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十卷 第三章 外出即将结束,回归——1234567890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wenku8.com)
    将美埜里救出的——第二天。

    加纳家的前面停着一台小巴士和两台轿车。

    虽然事实仅仅如此,但是果然还是能感觉到严肃的氛围……路过的人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望着加纳家和三台车。

    这三台车是日本政府为了送我们回艾尔丹特而准备的。

    面包车是我们乘坐的。黑色轿车是其护卫。

    然后——

    「这样看非常普通呢」

    站在玄关的前面的我,向站在黑色轿车旁边穿着一身黑色西服男性搭话。

    「普通是什么意思啊」

    这样苦笑的是礼人先生。

    昨天的那一身『我,是宅』一样的打扮——不是穿着黑色衬衫和无指手套,那身威风堂堂没有一丝褶皱的西服套装,不管从哪里看只觉得是非常出色的社会人。但是长发还仍然是那样,虽然系在一起。

    果然服装会左右人的印象。

    「到昨天为止一直穿的那身衣服,果然是为了让我们不起疑心吗?」

    如果在秋叶原,被穿着这身衣服的礼人先生搭话的话,我一定不会相信他。因为有着和我一样身为宅的同伴意识,才会接受这多少不自然的相会。

    如果连这都是计算过的话,就太厉害了。

    虽然这么想——

    「不,那是我平时的穿着」

    「唉!?」

    「连那辆车都是我的私有物哦」

    面对我的询问,礼人先生像是非常得意的挺起胸。

    那原来是私有物啊……嘛啊,那辆车是公用车会很困扰。

    「因为这种职业,会对娱乐方式进行限制呐」

    「是那样的吗」

    啊啊,但是美埜里小姐也是宅,腐女子什么的。或许也有一定的道理。说起来听过在自卫队,在日美军什么的里面宅意外的多,是真的吗。

    「……这就是所有的护卫?」

    比我晚一步从玄关出来的是美埜里小姐。

    之后是佩特拉卡,爱儿比娅。

    现在在这里的,有要回艾尔丹特的我们,还有礼人先生,以及在黑色的车里分别坐着的两人,面包车司机一人。好像基本上都是和内阁情报调查室有关联的人。据礼人先生说好像都是把请托『外包』出去的。

    顺便一提内阁情报调查室类似于公安或是接近警察一类的组织……好像因为专业领域什么的,和自卫队的关系并不融洽。所以或许才向自卫队的谍报部和我们旁边派遣了人员。

    「因为为了保守机密和对外的借口才只有这些人」

    礼人先生耸了耸肩说。

    「接下来,差不多该走了吧?」

    礼人先生向我们的方向询问。

    「缪雪儿还没……」

    不知道在做什么,她一直没有从家里出来。

    让礼人先生他们等也有些不好,去问一下吧——这样想的时候,正好,缪雪儿和双亲以及紫月一起从玄关出来了。

    「对不起,久等了」

    「去做什么了?」

    「各种各样的……说了一些话」

    询问后,不知为何她说话便有些支支吾吾,然后脸颊上染上些樱红。

    唉……怎么回事这个反应?超可爱。

    「——慎一」

    想要乘上面包车的我——从后边被抓住肩拽住了。是父亲。他旁边还站着母亲和紫月。虽然缪雪儿她们扭头看向了我,但是被美埜里小姐催促乘上车。

    「什,什么事啊」

    「好好珍惜缪雪儿哦」

    「——哈?为什么,突然?」

    「真是——非常好的孩子。做饭的时候还来帮忙。提起慎一的时候还一直称赞」

    「不要和他说,什么的」

    我对于他们说的话皱起眉。

    嘛啊,因为被青梅竹马甩掉不去上学校什么的,某天突然行踪不明什么的,对于这样的儿子说『什么的』也实在是没有一丝建设性的意义。

    但是就算说缪雪儿称赞我……到底说了些什么。

    「……缪雪儿,说了什么?」

    虽然有些害羞。

    双亲向着下意识的询问的我——不怀好意的笑着。

    「各种各样呢。慎一很帅什么的,很可靠什么的」

    「对于自己来说是不可缺失的人什么的」

    「是,是那样吗」

    哇。虽然很高兴但是不妙。好害羞。

    「虽然是个好孩子,称赞慎一什么的,但是看男人的眼光呐」

    「……那是什么意思啊」

    真是——对许久才归故里的儿子说什么啊!

    一想到这,我一下子想起来了。我们现在虽然是『回去』艾尔丹特……但是我下一次『回来』会使在什么时候呐。半年后吗。一年后吗。还是……

    「——下次什么时候回来?」

    像是看透了我的想法,紫月用非常冷淡的口调问。

    「这……」

    说不出话。

    这次是……本来就不是想要做什么,只是,担心父亲的身体,为了探望而回来而已。然后不知不觉中,各国的谍报部员什么什么的乱入造成了骚动。我已经不管是好是坏……变成了不会轻轻松松回日本的立场。

    代替不安的我开口的,是父亲。

    「想必是无法简单的回来这边吧。慎一变成了宅的——文化的传道士。正所谓亲善大使」

    「知道天职便安心了呐。不过或许是血缘的诅咒也说不定」

    母亲苦笑。

    嘛啊正因为是从这样的父亲和母亲之间诞生的,才有了现在宅气场全开的我。认为其是福音还是诅咒,嘛啊——每人有每人的想法。虽然紫月像是没有受丝毫影响。

    「爸爸和妈妈都是做着喜欢的事活到现在的呐。嘛啊只能说去做不后悔的事情去吧。之后……偶尔用信或是邮件报告一下近况的话,对于父母来说也就满足了」

    「虽然觉得自立的话有些早呐」

    「…………」

    在微笑的双亲面前我失去了言语。

    不妙。眼眶有些湿了。

    我下意识的觉得害羞从父亲和母亲那里移开视线——

    「不如说,不回来也无所谓」

    「……不,不有些过分吗?」

    「是呢,就职,自立,按这样的顺序下去的话之后就是带着新娘回来呐」

    「什……」

    父亲突然对着开始焦急的我耳语。

    「然后,虽然不知道是哪里,但是在那个佩特拉卡公主的国家是可以重婚的吗?」

    在意的是那种事吗!?

    虽然我突然开始构思反驳的话语——

    「看,大家还等着。快去」

    「你们应该挽留的吧!」

    父亲和母亲推着我的后背,我——用像是甩落掉什么的心情上了小巴士。里边坐着的缪雪儿,佩特拉卡,爱儿比娅和美埜里小姐都在等着我。

    面包车里是以两个坐席中加夹着过道这样三排横排着的构造。然后竖排有七排——缪雪儿,佩特拉卡坐在一起,过道对面是爱儿比娅,缪雪儿和佩特拉卡的后面是美埜里小姐。我坐在了美埜里小姐旁边的空座位。

    确认全员都乘上了车,司机发动了引擎。

    美埜里小姐打开了窗户,然后探出了头。

    「虽然非常突然。但是非常感谢。」

    在美埜里小姐之后,大家各自靠近靠边的座位,一个接一个地也探出了头。

    「添了麻烦,非常抱歉」

    「非常开心!」

    「非常感谢。请保重」

    「这边才是」

    「慎一就拜托了」

    相互交换着离别的话语的缪雪儿她们和我的家人。

    最后我越过美埜里小姐的身体,从窗户里探出身子挥了挥手。

    「那么,再见!」

    「——大哥」

    然后——一直藏在双亲的背影后的紫月靠近了小巴士。

    「……保重,身体」

    用非常不高兴的表情诉说,没有一丝踌躇的——社交辞令。

    但是,从数年没有好好说过一句话的妹妹的口中说出的时候,果然就会带有其他的意味。

    「谢谢。紫月也是」

    我笑着点头的同时——巴士开始动了。

    被两台黑色轿车夹在中间,慢慢地,巴士开始提高速度。加纳家和站在其前面的家人一起,迅速的开始变小……转过弯后便完全看不见了。

    「…………」

    我一边重新做回座位一边叹气。

    坐在旁边的美埜里小姐坏笑着问我。

    「慎一君,寂寞了?」

    「啊—……到底怎样呢」

    一边回复着暧昧的话语——我突然想起来。说起来美埜里小姐好像没有家人吧。她就算回到日本,也没有位于故乡的家,更没有惋惜离别的兄弟姐妹。

    考虑到这种事的时候变得有些抱歉。

    但是,重新用更严谨的话回答,那才是对美埜里小姐失礼吧。结果,我老老实实的回答了。

    「说不寂寞的话才是谎话……」

    但是也有着在那之上的感受。

    「但是现在『啊啊,终于要回去了』这样的心情更为强烈」

    在艾尔丹特的那所宅邸。

    布鲁克和谢莉丝,光流先生等着的,那个家。

    「是吗」

    对于我的回答美埜里小姐微笑着点了点头。

    「但是和家人见过面真是太好了」

    而且——我一边想起离别时紫月的样子一边说。

    「也知道了妹妹其实并不讨厌我」

    或许真的——在我前往艾尔丹特之前,是真心讨厌我。但是,至少因为这次的事件我和紫月和好了。这或许是件好事。重新做为家人,虽然并不是这样夸张的事情,兄妹情谊并没有变得很好。

