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Air in Summer 最终章 空梦/柳也

之后。

我们离开了高野。

在这段逃跑的路上,我完全没有去治疗所受的刀伤,只是借着里叶的肩膀行走。

那一晚发生的事,人们也只有低声地如此谈论着。

持有羽翼的恶鬼降临高野,使用落雷烧尽了寺院。

虽然朝廷派兵去制服恶鬼,但完全不是对手。

最后是有名的阴阳施用法术将恶鬼赶回了天空去。

而持有羽翼的恶鬼消失到哪里去了则无人知晓。

过了半年。

我们待在首都。

伪装成行商人,探索着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收集传言主要都是里叶在负责的。

之后我们首次得知了事情的内幕。

事情的发端似乎是朝廷内的势力争夺。

宫廷阴阳师那一派和藤家连手,意图谋权。

这么一来,花山法皇所信奉的翼人便是个阻碍。

但是,雇用来做黑手的东国佣兵团却因为想要翼人的力量而背叛了

对我来说,这都已经无所谓了。

不知道神奈的行踪,就都是徒劳无功。

当时里叶所听到的神奈的声音,

是我现在得以活下去的精神食粮。

之后,又过了一年。

因为听到了在首都传播的传言,我们再次出发旅行。

听说在西国的某处,有可以和高野山或朝廷的那批阴阳师匹敌的一团法术师。

如果可以用法术将翼人封印起来的话,那应该也有可能破解吧?

我们离开首都,往西边前进。

我的身体变得不能自由活动,得靠拐杖移动。

用这不自由的身体旅行,给里叶添了很多麻烦。

但是里叶却一句泄气话都没说。

正当我们走在沿海的险路时。

我们被一个行脚僧的和尚叫住了。

和尚:请问您应该是神奈备命的随身侍卫,柳也殿下吧?

不管是被叫柳也,还是听到神奈的名字,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柳也:你的名字是?

我保持警戒地一问,那和尚便压低声音跟我说。

和尚:有某位大人正在恭候您们。

柳也:某位大人?

那和尚什么也没说,只是示意要我们跟他走。

我们被带到深山中的一间破旧寺庙。

正当我们要穿过破旧的山门时,我看出来里叶正在注意周边。

里叶:这是结界吧。

和尚:果然瞒不过您呢。

和尚:这是间隐藏的寺院,不速之客连参道都看不见。

我们穿着旅行装扮,进入了本社。

在空无一物的大厅中央,一个矮小的老人像石佛般地坐着。

他身上如黑夜般地漆黑法衣诉说着他是这座寺庙的主人。

和尚:人我为您带来了。

老僧:棱荣殿下,辛苦了。

带路的和尚行了个礼后便离开了主厅堂。

之后老和尚缓缓地转身面向我们。

我倒吸了一口气。

因为那老和尚的双眸像是被什么东西挖下来般地失明了。

老僧:贫僧法号知德。

那声音彷佛是整间大厅在说般地不可思议。

顺势我们也报上了名字。

知德法师似乎是对里叶有兴趣。

知德:您就是里叶殿下吗?

知德:光凭您一人就看穿高野的结界

柳也:您知道这件事吗?

知德:关于神奈备命的事,我大致上都听过了。

里叶:那么,神奈大人现在身在何处呢?

面对靠过去的里叶,知德法师缓缓地摇了摇头。

知德:她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

神奈已经不在这个世上。

我仍然无法接受理所当然的事实。

里叶也只是沉默地听着法师的话。

知德:对了,你们遇到了八百比丘尼殿下了吗?

被这么一问,我才想起来。

高野的和尚们都是这样称呼神奈的母亲。

所以我把来龙去脉都说了。

下山的途中被射箭,以及见证她的最后一刻

知德:果然是这样吗

知德:高野的和尚们相信她是不老不死的。

知德:用高野密传的封印术所勉强延长生命叫不老不死实在是

知德:真是件愚蠢的事。

知德法师彷佛像是在谈老朋友般地诉说着神奈的母亲。

知德:受了这么多诅咒,比丘尼殿下应该很遗憾吧

里叶:您是说诅咒吗?

知德:原本翼人是拥有无瑕的灵魂。

知德:但不知不觉间就被人们利用来当作战争的道具。

知德:虽然说不是出于本意,但被杀害的人们的亡灵便群聚在比丘尼身边。

知德:在人身上可以轻易腐蚀人身的诅咒,在翼人身上也只会积蓄着而已。

我回想起神奈母亲的话了。

妾身的身体已经充满了污秽。

绝对不要碰触妾身的身体,就这样弃置在这里就好

柳也:翼人到底是什么呢?

