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之勇者成名录

十六话 双头黑犬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一卷 十六话 双头黑犬

我们依照武器店老板提供的情报,启程前往村庄。

村庄名叫琉德村,是一座非常适合当作据点的村庄,村内只有一间旅馆,过夜费为一枚银币。也是收购商人每隔两天会来此滞留一段时间的好地点。

虽然没有药房,不过因为村民都需要药品,所以售价比城镇来得便宜。

但必须注意的是品质相对来得粗劣。

附带一提,由于我的恶名远扬才刚踏进村庄便有人来开我玩笑,于是我立刻处以气球怪加身之刑。

正当我把在村庄周边击杀的魔兽素材转卖给旅行商人时——

「嗯……差不多就这样吧。」

「好吧。」

收下数枚银币的我忍不住发出沉吟声。

尽管售价还不赖,却欠缺了决定性的商品。

「难道就没有更事半功倍的赚钱方法吗……」

「您有什么较大的开销需求吗?」

「算是吧。」

他不晓得我是盾之勇者吗?不对,或许这名旅行商人是明知故问,企图欺骗我也说不定。

「那么,只要前往琉德村邻近的矿坑开采矿石回来卖就行了。」

「有这回事?」

「嗯,只要能够顺利开采到矿石,应该多少能赚进一笔收入才对。」

「……那为什么其他人都不去开采呢?」

总觉得这种赚钱机会大家应该都会抢着争取才是。

「是的,开采工作在浪潮来袭之前还满活络的……不过自从有危险的魔兽盘踞之后……」

「原来如此。」

「真不晓得冒险者、骑士团以及被召唤来的异世界勇者大人们究竟在干什么啊……只不过濒临报废的矿坑差不多都会落得这种下场。」

嗯……听到一则好情报了。矿坑吗……要是能顺利挖到矿石,就能卖掉换钱。

「基本上,那座矿坑出产的矿石中也包含了珍贵矿物。如果能挖到的话,绝对可以卖得很漂亮的价钱喔。」

「我懂了,感谢你提供宝贵的情报。」

尽管是真是假还有待商榷,但前往名叫废坑的洞窟冒险也是一项可行方案。

「……今天我们要往哪里去呢?」

拉芙塔莉雅有点害怕地开口提问。

「今天要前往废坑附近。」

「嗯……」

「那一带似乎有危险的魔兽出没,假如发生意外就得开溜,因此你要好好跟在我身旁。」

「是!」

我摊开地图,确认那座废坑的所在位置。

在人烟罕至的山脉附近,有一条杂草丛生的道路,废坑就位在道路尽头。

入口处有好几把被弃置的十字镐,虽然老旧不堪,但应该还派得上用场。

旁边则有一间同样遭到弃置的休息室。

门扉挂着锁头。既然没人使用,就算闯进去应该也不成问题。

「拉芙塔莉雅,破坏掉锁头。」

「咦?……嗯。」

拉芙塔莉雅捡起石头敲击门扉上的锁头。锁头本就已锈蚀得相当严重,敲没几下便坏掉了。

走进里面发现有条绳索,另外还有许多杂物散落一地。

话虽如此,这些好像通通都是被弃置的东西,根本找不到什么像样的东西。我勉强找到一张矿坑内部的地图,这就算是谢天谢地了。

顺便把找到的东西丢给盾牌吸收。

十字镐盾的条件获得解放。

绳索盾牌的条件获得解放。

十字镐盾

能力未解放……装备加成效果:采掘技能1

绳索盾牌

能力未解放……装备加成效果:技巧『灵气盾牌』

专用效果:绳索

灵气盾牌?这是什么玩意儿啊?

或者说该怎么做才能发动技巧啊?

我决定姑且先变成绳索盾牌试试看。

这是一块用绳索盘绕而成的盾牌,防御力低到不是闹着玩的地步。

在实战场合只怕没有机会派上用场。

专用效果:绳索是什么玩意儿?我想尝试看看。

会不会是变成类似钩绳般的模样钩住其他物体呢?