    「太好了太好了」

    美埜里小姐说。

    「和慎一的,父上和母上,和妹妹,相遇,太好了!」

    佩特拉卡她们越过座椅看着这边说。

    「我也……知道了,我所不知的,老爷,真的很高,兴」

    「烤肉。好吃」

    爱儿比娅。虽然觉得这个感想在这种氛围下有些跑偏。

    嘛啊好像对于酱油异世界人也不讨厌,这次,如果出口日本的烤肉调味料,或许在那边也可以开烤肉派对也说不定。

    不管怎么说大家——虽然发生了许多事,但觉得来到日本非常开心。

    只是这样的话回国也便值得了。

    之后……只要回去便好。

    向着富士树海。然后向位于超空间通路对面的,艾尔丹特。

    ☆

    归途时车里变成了反省会。

    不——并不是失败了或是做了什么坏事,比起说是反省会不如说是感想会,嘛啊就是那样。说实话——因为从我家到位于富士树海的自卫队设施有着些许距离,也是为了在摇晃的巴士内打发时间。如果只是在车内玩游戏或是读书的话,会和来时一样。

    「乃是感受深刻的旅行!」

    最先感到愉悦的是佩特拉卡。

    顺便一提在车里,用了一瓶精灵瓶,魔章戒指开始和平时一样工作。虽然我们非常普通的对着话,但是司机多半什么都不知道吧。因为我和美埜里小姐用日语和说着艾尔丹特语的佩特拉卡她们对着话。

    不管怎样……

    「特别是这个!」

    她展示出握在右手的——是在秋叶原入手的扭蛋里的小小的模型收藏品。

    「看这个班长!虽然很小但是不是构造不是的精巧吗!而且是没有铁锈,不会生锈的素材,还是一般平民也可以入手的便宜价格!这个技术,一定要向矮人们传教一下」

    这样说着的佩特拉卡的鼻息实是非常粗乱。

    嘛啊,因为有着模具的问题,让矮人们像这样直接制造的话非常难。嘛啊虽然觉得他们能够用金属或是岩石一类的做出来。

    顺便一提对于非常喜欢『迦伊谢』的系列模型的她,用让扭蛋机快要空掉的气势疯狂投入百円硬币,到最后是我阻止了她。总而言之虽然她的包里装着满满的模型,但是大半都是从专门店买来的。因为不管怎么想都是那样比较便宜。

    [Chotyo:迦伊谢,ガイシ,直接音译了]

    「总而言之,买到了喜欢的东西真是太好了」[Chotyo:这句超想译成「你开心便好」,但是我忍住了,我是不是很伟大]

    「但是秋叶原,真是想象之上的不可思议的地方」

    「是吗?」

    「没想到御宅族们为了抵御巨人,竟然建起了那样的墙壁……」

    「哈?」

    「那个非常辣的食物是那个吧?是为了使与巨人战斗的士兵提高士气的东西吧?吃完之后感觉身体很热呐!」

    ……佩特拉卡好像是把高楼大厦误会成防护的墙壁了。

    不知为何,在我的脑中,浮现出了拿着美工刀的大哥一样的武器的御宅们,为了保护动画和游戏和漫画,一边吃着咖喱,用钢丝和巨人——顺便一提不知为何巨人的脸是东京都前知事——战斗。

    呜—嗯。

    虽然佩特拉卡像是说的非常开心……但我是不是应该矫正一下她那旋转了三圈半的理解呢。

    「总而言之,那个,完全不是那样」

    「缪雪儿呐?」

    完全没有听进踌躇着的我的吐槽,佩特拉卡的眼瞳散发着光芒向坐在旁边缪雪儿搭话。

    「唉?」

    「秋叶原啊。你也兴在其中吧?」

    「是」

    缪雪儿笑着回答。

    「非常开心。虽然只在圣地秋叶原,但是可以看到老爷的国家,非常感激。一旦想到老爷是在这个国家长大的,便感慨颇深……」

    「是,是吗……?」

    离别之时双亲说过的话浮现出来,我变得稍微有些害羞。

    「与老爷的双亲,以及妹妹相会真的是非常开心。我明明只是一介从者,但是却像是贵宾一般,实在是非常开心」

    想起刚到艾尔丹特的时候,我向因为蛮不讲理地怒骂的缪雪儿的佩特拉卡说『我的国家里没有身份之差』。当然,我也让父母理解到佩特拉卡乃是身份高贵之人,特别叮嘱了对待她要小心翼翼——然而另一方面,对于招待属于从者的缪雪儿和佩特拉卡的时候,也并没有用轻视的态度去对待。

    这并不是是因为是我的双亲。

    虽然有着身份高贵的人,但是并没有身份低下的人……大抵上日本人的平等观,身份观不就着这样的吗。皇族什么的,除掉一部分还有着一亿平民……虽然有着贫富的差距,容姿的美丑,但那因其流动性极端暧昧。所以关于身份之差,日本人大抵上——非常迟钝。

    然而我想这样也并不是坏事。

    虽然是作为御宅被培养起来的……但是关系到这种事情,就觉得我生在日本实在是太好了。就算不提其他的例子,这样的平缓,或许正因为是和平笨蛋的岛国,才能做到。

    不管怎么说……

    「也遇到了这边的女仆」

    「——嗯?」

    「在秋叶原的各位」

    「不,那个是——」

    「既为女仆也有着老爷的国家的国风……该怎么说呢,知晓了这边的女仆的氛围。就算回到了艾尔丹特,只要还侍奉着老爷,也想要引入……」

    「所以说,那个是假货」

    这边像是也同样搞错了。

    虽然和缪雪儿说Cosplay的女仆『那个并不是真正的女仆』,但像是领会成了『女仆见习』。基本上对于他人,不管是什么,都是非常好意的解释……

    「因为是打工。所以就算不模仿也行」

    「大工……?」

    「不如说秋叶原的女仆们都应该向缪雪儿学习」

    「哈……哈啊」

    学习女仆咖啡馆的女仆的真女仆什么的……本末倒置也非常萌。

    「爱儿比娅怎么样呢?」

    「非常开心哦!」

    兽娘用满面笑容说。

    「见了许多各种各样的东西,食物也非常美味!很想再来一次!」

    「啊—……是呢」

    下次不知会到何时,虽然我这样在内心叹息,但还是并没有像爱儿比娅说明这方面的事。

    「下次想要带你们去秋叶原以外的地方呐」

    这样那样地,被绑架什么的,和外国的工作员相互对峙什么的应该并没有多开心。将这一部分先放一边,大家,应该有在名为日本的国家饱尝享受。嘛啊,虽然是非常偏激的一部分。

    即使那样作为日本人来说听到『想要再来』的时候果然还是很开心,变成这样非常骄傲的心情。

    「妾身很想去那里哦!池袋的淑女大道!」

    「一上来就去那里啊。淑女大道的话美埜里小姐知道的比较清楚」

    「请交给我,陛下」

    美埜里小姐用中指推了推眼镜露出无敌的笑容。刚好从窗户射进来的光因为眼镜的反射闪闪发光。

    「啊。我想去日木里」

    爱儿比娅说。

    ……日木里。日暮里?

    「为什么?」

    我下意识地反问。

    想去淑女大道的佩特拉卡我很理解。

    也比如其他的,想去看台场的高达什么的,想去CM什么的,想去中野大道什么的,都可以理解。

    但是为什么,是日暮里?

    「日本有『妖精』的吧?想去看看」

    「……妖精?」

    到底在说什么啊。

    某鼠国应该在千叶县的浦安市,吉卜力美术馆是三鹰或是吉祥寺什么的。

    「有森林里的妖精」

    「…………」

    考虑了——数秒。

    「等,不是那样!?」

    理解了爱儿比娅的话之后下意识的吐了槽。

    「那是听错了啦!」

    「日本也有精灵吗?」

    「没有!没有缪雪儿!」

    虽然确实一部分被说是森林的妖精。但是大概,不是你们想的那样!说起来到底是谁啊把健壮兄贵的动画说成是『森林的妖精』!虽然『妖精』在哪种类型的人们里边是隐语!被纯真污垢的女孩子看到会造成创伤啊!

