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科幻小说 > 诡秘世界之旅 > 39、木着脸灌鸡汤
    谈陌点头,一一记下。

    莲花大师接着说道:“至于那四位老前辈,有两位是因为年轻时候仗义救人,落下半身病,加上经常资助灵幻界的修行中人,因此被人尊敬。这两人很有人脉,一封书信能叫不少人来帮忙。不过……”

    说到这,莲花大师停下了,然后欲言又止,最终只说道:“若是日后你看不惯他们,和他们起了冲突,你也不必担忧退缩。旁人忌惮他们,那也只是旁人,不是贫僧。”

    谈陌想了想,说道:“师兄的意思是,这两位老前辈年轻时候德行甚好,只不过年纪大了,就变了?”

    “南无阿弥陀佛。”莲花大师双手合十,宣了一声佛号,轻声说道:“背后说人坏话,终归不太好。不过小师弟你能领会就好。”

    “师兄你着相了,这怎么是背后说人坏话?这是就事论事,出家人不打诳语。”谈陌这一次摇了摇头。

    莲花大师一怔,然后笑着点点头,道:“师弟言之有理。除了这刘、顾两位,还有两位,一位是王员外,这人乐善好施,倒是做了不少好事,尽管都有目的在,但不得不说,这位还是不错的。”

    “最后一位是钱掌柜,这位恐怕跟某位反王有关,在此地拉拢人心。你不必太过亲近,但也不能疏远,否则会有大祸临头。”

    “是,师兄。”

    “接下来去见见云易子吧,他虽然比你大了七八岁,但以你的心智,你们应该聊得来。修行中人当心胸开阔,这位出身清虚门,哪怕清虚门将他赶了出来,但只要没杀他,那么就还是承认他的身份的。如果能让他改变过去养成的看法,我想这在灵幻界,也是一桩美事。”莲花大师微笑道。

    谈陌这才明白莲花大师为什么要特意将云易子给邀请来,原来是打着恶心清虚门一番的主意。清虚门有着严重的门户之见,若是他们的前任掌门,开始反对他们的门户之见,那么可就有意思了。

    “我知道了,师兄。”

    于是谈陌走向了那一桌,暗害对坐着百无聊赖的云易子双手合十,先行一礼:“道兄,我们又见面了,近来可好?”

    “小和尚今天意气风发啊,一身红,莫不是要做新郎?”云易子连还礼也懒得,他瞥了谈陌一眼,然后冷笑道。

    于是,他又被他妹妹瞪了一眼。

    秀儿连忙圆场:“不好意思,小和尚,我哥最近有点不太对劲,可能是上次中毒,至今余毒未清,所以脑子不太灵光。”

    云易子一听,急忙要否认,说自己没中毒,但在他张嘴的瞬间,他妹妹秀儿就一脚踩了上去,这下子云易子光顾着疼去了。

    谈陌很想吐槽两句,但看着这一对兄妹,最终还是木着脸,用格外认真的语气,缓缓说道:“原来是这样,既然道兄抱恙在身,那么等会儿走的时候,带一罐寺里的药酒下山如何?有利于道兄排毒养身。”

    “那就多谢小和尚了。”秀儿连忙说道,好不让她哥继续智障发言。同时心里头也有些嘀咕,这个小和尚其实挺不错的,真不知道她哥哪根筋搭错了,跟一个比自己小好几岁的斤斤计较。

    “不用谢,记得交钱就好。”

    谈陌木着脸,语气还是非常的认真。

    秀儿:“……”

    云易子:“……”

    “小僧先走一步,两位请随意。”

    然后,谈陌转身离去。

    莲花大师见到谈陌去而复返,笑了笑道:“说了些什么?”

    “云易子吃了火药似的,一点就炸。要不是他妹妹在,我两可能动手打起来。”谈陌无语道,然后不忘补充一句:“不过,他打不过我。”

    莲花大师点点头,想了一会儿,忽的一拍脑袋,说道:“是贫僧疏忽了,忘了一件事。抢了云易子掌门之位的,貌似和小师弟你差不多大。”

    这么说来,我其实是遭了池鱼之殃喽?

    果然清虚门没一个好东西。

    心中腹诽着,谈陌面无表情,然后回了内院。这人他见过了,那么就没他什么事了。这些宁嘉县的灵幻界人士肯来,也是因为看在莲花大师的面子上。

    他们来吃一顿饭,随后便走。

    毕竟赶路不便,少说也要半日功夫。早点走,也好避免走夜路。

    小沙弥们都在忙活,搬桌子凳子,清洗碗筷等。

    至于谈陌,他在偷懒。

    手持念珠,盘坐在一块岩石上,迎着山风,对着一棵柳树诵经。小沙弥们见谈陌面无表情,很是宝相庄严的样子,便是葛小锣和葛小鼓,再怎么缺人手,都不敢来打扰。

    忽然这时,一阵脚步声出现在谈陌身后,谈陌转过身去,就看到一名三十左右的青年道士朝他走了过来。

    这人国字脸,脸颊略微瘦削,印堂饱满,面色红润。

    于是谈陌从岩石上下来,双手合十,道:“见过林道长。”

    “明无焰小师父。”林道长还了一礼,然后脸上露出一抹歉意,道:“林某可是惊扰了小师父的修行?”

    “不曾。”谈陌微微摇头,“道长请便就是。”

    “小师父,林某来此,其实是有一事请教。这事莲花大师曾给我答案,我也很认同,但林某还是有些困扰。恰好我前几日遇到了清虚门的年先生,年先生就让林某来请教小师父。”林道长一脸郑重的行了一礼。

    清虚门的年先生?

    年织锦?

    谈陌一愣,略作沉吟,于是说道:“若是道长信得过小僧,但说无妨。”

    “小师父,你说这鲤鱼为什么能化龙?而其他鱼不能?”林道长看着谈陌问。

    “因为这只是神话传说。”

    “只是神话传说?”林道长一怔,然后缓缓吐出口气,说道:“当年我问莲花大师的时候,莲花大师给我的答案,是因为鲤鱼逆水而游。我也很认同,但此时听到小师父说来,我这次才恍然大悟,这鲤鱼化龙,只是一个神话传说而已啊,我却当真了,真是可笑。”

    说话间,林道长的语气居然还有几分解脱感。

    谈陌瞧这不太对劲,似乎自己哪里说错了,而且这位林道长还当真了,于是赶紧补救道:“林道长,蜉蝣朝生夕死,那蜉蝣为什么而生?”

    “为什么?”

    “因为生命的意义,本就不在光阴。”谈陌木着脸给林道长灌鸡汤。

    “多谢明无焰小师父,林某知道该怎么做了,纠缠于儿女情长,是林某在蹉跎光阴,当年上山修行,早该想到会有今日,整日颓废,怎么对得起恩师授艺?”林道长醍醐灌顶一般,神情一震,然后郑重的跟谈陌道谢。

    谈陌心松一口气。

    谢天谢地,蒙对了……尽管他不知道这位林道长到底在说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