心里这么想的我开始想像绳索飞往小屋横梁的光景,结果盘成盾牌的绳索便迳自伸长,套住横梁。

哦哦!真是方便!

至于灵气盾牌嘛……先试着查询支援选项好了。

有了。

『技巧』

发动之际只需大喊技巧名称便可加快发动速度办另外,也有透过姿势发动的技巧存在。

就跟RPG游戏内建的魔法与技巧等设定相同吧。有些MMO会全部统一成技巧,应该大同小异吧。

好,先试着咏唱看看再说。

「灵气盾牌!」

在我高喊技巧名称的同时,只见视野显示出要我选择针对哪个方向发动的指示,地面上则映照出一个圆形的技巧涵盖范围。

总之,我集中意志设法投射至眼前的区域,只见灵气盾牌凭空出现在如我所想像的位置上。

形状……看起来像是一片尺寸较大,由奇特力量构成的盾牌。

拿不动吗?

我试着触摸看看,结果丝毫没有从我所变出的位置移动的迹象。代表这单纯只是个变出盾牌的技巧吧。头一个学到的技巧居然是这种玩意儿……看来我永远无法期待自己能够发挥出所谓的攻击力吧。

「怎么了?」

拉芙塔莉雅微微侧头出声询问。

「没什么,只是获得一股还满方便的力量罢了。」

「这样啊……我们不往前进了吗?」

「当然要。」

拉芙塔莉雅最近虽然干劲十足,但却开始习惯讲出鲁莽的发言,这可不太好,得好好注意她的举动。

对于打算开采矿石的我们而言,十字镐盾正巧提供了一个可以派上用场的技能。

好啦,我手持火把踏进废坑。

「听说好像有危险的魔兽栖息其中,要提高警觉喔。」

「嗯。」

由我带头往废坑深处推进。

到中途为止,这里都像是座用木条补强过的洞窟,但再往前走一小段距离,就转变成类似钟乳石洞的环境。既有流速和缓的小小瀑布及泉水,也有一道微弱的光芒自头顶洒落。头上有个洞穴,透射下来的光线使洞窟内的灰尘绽放出闪闪发亮的幻想星芒。

好啦……该往哪去才能挖到想要的矿石呢?

我打开地图确认一番。

这里……不是迷宫吧。迂回绕到瀑布的上方有个X字记号。就以该处作为目标好了。

「主人……」

「嗯?」

拉芙塔莉雅轻轻拉了拉我的衣摆。

「那个……请看这里。」

拉芙塔莉雅指着地面。

我转眼一看,发现……地面上留有某种看似犬类生物的脚印。

嗯,旅行商人说有怪物栖息在这里,原来真有其事啊。这儿毕竟是一座废坑,八成是野狗在里面筑窝吧。由脚印看来,差不多是头中型犬。

「总之也只能走一遭了。」

就算避开危险,也无法让结果变得更好。

反正击败魔兽也是此行的延伸目的,这种体积应该不成问题才对。

「好,我们走。」

「呃,嗯。」

「放心吧,只要照往常一样击败魔兽就行。」

「我会努力的。」

很好的倾向。

我们就这样往前推进……

「呜呜呜呜呜……」

最后在爬到瀑布顶端时遇上了。

好像是一只拥有两颗头的黑犬。

刚刚那些脚印……该不会是它小时候留下的?

如今已经长大到身高几乎跟我不相上下了!

只能跟它拚了。

「汪喔——————!」

发出咆哮声的黑犬笔直朝我们发动突击。

尽管以往的敌人都没能对我造成伤害,但我真的承受得了吗?就算受创应该也不致于当场丧命才是。

我举起盾牌抵挡黑犬的突击。

唔……好沉重。

黑犬利爪狂钩盾牌,两颗头趋前试图咬我。

你想得美!