    「话说回来是美埜里小姐吧!教给爱儿比娅的!那种系的基本上,只有美埜里小姐!」

    「真失礼呐。和BL有关系的不一定就合我的口味的吧」

    「不是吗?」

    「……嘛啊我承认是我」

    承认了啊!

    「但是慎一君,不要认为兄贵和BL一样的」

    看着我的美埜里小姐的眉毛吊起。

    「BL是奇幻!兄贵是森林的妖精!这里很重要!」

    「不懂老师!」

    也不想了解!

    这样,我对腐女子道路的深奥之处——深奥的或许是罪孽——战栗了起来,在那时。

    突然之间,没有任何铺垫,小巴士突然急刹车。

    「呜哇」

    「呀!」

    轮胎的悲鸣和我们的悲鸣重叠。

    因为这突然事项大家向前倾倒,安全带陷入身体里。嘛啊托此的福并没有被抛出造成受伤。

    「什么,到底?」

    「呐,碾到猫了?」

    想不到急刹车的理由,我一边回答着困惑着的佩特拉卡,一边探出身子看向前面。走在小巴士前面的拖车没有任何信号便停了下来——没有任何动静。

    「前面是发生了什么事故了吗?」

    「怎么了吗?」

    美埜里小姐稍微向前探出身子问向司机。

    「呀啊……突然…………」

    司机或许也不明所以,用非常困惑的口调。

    说起来,走在前面的护卫的轿车去哪了呢?

    虽然觉得是故意缩短车间距离走在前面,难道,是这辆拖车强硬的插了进来吗?

    从后面,响起了复数的非常焦急的汽车喇叭声。

    扭过头看的话,礼人先生他们乘坐的轿车便停在紧跟我们的后面,在那后面排列着汽车的行列。鸣笛的应该是紧跟在礼人先生他们后边的车吧。

    简而言之,停在前面的拖车是一切的元凶。

    虽然非常让人困惑——是出了什么故障了吗。

    在我悠然地考虑着那样的事的,那个时候。

    「……唉?」

    拖车的后端,集装箱的铁门从内面打开。

    从内侧?为了收纳物品的集装箱的门?

    也就是说——

    「——!」

    从里面出来的是十人左右的男人们。

    大概,全员都不是日本人。虽然像是俄罗斯系的男人也混在里面,从全体来看人种各种各样,也有黑人和白人的身影。

    他们——全员都穿着同样的衣着。

    在迷彩服上,穿着简易的防弹服,然后手上拿着M4A1突击枪。

    M4A1……美军!?

    男人们简练的动作将小巴士包围。行走在反面车线的车里的人一边震惊于这非日常的光景,一边走过。或许,以为是电影的拍摄。

    接近的士兵们一边以扇状包围,一边举起了什么。

    『从车里下来服从我们的指示』

    是用日语和英语这样写着的树脂板。

    「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

    美埜里小姐低声私语。

    虽说是郊外,但也是一般国道,交通量也很多。当然,因为目击者会大量产生,要将其封杀需要相当多的时间。

    但是美国判断,即使那样也有着将我们抓获的价值。

    「…………」

    扭头看向后边礼人先生他们虽然从车上下来,但是并没有靠近。恐怕是被士兵们给牵制了吧。就算是护卫也在多势面前显得无力,而且对方还是军队装备。用手枪这种程度的短机关枪与其对抗也实在是不可能吧。

    但是——

    「缪雪儿!」

    我解开安全带大喊的同时——从包里拿出数瓶精灵瓶。坐在前面听见我的声音扭过头的缪雪儿看见那个,察觉到了我的意图。

    「是!」

    缪雪儿也同样将安全带解开,扭过来跪在了坐席上。

    想必是理解到我们要做什么了吧,在美埜里小姐打开的窗户前我们——用越在美埜里小姐身体的姿势挺出身子,伸出了手。缪雪儿从爱儿比娅打开的窗户那里——用单手握着精灵瓶,在和我相反的方向挺出身子。

    确认之后我扔出了三瓶精灵瓶。

    啪啦一下子碎掉的陶器的声音。

    像是为了将其掩盖住一样——

    「<疾风之拳>!」

    我和缪雪儿,同时喊了出来。

    二人释放出的魔法,产生了猛烈的突风,将包围着的美军士兵横扫。理所当然的被高高抛起,他们和地面平行飞起,滚向了对面的车线里。震惊的车的鸣笛声响起,急刹车的声音混杂进去。

    好,然后再——

    「再来一次——<疾风之拳>!」

    第二次释放出的魔法向着前面的拖车的下部直击。像是使用的是真空胎,被全力释放的<疾风之拳>击中之后,车轴便弯曲起来。不如说轮胎从车轮脱出,拖车倾斜了起来。

    「现在!」

    我向小巴士的司机喊道。

    美军士兵和拖车应该不能立刻有所动作。司机应该立刻理解了我的话语——小巴士突然开始行动。

    车体靠近暴乱的道路的一边,从拖车的旁边,在勉勉强强的空隙中走出。轮胎擦过路面发出悲鸣,为了从窗户探出身子而解开安全带的我和缪雪儿的身体大幅倾倒。

    但是在倒向通路之前,我被美埜里小姐抓住衣襟。缪雪儿被爱儿比娅抓住从而防止了倒落。

    「没事吧?」

    「还,还好……」

    我重新坐回了佩特拉卡后边的坐席。

    看向缪雪儿的话——向着抓住了自己的爱儿比娅数次低头。

    「礼人先生他们——」

    扭头之后,轿车紧跟在小巴士的后面。

    但是……

    「——啊」

    走在前面的轿车驶向了道路的一旁。恐怕是撞到了拖车吧。基本上重量如文字一样没有丝毫偏差,撞上之后变成那样也是当然。

    「快走!别管!」

    坐在前面的护卫的两人喊道。

    比起我们,不如说是向小巴士的司机或是礼人先生他们说的吧。

    但是放置不管好吗?

    一瞬间我踌躇了,在那瞬间。

    「——!?」

    轰鸣声和冲击袭向了我的背后。

    「什,什么!?」

    扭头之后——首先看到的是,火焰。

    然后在那之中,像是其芯一般的漆黑的摇晃的拖车。

    在燃烧着。拖车正燃烧着。之前的轰鸣声像是拖车那里产生爆炸声。

    但是……

    「为什么!?」

    难道是我们的缘故!?

    不,但是我们释放的只是<疾风之拳>而已,并不是能够让拖车燃烧的东西……但是难道,是燃料罐产生了龟裂,然后漏出来的汽油被冲击弄断的回路的火花……?

    话说回来,车是那种非常容易爆炸的东西吗!?

    「唉……」

    这难道果然是我的错?虽说是为了逃跑,但是将毫无关系的人卷进来也实在是非常抱歉。

    「不要在意」

    这样说的是美埜里小姐。

    「但,但是……」

    怎么可能不去在意。虽然因为是在道路的正中央不至于蔓延到周围,没有因为爆炸谁死掉或是受伤的样子……但是拖车的残骸和火焰像是将道路完全堵住了。我们后面的车已经不可能前行了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爆炸,但是士兵基本上都健在。但是也不可能将其抓捕,不要紧张」

    美埜里小姐一边说一边拔出手枪。

    虽然像是她一直使用的9毫米手枪,但是微妙的有些不一样。本是礼人先生之前拿着的SIG SAUER P228。本来是SIG SAUER P220的系列产品,其派生品的P228,对美埜里小姐也比较容易使用吧。

    嘛啊,这先放一边——

    「在这最后关头居然是美国呢……」

    美埜里小姐低声私语。

    之前柔和的空气全部消失——在小巴士里面,因困惑和紧张而干燥的空气充满其中。

    ☆

    没有像是交谈一样的交谈——就这样被沉重的沉默所包围,只有小巴士在行驶。

    「…………」

    缪雪儿低着头,佩特拉卡露出非常僵硬的表情沉默着。

    爱儿比娅也低着头沉默着。美埜里小姐像是在防备下一次的袭击吧,一边握着手枪一边盯着窗外。

    「…………」

    在这种状态下没能向任何人搭话……我只是,将目光转向窗外流动的景色。

    所见之处,只有沥青的道路,和两边的延延不绝的混凝土补强的斜面。虽然将视线稍微上移便可以看到树木和草绿,但像是不停地走在灰色的谷底,觉得异常的煞风景。

    行驶的只有我们的小巴士,以及紧挨着的轿车。

    对面一侧的车线里也看不到一辆车——……说起来。

    这不奇怪吗?