我不自觉地脱口问了。

知德:详细的情形贫僧也不清楚

知德:传言说翼人会继承梦。

知德:也因此而会保持无瑕。

法师的答案像谜题一样,我搞不太懂。

持有无瑕的灵魂。

以及会继承梦。

里叶:知德大人,我也有事想请教。

知德:尽管问吧。

里叶:知德大人您为何会注意翼人的事呢?

法师没有回答。

但,我和里叶会被叫过来一定也是和这个有关。

之后,法师无声地站了起来。

知德:我有想让你们看看的东西。

在主通道的里面,有个荒废的山路。

法师用不像盲目老人般地轻盈脚步登上了急坡。

我藉助里叶的帮忙也跟着爬了上去。

一群年老的高大杉树并立着,其顶稍往天突起。

不知不觉间蝉声停了,换成山鸟的婉转歌声。

知德:在这里。

在山路变缓的前方,有个地方。

柳也:这里是

那是个凿开巨大岩石构成的洞穴。

在长满青苔的石头中央,埋着坚固的木门。

看起来似乎很久都没打开过了。

里叶:啊啊

里叶跑了过去,用手摸了一下门。

里叶:有神奈大人和神奈大人母亲的感觉

我虽然没有里叶那么强烈的感觉,但在心里某处也是这样感觉。

感觉这里离天空很近。

知德:传说以前这个洞穴也住着有翼之者。

知德:虽然都是几百年前的往事了。

柳也:是被囚禁在这里的吗?

知德:不。

知德:翼人绝不是什么恶鬼。

知德:在这个洞穴的翼人,是被称做空真理的一族。

知德:相传在古代授与人们许多智慧。

知德:那其中之一,就是我们的法术的起源。

说到这里,知德法师停了下来,仰望了天空。

知德:或许神奈备命已经是这个世上仅存的翼人了吧。

柳也:什

组合之前听到的话,让我在一瞬间晕眩了一下。

在高空中似乎有什么声音。

是只鸢鸟彷佛要切开澄清的蓝天而画圆的声音。

知德:朝廷的军队攻入高野应该不只是想杀掉八百比丘尼而已。

知德:应该是打算将翼人的信仰给埋葬掉吧。

柳也: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呢

知德:应该是为了统一神明吧。

里叶:统一神明?

听到之后,里叶哑口无言。

知德:对治国的人来说,根本不需要可以到达神身边的羽翼。

知德:往后的所有文书都会被修改吧。

知德:会将天空写成海,鸟写成鱼,火写成水吧

我知道法师在隐喻什么。

最后的翼人已经不在世上了。

所以朝廷深恐翼人成为传说而流存下来。

所以要巧妙地隐瞒有关翼人的所有人事物吧。

书都会被烧掉重写,我们也会被当作根本不存在吧。

而总有一天,翼人这个存在就会完全消失在这世上。

我注意到自己已经握紧了拳。

但我却不知道这股燃起的愤怒该往哪里发泄。

就在此时,里叶说了。

里叶:绝对不会这样的。

里叶:我只要侧耳倾听,就会听到神奈大人的声音。

里叶:神奈大人现在仍在哭泣着。

知德:什么!

法师的表情变了。

用应该已经看不见的双眼盯着里叶看。

知德:妳是说妳也听得见那个声音吗?

一听到法师说那个声音,里叶马上当场正座了起来。

里叶:知德大人,我有事相求于你。

她将脸贴在地上。

里叶:请您千万一定要传授我法术。

知德:贫僧是知道妳拥有超越常人的素质,但是

里叶:如果我有什么地方可以帮得上忙的力量的话。

里叶:我要把它毫不保留地用在神奈大人身上。

里叶:拜托拜托请答应我的愿望吧!

