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十一卷 电子特别短篇:《海滨夏令营》1234567890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wenku8.com)
    “好嘞……就这个样儿吧。”

    飞弹伤无在海滩上撑起帐篷,满意地点点头。

    因为酷暑,夏天的沙滩本该令人却步。但幸好在这座岛上只消避开日照,就有低湿度与凉风可供享受。而且就算有个万一,技研科开发的便携式空调也能保证帐篷的内部舒适。

    “伤无!”

    尤莉西亚在岸边笑着挥手。她的一头金发与沾上身体的水珠在阳光下闪闪发光。那身上是件迷你比基尼,裸露程度直逼极限。丁点布料勉强遮住尤莉西亚的饱满肉体,看看她那模样,伤无觉得就算是就职写真偶像,她也照样可以君临美利坚顶点。波光粼粼的大海简直就像一面背景墙,衬托出尤莉西亚之美。

    “快点过来哦——大家都到了!”

    天地穹女神、MASTERS、巴特兰提斯、伊斯加尔德,各支队伍都与波涛嬉戏。

    MASTERS用水枪射来射去。泽尔西奥妮和阿尔蒂娅在遮阳伞阴影下摆出沙滩床,优雅地躺了下来。西尔维娅和拉格尔丝欢闹地彼此泼水,格拉维尔、格蕾伊丝和惩罚四剑则展开了一场沙滩排球赛。而姬川和赫科勒丝正在巡逻监视,以防有人闹得太过火。大家都穿上自己中意的泳衣,各随己愿地享受着。

    “真够优哉游哉的呢。”

    “爱音?”

    穿着泳装的爱音从旁边一个帐篷里钻出来。紫色的比基尼十分裸露,典雅的设计让伤无一瞬间以为是内衣。自从来到岛上,这还是头一次见到爱音穿泳衣,伤无不禁心里一惊。

    “唔,呃,这也是没办法的吧?虽说只是座小岛,可咱们也很久没有登上陆地了。”

    持续航行的阿塔拉克西亚久违地发现了岛屿,还是一周之前的事。异世界冲突以来,就很难再发现陆地了。过去的世界地图已经处于完全失效的状态,不清楚这是什么情况,不过那由多实验室仍在不断调查。

    由此渊源而被发现的,就是这座岛了。无人机之类已经花费了一周时间进行过密集调查,装备魔导装甲的各支团队这才开始登陆考察。

    岛屿的安全已经得到确认,所以对于连日与魔导兵器交战的魔导装甲小队来说,这次考察也兼作休假。

    “反正考察的科目全弄完,剩下两天就算玩玩也没人怪罪。再说,接下来几天还正好没有异世界冲突预报。”

    “也有些道理……啊,想起来了”

    “怎么了?”

    “有个地方还剩下些调查没做……怎么办呢?”

    眼神里满是期待,爱音等着伤无的回答。

    “那么,就先去处理掉吧。我也一起去。”

    爱音像花儿一般绽放笑容:

    “这,这样啊?那就没办法了。”

    “啊,你们俩是去哪儿啊!?”

    尤莉西亚的喊声被置之不理,伤无和爱音离开沙滩,向小岛中央走去。

    ◇ ◇ ◇

    原本稀稀拉拉的树木渐渐变多,等走到中央式时已经完全变成密林了。头顶上枝繁叶茂,遮蔽了阳光。这里不分白昼黑夜,像是一片秘境。

    “这是……”

    昏暗间,铺陈着一片青白色的光。

    是花。

    外形似是百合,但却是从来没见过的白花。

    花瓣上,微微泛着青白色光芒。

    “这就是……剩下的调查项?”

    “是的。我想和伤无一起来看……”

    “是吗……哎?”

    伤无向她递去疑问的视线。

    “啊!”

    爱音急忙蹲下来,开始采摘花朵。

    “不说这个了,快点来收集样本!”

    爱音用手指折断花茎底部。瞬间,花瓣上的微光变亮了。

    “嗯……这股香气?”

    一股让人喘不上气的香甜气息直冲伤无鼻腔。

    ——到现在都没人发现过吗?

    爱音握了一束花,捧在胸前:

    “真好闻……我刚刚才注意到。”

    她把脸凑近花束,吸入了香气。

    “……?”