    后边并没有车是因为那辆拖车的残骸和火焰堵住了道路便接受了,但是对面的车线里没有一辆车是怎么回事!?

    「……美埜里小姐,不觉得奇怪吗?」

    「慎一君也注意到了?」

    美埜里小姐用非常险恶的表情说。

    她像是也察觉到了。嘛啊也是当然。

    「发生什么事了?」

    看见我们的样子,缪雪儿寻问。

    顺便一提因为要节约精灵瓶,现在车里并没有洋溢着魔力。因为如此缪雪儿她们只好用非常生硬的日语交谈。

    不管怎么说——

    「基本上没有其他的车」

    我再次,将脸转向路上。

    果然除过我们的车以外,没有任何其他的车。

    虽说是平日的正中午,连擦身而过的车都没有一辆也实在太过奇怪了。

    简直——就像是除我们的车以外都被停止了移动。

    偶然吗。还是说,是人为的。

    我重新坐向坐席,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

    总而言之先查看一下网上的新闻——

    「……这个并没有啊」

    并没有类似于交通限制一类的情报。

    之后我打开了推特的个人主页。虽然缺乏真实性,但是比起公式性的新闻某人的推文通常比较快。也或许会有什么有益的情报。

    从推特检索,搜寻的情报的我——

    「……?」

    找到了某个博客。

    眯起眼扫过一眼文章之后——美埜里小姐向我搭话。

    「有什么了吗?」

    「……像是这里那里地发生了许多事故」

    我想搭过话来的美埜里小姐回答。

    像是发生了多起汽车事故。在其他的博客上,也有着一个接一个的文章。在网络新闻上,也有着同样的内容。美军的拖车的事件也以『火灾事件』记录在上面。但是并没有关于美军的记载。

    然后,所有被记载上的事故的事故现场——

    「…………」

    我低声呻吟。

    呼出地图确认之后,没有搞错。

    所有的都是现在,我们走的道路的沿线!

    「虽……虽然想会不会是这样」

    我用像是挤出来的声音说。

    之前的袭击不管是拖车的火灾事件也好,难道不是最一开始就策划好的吗?为了自然的封锁道路,上演了一出事故的话……?

    「……美军……为了抓获我们……为了将现场封锁起来不让一般人进入……引起了……事故……」

    是想得太多了。

    我期待着美埜里小姐会回答『肯定不会是那样』——但是她却皱起眉,什么都没有回答。

    相对的……

    「不好意思,可以打开收音机吗」

    美埜里小姐一边操作着自己的手机一边向司机说。

    「包括交通情报,把事故——」

    这样……说到了这里。

    美埜里小姐缄口不言。

    从司机操作过的收音机里发出的,是沙啦沙啦的杂音。

    并不是并没有对上频道。数字收音机会自动调整周波数检索频道。流出那样没有任何意味的声音,就代表收音机节目已经中止放送,或是——

    「……被摆了一道」

    美埜里小姐用非常苦涩的声音说。

    「啊……网络的连接被切断了」

    同时我的手机变成了无连接状态。电波的接收状态很奇怪。液晶画面里显示接收状态的天线,完全——没有一根。

    「被封锁了通信」

    「说真的吗……」

    「无法和外部联络。慎一君猜中了」

    完全高兴不起来美埜里小姐。

    电话无法接通。网络无法连接。周围连民家都没有。

    我们被完全孤立——连向别人求助的方法都失去了。当然,不可能将本来作为机密案件的我们,用警察或是自卫队护送。礼人先生也是『保持机密的最多的人数』这样说。

    不管怎么说,这样美军就可以不在意一般市民,堂堂正正的袭击我们。用之前的士兵队完全无法相比的重装备。虽然不至于用上坦克,但是一旦动用装甲车或是战斗直升机,就算是我们的魔法,也无法做到任何事情。

    「不,不要紧吗?」

    看见我的脸色发青,爱儿比娅不安的询问。

    虽然很想让她们放下心来,但说实话,现在我们没有任何可以放下心来的理由。

    「富士树海的旁边就有自卫队的演习场。从那里合流的话应该就能够做到什么……」

    美埜里小姐环视缪雪儿和佩特拉卡,爱儿比娅,我之后说。

    不如说自卫队来迎接的最好不过了,但果然自卫队的部队大大咧咧的行动之后,连自卫队本身都不在意的某种思想人们会造成大骚动,会演变成大问题。

    所以——

    「只能快点了」

    美埜里小姐说。

    结果只能是那样。

    ☆

    自那之后大家都摆出一张非常紧张的脸盯着外面。

    想要快点到达目的地。所有人都这样想。说盯着外面是在警戒,不如说这样做的话是在确认目的地——是否在靠近富士树海,这样的感觉。

    还需要多久才能到达呢。

    车并没有发生其他事情驶行自身非常顺利……让人感觉到恶心的程度。

    用最快的速度飞奔,虽然这样考虑过了……但是那样会被狙击变得惨不忍睹。车体翻滚爆炸燃烧是最坏的情况。

    「……快点……」

    就这样什么都不发生,到达富士树海的话就好了。

    我切实的这样祈愿。

    但是——

    「——来了!」

    美埜里小姐锐利的声音,划破了车内紧张的气氛。

    「哪里……!?」

    我虽然环视了周围,但是只能看见煞风景的景色。

    但是——

    「——!」

    我追逐着美埜里小姐的视线将目光稍微上移,在那里,看到了让人震惊的东西。

    灰色的威严的铁块,与爆音同时掠过了我们的头上。

    军用直升机。确实那是——CH - 53D <Sea stallion>。在十年前在日美军使用的机体坠落之后,曾一度被新闻播出。

    就是说与担当对战车的武装直升机不同,看一眼的话,并看不到火箭炮或是连装机关炮一类的东西,但看的话并看不到凶恶的武装。但是——负责输送任务的多用途军用直升机,可以在上面乘上完全武装的数十人的士兵队,护身用的十五口径的重机关枪一样的东西也应该有搭载。虽说是护身用但吃下12.7毫米的话,防弹玻璃就像薄纸一样。

    「美埜里小姐——」

    我转向旁边的女性自卫官说。

    「这种事态,日本政府是没有注意到吗!?」

    「大概吧。因为被妨碍了通信」

    美埜里小姐一边确认P228的预备弹匣一边回答。

    口调并没有像平时一样——是说并没有任何的余裕,也就是说,这是并不是可以洒洒落落的事态。

    「那么自卫队来支援的的可能性……」

    「不可能了呢」

    美埜里小姐用非常僵硬的表情私语。

    「自卫队与在日美军战斗的话会变成什么你是明白的吧?」

    「果然会是那样呢……」

    日本和美国在方针上,是同盟国伙伴,也就是说自卫队和美军是友军。

    与被侵犯领空或领海的外国势力相比,仅仅是日本处于弱势的话会遭非难——但是一旦变成友军势力的话,难度会变得更高,会牵扯到自卫权这种次元的问题。

    也就是说……只能是我们自身从这个状态下逃脱。

    小巴士开始急加速。

    汽车和直升机……当然,竞速的话谁会赢可以说是不言而喻。但是即便如此或许司机考虑到也不可能不做任何反抗停下车。

    但是……

    「呜哇……!?」

    <Sea stallion>像是要压在上面一样——向着小巴士用碾碎一般的气势急速下降。虽然小巴士左右的移动像是想要从<Sea stallion>下边逃掉一样进行激烈的蛇行,但是并不能解决根本性的问题。

    「恶,恶心……」

    或许是因为身体忍受不了小巴士的摇晃——佩特拉卡用发青的脸低声私语。或许是在与上溢的吐意作斗争,她紧紧地抱住塞有动画角色手办的袋子。

    「陛下,请忍住……」

    缪雪儿摩擦着佩特拉卡的背。

    「对不起,佩特拉卡——」

    只能忍下来。

    何止是停下这是连速度都不可能降下一点的状况。

    更何况……

    「——!」

    在道路的彼方有着一道『墙壁』。

    不不是。是拖车。大型的——和之前袭向我们一样大的拖车,横向堵在道路中。

    结束了。被摆了一道。

    更不可能原路返回——这下更不可能甩开<Sea stallion>。在周围没有任何其他的车,连目击者都没有的话,美军会随自己喜欢的方式料理我们。

    当然,他们想要的只是机密情报,虽不至于一下子就杀掉我们……

    (难道是从我们将最初的工作员打倒逃掉的时候就开始了?)