从这使尽全身力气的请愿,

明显可以看出里叶完全不想妥协。

在漫长的沉默后,知德法师说了。

知德:如果是妳的话,或许

知德:我懂了。

知德:我就教妳吧。

之后。

我们便住在这间寺庙里。

我们回绝掉被分配到的房间,住在这个洞穴中。

感觉上这里离神奈也近,而且在岩洞中总觉得满能平定心情。

里叶的修行不分日夜地进行着。

虽然简单说是法术,但其实也有很多种。

读取人心。

让人看见幻觉。

隔空操作对象。

伸手覆住即能治病。

让人忘却所见闻的事物。

甚至连唤回死者的魂魄都办得到。

听和尚们说,里叶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

像是沙子在吸水般地快速吸收知德法师所传授的许多密技。

但里叶也未因此而骄傲。

穿着男用的法术师服装,也常帮忙作着和尚们的出力工作。

里叶也因为这样,被寺院里的和尚们很亲近,甚至被称作母亲大人。

而我则每天待在洞穴中过活。

现在连动一动身体都很痛苦。

虽然那是因为在高野受的伤的关系,但我不会后悔。

只是像这样什么事都不做,比死了还痛苦难受许多。

所以我拜托行脚僧们尽可能收集有关翼人的文书或记载。

我看过所有的内容,再以我的方式汇集起来。

这是对想逐渐消去我们的人们,我所能做的最大抵抗了。

然后

再次到来的夏天。

在石室的中央,燃烧着护摩。

在火焰的周围只有我和里叶。

里叶:那么,我要开始了。

里叶开始咏唱了起来。

她那独特的高昂声音,响彻着岩壁。

招魂术。

是以自己的魂魄作媒介,吸引他人的灵魂的法术。

里叶这一年来的修行,都是为了学会这个法术。

里叶:啊呜

里叶的额头留着斗大的汗。

里叶现在正用身体承受着在虚空漂泊的灵魂的碎片。

要是稍微疏忽的话,甚至会有被趁机夺取肉体的危险。

里叶:呜啊啊啊

她的声音变大了。

里叶:不!

柳也:里叶?

里叶: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彷佛灵魂被撕裂般的大叫声。

护摩坛的火消失了。

柳也:里叶!

柳也:里叶!振作一点!!

我在黑暗中摸索着,然后将她抱起来。

手上感觉到她的汗像瀑布般地流着。

里叶:呜!

吐了口气后,里叶动了一下。

看来似乎回复正常了。

柳也:里叶?

里叶:柳也大人他柳也大人他

她就这样昏厥了。

柳也:醒了吗?

几个时辰后。

里叶睁开了眼。

即使在黑暗中也看得出来她脸色发白。

我用手巾擦干了她额头的汗。

里叶:柳也、大人

她似乎安了心地呼唤着我的名字。

我缓缓地让她坐起来。

她似乎有甚么话想跟我说,但却讲得不清不楚的。

柳也:妳看到了什么?

里叶:

柳也:妳遇到神奈了吗?

里叶:有的。

柳也:神奈在哪里?

里叶:神奈大人她

说完后她往上一看。

里叶:神奈大人她还在天空中。

柳也:在天空?

里叶:神奈大人现在也依然相当悲伤

她彷佛像是用吐的说出这些话后,便紧咬着唇。

里叶应该是看着在虚空中抓着神奈魂魄的东西的正体。

或许光是连回想起都会很痛苦吧。

但虽是这样,我还是忍不住这样问了。

柳也:能让我看到吗?

才刚问完,她马上回答。

里叶:办不到。

是和平常一样的语气。

但我很轻易看穿她是在说谎。

柳也:不是办不到,而是不想让我看吧?

里叶:

柳也:能让我看看吗?

柳也: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已经不想再逃避了。

里叶:但是

柳也:拜托了。

我一直盯着里叶的双眼看。

之后里叶说了。

里叶:我知道了。

之后她叹了口气。

里叶的眼神中移除了感情,只寄宿着意志。

里叶:请您平静心情

我照她的指示,静下心来。

里叶的口中开始咏唱起咒文。

这也是一种法术。

将里叶心中所想的,所描绘的影像投影在我心中。

我的心像是被绵毛抚摸般的不可思议感包覆

那是个夏天。

在青葱的树林间,有个缓缓的坡道。

仰望一看,天空辽阔到似乎可以顺着它飞到任何地方去。

路上有个男子倒在地上。

背后受到的刀伤似乎严重到变成致命伤。

有个人正在哭喊着。

她抓着不会再醒过来的尸体,整个头发都凌乱着。

在哭着的是神奈。

她那被箭刺伤的羽翼看起来像热气般飘渺摇曳。

神奈:这是余的命令喔

神奈:起来啊起来啊!

神奈:为什么不动为什么不张开眼睛

神奈:余不会原谅汝的

神奈:竟然留下余自己走掉余不会原谅汝的

神奈:为什么为什么大家都只留下余一个人

尸体被摇动。

那苍白的脸转向了这边。

那是我的脸。

神奈:柳也、柳也

神奈吶喊着。

神奈:柳也柳也

她发疯似地呼喊了好几次。

不对!

神奈,我没事啊!

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啊!

我的叫声被蝉声给盖了过去。

神奈:呜呜啊啊啊啊啊

神奈啜泣了起来。

孤独的一个人啜泣着

柳也:神奈!

我的叫声在洞穴中响彻着。

里叶盯着我看。

她那蕴藏着许多想法的双眼,流露着浓厚的后悔感。

柳也:神奈她一直看着这种景象吗?

里叶:是的。

柳也:所以,神奈才一直在哭泣吗?