为了避免被咬,我上半身往后仰,避开攻势。

感觉还不到无法承受的地步。

「好了!我压制住它了!」

再来只要拉芙塔莉雅抓准空档……至此我才注意到——

「啊……啊啊啊啊……」

拉芙塔莉雅浑身直打寒颤、双眼茫然凝视着半空中。

不妙!这种症状是夜哭症发作的前兆!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阵震耳欲聋的惨叫声迎面扑来。

「汪呜!」

双头黑犬发出叫声,主动从我身旁退开。

接着转移目标,快步冲向放声尖叫的拉芙塔莉雅。

「你作梦!」

我连忙推开拉芙塔莉雅保护她,不料这一推,竟导致拉芙塔莉雅差点掉下瀑布。

「咿!?救、救命——」

就算真的掉下去,应该也不致丧命才对。但她却呈现几乎快失去平衡掉下去的模样。

「不行、不行!爸!妈!」

啧……此时此刻,我应当选择暂时撤退吗?

虽是有点赌命的冒险行为,但也只能豁出去拚了。

我抽身避开黑犬猛攻,抱起拉芙塔莉雅,接着纵身跃下瀑布。

在电玩游戏中,跳下瀑布的场景时有所见,然而亲身尝试却会带来一种周遭景色瞬息万变的感觉,完全无法掌握状况。

我在转眼间被瀑布喷飞出去并受到重力牵引而往下坠落掉进底下那座深潭水泉之中。

再来嘛……由于流速变得和缓许多,我们便一路游上岸边。

「咳咳……咳咳……」

「真是够了,不要突然陷入恐慌好不好!」

「爸?」

「才不是好吗!你到底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

我边讲话边抬头往上看,只见双头黑犬自崖顶瞪视着游上岸的我们,随即掉转脚步离开现场。

它铁定会来这里。

「不要紧吗?意识恢复清醒了没?」

「啊……我……」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那个……」

「好好给我交代清楚。」

「唔……是。」

拉芙塔莉雅结结巴巴地开始说明原委。

「我出生于这个国家边境的沿海地区,离城市有一小段距离的农村区域里的亚人村……由于是在这个国家境内,因此生活称不上富裕。」

父母亲温柔和善,跟其他村民也过着感情融洽的和平生活。

不料有一天,突然有大量白骨兵自灾厄浪潮当中倾巢而出。

白骨兵数量虽多,不过一开始靠村庄附近的冒险者,倒也还应付得过去。

只是后来魔兽、巨大甲虫等大量涌现,防卫线终于不支崩溃。

最后甚至出现一只有三颗头,外型像狗的巨大魔兽,人们宛如毫无抵抗力可言的花草一般惨遭蹂躏。

拉芙塔莉雅的村庄也抵挡不住魔兽攻势,人人都为了躲避魔兽而拚命四处逃窜。

然而魔兽们并不允许村民逃亡,仿佛玩游戏似地到处大开杀戒。拉芙塔莉雅的双亲也不例外,虽是带着拉芙塔莉雅一同逃走,魔兽们却一路将他们一家人逼至面海耸立的高崖顶端。领悟到难逃一死的拉芙塔莉雅双亲互看对方一眼,接着转头对拉芙塔莉雅露出微笑。

明明在那样生死交关的状况下,双亲仍温柔地轻抚着惊慌失措的拉芙塔莉雅的头。

即便是年纪还小的她,似乎也已理解到双亲打算牺牲自己保住她一命的意图。

『不要!爸爸!妈妈!』

咚!