    我们利用魔法和爱儿比娅的力量,将最初在秋叶原绑架我们的美国的工作员击退之后逃掉。所以他们——不如说他们判断『这是日本抱有的重大机密』,从而使出了强硬手段。

    「慎一大人,美埜里大人!那个……!」

    爱儿比娅下意识地用手指向我们的后方喊道。

    扭向那边,礼人先生的车像是失去了控制,在那里大幅的回转。发动机罩——出现了可以看到引擎的凹洞,难道是被<Sea stallion>的机关炮击中了吗!?

    「…………」

    在无言的我们的视线前方,礼人先生他们的轿车驶向路边——然后在那里突然回转。虽然并没有发生爆炸,但是已经不可能行驶了吧。

    「礼人先生!」

    我下意识的用悲鸣一样的声音大喊——总之里边的人们像是没事,可以看到从窗户潜出的礼人先生他们。像是也没有受很大的伤。

    小巴士逐渐放下速度——停了下来。

    堵住道路的拖车已经近在眼前。如果不停下来的话便会撞上那犹如墙壁一般的车体和钢铁的集装箱。

    「……该怎么办」

    我焦急的低声碎语。

    思考追不上事态。

    到底该怎么办。到底怎样才能脱出重围?

    「…………」

    缪雪儿和爱儿比娅也呆然下来。连感到恶心佩特拉卡,也像是忘掉那种事情,用充满血的脸扭头看向礼人先生他们的车。

    然后——

    「说,说起来,还,还有魔法……!」

    我取出了精灵瓶。看见之后缪雪儿也同样握住精灵瓶。

    曾一度对一样的拖车适用。只要我和缪雪儿一起使用<疾风之拳>的话,说不定也能破坏掉那个。

    不。 但是那可以吗?

    就算破坏掉了拖车,只要车体自身不退到一旁的话就没有任何意义。更何况<疾风之拳>会对在遥远的上空的<Sea stallion>管用吗……

    「……!」

    拖车的集装箱打开。

    然后和之前一样的士兵在下一个瞬间从里边出来。到此为止和之前相同……

    「那是什么……」

    佩特拉卡看见包围住巴士的美军低声私语。

    为了将我们乘坐的小巴士包围住而散开的士兵们,全员,都是重装备。穿坐着厚重的防弹衣,还有比起军队,警察更为频繁使用的防弹盾。

    美埜里小姐的手枪恐怕不会对那东西起作用吧。

    这样的话果然——

    「只能做了——缪雪儿!」

    「是!」

    因为之前的事情,缪雪儿的反应非常快速。

    将各个窗户打开之后,取出精灵瓶将其打碎。

    我们一边一起咏唱起咒文,一边向外面伸出双手。

    「<疾风之拳>!」

    我和缪雪儿的声音相互重叠。

    总之比起拖车,先狙击正在靠近的士兵。我和缪雪儿释放出的魔法命中了士兵三人——然后将他们吹飞。

    但是……

    「没有效果!?」

    士兵们没有丝毫动摇随即平然地站了起来。

    看起来那盾牌和防弹衣……与其说是防弹,不如说是将缓冲列为了重点。可以看见盾牌的内面贴有厚垫。因为之前我们曾两次使用<疾风之拳>将美国的工作员和士兵击退,对方也想出了对策。虽然不知道魔法的正体,但是从被击退的士兵的样子上看来,考虑了防御手段。

    但是在这种短时间内……?

    我重新感受到了认真起来的国家机构的恐怖。

    「<疾风之拳>!」

    但是——就算如此也不能投降。

    虽然我和缪雪儿将<疾风之拳>不停地连射,将士兵们数次吹飞,但是每起来一次——何止如此,因为数次吃下<疾风之拳>,他们将肩膀相互靠在一起,采用密集队形向前靠近,对魔法的直击变的更有耐性。

    不行了。简直一点效果都没有。

    但是即使如此我们也并没有其他的打击方法。

    我和缪雪儿再次使用精灵瓶和魔法石,击出数发<疾风之拳>——然后。

    「…………啊」

    渐渐的我们的精灵瓶和魔法石用尽了。

    「老爷……!」

    缪雪儿脸色苍白转向我这边。

    因为使用了数瓶精灵瓶,所以或许周边还拥有击出<疾风之拳>的魔力——但是我们的『燃料』已经用光这已是无可厚非的事实。

    「该怎么办……?」

    虽然我这样向自己发问,但是这实在是想不出可以将这状况转变的妙案。

    无法使用魔法。手枪没有效果。没有除此之外的任何武器。

    当然,空手战斗论外。对方武装着枪支,还是以我们十倍以上的人数攻过来。又不是某个游戏,以一人将数十人的杂兵简简单单的横扫实是天方夜谭。本来我和缪雪儿又没有格斗能力。

    实是非常绝望的状况。

    而且……

    「…………!」

    在我们的后方<Sea stallion>着陆了。

    后部的舱口打开,从那里现身的——

    「那家伙……!」

    爱儿比娅的声调提高。

    位于重武装士兵们的中间,那身影——黑色的西服套装分外显眼。

    「怎么了?爱儿比娅,认识他吗?」

    「是将我和慎一大人诱拐的家伙!」

    向着因为震惊而询问的美埜里小姐,爱儿比娅愤然地答道。或许是周围还飘荡着魔力,魔章戒指像是发挥着机能。

    「是在美埜里小姐被俄罗斯的工作员抓走的时候呐」

    我补充道。

    名为——艾伦·史密斯,嘛啊,或许不是本名。在秋叶原将我和缪雪儿,佩特拉卡,爱儿比娅诱拐的美国的工作员。像是为了弥补过错,再次过来抓捕我们。或许是因为让外行人给逃掉了,内心非常后悔。

    「从车里下来」

    史密斯用日语命令道。

    当然我们丝毫未动。不如说,是动不了。

    「是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吗,日本政府像是隐藏了很大的秘密呐。那像是超能力一样的技术就是其中之一吗?」

    史密斯向蹲守在小巴士里面的我们发问。

    但是全员无言。有没有特意向对方赠与情报的意义,对于缪雪儿她们来说,没有与将自己诱拐的人可说的吧。不如说,是没有理解戴有魔章戒指的史密斯的言语的意思吧。

    但是像是想象到我们会沉默吧,史密斯耸了耸肩。

    「嘛啊无所谓」

    同时——位于他左右的士兵们手里的M4A1突击枪开始开火。

    没有产生过于大的枪声或许是因为装有特殊作战用的消声器。啵啵啵啵啵,虽是非常模糊不清的声音,但是小巴士的玻璃窗粉碎开来。根据礼人先生他们说,这辆小巴士的玻璃窗应该是防弹的……在贯通力强的小口径子弹面前果然还是无法承受住。

    「不同的,仅仅只有是以自己的双脚走出来,还是让抓住衣襟拖出来」

    史密斯眺望着我们在脸上露出了浅浅的微笑。

    「…………唔」

    美埜里小姐咬住嘴唇呻吟。

    虽然手里仍握着P228,但是她完全不觉得仅凭一把手枪就能打开局面吧。随便就开枪的话,在那瞬间会被数十枚子弹打成蜂窝的吧。

    「…………」

    佩特拉卡也只是咬住嘴唇坐在座位上。

    是作为皇帝的心理吗,虽然看起来非常冷静,但是我注意到放在腿上的双手在小幅颤抖。

    爱儿比娅非常不知所措,只要位于小巴士内,视线便会移向外面的美军。她虽然在我们之间身体能力最为优秀——能以一人之力从这里逃掉还好,但是这种状况下她也是无能为力。枪为何物,她自身也非常明了。

    然后——

    「老爷……」

    缪雪儿看向我的脸。

    那大大的薄紫的眼瞳在问我『我该怎么做?』。虽有不安的颜色——但或许是信赖着我,在她的表情里并没有染上绝望。

    但是……

    「…………」

    我什么都说不出口。

    该怎么做才好,我才是最想知道的那个。

    从小巴士的通路突围的话是必死。

    没有什么能打开局面的计策吗。就算不将美军踢散也好,只要全员能从这个场所逃出便好。只要不被他们抓住逃往富士树海的超空间通路的话,就是我们的胜利。

    但是……

    (就算奇迹性的,从这个场所逃出去)

    当然,美军会追过来吧。

    然后就那样跟着我们去往富士树海的超空间通路是要怎样?

    日本政府想要守护的秘密不就暴露了吗?

    但是我们被抓住自白出来的话同样也无法将机密维持下去。

    这样的话……

    (我们被抓住的话,想要在自白之前救出来的话,只要说不出来的话)

    「…………」

    我下意识地看向左右——然后看向小巴士的地板。

    假如说,在这地板下面设置有炸弹的话?

