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之勇者成名录

十一话 奴隶的成果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一卷 十一话 奴隶的成果

吃完午餐的我们离开简餐店,动身前往草原。

途中,心情似乎不错的拉芙塔莉雅开始哼起歌。但一抵达草原,就立刻露出惊惧的眼神直打寒颤。就跟刚刚一样,她大概还是很怕魔兽吧。

「不必怕我绝对会保护你免遭魔兽的攻击。」

听见我这句话,拉芙塔莉雅脸上果然浮现出不解的狐疑神情。

「你瞧,我就算被弱小的魔兽咬着,也完全不痛不痒啊。」

我秀出暗藏在披风底下的数只气球怪,拉芙塔莉雅登时大惊失色。

「你……不会痛吗?」

「一点也不会。」

「是喔……」

「走吧。」

「嗯……咳咳……」

她的咳嗽症状虽然令人在意,但应该还不要紧吧。

我们一边在草原上采集药草,一边往森林方向推进。

哦,出现了出现了,有三只红色气球怪自森林的草丛堆里飞了过来。我一边提高警觉避免拉芙塔莉雅遭到攻击,一边诱使红色气球怪咬住自己。

「来,跟刚刚一样拿匕首刺破它们。」

「……嗯!」

提起几分干劲的拉芙塔莉雅猛然往红色气球怪的背后戳了下去。

砰!砰!砰!

这次的战斗让拉芙塔莉雅的Lv提升为2。

红色小盾牌的条件获得解放.