里叶:是的

她边混杂着呜咽声,诉说着。

里叶:那天晚上,向神奈大人使用的咒法是无以模拟的强力咒术。

里叶:强到足以令人神奈大人心碎

我所看到的,一定是神奈想重视的东西的碎片。

我们三人旅行的回忆。

我所听到的,最悲伤的那天的回忆。

温柔坚强的母亲的回忆。

神奈抱着这些飞上天空

之后耗尽了力气。

柳也:能看到的只有这些吗?

里叶:是的。

里叶:翼人内心的深度和人的完全不同。

里叶:以我的法术,能这样看到一些表面就是极限了。

里叶:只是

里叶:那些诅咒现在依然在责求着神奈大人。

诅咒。

现在一想,这个字从一开始就牵缠着翼人。

听说那母亲和人有所交心,而化作恶鬼

里叶:母亲大人所受的诅咒也是历时已久的强力诅咒。

比丘尼殿下应该很遗憾吧

里叶:那诅咒会让翼人所寄心的人衰弱,最后致死。

你们这样也不可能全身而返的

里叶:和母亲大人分别的时候,那诅咒也继承给了神奈。

原谅母亲吧。

里叶:所以柳也大人也会被夺去性命的。

余希望汝不要死

里叶:正因为神奈大人的思念之深

柳也:这样啊。

我点了点头。

就是从高野的那天晚上吧。

从那天起,就感觉到有种未知的某物在侵蚀着我的生命。

我也微微觉得是跟神奈有所关系。

柳也:我什么时候会死?

里叶:大概从现在起算撑不了一年

柳也:会死的只有我吗?

我这么一问,里叶的脸稍微动了一下。

里叶:是的。

里叶:因为柳也大人常常承受着神奈大人的思念。

里叶:我自己是可以用法术挡掉,但柳也大人就

柳也:是吗

柳也:那就好。

里叶:一点都不好!

她两手紧紧抓住膝盖处的衣服。

里叶:为什么柳也大人非死不可?!

里叶:为什么神奈大人非得受苦不可!?

神奈:为什么,只有我。

里叶:不得不独自一个人活下去?

被压抑住的恸哭从里叶喉中传出。

但我还没死心。

柳也:要怎样才能救神奈?

里叶:

柳也:回答我。

柳也:不管是什么事都无所谓。

里叶:没有可以拯救神奈大人的方法。

柳也:没有吗?

柳也:连一个都没有吗?

之后里叶坦白地说了。

里叶:将神奈大人捕捉在空中的封印术,总有一天会失去效力。

里叶:神奈大人的魂魄会回到地上,进入轮回转世吧。

里叶:但是,那诅咒却不会消失。

柳也:为什么?

里叶:因为翼人会继承梦。

配合从法师那里得知的知识和传承,我知道了一些事。

翼人会继承梦。

那梦大概是指记忆吧。

也就是说,翼人会用某种手段把记忆继承给子孙。

而积蓄起来的记忆量应该很庞大。

那其中应该也包含了超越人智的知识和经验。

这也就是为什么翼人会被认为授与人智慧的原因。

同时也是翼人被误认为会不老不死的原因。

那一晚,母亲她中箭倒地之后。

神奈从她母亲那里继承了翼人这个种族的所有历史。

而那也应该包含了母亲的记忆。

同时,也继承了母亲所受的诅咒

里叶:您还记得吧?以前知德大人所说的话。

里叶:经过先前的招魂,里叶我也完全了解了。

里叶:神奈大人是最后的翼人。

里叶:这世上已经没有可以继承神奈大人的心的人了。

神奈以外,已经没有翼人了。

那是我一直不敢去想的事。

以前也体会过几次的感觉让我背后的旧伤痛了起来。

那感觉是战败的预感。

柳也:但是,神奈总有一天会回到地上。

柳也:若能转生为人的话,诅咒也应该到那时候就结束了吧。

里叶:翼人和人是不一样的存在。

里叶:要将神奈大人的魂魄寄宿在人身上,就像是把海水装入小容器中一样。

里叶:在装完之前,那容器就会先破裂了吧。

里叶:神奈大人的灵魂就会连治愈的时间都没有就回到了轮回。

里叶:而且

里叶:即使神奈大人之后能回到地上

里叶:最快也是百年后的事了。

说到这里,里叶闭起了嘴。

我也说不出话。

神奈现在依然在空中。

明明是这样,我却没有羽翼。

我也没剩多少时间。

神奈却在未来永远地持续痛苦着。

她会在永无止境的夏天中持续失去重要的人。

我仰望天花板。

百年这个沉重的时间无声地给了我压迫感。

无法救助神奈,只能乖乖等死

但我仍然没有陷入绝望。

因为里叶拭去泪水的双眸一直盯着我看。

里叶:只有一个手段。

那声音之中有股无法动摇的确信。

柳也:还有什么办法吗?

