势,只见飞窜而出的刺针命中敌人。伤害虽然不大,但只要能击中敌人,就能多少迫使对方露出破绽。我也只能利用这点来争取时间。

「这家伙……」

我赫见食尸鬼高举武器的身影映入眼中。

我还来不及举盾承受攻击,食尸鬼手中紧握的巨大斧头已抢先一步砍中我的肩膀。

「唔!」

只觉一阵火辣的剧痛窜过肩头,鲜血瞬间泉涌而出。

流血的伤口迫使我倒退数步。

好痛!为何我非得干这种苦差事不可啊!

这样不惜流血地挺身保护那帮瞧不起我的家伙,简直就像个笨蛋一样。

静下心来……赶紧冷静下来。

这伤不单只是没能用盾牌挡下攻势,另一方面也是因我换成攻击用盾牌所致。只要我想使用防御力更高的盾牌,就会失去攻击手段。

真是有够难用的一块盾牌啊!

「勇者大人!」

「嗄!?你们怎么出现在这儿!你们会碍事,赶紧逃命去吧!」

只见手持武器……但坦白说几乎都是农具的男性村民们一字站开。

其中还包括刚刚救助的村民。

「但这边只有盾之勇者大人您一个人啊!」

还不都是你们害的!我也不是甘愿独自留守这个鬼地方好不好!

我明明吩咐你们守住前线,但迳自撤退的不就是你们这群家伙吗!

……不过逃走的冒险者并不在队伍当中。

「这里是我们的村庄!我们不能夹着尾巴逃跑!」

「啧!好吧好吧,我会扮演好盾牌的角色,在疏散完毕之前,麻烦你们协助维持防卫线。你们就组成不会被袭击的阵形展开攻击吧!」

「知道了!」

坦白讲他们来得正是时候。既然缺少攻击手段,只要有少许战力加入,便能大幅提升整体战斗能力。这点已藉由拉芙塔莉雅获得证实,自然无需多加解释。

我立刻把盾牌转换成轻金属盾牌,配合村民们的阵形吸引敌人的注意力。

「一击中敌人就退下,我会负责妨碍敌人进军及承受攻击。」

「是丨」

我为了保护村民们而往前站,举盾防御敌人的攻击,而村民们则趁机利用农具突刺魔兽。尽管没办法一击搞定对手,但魔兽还是在补上十几二十次攻击的过程中逐渐被击败。

「咿!」

只要有敌人对村民发动攻击,我便马上闪身举盾格挡并出声说道:

「放心!对方的攻击全部交给我处理,你们只管考虑如何击败敌人就好!」

村民们脸上均露出了安心的神情。

至少可以认定村民们已明确接收到我会保护他们的讯息了。据说在遭遇灾害时,有人会习惯听从大嗓门的人指示,这大概就是那种现象吧。不过现在这样就好,只要他们肯信守诺言助我一臂之力,我就会力保他们万无一失。

「话说回来,敌军数量也太多了吧……还没完成疏散工作吗!」

「请问其他勇者大人们在做什么呢?」

「哈!他们正忙着在浪潮源头进行战斗啦!完全不把你们的死活当一回事!」

「竟、竟有此事……」

我的发言使其中一名村民顿感垂头丧气。

瞬间,我看见地面浮现一道巨大黑影。

我连忙出手推开那个村民。

「呜啊……」

出现的是一只巨大的食尸鬼,身上穿着比其他食尸鬼更加豪华的盔甲,手上也握着一把巨大斧头。

由于没能举盾格挡而硬吞这沉重的一击,害我视野顿时为之一震。

我岂能死在这种地方!

