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一卷 二话 勇者介绍

「哦哦……」

这阵感叹声令我猛然回神。

我转动游移不定的视线焦点望向前方,只见数名身穿长袍的男子也看着我,同时面露哑口无言的茫然神情。

「这是怎样?」

我转头望向声音来源,发现旁边另有三名似乎跟我同样无法理解眼前状况的男子。

他们全都微微侧头,露出一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的表情。

我人刚刚明明是在图书馆里才对吧,怎么会……?还有这是什么鬼地方啊?

左顾右盼地环视周遭一圈,忽然见到一面石墙映入眼帘。

这是传说中的炼瓦风格吗?总之,是从没见过的陌生建筑。就算搞错地方,这里也绝对不是图书馆。

低头一看,脚底下是一大片仿佛附有以萤光颜料绘制而成的几何图案的地板及一座祭坛。

也有看起来很像出现在奇幻作品中的魔法阵。

我们几个就被安排站在这座祭坛上。

另外啊……为什么我手上挂着I块盾牌呢?

我带着一块感觉特别轻灵,而且紧紧附挂在手臂上的盾牌。无法理解为何会带着盾牌的我试图将它摆回地上,谁知竟然拔不下来。

「这里是?」

总之,就在我非常好奇眼下的状况之际,站在我前面、那名持剑的家伙开口询问身穿长袍的男子。

「哦哦,勇者们啊!请您们挺身拯救这个世界吧!」

「「「「什么?」」」」

我们几个不约而同地大叫。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这句子是怎么回事?总觉得我好像曾在网路小说上看过类似的台词。

「虽然事态错综复杂且一言难尽,但若改用诸位能够理解的说法,就是我等透过古老的仪式召唤勇者大人们来到这里。」

「召唤……」

嗯,该怎么说呢,尽管很可能是某种整人的恶作剧手法,但基本上最好还是配合对方话锋听听他们的说词。就算是整人游戏,大概也会是被骗的一方比较占便宜吧。

我喜欢,我向来就是这种爱玩梗的个性啊。

「这个世界正面临了攸关生死存亡的危机,恳请勇者大人们襄助我等一臂之力。」

身穿长袍的男子们对我们行了九十度的鞠躬大礼。

「这个嘛……如果只是听听详情——」

「才不要咧。」

「说的没错。」

「有办法让我们回到原本的世界吧?先搞定这个问题再谈其他事情。」

有意了解详情的我还在讲话,其他三人竟从旁插嘴打断我的发言。

什么?

这三个家伙怎么好意思摆出那种态度回应这些在眼前拚命求救的人啊?

就算先听完他们的说词再作结论也不迟吧。

我不发一语地怒瞪三人,只见另外三人同时转眼望向我。

……这三个家伙为什么都面带笑意啊?我看得出你们的情绪似乎显得有些高昂喔。

其实你们都很高兴吧。假如这是事实的话,那就代表想要飞往异世界的梦想已经获得实现了……而你们的台词也算是陈腔烂调。不过呢,就是因为这样才该听听他们的说法吧。

「你们真的对自己没有先征求他人同意、突然把人召唤来的举动感到过意不去吗?」

乍看像是个高中生的持剑男子,举起手中的长剑指向长袍男子们。

「如果等这个世界一恢复和平,我们就立刻被丢回原来的世界,岂不是白做工了吗?」

手持长弓的男子附和着,并定睛瞪视着长袍男子们。

「你们可以采纳我们的意见到什么程度?假如谈不拢的话,我们可能会转过来跟这个世界为敌,奉劝你们最好先做好心理准备啊。」

喔喔!他们在确认自己的立场,及主张事成之后应获得报酬的权利啊。

这三个家伙未免也太强焊了吧,我心里逐渐冒出一股落败的挫折感。

「希、希望四位勇者大人能先去谒见国王,到时再与国王商讨有关奖金的事情。」

长袍男子的代表打开沉重的门扉,指着走廊说道。

「……真拿你们没辙耶。」

「是啊。」

「哈,反正不管跟谁谈,结果都一样。」

强悍的三人组边各说各话边跟着长袍男子离开,我也为了避免被抛下而随后跟上。

我们离开光线昏暗的房间,沿着石砌走廊往前推进。

……该怎么说呢,是因为我懂的词藻太少,才只能用『空气清新』一词加以形容吗?

