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科幻小说 > 诡秘世界之旅 > 48、天下三千藏书
    不动声色的瞄了一眼滕王以及莲花大师,谈陌能感觉这两位都想动手揍对方一顿,不过都忍住了这一个念头。

    莲花大师应该是不好意思直接动手。

    滕王是打不过。

    但无论如何,火药味总还是有那么一点的。

    于是,谈陌就由着小郡主拉着自己走了。

    这里现在可不是什么久留之地。

    白骨子作为知情者,这会儿有点直冒冷汗,眼看着谈陌被小郡主带走了,不由眼巴巴的瞅着谈陌,希望谈陌能记起他这个师兄,然后一块儿带走。

    当然,这只是他的奢想。

    就算谈陌能提出这种要求,滕王也不会答应。他能够允许谈陌和小郡主一块儿玩,是因为谈陌年纪还小,比他女儿还小一岁。并且他女儿格外喜欢这个小和尚。在滕王眼里,谈陌就是他女儿小郡主的一个“新玩具”。

    白骨子只好缩着头,在莲花大师身边战战兢兢。

    滕王府戒备森严。

    不过有小郡主领着,自然是畅通无阻。

    沿着大门进来,穿过了竹林走廊,沿着溪水涓涓的鹅卵石道路走着。一侧有白色的围栏,修建了很长,一眼望过去,居然看不到尽头。各种穿插其中的美轮美奂的建筑,自然更是不必多提。

    滕王府能修成,一言概之,真的是大兴土木,劳民伤财。

    “喂,我们去干什么?”谈陌见离得和莲花大师他们远了,身旁没有其他人,说话的语气就有些随意起来。

    “我们先去玩跷跷板,小木鱼我跟你说,跷跷板可好玩了,就是王府里的人,他们都不肯陪我玩。”小郡主眼巴巴的看着谈陌。

    “你衣服会弄脏的。”谈陌说道。

    他这是在间接的拒绝。

    玩跷跷板,一不小心,就会擦破点皮什么的。一般人家当然是无所谓,可他面前这位小郡主……要是让她擦破点皮,那可是会要掉脑袋的。

    若不然的话,王府里怎么会连一个陪她玩跷跷板的人都找不到?

    “那又怎么样?穿衣服如果不是为了弄脏,那么衣服会伤心的!”小郡主轻哼了一声,扬了扬小脑袋。

    谈陌:“……”

    真难为你将这么歪门邪道的话,讲得这么理直气壮。

    于是,谈陌淡淡的提醒道:“王妃会揍你的。”

    “娘亲这么疼我,怎么会打我!”小郡主立马辩驳,不过说着说着,自己语气就先轻了起来,很心虚的左右看了看,然后很丧气的说道:“但是除了跷跷板,其他的我都不想让你玩。”

    谈陌:“……”

    心中翻着白眼,谈陌干咳了一声,试探着说道:“王府里有什么佛经之类的书吗?小僧可以念给你听。”

    这是他才想到的。

    这滕王可是宁嘉县的土皇帝,这王府的好东西,一定有很多。当初那颗白骨舍利,就是一大佐证。

    这进来一趟滕王府可是不容易,就这么只是陪小郡主玩一阵子,那么可就太可惜了。

    明摆着拿宝物,多半是不成。

    但是,看书可以啊!

    滕王府中,各种珍贵藏书一定丰富无比。

    “可我不想听佛经,小木鱼你还真是个木鱼,就知道念经……”小郡主嘟囔着。

    “不看佛经,其他的也可以啊,小僧认识很多字的。”谈陌赶紧说道,他可不想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小郡主歪了歪脑袋,不说话,拉着谈陌就跑。

    两人一路跑着,谈陌也不问是去哪儿,最跑到了一栋小阁楼前。

    阁楼的建筑风格和装饰同样奢华,在外面有不少侍卫来回走动,似乎是在看守。

    戒备很森严。

    不过这些侍卫见是小郡主,连阻拦的意思也没有,就连谈陌都被直接放进去了。

    一进入这栋阁楼,谈陌才发现,这一栋楼里,居然全是书。

    从下到上,看得令人看花眼。

    “这里面有佛经,也有其他的,天下三千藏书,这里占了一半。”小郡主随便指了指说道,末了还补充道:“这是娘亲和我说的。”

    “这么多书?”谈陌惊叹了一声,然后装作随意的样子问道:“那王爷往日里经常翻的书,是哪些?”

    “爹爹看的书,都放在那里了。”小郡主一指,谈陌才发现这栋阁楼角落里,原来还有一副桌椅来着。桌子上没放什么东西,倒是在那张椅子上,放着两本书。

    谈陌便走过去,拿起一本,封面上没写名字,于是就翻开看了看,发现这本书里所讲的,居然是如何施加封印的。

    谈陌试着看了点,怎么也看不懂就放弃了。

    随后拿起了第二本,看到书名,谈陌忍不住愣了一下,嘴里跟着念道:“聊斋草堂之画皮书生。”

    这是这本书封面上的书名。

    “这个故事爹爹和我讲过,一点也不好听,还怪吓人的。”小郡主这九个字里面只认识两个字,但在听到谈陌读出来后,就立即这样说道,还连连晃着小脑袋,小脸上的表情也有点不太自然,似乎是对这本书上的故事,有心理阴影。

    谈陌听到小郡主这样说,便忍不住将书给翻开了。

    这书上写的,是一个鬼故事。

    不过没有痴男怨女,也没有人鬼情未了,只有令人毛骨悚然的惊惧。

    这里描写了一个书生,因为没有进京赶考的盘缠,就娶了一个哑女为妻。因为是哑女,所以女方的父母为了让女儿嫁过来后能日子过得好一点,给了书生很多嫁妆。

    书生拿着哑女妻子的嫁妆,进京赶考,当上了状元,被丞相看中,要让书生做自己的女婿。

    为了荣华富贵,书生隐瞒了已经成亲的事实。

    后来哑女知道了,本想忍忍,但这一日有衙役请她进京,她以为是自己丈夫回心转意,就跟着去了。

    但在半道上,跌落了悬崖。

    在被人发现时,已经风干成了一张皮。

    发现的是两个樵夫,没等樵夫把消息传开,当天晚上便被一阵黑风卷起。连带着的,还有哑女的那张皮。

    数日后,哑女再次出现,不仅活着,还能开口说话了。进京告状,然而被赶了出来,还被冠以泼妇的骂名,从此就销声匿迹,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

    故事如果到此为止,那么只是离奇,而不是惊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