我咬紧牙关保持意识清醒。如果在此倒下的话,我真的必死无疑。

这家伙显然不同于其他魔兽——

尽管被打个正着,但能对我造成伤害,就代表它绝非泛泛之辈。

「没事吧!?」

「呃,嗯……勇、勇者大人您……」

「可以了!你们退下吧。对上那个大块头的话,我没自信能保护你们不受伤害啊!」

「可是!」

村民们似乎有意跟我唱反调。

此时——

「尚文大人!」

早已作好应战准备的拉芙塔莉雅手持长剑赶抵现场。

「拉芙塔莉雅!你来得正好!我们联手收拾那家伙!」

「是!」

我以面向巨大食尸鬼的架式移动着举起盾牌。

「攻击由我处理,你只要照往常那样提剑刺它就好。」

「知道了。」

就算体积变大,食尸鬼的智商跟其他个体比起来大概也好不到哪去吧。

盯上我的食尸鬼发动攻击,我不避不闪地正面接招。

不闪躲的另一层意义在于遏止敌人攻势落到己方同伴身上。一旦闪避,会造成敌人分散攻势,进而导致拉芙塔莉雅被迫考虑攻击以外的事情。

拉芙塔莉雅趁食尸鬼挥舞斧头的同时提剑猛刺。

她的出手使得盾牌承受的冲击因此减轻了一些。

很好!如此一来就没问题了。

「拉芙塔莉雅,这群魔兽具有先针对眼前敌人展开攻击的习性。因此你提剑刺完就拉开距离,等他们一转向攻击我,你再按照同样要领发动攻击。」

「是!」

「好、好厉害……」

见到我们联手出击的村民忍不住脱口发出感叹声。

比起那种小事,我得赶紧让这些村民逃离现场才行。

「你们怎么还在啦!快点退下!我很感谢你们的协助,但坦白讲你们现在很碍事啊!我可是为了不让你们丧命才守在这里的耶!」

「知、知道了!」

可能是受到我大声吼叫的影响吧,率直地点了点头的村民们边提高警戒边渐渐拉开距离。就在村民们远离战圈达到一定距离时,突然有股不祥的寒意掠过背脊。

「拉芙塔莉雅!」

我一把将斜举长剑的拉芙塔莉雅搂入怀中,掀开披风盖住她。

「尚文大人!?」

我再将盾牌变成拥有最高防御力的轻金属盾牌。

随后只见一阵火雨从天而降。

置身魔兽大军之中的我放眼往外眺望,发现骑士团已抵达现场,会用魔法的骑士团成员则对准此地不断发射火雨。

「喂!这边有同伴耶!」

转眼之间魔兽们起火燃烧。由于以昆虫类魔兽居多,因此火系魔法燃烧得特别旺盛。

看样子我不单物理防御力,连魔法防御力也相当高。不对,应该是托轻金属盾牌内建的『魔法防御上升』这项专用效果的福吧。

巨大食尸鬼也受到炽盛火雨袭击而发出巨响颓然倒地。

确认食尸鬼倒下后,置身于火光冲天之鲜红防卫线当中的我,一边怒火中烧地心想『怎么会误射同伴?』,一边毫不客气地露出凶狠的目光走向骑士团,猛然挥舞披风抖落火花。

「哼,原来是盾之勇者啊……好个顽强的家伙。」

看似骑士团队长的家伙一见到我便恶言相向。随后,自披风底下飞冲而出的拉芙塔莉雅抡剑就是一劈。口出恶言的家伙也抽出长剑,剑刃互击的双方展开激烈交锋。

「你对尚文大人做什么!倘若回答有误的话,我绝对饶不了你!」

拉芙塔莉雅杀气腾腾地撂下狠话。

「你是盾之勇者的同伴吗?」

「没错,我乃尚文大人之剑!不容你在此放肆!」

「……难不成区区亚人也妄想违抗骑士团吗?」