由窗户望出去的光景使我们忍不住屏住呼吸。

辽阔的天际,以及一座看起来仿佛会被编进旅游导览手册上的欧式城镇出现在眼前。但我们无暇欣赏这幅城镇的绝景,就这么沿着走廊直接被带进谒见厅。

「哦,这几个人就是古老传说中的四圣勇者吗?」

一名坐在谒见厅宝座上,看起来态度傲慢的老头子上下打量着我们并嘀咕道。

该怎么说呢,这老头子给人的第一印象并不怎么优啊……

我就是无法喜欢那种似乎不把他人放在眼里的家伙。

「本王乃这个国家的国王,奥托克雷·梅洛马格卅二世。勇者们,抬起头来吧。」

虽然内心顿时萌生一股很想反呛『我们又没低头!』的冲动,但我还是咬牙强忍了下来。好歹对方年纪比我大,而且好像是国王的样子。

「首先,必须向几位说明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个国家,甚至这个世界正步向灭亡。」

该说是果然不出所料吗?连这方面也呈现王道般的情节发展。

「既然都从异世界召唤勇者了,有这种程度的理由也不为过吧。」

「说的没错。」

国王的说明大概如下:

这个世界存在着一则末日即将来临的预言,宣告一阵阵迟早会迫使世界走上灭亡的灾厄浪潮就要来袭。据说若不设法击退这波浪潮所带来的灾厄,全世界将难逃末日劫数。

而预言所指的灾难年就是今年,正如预言所示,有一个自古以来便存在,名叫龙刻沙钟的道具似乎开始有了动静。

这座龙刻沙钟预测到浪潮出现,并自一个月前开始发出警告。根据传说,每当一道灾厄波浪结束后,就会产生一个月的缓冲期。

当初,这个国家的居民完全不把预言当一回事。但当龙刻沙钟之中的沙子真如预言所示落尽之时,灾厄也随之降临。

这个国家,也就是梅洛马格突然出现一道次元裂缝,大量凶恶的魔兽自裂缝中涌现。

当时虽靠着国家骑士团及冒险者联手出击,勉勉强强击退了魔兽军团,但下一道灾厄波浪将会带来更加凶猛的魔兽大军。

再这样下去根本无法阻止灾厄,因此国家的重量级人士们便依照古老传统,举行了召唤勇者的仪式……以上便是事件的梗概。

附带一提,之所以听得懂这个世界的语言,好像是因为我们持有的传说中的武器具备了翻译能力的缘故。

「我们懂了,所以你的意思是要被召唤到这儿的我们免费出手相助啰?」

「还真是一厢情愿呢。」

「……是啊,根本是自私自利啊。要毁灭就毁灭吧,这事跟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

尽管从先前的笑容已可看出端倪,但真想不到这三个家伙心里明明乐不可支,居然还能如此睁眼说瞎话啊。

算了,我也跟着搭腔吧。

「我们的确没有拯救贵国的义务啊。假使免费出手相助,结果等世界一恢复和平便被你们随便讲句『再见不送』打发掉的话,那岂不亏大了?还有,我最想知道的是,究竟有没有办法回到原本的世界——关于这个问题,你们的答案是?」

「唔……」

国王对旁边的臣子们使了个眼色。

「当然了,届时我国将奉上优渥的报酬给诸位勇者大人。」

包含我在内的四名勇者全都兴奋地握紧拳头。

帅啊!总算跨出协商的第一步了。

「另外也已筹措了一笔支援款项。我等由衷期盼勇者大人们能挺身守护这个世界,因此将全力营造出可以让诸位大显神威的局势。」

「哦——……算啦,你们肯答应就好了。」

「别以为可以驯服我们喔。只要不反目成仇,我们就会姑且助这个国家一臂之力。」

「……说的没错。」

「嗯。」

为什么这帮家伙总是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啊。就现况而言,王国一旦翻脸,最伤脑筋的会是我们几个耶。

算了,这个场面若不扎实地谈妥条件,到时反而有可能落得徒劳无功的下场,所以也怪不得大家。

「那么勇者们啊,报上你们的名号给本王听听吧。」

此时我注意到一件事。这个场景,不就跟我刚刚翻阅的那本四圣武器书十分相似吗?