    爱音突然一阵踉跄。

    “爱音!?”

    伤无赶忙伸手,接住爱音的身体。

    “谢,谢谢了……没事的。我只是绊了一下。”

    伤无感觉不妙,但爱音坚持自己一切正常。伤无捡拾起撒掉的花朵,然后留神准备随时扶住爱音,两人返回海滩。

    “啊,队长!刚才去哪里了?”

    西尔维娅从沙滩上跑来。

    “不好意思。有些植物忘记采集了,所以就……”

    “就是队长拿着的花束吗?真的很香呢。”

    伤无从花束中抽出一支,别在西尔维娅头发上。

    “非,非常感谢。”

    西尔维娅嘭地红了脸,害羞地眯眼而笑。

    “唔——……”

    爱音露骨地鼓起脸蛋,从伤无手中抢走花束。

    “我把它拿去帐篷。谢谢你陪我了!”

    气呼呼地说完,爱音甩下一副怒火中烧的背影,走向了样本储存用的帐篷。

    西尔维娅疑惑地歪歪脑袋:

    “发生什么事了吗?”

    “不……她那么有精神,应该没事吧。”

    “?”

    带着仍是一脸困惑的西尔维娅,伤无也走向了大家所在的海边。

    ◇ ◇ ◇

    由MASTERS管理的篝火和娱乐活动告终,大家回到各自帐篷,按顺序洗澡。这时派上用场的正是移动式暂设特殊浴场二型。伤无也在帐篷里等着轮到自己。

    ——真没想到啊,居然能用它洗个普通的澡。

    这时,帐篷外有人悄声招呼:

    “队长吗?这里是西尔维娅。”

    “嗯?轮到我了?”

    西尔维娅麻利地钻进帐篷,拉上出口的拉链。

    “澡堂里有好多人在等着队长呢。”

    不出所料——伤无在心里皱起脸。

    “多谢你报信儿。那我今天就算了,还不如回到阿塔拉克西亚再——咦,西尔维娅!?”

    西尔维娅身上的连衣裙从肩膀一滑而下。而里面是西尔维娅不着内衣的裸体。

    “所以……赶在之前,西尔维娅要袭击队长。”

    西尔维娅的脸色如同接续改装成功时一样,脑海中除了绝顶改装别无他物。那双眼睛里,已经浮现出了心形光斑。

    “喂,等会儿。唔哦!?”

    坐着的伤无被西尔维娅抱住了腰。接着,伤无的胯下爬进一只小手。

    “西尔维娅……从大概傍晚开始,就感觉好奇怪。但是,西尔维娅怎么也找不到办法。”

    那只手不知分寸,把伤无的短裤直往下拽。伤无慌忙摁住短裤:

    “喂,冷静点啊你!这是怎么回事?”

    “就连西尔维娅自己,也不敢相信……”

    “伤无,现在有空吗?”

    外面传来爱音的声音。

    ——这什么时机!

    “我现在抽不开身,你能等一会——”

    “我进来了。”

    入口的拉链被拉开。

    “不都说了等一会儿吗!”

    伤无赶快抓起毛毯,盖住西尔维娅和自己的下半身。就在伤无松开短裤的瞬间,西尔维娅成功扯出了伤无的下体。

    接着,毛毯里面,伤无感觉到下体被一阵火热所包裹……

    ——西,西尔维娅!?我还没洗过呢!

    “伤无,我有话想和你说……”

    钻进帐篷的爱音,貌似没注意到伤无下身不自然的隆起。她坐在伤无身边将脸凑近,鼻尖几乎碰在一起。

    ——难道说,爱音和西尔维娅一样?

    “身体好难受,实在没办法了。求你了伤无……做些什么”

    ——这到底什么情况!?

    但是如果爱音没发现西尔维娅,那不如……

    “啊啊啊嗯嗯嗯♥那里,好棒。好厉害啊,伤无♥”

    伤无揉起爱音的胸部,产生的反应让伤无怀疑她是不是比平时加倍敏感。

    “啊,怎么这么舒服……哎,我还要♥伤无也想做的吧?”

    “啊,是……呜!”

    果然,爱音的积极性就跟她在催淫状态时一样,但伤无害怕的是毛毯里的西尔维娅。每当爱音发出甜蜜的耳语,她大概都在轻咬一口伤无的下体。

    ——嘿!干脆全面进攻吧!