里叶:是的。

柳也:该怎么做?

里叶:很简单的。

里叶:弄个孩子吧。

柳也:啊?

我还以为我听错了。

里叶:所以,我是说弄个孩子吧。

里叶:留下孩子的话,柳也大人的意志也能残留下来吧?

我这时才搞懂里叶要说什么。

里叶:而且啊。

里叶:那孩子再告诉孙子,孙子再告诉曾孙,您的意志就可以永垂不朽。

里叶:这样总有一天就能拯救神奈大人了吧。

她一副提出好意见般地合起双手。

我只是呆呆地看回去。

柳也:说小孩,要怎么弄出来?

柳也:就算要找孤儿也不容易吧?

里叶:哎呀哎呀,这种简单的事。

里叶:自己来就好了啊。

说得简单。

柳也:我可没灵活到可以自己一个人做出那种东西呢。

里叶:我也会帮忙的。

柳也:原来如此。

柳也:不对!等一下!

我接受到一半才忙着摇摇头。

柳也:妳知道那代表什么意思吗?

里叶:我也已经不是女孩了。

里叶:对于房事也是有所心得的。

柳也:话不是这样说的

里叶:不然还有其它方法吗?

被这样一说。

我也只能沉默。

里叶:所剩的时间太短了。

里叶:要是还浪费生命的话,神奈大人就太可怜了。

里叶:而且我很高兴的。

里叶:可以帮得上柳也大人的忙。

里叶:能够帮忙拯救神奈大人

里叶正面看着我的眼睛一直说着。

确实我是被里叶无私的心给救了好几次。

但只有这次不能这么简单答应。

里叶对着思考中的我说了。

里叶:还有另一个理由。

柳也:是什么?

里叶:若是柳也大人过世后,就会只剩下我一个人。

里叶:而柳也大人绝对不会允许我追随您一起去吧。

柳也:那当然。

即使我死了,也希望里叶能继续活下去。

即使这是独善其身,我也不想让她这么做。

里叶:如果柳也大人命令我忍耐的话,我也会试着忍住的。

里叶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地说了。

里叶:但是请您好好想一下。

里叶:要我不在神奈大人或是柳也大人身边独自一个人度过余生

里叶:未免太残忍了。

说完后,她彷佛像是想躲避自己说的话般地低下了眼。

之后里叶凑到我身边。

里叶:至少也该遗留给我一些遗物吧

她把脸埋在我胸口。

从衣服传来焚香的香味。

和里叶认识已经两年了。

虽然是有觉得她很美,但似乎从来没想过她很可爱吧?

柳也:妳真的是相当卑鄙的家伙呢。

我轻轻地摸着里叶的头。

大概是连梳理的时间都没有吧,她的头发已经不像以前那么艳丽了。

里叶:我只是对自己很诚实而已。

她往上看着我,露出像平常一样清纯的面孔。

变得不能回绝了。

柳也:我知道了。

柳也:里叶

里叶:是。

柳也:妳能为我生个孩子吗?

里叶:悉听尊便。

柳也: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我将手放在里叶的双肩上。

柳也:里叶。

柳也:我所剩的时间全部都要为妳而用。

柳也:可以吧?

里叶点点头,之后笑了。

里叶:是!