红色小盾牌

能力未解放……装备加成效果:防御力4

我立刻转变盾牌型态,只见拉芙塔莉雅登时睁大双眼紧盯着盾牌。

「主人……您究竟是何方神圣呢?」

她不晓得我是盾之勇者吗?也是啦,毕竟她是亚人兼奴隶。

「我是勇者啦,盾牌的勇者。」

「勇者……是指传说中的四圣吗?」

「原来你知道啊?」

拉芙塔莉雅用力点了点头。

「没错,我就是被召唤的勇者。是这四个勇者之中……最弱的一个啦!」

我以指甲几乎快刺破皮肤的力道狠狠扣住自己手臂,表现出半自暴自弃的态度。每次一想起那帮家伙的嘴脸,心里就只会涌现出强烈的杀意。

由于拉芙塔莉雅露出畏惧的眼神,我也就此打住不再多谈。

「总之,今天你就待在这座森林里击杀魔兽。等我压制住对手,你再动手刺杀。」

「嗯……」

大概是关系变得亲近一些了吧,拉芙塔莉雅率直地点了点头。

于是我们便一边在森林内展开探索,一边采用由我抵挡敌人现身时的所有攻势,再让拉芙塔莉雅动手击杀的战术慢慢推进。

途中,我们首度遇上气球怪以外的敌人。

蘑菇怪。

那是一种具行动能力的白色香菇。眼神格外凶狠,大小跟人的头颅差不多。

我虽试着殴打看看,手感却跟红色气球怪一模一样。

这也交给拉芙塔莉雅动手解决了。

另外,还有不同颜色的蓝蘑菇怪及绿蘑菇怪出没。

蘑菇盾牌的条件获得解放。

蓝蘑菇盾牌的条件狝得解放。

绿蘑结盾牌的条件获得解放。

蘑菇盾牌

能力未解放……装备加成效果:植物鉴定1

蓝蘑菇盾牌

能力未解放……装备加成效果:简易调合处方笺1

绿蘑菇盾牌

能力未解放……装备加成效果:见习调合

看来每个都不是能力加成,而是偏向技能系的加成效果。

调合吗……感觉像是个能在卖药时派上用场的技能呢。

经过一天奋战,拉芙塔莉雅的Lv提升至3我则升到Lv5。

傍晚,我们穿过草原,往露宿的河边走去。

「咳……」

拉芙塔莉雅毫无怨言地亦步亦趋。看来暂时得拚命赚钱了啊。

抵达河畔的我,从布袋里取出毛巾给拉芙塔莉雅,将木材叠好生起营火。

「总之,先去冲个凉吧。会冷就到火堆旁边取暖。」

「……嗯。」

拉芙塔莉雅脱下衣服,走进河里开始冲凉。我则在一旁开始钓鱼,准备今天的晚餐。在这段期间仍好好注意着拉芙塔莉雅的状况。毕竟这附近气球怪丛生,提高警觉总是有好无坏。

我转眼察看今天的收获。

草原出产的药草,一大堆。长在草原地区以外的药草,也是一大堆。

气球怪残骸,不少。各种蘑菇怪残骸,也是不少。

成功解放的盾牌,四种。

嗯,效率明显有差。购买奴隶果然是正确的选择。

对了,我就来挑战一下所谓的调合吧。

我叫出简易处方笺。

当中记载了以我手中现有的药草所能制作出的范围的各种配方。

至于器材……用河畔那块长得很像木板的岩石跟小石头研磨,应该就勉强应付得来吧。先挑战一下可以用研钵调制的处方笺吧。

照理说应该有些诀窍,可惜简易处方笺上并未记载。

我挑选药房老板调合过的处方笺,有样学样地开始研磨。

完成疗伤药丸

疗伤药丸 品质 粗劣→有些粗劣 加快伤口治疗速度的药丸,涂抹在伤口上便能发挥药效。

我的眼前冒出带有上述讯息的图标。

很好,成功了。

盾牌虽然有反应,但我还不打算让盾牌吸收。

另外,我也姑且挑战其他未知的组合。虽然时常失败,变出一团漆黑的垃圾,但感觉还满有趣的,令我忆起线上游戏;不过那帮家伙的嘴脸却也同时浮现在脑海中,让我愈想愈火大。

我听见霹哩啪啦的火花迸裂声。转眼一看,这才发现冲完澡的拉芙塔莉雅已窝在火堆旁边取暖。

「身子暖和了吗?」

「嗯、咳咳……」

她似乎感冒了,奴隶商人也说她患了病。对了……在我调制的药品当中有感冒药。要是她在回本前就挂掉,我会很伤脑筋。尽管对现在的我而言是一笔可观的支出,但还是用掉吧。

常备药 品质 略佳 对轻度惑雷有效的药品.

「喏,吃了它吧。」

虽说『轻度』这个字眼颇令人在意,但也聊胜于无啊。

「……那个很苦,人家……不吃……」

笨到想耍任性的拉芙塔莉雅顿时手捣胸口感到痛苦。

「喏。」

「呃,嗯。」

拉芙塔莉雅微微颤抖着,最后一鼓作气将我交给她的药丸吞下。

「呼……呼……」

「乖,吃掉就好了。」

我伸手轻抚她的头,拉芙塔莉雅并未刻意回避。

啊,狸猫的耳朵好松软。当我目光移向尾巴之际,或许是领悟到我想做什么吧,她顿时脸颊泛红,仿佛表达出『才不让你摸』的意思似地紧紧抱住尾巴,拒绝了我的意图。

「喏,吃晚餐啰。」

我钓起河鱼,草率地用树枝串起来,拿到火堆上烤熟后,再递给拉芙塔莉雅。我先试吃过,结果一样没味道。口感大概很接近所谓平淡无味的蓬松豆腐吧?