剑、枪、弓及盾。

再加上身为勇者的这个共通点,可见我们或许是掉进了书中世界也说不定。当我心生此念之际手持长剑的少年——剑之勇者往前跨出一步,开始自我介绍。

「我叫天木炼。今年十六岁,是高中生。」

剑之勇者·天木炼。『美少年』应该是最适合用来形容他外貌的字眼吧。

五官端正,身材大约一百六十公分左右,显得有点矮小。他的脸蛋端庄到要是换上女装,八成会有人将他误认成女生的程度。发型则是黑色短发。

搭配细长双眼及苍白肌肤,给人一种很酷的印象。

有种活像一名纤瘦剑士的感觉。

「那接下来换我啰。我叫北村元康,今年二十一岁,是大学生。」

枪之勇者·北村元康。外貌嘛,该怎么说才好呢,是一名感觉像个轻佻小哥的男性。

拥有一张不输给炼的俊俏脸蛋,散发出一股起码有一、两个女朋友,不乏谈恋爱经验的气质。身高大约一百七十五公分左右吧。

留着一头束在身后的马尾发型。明明是个男生,留起马尾发型居然显得格外搭调。

简言之,就是个善于关照他人的大哥哥吧。

「再来轮到我了。我叫川澄树,今年十七岁,是高中生。」

弓之勇者·川澄树。外观嘛,看起来像是个会弹钢琴的文静少年。

嗯……他看似弱不禁风,却似乎具备坚定不移的强韧精神,拥有令人难以捉摸的存在感。身高在四人当中最为矮小,顶多只有一百五十五公分左右吧。

发型为略带卷度的波浪造型,感觉像是个乖巧听话的小弟。

大家好像都是日本人。假使顶着这种外貌却说自己是外国人,那我真的会大吃一惊。

哎呀,接下来换我了。

「最后换我了我叫岩谷尚文。今年二十岁,是大学生。」

国王露出瞧不起人的目光瞄了我一眼。突然觉得背部有点痒。

「嚼,炼、元康及树是吧。」

「国王,别忘了还有我。」

「哦哦,抱歉。尚文大人。」

真是个健忘的老爷子啊。好啦……尽管我也隐约觉得在这当中好像只有我跟这个场子不太搭调,但基本上还是希望你别忘记我的存在啊。

「那么,现在想请诸位确认自己的状态,客观地审核一下自己目前的实力。」

「什么?」

状态是什么东西啊!?

「呃,请问该怎么确认自己的状态呢?」

树战战兢兢地开口询问国王。

「搞什么啊?难道你们几个来到这个世界后没有先发现那东西吗?」

炼面露仿佛表达出『真是一群欠缺情报的家伙耶』的傻眼神情说道。

谁晓得啊!或者该说你那张活像情报通的得意嘴脸是怎样啊。

「你们不觉得好像有个图标飘浮在视线的边缘吗?」

「咦?」

经他这么一说,我设法放空之后,随即看见在视野一角有个格外强调自身存在感的图标。

「试着把意识集中到那个图标上头看看。」

『叮咚』一阵清脆的声音响起,接着只见图标宛如电脑的浏览器般霍然放大,并映入眼中。

岩谷尚文

职业 盾之勇者 LV1

装备 小盾牌(传说武器)

异世界之服

技能 无

魔法 无

光是简单扫视一番就发现还有其他许多项目,但是暂且省略不提。原来所谓的状态就是指这回事啊。

或者该说这是什么东西啦!感觉超像游戏设定耶。

「LV1吗……这可真叫人感到不安呢。」

「是啊,这样完全不晓得有没有办法战斗嘛。」

「或者该问这是什么东西啊?」

「难道勇者大人们的世界没有这种魔法吗?这叫状态魔法,只要是身为这个世界的居民,就一定会用这种术法喔。」

「是喔?」

原来能够查询实际肉体数据化之后的情报是很理所当然的啊,真是太惊人了。

「那我们该怎么做才好?这种数值确实令人非常不安呢。」

「嗯,接下来想请诸位勇者们踏上冒险旅程,磨练自己的身手,同时强化手上的传说武器。」

「强化?我们拿在手上的武器不是打从一开始就很强大了吗?」

「不。被召唤至此的勇者大人们,似乎必须锻炼各自持有的传说武器,慢慢提升性能。」

「但只要在手中这把武器能派上用场之前,改用其他武器对付魔兽不就得了?」

元康边转动长枪边表达自己的意见。

是也没错,或者说既然我被分配到连武器都称不上的盾牌,自然有更换武器的必要。

「那方面的事等日后再一一处理就好啦。总而言之,既然接受委托,我们便该自我磨练提升能力才对。」

炼以这句话总结。

以勇者身分被召唤至异世界的热血情境——

尽管有点类似漫画情节,但身为御宅族因憧憬而生的干劲也不断自心海深处涌现。

该怎么说呢,我现在俨然处于壮志满怀,激动情绪久久不散的亢奋状态。其他三人也同样,大家都感到热血沸腾。

「就由我们四人组成队伍吗?」

「勇者们请留步。」

「什么?」

正当我们准备踏上冒险之旅时,大臣突然开口发言。

「诸位勇者大人需要各自招募同伴展开冒险。」

「为什么?」

「是这样的——根据传承的记载指出,传说武器带有相互排斥的性质,因此若是只由勇者大人们组成队伍行动的话,将会对彼此的成长造成妨碍。」

「虽然不知是真是假,但意思是说如果我们一起行动,就无法提升能力是吧?」

咦?在武器栏那边好像附有一个传说武器用法的支援选单。

大家都注意到而转眼浏览起选项的内文。

『注意。持有传说武器的人假使联手出击,会引发反作用效果。请尽量分头采取行动。』

「看来好像真有其事耶……」

是说这种游戏味十足的说明是怎么回事啦?简直就像不慎误入电玩世界一样。

好啦,天底下并不存在如此真实的电玩游戏,再者因为碰到的都是活人,才称得上是现实;不过见到系统层面的设定,令人不由得产生上述的感想。

尽管巨细靡遗地记载了手中武器的使用方法,不过如今似乎没有那种可以从头看过一遍的闲工夫。

「这么说来,我们应该招募冒险同伴比较好啰?」

「就由本王亲自为各位勇者大人找齐旅伴吧。天色已晚,诸位勇者大人,先好好养精蓄锐,等明天再启程展开冒险。我国会在明天之前为各位网罗有资格担任旅伴的精英份子。」

「感谢国王厚爱。」

「谢啦。」

各自用不同说法表达谢意之后,当天我们便留在国王所准备的客房过夜。


1.0010225001022;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