「像你们这种蔑视应该守护的民众,甚至企图利用魔法一并烧死同伴尚文大人的败类,就算是骑士也不可原谅!」

「反正他平安无事不就好了?」

「一点也不好!」

骑士们团团围住持续与队长针锋相对的拉芙塔莉雅。

「盾牌监牢!」

「这、你——!」

我用盾牌监牢困住跟拉芙塔莉雅短兵相接的对手,转眼瞪视不分敌我地发动攻击的骑士们。

「……你们的敌人应该是从浪潮缝隙倾巢而出的魔兽才对吧?别搞错对象了!」

面对我的叱责,骑士团成员们仿佛站不住脚似地将脸撇向一旁。

「身为罪犯的勇者讲什么大话啊。」

「要不然……你们打算独自对付剩下的魔兽大军吗?」

在起火燃烧的最前线,只见魔兽们旁若无人地蠢动不已,接着猛然扑向位在最前线的我。见到我吃下魔兽大军所有攻击的模样,骑士团成员们全都脸色铁青。

好歹我也是盾之勇者,光凭这帮家伙根本不可能守住防线。

「拉芙塔莉雅,村民们全都疏散了吗?」

「不……还没,还需要一点时间。」

「这样啊,那你赶紧去协助疏散吧。」

「可是……」

「刚刚虽被同伴用魔法轰了一下,我却完全不痛不痒。只不过呢……要是你们敢再摆出那种认为我会束手无策的轻蔑态度……」

我一边轻拍拉芙塔莉雅的肩头,一边定睛怒瞪骑士团。

「……我保证会不择手段致你们于死地!反正最糟糕的情况,顶多就是把你们推给魔兽当食物,然后我自己逃跑吧。」

可能是我的威胁发生效果了吧,骑士团成员纷纷倒抽一口大气,停止咏唱魔法。

「好啦,拉芙塔莉雅,等到疏导的村民们通通离开之后再正式开战吧。放心,敌人多得很,等你回来再开始也无妨。」

反正我出乎意外地耐打,照这样看来应该不成问题才对。

「呃,是!」

拉芙塔莉雅依照指示奔向村庄。

「可恶!不过是个盾之勇者,竟然……」

到了盾牌监牢效果时间中断的瞬间,那个看似队长的笨蛋当场开骂。

「是吗,你找死是吧……?」

怪物大军缓缓逼近我背后——

或许是察觉到我若不挺身防守,就会轮到自己遭殃,笨蛋队长随即默默退下。

真是够了,尽是一群不中用的家伙。

若非我是个只专精于防守的盾之勇者,谁会自愿帮助你们这群下三滥啊。

之后,拜牵制行动奏效所赐,自裂缝中倾巢而出的怪物大致已经处理到一个段落。

协助村民疏散完毕的拉芙塔莉雅一回归前线,我便立刻转守为攻。

我利用着骑士团的援护不断战斗——等到天空裂缝恢复原状,已是数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差不多就这样吧。」

「嗯,这次的头目不堪一击啊。」

「嗯,照此看来,下一波浪潮大概也能轻松取胜吧。」

只见在浪潮源头战斗的勇者们,围在看似本次魔兽大军头目的嵌合兽尸体前方,边闲话家常边讨论个不停。

把疏散民众的任务丢给骑士团及冒险者,在那边讲什么鬼话……明明已经过了整整一个月,这三个家伙仍旧摆脱不掉玩电玩游戏的感觉。

我连出声警告都嫌麻烦,直接无视那三个狗屎勇者,只对自己熬过这波浪潮袭击感到安心。

天空已恢复往常色彩,接着逐渐被夕阳染成橘红。如此一来最起码还能再多活一个月。

……我之所以没受到太大伤害,八成是由于浪潮还很弱的缘故吧。坦白讲连我也不晓得下次是否抵挡得住。

当有朝一日我再也承受不住时……会有什么下场呢?