是这她几年来最灿烂的笑容。

里叶:はっあうっ

她那带点犹豫的娇喘,溶却在黑暗之中。

里叶:柳也大人

我的每个指尖都感受着里叶身躯的柔软。

里叶的气息搔弄着我的鼻子。

云被风给吹散了。

露出的月光照映着,明显地浮现出里叶的白晰肌肤。

玲珑有致的腰际,还牵挂着薄绢。

那是因为我们连褪去衣服的时间都嫌太长而焦虑下的结果。

我窥视着在她两腿间若隐若现的开缝。

透过淡淡的月光,她的入口看起来带着淡淡微微的光亮。

那样子诱惑得令我难以忍受。

里叶:あっ

她害羞地曲起身子,将脚夹起来。

柳也:不用遮着没关系的。

里叶:是

被我这么一说,里叶将双脚保持自然地摆着。

我用右手自她的背部滑入下面,抚弄着她的那里。

我用我的指尖,顺着她的起伏描绘般地抚摸着。

里叶:あんっ

她的下巴稍微弹起了一下。

里叶:くっあ

她从嘴里传出的呻吟声,听起来似乎还带点不纯熟的感觉。

里叶比我预期得还被动了不少。

我从她的背后将左手环抱过去,握住她那有料的胸部。

接着从下方向是要掬起般地缓缓揉弄着她的胸部。

里叶:あああっんっ

彷佛在响应我手指的动作一般,她的乳头硬了起来。

我同时用右手像在梳发般地溜过里叶的下体。

之后中指缓缓地潜进里叶的体内。

手指上传来里叶缩起身子的感觉。

她那已经准备好了的潮湿度,让我忍不住想加快速度搅动一番。

明明应该已经一半进了棺材的自己竟然还可以这么威猛,让我觉得满滑稽的。

我拔出手指,将已经伫立着的自己对准好。

正当我准备一口气将体重灌上去的时候。

里叶:柳也大人。

里叶用着颤抖的声音叫着我。

里叶:请您手下留情一点。

里叶:再怎么说我也是第一次。

一瞬间,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看着被我从后面抱住的里叶的面孔。

即使是在这样的昏暗中,也看得出来她的脸相当红润。

柳也:妳真的是第一次吗?

里叶:是的

她像个少女般娇滴滴地点了点头。

柳也:妳不是说过对于床第之事,我也有所研究了吗?

里叶:是有研究过,但是却没有亲自试过啊。

柳也:妳又在骗我了呢。

里叶:我没有骗你。

她虽然想象平常一样露出笑容,但却因为喘息着而不是很顺利。

里叶:那只是柳也大人你自己想象过多了而已。

我用指尖摘果般地搓弄她的小栗子。

里叶:ひあっ

她像是被吊起来的鱼般地抽动了一下身体。

里叶:あうくっひうっ

里叶随着我的指尖诱人地舞动着身体。

从她散乱的秀发,传来如夏草般的气味。

我再次从头开始好好地疼爱了里叶的全身上下。

用着舌头和手指,有时温柔地、有时狂野地。

之后,里叶自然地到达了兴奋的状况。

她的秀发散乱地缠绕在汗湿的肌肤上。

溢出的蜜液,沾湿了里叶的大腿间。

里叶:柳也、大人

而我也差不多快把持不住了。

柳也:差不多该进去了喔。

里叶:是请您随意地

柳也:把腰抬高,全身放松。

里叶:是

里叶听了我的话。

将趴着的膝盖动了动,将腰抬高。

将自己最羞怯的地方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

我用两手拨开里叶的入口。

在那滑湿的深处,比想象中的还狭窄。

我将另一个自己对准中心处缓缓地埋了进去。

感觉到被轻软温暖,相当舒服的东西给包覆住。

但却不太能继续往前进。

我用手抓住里叶的腰,往我这个方向拉了过来。

里叶:んくっんんんああっ

和刚刚完全不同,带着痛苦感的喘息。

我犹豫了一下,而这个犹豫,随即传达给了里叶。

里叶:请不用太在意我

即使已经痛到眉头皱起,她还是摆出了笑容。

我尽可能温柔地,做了最后的突入。

我轻轻地抚弄着里叶为汗浸湿的长发。

拭去她露出的泪水。

慎重地逐渐摆动腰部。

我将「自己往高处突起。

而滑嫩地包覆住我的那里,现在也滑顺多了。

里叶的声音也开始有着舒服的音色。

里叶:あっあっあっ

她边有规律地娇喘着,边在床上舞动着。

里叶:あっあっんあっ

里叶:ああっ

之后,

我在里叶的深处抵达终点了。

我和里叶交合在一起了

然后。

两个月后,里叶怀了孩子。

我打从心底感到高兴。

时间缓缓地流逝。

秋。

里叶:请不要太过操劳。

听了里叶的话,我放下了笔。

灯火的四周飞舞着虫子。

平稳的生活。

毫无变化的每日。

用水瓶洗脸,整理头发,开始一天。

吃着里叶做的饭。

穿着里叶缝的衣服。

磨个墨,写写书,结束一天。

里叶:今年秋天真平稳呢。

柳也:说的也是。

里叶:这样的话稻穗也可以长得很好呢。

柳也:虽然稻草人可辛苦了

极普通的闲聊。

人们的生活。

重要的人的温暖。

里叶悄悄地把肩膀靠了过来。

只有月亮看着我们的生活

冬。

里叶:您不会冷吗?

里叶靠近裹着衣服的我问说。

柳也:啊啊。

今天早上火炉又没用了。

彷佛像是被冰水泼一般,旧伤又开始痛了起来。

柳也:妳才该取暖吧。

柳也:身体冷到的话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喔。

柳也:帮忙寺院的事也稍微节制一点吧。

柳也:就算没做那些事,妳也已经做太多事了。

里叶:嘻嘻。

柳也:有什么好笑的?