    “啊啊嗯,伤无!好,好刺激啊♥嗯嗯呢啊啊啊啊啊啊♥”

    爱音的脊背,侧肋,以至于最敏感的部位,都遭到伤无毫不留情的猛攻。西尔维娅也不服输,持续地激烈侍奉着伤无的下体。随着爱音声音愈发放浪,西尔维娅的侍奉也是愈演愈烈。

    “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哈啊啊啊啊啊啊♥♥♥♥”

    “──……!!♥♥♥♥……──!♥♥♥♡♥♡♥♡♥♡♥”

    爱音,毛毯低下的西尔维娅,还有伤无,身体同时抽搐。

    ◇ ◇ ◇

    完成了这场出乎意料的连结改装,伤无留下了失去意识的两人,走出帐篷。

    怎么想都很怪。

    这两人,究竟发生了什么?

    “——难道说?”

    这两人的共同点,今天碰到的事件——

    “和爱音一起采来的花。”

    虽说不知道是不是真正的原因,但值得首先怀疑。

    ——检查样本帐篷,然后警告大家。而且还必须联系一下那由多实验室。

    “飞弹君。”

    不意间,身后传来声音。

    “!哦,这不是赫科勒丝吗?”

    班长赫科勒丝正甜甜微笑着:

    “请和我过来一下,有重要的事情要说。”

    “我也有些要紧话。关于今天采集的那些花——”

    赫科勒丝的眼睛眯得更细了。

    “没错,我也想谈谈这些事。你不来我帐篷吗?”

    伤无正心想该不该赶紧了结,但既然优秀的班长这么说了,伤无便听从了赫科勒丝。

    “这个……是?”

    赫科勒丝的帐篷里,全裸的莫克瑞正在等待。与赫科勒丝相比更苗条些的身体已经淡淡发红,汗津津的。

    “之前我们两人……嗯,就试过各种方法了,可是缺了飞弹君的帮助,终究还是很难……”

    “……什么?”

    “让你久等了,莫克瑞。我把飞弹君带来了。接下来,你就好好看我和伤无君的接续改装吧?”

    赫科勒丝语气柔和地说道。伤无听了,后背一阵发麻。

    另一边,莫克瑞则噙着泪花,向伤无投去一脸怨恨的表情:

    “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滚!”

    然而,赫科勒丝无视莫克瑞,笑对伤无:

    “这之前,我们三人不是一起做了莫克瑞的第一次接续改装吗?”

    “嗯对……莫克瑞说她不想一个人做,所以就三个人……”

    赫科勒丝莞尔一笑:

    “打那时起,小莫她好像是上瘾了……看着我和伤无君做接续改装,她就会兴奋。”

    在微笑中眯眼的赫科勒丝,缓缓抬起眼帘。

    心形光芒正浮现其中。

    “不,不是的……我,我才没有。不说我了,你们俩靠得太近!给我离赫科勒丝远点,飞弹伤无!”

    赫科勒丝在耳畔呢喃:

    “没事的。请抱住我试试看。”

    伤无怎么也不觉得莫克瑞她真没事,但还是听话地伸手环过赫科勒丝的腰际,将她拉近。

    “住手啊啊啊啊啊!给我住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对吧?”

    ——不,就算你笑得这么可爱还说什么“对吧”,你的好友可是在悲痛惨叫啊……嗯?

    莫克瑞的胸部顶端已经翘得厉害。比伤无记忆里上次接续改装那时还要大。再加上大腿彼此磨蹭,柔韧的腰肢拧个不停,她全身都在表现着贪婪之情。

    “莫非……你们俩,也拿到花了?”

    伤无这么问道,赫科勒丝甜美地微笑着,视线转向帐篷一隅。

    两朵青白发光的花朵,就散落在那儿。

    ◇ ◇ ◇

    走出赫科勒丝和莫克瑞的帐篷,伤无深深叹息一声。

    “……总算收拾掉了。”

    虽然想跑,但那两人毕竟是赫科勒丝和莫克瑞。最后伤无只能奉陪她们到满意为止。首先是伤无和赫科勒丝,接着是嫉妒与兴奋交加达到了最高潮的莫克瑞和伤无。最后是三人亲亲密密的连结改装。现在她俩已然相拥而眠。

    “……唉,还行吧。”

    好歹能在体力耗光前了结这桩事情,多少也算是幸运吧。

    “这事还一点儿都没解决啊……”

    “伤无君。”

    突然有人打招呼,吓得伤无心脏差点跳出来。

    “啊……羽宥啊。别吓我嘛。”

    “是吗,怎么了?也没那么吓人吧?”