「诸位勇者辛苦了,国王已备妥庆功宴要款待协助王国度过本次浪潮危机的诸位勇者。另外也会致赠报酬,希望诸位务必出席。」

本来不太想去,但我身上没钱,因此跟着撤离现场的这帮人一起回转城堡。

我记得王国每隔一段固定时间,就会提拨一笔跟支援金相同额度的经费给我们。

五百枚银币,对现在的我而言是一笔钜款。

「呃,那个……」

琉德村的村民一见到我便主动开口攀谈。

「干嘛?」

「非常感谢您,若不是有您在场,我想我们大概都死定了。」

「只是顺其自然罢了。」

「没这回事。」

另一个家伙否定了我的回答。

「多亏有您坐镇,我们才能幸运保住一命。」

「就随你们自己想吧。」

「「「是!」」」

村民们对我鞠躬致意后,便转身回村庄去了。

村子受损严重,今后的重建工作,八成会相当辛苦吧

被我救了一命也只说声谢谢了事,平常明明不把我放在眼里……真是一群势利的家伙。

不过……总比被咒骂成恶魔来得好上百倍。

「尚文大人。」

经过漫长的战斗,全身沾满汗水及泥泞的拉芙塔莉雅笑容满面地朝我这边跑来。

「成功了呢,大家都很感谢您喔。」

「……是啊。」

「如此一来,像我这样的人就不会继续增加了。都是托尚文大人的福!」

「……嗯。」

不知是出于战斗结束后的兴奋情绪,还是与自身经历重叠,只见拉芙塔莉雅双眼噙泪。

「我也……很努力表现了。」

「嗯,你表现得很好。」

我轻抚拉芙塔莉雅的头,夸奖了她-番。

没错,拉芙塔莉雅乖乖依照我的指示采取行动、奋勇作战——

这点必须给予正确评价才行。

「我打败了好多好多魔兽。」

「嗯,谢啦。」

「嘻嘻嘻。」

我一边对笑逐颜开的拉芙塔莉雅感到有点不可思议,一边跟着队伍前往城堡。

「哎呀!不愧是勇者,跟上次的受害情况比起来简直如天壤之别,连我也难掩惊喜之情啊!」

太阳西沉,等到入夜才在城内举办的大规模庆功宴上,国王如此高声宣布。

附带一提,虽不知上一回受损的程度有多严重,但这次的伤亡人数好像仅止于个位数。

……我无意主张究竟是谁的功劳。

那群勇者们似乎是联手击败了自裂缝涌现的魔兽大军,因此我不认为全都是我的功劳。但我个人推测,未来迟早会爆发绝不止这点程度伤亡的结果。

虽然说这次幸好沙钟传送的范围离城堡较近,假如浪潮发生在骑士团无法立刻赶到的地方,那可怎么办啊?

问题真多……

我叫出支援选项,详加确认。

『关于浪潮之战』

透过沙钟召集时,只要事先作好准备,便能同时传送已完成登录的人员。

这不就代表只要事先也把骑士团那帮人登录在队伍里头,就能跟着一同前往事发地点了吗?

瞧他们那种态度,八成没人愿意被登录在内吧。

可是……连那群狗屎勇者也没利用这项机能。

究竟是为什么?

若是他们熟知的游戏,就算事先安排好也不足为奇。

……八成是认为没那么难搞,或者纯粹只是懒得确认而已吧。

连提醒他们都嫌厌烦。在这场大肆铺张的庆功宴上,我随意夹了几道菜,独自一人窝在角落用餐。

「有好多美食耶!」

拉芙塔莉雅看到平常难得一见的大量山珍海味,双眼透出兴奋的光芒。

「想吃就尽量吃吧。」

「是!」

平常都没能给她吃些像样的好料啊……在这种时候就该让她尽情品尝才对。拉芙塔莉雅确实立下了足以得到这项奖赏的汗马功劳。

「啊……可是吃太多会变胖耶。」

「你还处于发育阶段不是吗?」

「唔——……」

不知为何,拉芙塔莉雅露出一脸困惑的苦恼神情。

「想吃就吃,又没关系。」

「尚文大人喜欢身材胖胖的女孩子吗?」

「什么?」

她在胡说什么啊?

「不感兴趣。」

光是提到『女性』一词就会让我联想起那个贱人,心中根本不可能浮现所谓喜欢的情感。更何况我生理上就是看女人这种生物十分不顺眼。

「说的也是,我都忘记尚文大人本来就是那样的人了。」

拉芙塔莉雅半是死心地伸手探向桌上的美食佳肴。

「很好吃耶,尚文大人。」

「那就好。」

「嗯。」

唉……宴会实在有够麻烦啊,究竟几时才能领取报酬啊?

看到一大群人渣齐聚一堂,就让我火冒三丈。

……其实,仔细想想,搞不好有可能要到明天才能领取。难道我白跑了一趟吗?不对,可以省下一笔伙食费也不错。虽然拉芙塔莉雅好像满在意的样子,不过她既是亚人又处于成长期,伙食费完全不容小觑。

「要是有保鲜盒,我就可以打包带走了。」

由于这些食物不利保存,所以顶多只能放到明天,但考虑到经费问题又觉得很可惜……待会儿请厨师帮我打包一些好了,或许能顺便要到多余的食材也说不定。

就在我思考这些事情之际,忽见怒上眉梢的元康拨开人群,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真是够了,到底想怎样啦?

连应付他都嫌麻烦的我开始走向人群,试图闪躲,不料元康这家伙竟然边瞪视我边直追过来。

「喂,尚文!」

「……干嘛啦?」

元康装模作样地解下单手手套丢向我。

我记得这好像是代表要求决斗的意思。

元康的下一句话令周遭顿时为之骚动。

「决斗吧!」

「你突然讲什么疯话啊?」

脑袋终于失常了是吧?