里叶:因为我很高兴啊。

她将自己的手和我消瘦了的手重合在一起。

里叶的温暖传了过来。

即使里叶的手掌已经有些粗糙。

里叶:我去借个棉衣。

站起来的里叶,一打开门后便叫了出来。

里叶:哎呀哎呀真是的真是的

柳也:是雪啊

里叶:难怪会冷呢。

柳也:连这种地方也会下啊

柳也:能再把门打开一点吗?让我看仔细一点。

里叶:是。

纯白的结晶逐渐落下。

看起来彷佛像是在天空中被洗清的火焰的碎片。

在逐渐增厚的寒意中,我们一直看着雪

春。

里叶:变暖了呢。

里叶没停下手边的针线说了。

从门的缝隙间照进柔和的光。

微微的紫丁香的花香,让我不经意地快活起来。

里叶:今天早上我采了一堆土麻黄呢。

柳也:这样啊

里叶:那看起来彷佛是山在微笑一般。

我的枕头被覆盖着被污染的布。

那是每天晚上我咳血时沾到的东西。

里叶彷佛像是在等待着发芽的少女般诉说着春天的事。

说得像是已经看不进去其它东西一般。

里叶:好了,完成了。

里叶所缝的,是个塞着棉花的小人偶。

柳也:真是粗糙呢。

我一说,里叶便带有含意地笑了。

她将人偶放在地板上,注入念力。

用布和棉做成的人偶自己站了起来,开始走动。

之后跳到了我的胸口。

我正要伸出手时,那人偶马上倒了下来回复原样。

柳也:真了不起哪。

里叶:等孩子生下来了,就用这个安抚他吧。

说着,她将手放在明显膨大的腹部。

柳也:这样不错啊

我回话之后,开始回去面对和痛楚不停歇的奋战

之后

等我们回到山路时,太阳已经快下山了。

林间充满令人不悦的感觉。

光芒斜斜地映入泛染着群木成橙色,逐渐迎接黑暗。

我们找到露营的地方,把行李放了下来。

里叶:我马上去取水。

正当里叶取出竹筒时,神奈很稀奇地说了。

神奈:余也来帮忙吧。

柳也:妳乖乖待着吧。要是受伤了我可不管。

神奈:

神奈:知道了。

神奈不知不觉变得有点奇妙。

她乖乖地照着我说的,在稍远处待着。

那样子看起来令人感到有些虚幻不实。

柳也:神奈?

神奈:余在这里。

柳也:是吗

这种没意义的对话,总有种令人不好意思的感觉。

柳也:要是觉得这时间用来玩很可惜的话,就去捡捡柴吧。

神奈很意外似地看着我。

神奈:可以吗?

柳也:啊啊。但是,不要走到我的视线范围外。

柳也:也要注意蛇。

神奈:知道了!

她相当快活地回答后,便跑了出去。

正当我还在这么想时,我叫住了她的背影。

柳也:等一下。

神奈:什么事?

柳也:把核桃留下吧,我帮妳剥开。

神奈从怀中取出核桃,轻轻放在我的掌中。

神奈:要剥是可以,但是不要吃掉喔。

柳也:谁要吃了啊!?

神奈往林间深处跑去了。

她绑在头发上的响无铃在落日余晖下,在昏暗的另一端闪耀着。

我明明说不要跑太远,但她却走得挺远的

我不知道自己是身在何处。

我缓缓张开紧握的手。

明明该拿在手上的核桃却消失了。

里叶:您醒了吗?

眼前是里叶。

柳也:早安。

我一打招呼,里叶似乎挺吃惊的。

里叶:您今天身体状况很好吗?

里叶的眼睛红红的。

似乎是熬夜在为我看病吧。

我之前阖上眼睛是什么时候了呢?

我维持着仰躺,转了一下头。

半开的门。

纯白的日照光辉从那里渗入。

之后我想起来了。

夏天快到了。

柳也:好久没看了,我想看看天空。

里叶:这真是相当典雅的想法呢。

里叶的眼神露出彷佛要去旅行般的光辉。

里叶:我准备一下,请您稍候

我知道她虽然这么说着,却用袖子遮着眼睛。

大概里叶也知道了吧。

今天是我最后一天能仰望天空了。

里叶抓住我的衣口,往洞外移去。

只剩骨头和皮的这身病躯,现在大概和木乃伊一样轻吧。

虽然这样说,但对快生产的里叶来说也是件苦差事。

一出去,全身就被光给包住。

我们两个瘫坐在稍离洞口的树下。

里叶:柳也大人,您瞧

里叶:在那么高的地方还有鸟儿在飞呢。

她指着闪烁着青色光辉的天空中央说。

我看不太清楚。

对我的眼睛来说,天空已经太耀眼了。

里叶紧贴了过来。

她看着我的侧脸,很幸福地笑了。

里叶:哎呀。嘻嘻。

柳也:怎么啦?