    至少不就能保守住秘密吗。当然,对于在主权国家擅自进行非法行动的美军来说,这个作战行动本身就不是公开的。即使小巴士被炸弹炸飞,他们自己的作战行动的痕迹也会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吧。

    哇啊。不妙。真是四面楚歌……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至少要让缪雪儿她们回去艾尔丹特……啊啊但是……该怎么做!?

    只是在同样的场所空想的话什么都想不出来。

    「快点」

    外面的史密斯有些着急了。

    啊啊已经没时间了。

    快点,不快一点的话……!

    「真是不明事理的孩子们呐。没办法,双手握住脖子——」

    在史密斯说到一半时。

    「…………?」

    缪雪儿突然眨着眼看向其他方向。

    「缪雪儿?怎么了」

    「不。那个——」

    她将视线转向了拖车堵住的方向的深处,看向青空的方向。

    「声音……」

    「声音……?」

    作为半精灵的她感觉非常敏锐——特别是听觉比我们敏锐得多。

    既然有她所在意的声音的话……

    「~~!」

    有一名士兵指向拖车的方向叫喊着什么。

    我们也看向那里之后——

    「……直升机?又一架?」

    可以看见又有一架直升机飞了过来。

    但是,如果是美军的话,便不会知晓士兵骚动的原因。

    我皱起了眉——

    「UH1……!」

    美埜里小姐喃喃低语。

    直升飞机UH - 1——爱称<UH1>。

    [Chotyo:此处美埜里说的是<ヒューイ;Hyuui>,你们可以自行脑补成<休一>]

    从运送到武装攻击任务多方面活跃的多用途杰作机。越南战争的电影里面必定出现,因为是正统的形状设计,许多人一眼便会看出是军用直升机。

    当然,在日美军也在使用——使用过。

    因为是非常老旧的机体,在在日美军更换为后继机的时候——因为是过于优秀的机体,在世界各国仍然是现役。

    例如——日本的自卫队也是。

    在我们看着的时候靠近的<UH1>一边在我们的上面回旋一边打开了侧面的门。看的话有一名男性。他的手上持有长长的小枪——持有装备有光学瞄准镜像是狙击枪的东西。

    啪嘶,响起了这样一声的同时拖车开始颤抖。

    「~~! ~~!」

    士兵们用英语叫喊着什么。

    虽然因为说的过于快速不知道其意义,但是仅有『Sniper』这个单词听得清清楚楚。

    在那时拖车数次颤抖,士兵们开始怒喊。

    想必是乘在<UH1>上面的男性狙击着拖车。仔细看的话拖车的轮胎已经裂了开来。

    虽然<Sea stallion>想要起飞……但是被<UH1>压在上面无法动弹。

    是的。<UH1>攻击了在日美军。

    「同伴……?」

    但是并不能保证是敌人的敌人。

    当然——也可能是中国或是俄罗斯重新绑架我们的陷阱。

    「~~~~!」

    史密斯叫喊着什么。

    虽然士兵们将枪口对向了<UH1>——

    「——啊」

    嘶啪,与紧迫的状况毫不相称,和在某处响起的一起,有着像是握住的拳头大小的东西掉了下来,然后滚向了路上。附近有一名士兵一边叫喊着一边伏下身子。

    「——Grenade!」

    只清清楚楚地听到了这个。

    不好,是爆炸物,想必是在以这样的意思引起周围的注意吧。

    但是,下个瞬间——并没有发生士兵们和我们警戒着的爆炸声和冲击。相对的小型榴弹以猛烈的气势喷出了白烟,将视界遮住。

    「~~~~!」

    「~~~~!?」

    响起了士兵们的怒吼声——在那时散散落落的枪声相互交织。

    但是因为变得白浊的视界,想要看清发生了什么事实在是可不能。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我转向感受到被握住手的方向,旁边的缪雪儿靠在了我身上。

    她也不明所以,非常不安。

    我将她的手反握住——

    「——嘿啊!?」

    突然从烟雾里伸出的手抓住了我的衣襟。

    「呜哇啊啊啊?」

    「呀——」

    然后我和缪雪儿因为牵着手被一起拽到车外。马上佩特拉卡,爱儿比娅,美埜里的身姿也出现了。

    「……唉?」

    然后我注意到了。

    将我们拖拽出来的人——并不是美军的士兵。

    至少但从穿的衣服上讲就不同,也并没有装备M4A1。

    何止如此,不知何时,从某处出现了和在日美军交战的势力。散落的枪声。踉踉跄跄的美军士兵们。虽然因为有防弹衣,比起被击中当场死亡要强得多……但本来是为了应对<疾风之拳>的重装的他们的行动非常迟缓,有一种被行动简练的迷之士兵们给玩弄的感觉。

    「到底是从哪里……!?」

    「在烟雾弹之后,像是从国道旁边出现的」

    美埜里小姐对着呆然着喃喃私语的我回答道。

    「是同伴吗!?<Shi taato a doneirufu>」

    「虽说是敌人的敌人但并不能确定就是同伴<Esu imene Fuo esu imene yamu ton ebu a doneirufu>」

    [Chotyo:括号里是作者写的注音,此处爱儿比娅和佩特拉卡说的并不是日语。]

    佩特拉卡对着高兴地叫喊的爱儿比娅泼了一盆冷水。

    因为突然的事项混乱起来,走投无路的我们。

    「这边,快来!」

    命令的声音是日语。

    将我们拖出来的黑衣男子用手招呼着我们。带着头套一样的东西,看不到脸,已经没有比这更为怪异的事了。

    但是——

    「别磨磨蹭蹭,快点!」

    「…………」

    我们瞬间相互对视——点头确认之后,跑向了男人的方向。说实话,并不能确定对方的正体,但是没有瑕疵能够流畅地用日语对话的话,比起美军来说更像是友方。比起在这里被美军士兵给拘束,更好一些吧——虽然只是因为这样想。

    我们像是被男子拖着走在道路的旁边。

    道路旁的墙面——从混凝土固定的斜面爬上了两米,然后滚进了像是杂木林一样的地方。原来如此,虽然道路因为拖车被封死,但是可以徒步从道路的外侧迂回。

    而且……

    「那里」

    我们走在男人指示的树木之间。

    虽然在途中数次被绊倒差点跌倒,但是我们互相一边支持一边前进。

    虽然感觉走了非常长的时间……但是大概,实际上连一分钟都没有用掉吧。我们走到了稍微宽阔的地方。

    在那里……

    「LAV!?」

    像是蹲坐在那里的钢铁之快。

    轻装甲机动车——是自卫队使用的装甲车。在那里停有两台。而且在那里还有类似于LAV的运送车。

    记得是<疾风>——高机动车。

    是人员输送车,也就是,军用小巴士。当然,也适用于未铺装的原野。

    然后在三台车的周围,站立着持有89式突击枪的士兵。

    没有错。袭击在日美军的黑装束是自卫队。

    「从这里开始这就是护卫。就这样前往富士树海」

    男子一边向我们说一边向<疾风>的后面指示。

    ☆

    或许是留下来的部队成功地拖延了时间……在日美军并没有追过来。虽然LAV和<疾风>暂时性的在杂木林里行走,但还是回到了本来走向富士树海的道路上。

    「已经没再追了」

    是在说美军吧——坐在<疾风>的助手席的男人转向我们的方向这样说。大概,虽然我想是和将我们从小巴士里拽出来的人是同一人物,但是所有人,都是除了眼其他的都无法分辨。

    「那,那个……」

    我向那个男人搭话。

    「帮助了我们实在非常感谢」

    「不需要。这也是工作」

    看见我低下头,男人立即回答。

    「啊,说起来礼人先生……内阁情报调查室的护卫呢……?」

    「已经从上空确认那些人凭自力从现场逃走了」

    男人简练的回答。看来从途中到来的<UH1>并不只是为了狙击和散播烟雾,是为了让步兵部队有效地进入现场,以及身负着调查任务。

    「……但是」

    男人非常厌烦地说道。

    「虽说是命令,但居然是救你啊」

    「……唉?」

    像是单方面认识我的言论。

    这个人——是谁?