两人怀着期盼拉芙塔莉雅能够活下去的心愿,将她从崖顶推入海中。

拉芙塔莉雅被猛然一推,掉进海里的途中,也同时目击到魔兽们袭击双亲的那一幕。

描述这段经历的拉芙塔莉雅脸色惨白,可见这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辛酸往事。

「之后我掉进海中,奇迹似地漂流到附近的岸边。」

醒过来之后,拉芙塔莉雅缓缓起身,为了寻找双亲而走向那座悬崖。

当时国家派遣的冒险者及骑士团联军似乎已经险胜魔兽大军。她走在死尸遍地的荒野上,好不容易才抵达与双亲分离的悬崖顶端。

该处只见怵目惊心的斑驳血迹……以及零碎肉块散落一地。

在理解到双亲已经惨死的当下,拉芙塔莉雅心中的某条神经应声断裂。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之后,双亲之死虽在拉芙塔莉雅心中留下一道不可磨灭的伤口,但她仍坚强地试图振作起来。

尽管见到拉芙塔莉雅现今的模样完全无法想像,但她好像本来就是个勤奋的女孩。

大概是奴隶生活一点一滴地消磨掉她原有的积极特质吧。

在遇见我之前的经历可说极其惨烈。原本也曾跟幸存的村民一起合力复兴村庄,后来却不幸遇上奴隶狩猎行动,甚至也有过被拷打的经验。

最后,她被关进了那座看似马戏团帐篷的地方。

「那只黑犬就在眼前!我们得赶紧逃跑!」

她又即将陷入恐慌状态。

是心灵创伤的缘故吗?

「你冷静一点!」

「可、可是——」

「它不是杀害你双亲的那只魔兽,况且它只有两颗头不是吗!再者……你以为我是谁啊?」

「咦……」

「我是盾之勇者。在这之前,我都一路保护着你没错吧?但我即便能够护你周全,也没办法击败敌人。」

我伸手轻轻贴着拉芙塔莉雅的脸颊。

「你的父母亲无法死而复生。但你却可以拯救那些跟你同样即将落入悲惨处境的孩子们。」

我还真是满口胡言。我纯粹是因为想活下去而希望变强罢了。但对拉芙塔莉雅来说,所谓的浪潮只是灾难而已。

她若有意让更多小孩承受跟自己相同的悲惨境遇,那我也无话可说。

「我唯一办得到的,就是尽可能准备出一个最适合你作战的环境。假使你仍不愿上阵杀敌的话……那我先前应该已经讲得够清楚了吧?」

「呃,嗯!」

「吼!」

看样子黑犬已经追上来了。

「总之,你若无法战斗就立刻给我离开现场。」

「那主人您呢?」

「我会先吸引住这家伙的注意力之后再开溜!」

「这!」

「没办法吧,我虽能守护同伴,却毫无战斗能力啊!」

「您不能走!」

「那不然你要我怎么办?就这样命丧此地吗?」

「……不!」

拉芙塔莉雅紧握剑柄,绕到黑犬旁边,使劲突刺。

「汪!」

黑犬发出悲鸣声。

「我不要您死!」

「……我不会死大概只有等到无法替你挡下敌人攻势之时,才是我真正的死期吧。」

为了保命,我希望让自己变得更强。我岂能死在这种鬼地方!

黑犬转身,企图咬住拉芙塔莉雅。

我连忙变出绳索盾牌,咏唱技巧。

「灵气盾牌!」

之后又立刻变回战斗用盾牌,使尽全力扣住黑犬的身体。

「嘎啊!?」

身子被我扣住,没能咬中拉芙塔莉雅的黑犬放声咆哮。

另一颗头转而咬中我的肩膀。

鲜血伴随着痛楚飞溅四散。

「主人!?」

「保持冷静!我还不成问题!」

我的防御力似乎相当高,明明被那么尖锐的獠牙咬中,居然还是没有造成致命伤害。这也是盾牌的力量吧。虽然伤口流出鲜血,却未带来无法忍受的强烈痛楚。

「是丨」

拉芙塔莉雅使出浑身解数,抡剑刺向破绽百出的黑犬心脏部位。

「喝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剑刃伴随着噗滋声响刺穿黑犬躯体。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拉芙塔莉雅再三提剑猛刺剧烈挣扎的黑犬。