仔细想想,他只是个满脑子电玩的笨蛋。传说中的枪之狗屎勇者大人,就只是一头对应当帮助的人见死不救,只晓得朝大头目发动突击的山猪啊。

「我听说喽!跟你在一起的拉芙塔莉雅小姐是名奴隶对不对?」

元康斗志高昂地指着我厉声斥责。

「什么?」

拉芙塔莉雅脱口发出奇怪的疑问声。

……当事人盛了一大盘山珍海味,正津津有味地享用着美食耶。

「然后咧?」

「还『然后咧』……?你这话是真的吗!」

「嗯。」

使唤奴隶有什么不对?

又没人肯跟我并肩作战,因此我买了奴隶使唤。

更何况这个国家应该没有禁止奴隶制度才对吧。

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她是我的奴隶,有什么问题吗?」

「人类……不可以被当成别人的附属品!尤其来自异世界的我们更不允许作出这类歹毒行径!」

「你现在讲这些有什么屁用……在我们的世界也有奴隶存在不是吗?」

我不晓得元康的世界状况如何,但在人类历史中绝不可能找不到奴隶的存在。

换个角度思考,社会人士其实就是公司的奴隶。

「不允许?在你的理解当中或许是那样吧——在你的理解当中!」

擅自创造规矩强加在他人身上……这家伙真的脑袋秀逗了。

「很抱歉,这里是异世界,奴隶也确实存在,那我使唤奴隶哪里错了啊?」

「你……这混帐东西!」

元康咬牙切齿地举起长矛指向我。

「一决胜负吧!要是我赢的话,我要你立刻放拉芙塔莉雅小姐自由!」

「为什么我非得跟你一决胜负不可?那假使我赢了咧?」

「到时候要怎么处置拉芙塔莉雅小姐随你高兴!就如同先前那样!」

「简直荒谬到极点。」

我无视元康准备转身离开现场。因为就算答应这场对决,我也得不到任何好处。

「本王听见元康先生的说词了。」

人群宛如十诫传说的红海般分成两边,国王粉墨登场。

「身为勇者竟然使唤奴隶……尽管本王只是耳闻风声,却怎么也料想不到竟然真有此事……这代表盾之勇者果真是个罪人吗……」

罪人咧,明明就是你们嫁祸给我,居然还有脸叫我罪人。

奴隶不是这个国家认可的制度吗?使唤奴隶的人满街都是,为何偏偏只有我非得受到指责不可?

「既然元康先生感到不服,那本王在此下令。决斗吧!」

「谁理你啊。快点把对付浪潮的报酬交出来,钱一到手,我就马上离开这个鬼地方!」

国王叹了口大气并弹响指头,只见不知打哪冒出来的士兵们将我团团围住。再仔细一看,拉芙塔莉雅竟然被其他士兵给架住了。

「尚文大人!」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倾尽全力露出最凶狠的目光怒瞪国王。

这家伙完全不肯相信我的说词。不仅如此,还处处刁难我。

「在这个国家,本王的话就是绝对命令!倘若不肯服从,那本王顶多就是强行没收盾之勇者的奴隶罢了。」

「……啧!」

总觉得国家专属魔术师八成晓得解除奴隶身上咒语的方法。换句话说,我若不应战,拉芙塔莉雅将会离我远去。

开什么玩笑!那是我好不容易培养到能够派上用场的奴隶耶!

你们晓不晓得我花费多少时间与金钱在她身上啊!

「根本没有必要进行这场对决!我——唔唔!」

为了避免拉芙塔莉雅大吵大闹,士兵拿布条绑住她的嘴巴。

「当事人可能被下了不袒护主人就会受到折磨的诅咒,因此要请奴隶暂时保持安静。」

「……她可以参与决斗吧?」

「决斗奖赏为何非得参战不可?」

「什么!你——!」

「那么,本王宣布于城堡庭园举办这场决斗!」

国王这个混帐东西,居然打断我的发言,还迳自宣布决斗地点。

可恶,我没有攻击力可言耶!这分明是一场作弊的比赛嘛!


1.0018726001873;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