    男人将戴着的头套摘去。

    从头套里露出来的,是具有非常可怕的神色的男性的脸。眼神锐利,像是为了自己的任务不顾一切一样的氛围。

    职业人,感受到这样的气氛,我不由得感到被压倒了。

    但是——果然没有见过这个人的印象。

    一瞬间,我以为是艾尔丹特的驻留部队佐藤先生或这是其他人,但并不是。

    「…………」

    在我烦恼的时候——那个男性,一下子露出苦笑的表情松缓了气氛。

    「之前,为了袭击你这家伙遭遇了许多啊」

    袭击,……莫非是。

    我下意识的挺起身子。

    以前——想要使不听话的我消失的日本政府将自卫队的暗杀部队送到了艾尔丹特。在那之后,的场先生和日本政府以『是为了护卫』作为了借口……

    「老爷」

    「慎一」

    缪雪儿和佩特拉卡像是因为现在的对话注意到了男生的身份。被佩特拉卡用艾尔丹特语命令了什么之后,爱儿比娅也摆出姿势。

    嘛啊虽然仍然系着安全带。

    然后……

    「冷静」

    男人看向爱儿比娅的方向平静地说。

    「以前的任务是以前的任务,现在的任务是将你们这群家伙全员安全送到富士树海的超空间通路」

    「为什么——」

    「为什么?问了一些微妙的的事啊」

    男人露出颜色更深的苦笑后说。

    「因为被命令了。我们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都是为了这个国家的利益而战斗。并没在那之上的东西也没有在那之下的东西。不能将私情带进工作……难道不对吗?」

    具有很深的讽刺意义的最后一句话,并不是对我,而是转向了美埜里小姐的方向。

    「…………」

    美埜里小姐沉默着耸了耸肩。

    嘛啊确实——从自卫官的立场上而言,这个男人的话是对的。

    该怎么说,不管是好是坏,职业人……是这样的印象。当然并没有涌现出亲切的氛围,那无可动摇的,确信满满的话语,充满着威严。

    该怎么说……

    (实际上,就差一点了呐,那次)

    我想起了被这个男人袭击的时候。

    虽然因为艾尔丹特帝国的协力,我们将自卫队的部队击退了——但好好想想的话,那是无数幸运与偶然结合之后的结果。本来在异世界这样没有先例的环境,充满着魔法什么的亚人种什么的这样未知的要素,以小个子的女性士兵为对手,等等,在这样诸多要素面前他们的能力被弱化……如果再一次被命令到艾尔丹特暗杀我们的话,最终,就不能确定是否可以将其击退。实际上,精锐的骑士们,也被艾尔丹特驻留部队的佐藤他们给玩弄……

    大概,这些人和美埜里小姐同样,是僵尸单位……在户籍上已经死了吧。或许在文件上连自卫官都不是。正因如此可以在不引起正面冲突的情况下和在日美军战斗。在在日美军那强硬的非法作战面前,并不能将其视为公开的问题。

    不管怎么说。

    「爱儿比娅,不要紧」

    我这样说之后,爱儿比娅放松下来。

    「不管怎么说,已经快要到富士树海了。因为那里有设施警备的部队待机着,合流之后就去乘超空间升降机」

    说完之后男人重新看向前面。

    我越过男人的肩膀看到前面接近的景色。

    已经没问题了……这样感觉到的我,吐了一口安心下来的叹息。

    ☆

    和来的时候不一样,回去的时候检疫什么的全都飞远了。

    我们立即被带往超空间升降机,坐到座椅上。顺便一提因为也很着急衣服也还就是那样。

    我坐在正中间缪雪儿和爱儿比娅坐在左右,对面坐着美埜里小姐和佩特拉卡。

    「……已经,没事了吧?」

    在悠然移动的升降机之中,缪雪儿用指尖触碰着我——用自言自语一样的口调向我寻问。

    「我想已经没事了。美军肯定不会追到这里——不如说不知道这里,不会变成这次的骚动。就算是到了这里,最坏,只要从这里离开的话,也可以回到艾尔丹特——应该」

    从听到的话里,途中会变换重力的方向,没有救生索便跳进去的话就会那样死掉——应该不会变成这样。这附近有魔力漏出,有风魔法守护在身边的话会更为安全。

    「这次真的没事了」

    「……是」

    听到我的回答,缪雪儿安心下来叹了一口气。

    「太好了」

    爱儿比娅这样说将身体放松下来——不如说迄今为止她的身体一直像是非常紧张。不如说从她放松下来耷拉在椅子上的模样来看,她相当的疲劳。

    虽然想过会变成怎样,但是大家没事真是太好了。

    总之心中充满着这样的感情。

    只是……

    「——但是」

    起重机逐渐提高下降速度。再过不久,重力的方向会产生变化然后被艾尔丹特的一方吊起,然后拽过来。

    「会有一段时间回不去日本呐……」

    与家族再会也是,去逛秋叶原也是,虽然非常开心。

    只要回国就会被美国和俄罗斯和中国什么的来回追的话,就更不可能去买东西。就算万中之一去了CM <Comiket>,只要美军乱入——就不知会变成什么样。

    「我也会有一段时间不会回来了呐」

    美埜里小姐一边苦笑一边说。

    「每次都这样的话身体会受不了」

    「是呐」

    「嘛啊因为无数次强硬的手段而失败的话,会因为外国的外交压力什么的,来探寻异世界,从这层意义上讲,无论政府怎样对应,对我们来说也毫无关系——虽然我想下次回国的时候状况会再次发生变化」

    「明明只要将异世界的事公开便好」

    「因为之前向那里做了许多『投资』,政府更不可能会简单的将其公开」

    异世界的资源和技术以及其他诸物——只要无法将投资的一份回收的话,就更不可能随便的向世界公开吗。

    「美埜里小姐,请将从日本到艾尔丹特的来回变得更简单点」

    「就算向我说这种话我也很困扰」

    美埜里小姐说。

    她旁边的佩特拉卡说。

    「妾身还要去日本!」

    「唉?啊——佩特拉卡,还要吗?」

    虽然是只要走错一步变会被杀掉的状况。

    但是她的眼瞳闪闪发光继续说。

    「还有在秋叶原没有买到的东西呐。虽然这次没去,但是下次一定要去池袋的淑女大道!」

    想是在秋叶原非常开心,佩特拉卡蹬着双脚。

    唔嗯。御宅圣地的魔力,真可怕。

    「下次会正式的到日本与日本的王打招呼的。同样作为君主」

    「王——」

    那果然会是天皇陛下吗。还是说从政治统辖的意义上来说是内阁总理大臣?但是不提天皇,日本的首相像是会因丑闻而不停更换,因为这样——从作为绝对君主的佩特拉卡来看会是什么样呢。

    [Chotyo:虽然有一部分的同学已经知道了,但还是提一下。在日本,仍然有天皇,但是天皇只作为象征,除过二战前到二战后以君主制君临了日本,但是在此之前日本的天皇都只是作为象征,包括现在也是,天皇在日本并没有实权]

    就算考虑着那样的事……

    「差不多了」

    美埜里小姐说。

    想到震动开始变小了——超空间升降机的便停了下来。

    「像是到了」

    「是」

    缪雪儿点了点头。

    对于身为半精灵的她来说,会受魔力的浓度所影响。

    虽然这次回到日本在身上带有数个魔法石,也因此活动并没有受妨碍,但即便如此当回到艾尔丹特——回到充满魔力的世界后,肌肤也就能够感受到吧。

    「回来了……!」

    我不知为何变得感慨颇深。

    又不是长时间留在了日本。不如说仅仅只有三夜。更不是回到了自己一直以来居住的宅邸。但是不知为何,有一种回到了自己本来的居所的安心感。

    看来我已经相当地被艾尔丹特同化了。

    虽然现在不能立刻判断那到底是好还是坏。

    「——快点」

    美埜里小姐解开了大家的安全带。

    她又将铁门打开——然后我们出了升降机。

    「噢—……」

    在那里等待着我们的,是无限延伸的广阔青空,和浮在那里的无数白云,和微风吹拂的草原,以及乘在那之上的半透明的精灵们,然后——

    [Chotyo:此处<精灵>并非错译,类似于人类的<精灵>原文为<Elf>,此处<精灵>意为灵体。]

    「…………唉?」

    是与本来恬静的风景不相符的,森严的身着甲胄与披风骑士们的身姿。并不是一个或两个人,大概,有百人在那里。艾尔丹特虽然有数个骑士团,但是有一种全员都聚集在那里的感觉。

    这种森严感是怎么回事!?