    “你说得倒也对……不好!我跟你说,出大事了,我们白天采来的那些花,好像有非常可怕的效果——”

    姬川双手朝伤无眼前一摊,意在安抚:

    “没错没错。你想说的是闻到那股花香,就会产生下流的意念,对吧?”

    “呃……对对!就是这样!但是赫科勒丝和莫克瑞都拿到花了。得赶紧检查样本帐篷里的花是否安全,然后去警告所有人不要去摘!”

    姬川无语似地耸耸肩。

    “真是的……这些事我都明白了。虽然不知道伤无到现在都做了些什么,但事情已经解决了!花朵也统统都回收了。”

    伤无目瞪口呆。

    仔细想想,自己着急归着急,却只是一场接一场地穷于应付,并未作出任何能解决问题的行动。

    “不愧是羽宥啊。对不住了。”

    “呵,这就完了?反正你就是在什么地方跟别人做好事呢吧!”

    姬川哼地别过脸去,伤无一边不停道歉,一边夸奖着她。

    “都说到这份上了,真拿你没办法……至少请检查一下回收来的花朵吧。”

    伤无一口答应下来,跟在姬川身后。

    走了一会儿,某个巨大集装箱似的东西堵在眼前。

    “移动式暂设特殊浴场二型……”

    “是啊。本地机械里面,就数它的密封性最好。而且它还有空气净化功能,所以判断它能抑制花朵的效果。

    她这么一说,确实很有道理。

    “看起来,伤无君在闻过花香之后依旧可以保持镇定,所以……你能姑且检查一下里面吗?”

    “好的。知道了。”

    姬川操作起入口旁的控制面板,门开了。

    然而,里面一片漆黑。

    “看得不清楚啊……”

    “说不定是花朵失效,不能再发光了吧。可以进去细看一下吗?请在内部的控制面板上操作一下。”

    “明白。”

    伤无走进移动式暂设特殊浴场二型内部,朝右边墙上伸手。控制面板应该就在这里了。

    “!?”

    指尖触碰的物体柔软、温润,富有弹性。以伤无所知,与之最接近的,是女性的胸部。

    “谁,是谁?”

    就在这时,大门随着沉重的金属音关闭了。

    “都怪伤无君不好哦?你之前和爱音小姐两个人去摘花,又送给西尔维娅一朵。”

    周围的黑暗褪去。

    “这是……移动式暂设特殊浴场二型的……投影功能。”

    这是在半空中展示影像的机能,与浮动视窗的原理相同。把透明度调成0就会显示黑色画面,形成一堵黑墙。

    犹如暗幕落下,墙壁消失了。而墙外是热气腾腾的大型浴缸。几片蓝白色的花瓣漂在热水中。还有,所有参加海滨夏令营的成员都站在这儿,全部一丝不挂。

    尤莉西亚、以斯卡蕾特为首的MASTERS,格蕾伊丝与惩罚四剑,就连泽尔西奥妮都在里面。

    “羽宥……你”

    一回头,只见羽宥也已经脱掉衣服,裸身而立。

    “爱音小姐那么自吹自擂,西尔维娅也说这些花瓣好香,我们怎么会不在意呢。大家都去那个地方看过了。”

    ——难道……

    不仅是浴缸,房间里到处都是青白发光的花朵。而每个女生都一人拿着一朵花,举在胸前。

    青白色的光芒,可疑而神秘地装点起每个人的身子。

    “伤无君。请你满足大家喽♡”

    伤无以外的所有人,都陶醉地微笑着。

    两天后。

    以京对联络不通的状况产生怀疑为起点,调查部队将所有人平安救了出来。由于每个人的意识都模糊不清,就连事实确认工作都难以进行。

    筋疲力尽的伤无,此后住院三天。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wenku8.com) 为你一网打尽!
12345678901.0011329001133;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