原来鱼肉没滋味就会变成如此恶心的东西啊。算了,即便是这么难吃的东西,拉芙塔莉雅还是狼吞虎咽地吃得很开心。

我重新投入调合作业。

从以前我就很喜欢这种细腻的工作。太阳完全西沉了,我藉着火堆的光芒继续进行调合。

嗯……感觉似乎能作出形形色色的东西,还满有趣的呢。

吃完烤鱼的拉芙塔莉雅一脸倦容,迷迷糊糊地凝视着火堆。

「你可以睡觉没关系。」

拉芙塔莉雅却一再摇头不听我的指示。

是那回事吗?好像还不想睡而闹起别扭的小孩……等等,她是小孩没错啊。反正只要不管她,过没多久就会自行睡着吧。话说回来,常备药似乎发挥一点功效了?从刚刚开始就再也没咳嗽过了。

挑战过一轮调合处方笺之后大致查明了目前所能调配出来的药物清单。

我再把其中变成劣等货的产物丢给盾牌吸收引发变化。

微药盾牌的条件获得解放。

微毒眉牌的条件获得解放。

徽药盾牌

未解放……装备加成效果:药效上升

微毒盾牌

未解放……装备加成效果:中毒耐性(小)

两者都是由树叶盾牌及蘑菇盾牌演变而成的盾牌。药效上升是个谜样的效果啊。天晓得是我本身使用药物时能提升药效,还是让我调配出来的药物效果变好。

算了,可以肯定的是今天获益良多。

此时,已经入睡的拉芙塔莉雅突然发出怪声——

「不要……救命啊……」

转眼一看,只见睡着的拉芙塔莉雅辗转反侧。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道尖锐的惨叫声让我感到震耳欲聋。

糟糕,尖叫声可能会吸引气球怪前来。

我连忙跑到拉芙塔莉雅身旁,伸手梧住她的嘴巴。

「唔——————————!」

然而泄漏的呜咽声还是相当洪亮,此时我才明白奴隶商人说的『她有问题』的真正含意。

这个问题确实非常棘手。

「冷静下来,赶快冷静下来。」

我抱起夜哭的拉芙塔莉雅轻声安抚。

「不要…………爸……妈……」

可能是在梦境中呼唤父母亲吧,只见拉芙塔莉雅泪流满面地伸手探向前方求救。

尽管不知她的身世背景,但八成被带离双亲身边一事已成为她的心灵创伤了吧。

「不要紧……没事了。」

我轻抚她的头,竭尽所能地持续安抚她。

「不要哭,要让自己变得更坚强。」

「呜呜……」

我紧紧将哭个不停的拉芙塔莉雅抱在怀中。

「嘎啊!」

此时,听见尖叫声的气球怪出现了。

「呵……」

真是够了,偏偏挑这种时候来捣乱!

我一边抱着拉芙塔莉雅,一边快步朝气球怪所在的方位直冲而去。

「呜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啾……啾啾啾!

「天亮了吗……」

要命的一夜。在搞定蜂拥而至的气球怪大军之际,拉芙塔莉雅的夜哭声也跟着变得微弱了。只要我稍微远离,她就卯起来放声大哭。

结果这一哭又引来一大群气球怪,导致我根本没机会躺下好好睡一觉。

「嗯……」

「醒来啦?」

「咿!?」

对于自己被我抱在怀中一事感到惊讶的拉芙塔莉雅忍不住睁大双眼。

「唉……累死我了。」

距离城门开启还有一段时间,现在应该可以稍微补个眠吧。

今天该做的事情,就是计算昨天调制的药品卖价与采集的药草之间的价差。假使药草售价比成药售价还高的话,那就没有多费工夫制作药物的必要。

「我要小睡一下,早餐……吃昨晚剩下的鱼肉好不好?」

拉芙塔莉雅点了点头。

「那晚安了。有魔兽来袭再叫我起床吧。」

连睁开眼睛都觉得难受的我立刻坠入梦乡。

我不晓得拉芙塔莉雅到底在惧怕什么,也无意深入追究。八成是被双亲卖掉的震撼,或是家族硬生生被拆散所致吧。

即便是后者,我也没有双手奉还的义务。毕竟她是我付出一大笔钱买下的奴隶啊。

就算招致怨恨也好,因为我也必须生存。

因为我必须找到能够助我重返原本世界的手段才行。


1.0008162000816;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