    而且——在那后面,有着像是只用前足就能将骑士们横扫的,异形的巨体镇坐着。长在巨躯上的长长的脖子,巨大的翅膀……是龙。

    但是我们知道那并不是真的。

    仔细看的话龙的表皮上有着像是缝制的痕迹,『皮』的缝隙之间可以看到金属装甲。

    <伪龙>。Fake——Dragon。

    使用矮人和精灵的技术所操纵的人造龙。虽然本来是为了制作电影而使用的大道具,但是热衷一事的矮人们不停倒弄的结果,就是可变式魔法机器兵器。虽然艾尔丹特帝国像是想要将其量产……像是终于制作出了试作品。

    然后——在骑士们的正中间。

    在那里有三个眼熟的身姿。

    一个是摆出一副不高兴的表情的美青年——为佩特拉卡的亲戚,骑士团团长,乃是帝国的重臣,迦流士·恩·克德巴尔卿。

    另一个人是长着长长的胡子的老爷爷——同样是帝国重臣的札哈尔宰相。

    然后在佩特拉卡的侧近两人的后面的位置,是像是缩着身子一样站在那里的女孩子。萝伦·谢里奥斯。最近做为佩特拉卡的影武者——正确的说是作为影舞者的操纵者被提拔的。

    「陛下,感谢您平安无事」

    看见我们的——还是佩特拉卡的样子之后绽放出笑容的札哈尔宰相。

    「嗯,回来了」

    对着臣下的迎接,佩特拉卡挺起胸堂堂的回答道。

    ……但是。

    「啊……」

    像是马上就想起了自己是如何前往日本的。

    「…………」

    看见板着一张脸的迦流士和在旁边像是非常抱歉的萝伦之后,佩特拉卡的表情痉挛起来——藏在了缪雪儿的后面。

    「啊,那个,陛下……?」

    「——实在非常抱歉」

    在骑士迦流士说话之前萝伦先道歉了。

    像是作为去日本这一段时间的代替,萝伦操纵的影舞者的人偶早早就暴露了。嘛啊不暴露才叫怪异。就算动作和口调再怎么能够再现,萝伦并不知道皇帝的工作。

    「陛下——」

    迦流士看了一眼佩特拉卡。

    佩特拉卡一边藏在缪雪儿身后一边看向迦流士——然后将身子缩得更小再次藏到了缪雪儿的影子里。对于缪雪儿来说,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好看来看去。

    「那,那个,这是……?」

    总而言之我环视一边骑士团和<伪龙>之后向迦流士寻问。

    嘛啊虽然大体上能够想象——

    「……因为从日本一方的报告了问题而搁置了」

    啊。果然。

    大概,是经由自卫队联络的吧。

    「看这样子像是没发生什么大事」

    「是,总算是」

    「听闻了事情的前前后后。慎一,感谢你将陛下平安无事的带了回来。非常感谢」

    「啊,不,不客气」

    我低下了头。

    虽然我以为肯定会发怒,但是迦流士像是知道是因为佩特拉卡的独行专断而秘密入国的。

    「然后——陛下」

    搭声之后迦流士大步走向这边。

    「慎,慎一!!」

    想是以为缪雪儿不足以成为盾牌吧,佩特拉卡这次跑到我的后面,抓住我的衣服的一角。啊啊那个。虽然这个动作非常非常的萌,但是即使是这样我想我也帮不上忙,陛下。

    「陛下,为什么要做这种不思后果的事!」

    如想的一样迦流士正怒上心头。

    有一种抓住佩特拉卡的衣襟打屁股的气势。但至少,是身为佩特拉卡的臣下的立场,而且在此之前迦流士还是她的表兄——也就是说是亲戚的哥哥。好像这种场合下,可以不意识身份斥责佩特拉卡。

    「妾,妾身也想去日本!没办法啊!」

    「没什么办法吗!」

    「可是好好地拜托给萝伦了!」

    不,不能说是好好地吧。

    ——虽然我这样想,嘛啊,但还是先闭嘴吧。

    突然被扔给皇帝这一角色的萝伦不难想象。好可怜。不可能,不管是再怎么做不到的事,被皇帝陛下直接命令的话很难拒绝。

    「有好好地给大家买礼物!特别是迦流士,有给你在秋叶原买这本直接购入的BL本……」

    「……陛下!」

    虽然感觉一瞬间,迦流士的视线移向了佩特拉卡从袋子里拿出的BL本,嘛啊应该是错觉,大概。

    最后,佩特拉卡输给了怒视的迦流士垂下头说。

    「……非常抱歉」

    「您的御身乃为国体,切不可做大意之事」

    迦流士说。

    「我和札哈尔宰相的寿命像是缩短了数千日」

    「唔……」

    迦流士也是真的非常担心,对于佩特拉卡而言,也是无法反驳。

    自那之后暂时……佩特拉卡在像是小姑一样说教的迦流士前面垂下了肩膀。

    ☆

    然后自那之后——会到艾尔丹特之后经过数日。

    作为后日谈,从的场先生那里听到在日美军立即撤军以及礼人先生平安无事的消息。想是在日美政府之间将那场骚动变成了『没有的事』。

    虽然不知道今后会变成什么样,但从美埜里小姐那里听到的话里,会使用更稳当的——但是也是更为拐弯抹角更为阴湿的——方法,以美国为首的诸外国会探寻日本政府所抱有的『机密』的真身吧。

    在我没在的这一段时间里被委托了<安缪特克>的绫崎光流并没有有什么变化。

    想是如果强硬改变的话,会被对于知晓佩特拉卡擅自跟着我们的迦流士和札哈尔宰相逼上绝境。

    顺便一提……

    虽说是擅自,但是被迦流士狠狠训斥的皇帝陛下暂时有一段时间不会出城了。虽然很可怜,嘛啊,只确认一下从日本带来的特产也会很高兴吧。特别是那个『迦伊谢』班长,貌似非常中意。

    爱儿比娅集中用单手描绘着从秋叶原入手的插画本。

    美埜里小姐也和往常一样,一边接受着自卫队的训练一边担任我的护卫。

    缪雪儿回归到了本来的女仆工作中。

    然后我也重新回到了<安缪特克>的总负责人的工作上。

    嘛啊简而言之,就是回到了在这个神圣艾尔丹特帝国的日常中。

    不知孰好孰坏对现在的我而言日本才是非日常,对于这个我也是稍稍有些吃惊。

    然后——

    「嗯—……」

    我在宅邸的自室内操弄着智能手机。

    打开图片文件夹之后,在日本拍摄的大量照片整齐地排列出来。

    实际上……去到秋叶原的时候,将书店和DVD,游戏商场的新刊·新作区全部拍了照片。但是带着缪雪儿,佩特拉卡,爱儿比娅不可能将所有新作巨细地确认到,总之先拍成照片,之后『邮购』——也就是说将其输入进艾尔丹特的试验输入品目录一览便好。

    手指在画面上滑动。

    之后拍摄的人物像也出现了。

    父亲。母亲。紫月。爱儿比娅。美埜里小姐。佩特拉卡。

    然后还有——缪雪儿。

    在秋叶原的街道中看见缪雪儿的笑容失神凝视的时候,下意识地响起了快门声。

    「啊,请,请」

    我不知为何有些用有些震惊然后慌慌张张的回答。

    「老爷,我带来了茶」

    如想象一样——进来的,是缪雪儿。

    她一直都身着女仆服,手推车上一直都放有茶和点心,然后进入房间。然后我像往常一样单手拿着手机呆呆凝视着她一往常一样的顺序准备茶品。

    「那,那个,慎一大人……?怎么了……?」

    「呀—」

    手的之中,是日本风私服的缪雪儿。

    和眼前,穿着女仆服的缪雪儿。

    在双方之间视线一边不停往复——

    「虽然在日本的穿着非常合适,但是果然平时的缪雪儿也非常漂亮」

    「是……是吗?」

    不知为何缪雪儿的双颊稍稍染上了赤红。

    因为害羞而稍稍地头的那个动作,果然非常可爱。

    「……说起来缪雪儿」

    不知为何自己有些不明所以……总之先多少有些强硬的将话题引向别的方向。

    「是,是」

    「那个……在日本,不是发生了许多事吗?」

    「是」

    「所以,那个……虽然佩特拉卡说想要再去……那个,缪雪儿你呢……」

    缪雪儿想要再去日本吗。

    对日本——不对超空间通路对面的世界,变得有些厌恶了吗。

    实际上回来之后一直都很在意。

    因为我总有一日会回到日本。

    「…………」

    缪雪儿眨了眨眼。

    表情有些茫然若失——是没有想到会被提问这种问题吧。

    然后她一下子展露出笑颜说。

    「我……只要在慎一大人的一旁去到哪里都是一样」

    「唉……」

    这一次是我眨了眨眼。

    不那个。那是说——

    「……啊,是,是吗。是那样,吗?」

    「是!」

    将那样微笑着说的缪雪儿的非常可爱的身姿——就算不专门拍下来,我的意识也像是被 燃烧的一干二净。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wenku8.com) 为你一网打尽!
12345678901.0049563004956;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