我微微倾了头问了。

里叶:孩子正在踢我的肚子了呢。

她又嘻嘻地笑了。

柳也:抱歉,膝盖借我躺一下吧?

里叶:真是会撒娇呢。

里叶边恶作剧地说着,边让我的头靠在她的膝盖上。

我试着将耳朵贴近膨大的腹部。

在被松松地绑着的腰带的另一端,传来像是敲门的声音。

我听到了即将诞生的生命的鼓动。

柳也:是我们的孩子呢

里叶:确实是我们的孩子

里叶:如果能平安生下来就好了。

柳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柳也:一定会长得很健壮的。

里叶:等他长大了,再一起去夏日祭典吧

里叶:也带他去逛逛首都和市集吧。

里叶:如果是女孩子的话,就教她丢砂包吧。

里叶:虽然就算是男孩子也会教的。

里叶:他一定会很想柳也大人那样聪明、手巧、又机灵

里叶:又是个温柔的好孩子。

柳也:妳太过夸奖了吧?

里叶:哎呀哎呀,柳也大人。

里叶:不夸奖的话是不能培养孩子的。

柳也:原来如此,妳说的也是

我们两人像往常般地笑了。

柳也:我刚刚做了梦。

柳也:是神奈的梦。

自从结了约定以来,我是第一次主动提起神奈的事。

里叶:我也做了梦。

柳也:是什么梦呢?

里叶代替回答地仰望天空。

里叶:夏天马上就要到了呢

她是第一次这样说话,让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里叶:怎么了?

里叶:不只是有点忍不住

缓缓流逝的时间。

和缓的阳光和舒服地吹着的风。

我们所居住的洞穴。

在洞窟里有我所编撰的《翼人传》。

如果我们所生的孩子在找神奈的灵魂的话,这书一定会对他有所帮助的。

而里叶会教孩子法术。

如果是继承里叶血统的话,一定可以变成高手的。

或许还可能到达我们所找不到的路。

我感觉鼓动变大声了。

在这山丘的另一端有着什么呢?

孩提时代在旅行时所感觉到的那份心情现在又像积雨云般地涌了起来。

我可以穿越时空,继续旅行着。

继续为了再次相遇那无可替代的羽翼的旅行。

若能这样,我没有什么想期望的了。

也没有什么遗憾。

即使

这会只是场梦。

柳也:我可以问妳一件事吗?

里叶:是的。

里叶倾着头看着我。

我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她的脸。

为了能将此时此刻所有的光和风给烙印在我心中。

柳也:忘了也无所谓。

柳也:即使妳生下了孩子养大他,去追求俭朴的幸福。

柳也:即使是去追求只属于妳的幸福

柳也:神奈她一定会原谅妳的。

柳也:因为我会向神奈帮妳道歉的。

柳也:到那时候

柳也:就把我的书给烧了吧

普通时说了也不见得会听。

一扯到神奈,就变得完全无法通融。

我看了这样的里叶好几次了。

所以我现在这样说了。

柳也:忘了这一切去追求幸福也可以。

柳也:忘了神奈也可以。

柳也:忘了我、也、可以

里叶只是静静地听着我的话。

微微地笑着。

之后这么说了。

里叶:我不要。

里叶用力地握紧已经出不了力的我的手。

里叶:我不是一个人。

里叶:神奈大人和柳也大人之后都会在我身边引导着我。

里叶:我也还有要产下的孩子。

里叶:我已经很幸福了。

里叶:以后也会继续永远幸福地活下去。

从她指尖传达的东西。

那满溢的思念。

所以我问了自己。

我有好好努力了吗?

我有幸福地活着吗?

之后我注意到了。

原来那个答案从一开始就在这里了。

柳也:这样啊

里叶:是的。

柳也:这样才称得上是我的妻子

里叶:是的!

我再一次仰望天空。

那高耸晴朗的天空。

充满光辉的天空。

明明是这样晴朗,却有大颗的雨滴洒落下来。

里叶:柳也大人

那温暖的夏之雨。

里叶:柳也大人柳也大人

像是某人的泪水般的雨滴

柳也:谢谢

柳也:里叶

里叶:柳也大人

我看了天空。

感觉到吹过来的风。

我彷佛被飞舞而降的纯白羽毛给抓住一般

柳也:哈哈。

里叶:嘻嘻,怎么了吗?

柳也:不,没什么。

柳也:差不多该走了吧?

柳也:神奈在那天空的彼端等着呢。

里叶:是的,我会一直跟随您的。

里叶:不论何时、何地


1.0035687003569;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