最后双头黑犬终于失去动静,颓然倒地不起。

EXP340

拉芙塔莉雅EXP340

强敌所拥有的EXP也较多,我与拉芙塔莉雅的Lv都各自获得提升。

「呼……呼……」

「辛苦了,你表现得很好。」

拉芙塔莉雅与我浑身鲜血淋漓。

我轻轻摸了摸拉芙塔莉雅的头发。

「主人……您绝对、不能死,请您……提供栖身之处给我……」

拉芙塔莉雅口齿不清地恳求我维持现状。

奴隶生活想必让她吃足了苦头吧,一般而言铁定不想重回那种凄惨的处境才对。

她对当前的环境毫无不满,因此希望我肯定她吗……

我个人也没有轻易放走她的打算,而我开出的条件也只有战斗这回事罢了。

「主人……我还没问过主人叫什么名字对吧?」

「嗯,的确。我叫岩谷尚文。姓岩谷,名字叫尚文。」

「尚文……大人……往后还请多多指教。」

低头行礼的拉芙塔莉雅如此对我说道。

名字……吗?

远比被称作勇者大人来得像话多了。

好啦,该让盾牌吸收掉这只魔兽了。

先分解它再说……

分解狗……真不是个令人感到舒服的程序。

结果——

双头黑犬盾的条件获得解放!

双头黑犬

能力未解放……装备加成效果:『警报盾牌』

专用效果:犬噬

是块双头犬造型的盾牌,材质为皮制品,头的部分散发出栩栩如生的魄力。

能力值还满高的,应该是不差啦。

警报盾牌是什么玩意儿呢?

『犬噬』这个专用效果也颇令人在意。

待会儿再详细调查一番吧。

我把治疗药丸捏碎涂在肩膀治疗伤口。感受到伤口伴随着一股沁凉触感逐渐康复。

等回旅馆,再付钱请会使用治疗魔法的冒险者替我疗伤吧。

话说回来,这还是我来到这个世界后首度感受到的痛楚。痛觉果然还是存在呢。

虽然不致于到无法战斗的地步……但还是不喜欢皮肉的痛楚啊。

分解后也未跑出其他部位的盾牌……也许是材料或Lv还不足的缘故吧。

「好啦,既然已经击败魔兽,接着该去开采矿石啰。」

「是!」

唷?变得比刚刚更有精神呢。

我变出具备采掘技能1的十字镐盾,拿起十字镐开始挖掘废坑地图上标示的X记号地点。

我慢慢举起十字镐,只见墙上浮现出一个绽放着光芒的十字亮点。怎么回事?只要挖掘这个地方就可以了吗?

「嘿!」

我倾注力气猛然挥动十字镐。

墙壁伴随着鉴锵声响浮现裂痕,接着逐渐崩塌。

「呜哇!」

这面墙也太脆弱了吧。

我一边将坍塌的可能性列入考量,一边继续寻找矿石。

……效率不彰耶。

再继续往前挖了几次,总算挖到闪闪发亮的矿石。

「轻金属?」

是一种名叫轻金属的矿石。

这是可以卖得好价钱的矿石吗……?纯度似乎还满高的。

产量不多,这天我一直挖到太阳下山,总共挖到了十颗。

效率似乎有点糟。

我拿了一颗矿石给盾牌吸收。

必要数量好像还不够,再给一颗吧。

轻金属盾牌的条件获得解放!

轻金属盾牌

能力未解放……装备加成效果:防御力1

专用效果:魔法防御提升

是目前为止防御力最高的盾牌型态。

看来今后跟强悍的魔兽交手时,这会是最适合应战的盾牌。

「如何呢?」

「嗯,差不多就这样吧。」

「了解,那我们离开吧。尚文大人。」

拉芙塔莉雅牵起我的手准备往前走。

「我们一定要设法活下去。」

「嗯。」

那还用说,我要活着回原本的世界去。岂能栽在这个跟狗屎没什么两样的世界!

回到琉德村,卖掉轻金属矿石。

售价果然非常漂亮,如此一来便能筹措到当前的活动资金与装备开销了。


1.0014670001467;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