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科幻小说 > 诡秘世界之旅 > 24、到底谁吓谁?
    “何方诡祟?”她决定先试探一下。

    这道和谈陌一个模样的身影,却是毫无动静,这让她犹豫不决,若非这一道和谈陌一个模样的身影浑身戾气太重,比镇压他们夫妇的肉身菩萨还要凶戾几分,她是不会如此忌惮的。

    但最终,还是对于“祭品”的渴望,让她一下子失去了被镇压多年才养出来的理智。

    朝着谈陌下了杀手。

    砰!

    触碰到了什么,枯干的手爪无功而返。

    她一看,不知何时,那一道身影居然挡在了自己面前。

    “让开!”

    她发出警告声。

    她必须获得“祭品”,只有这样,才能恢复元气,然后救出她的夫君。

    这看起来是他们夫妻情深,实则不然。

    他们当年一起惨死,死后戾气滔天,横陈的尸体落入当地水流中,尸毒蔓延之下,让河流中的水中生物,全都变成了活尸鱼、活尸虾、活尸蛙,攻击系极强,这一度让那条河流附近的村民,一一感染了疫毒,险些酿成大祸。

    幸好当年有一僧一道挺身而出,道人被他们利用其同情心,将其害死,僧人狠下心肠,以人为诱饵,将他们镇压。

    只不过,在被镇压前,她夫君咬了那僧人一口,致使那僧人血祭自身,化作凶尸,看守他们,算是加固了封印。

    因此这多年下来,他们夫妻两个,早已经是一体的关系。

    联手之下,并不比那看守他们的凶尸僧人弱,甚至就连那凶尸僧人的本事,都被他们给窃取了大半。

    若不然,他们也不敢放话说“但凡是肉身菩萨知道的,这方圆十里夜里发生的,他们也都知道”。

    只不过因为封印的关系,使得他们无法逃出来。

    这一次的时机,真的是千载难逢!

    凶尸僧人远行,去附近的诡王府赴宴,没有十天半个月是回不来的。正好有个和尚打开了封印,找他们问事情,原本他们是想直接动手的,只不过没想到来的这个和尚道行高深,一身灵气浑厚无比,只好准备演了一出戏,将这和尚糊弄过去。

    然而,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个和尚居然有能耐加固封印。

    原本他们都放弃了。

    哪成想,那个和尚因为贪嘴,居然给他们时机,让一个小和尚来进行加固封印的最后一部分。

    这一部分,其实影响不大。哪怕这个小和尚没怎么填上,他们也很难出来。

    但老天爷在帮他们,早些年那凶尸僧人受伤,断了一指,那一断指被他们得到了,居然机缘巧合的被他们孕育成了一件宝物。

    名为罗刹骨。

    能够幻化他物,迷惑人心。若是被人带走了,孕育这罗刹骨的,还能被直接引过去。

    她就是仗着这件宝物,在被那个小和尚带远了后,才得以出来。只可惜罗刹股随后和那个小和尚带着的一件佛宝起了冲突,一并毁掉了。不然的话,她夫君早已经跟着一块儿出来了,哪里还需她如此大费周折?

    昨天夜里,也是她使了手段,想将这个小和尚引离开那个和尚,进而杀害。为了方便动手,她还特意屏蔽了小和尚的感知,叫他听不到外面的动静。

    哪成想这个小和尚念了一晚上的经,让那件佛宝开始自发的保护起了这个小和尚,这让她无奈放弃。

    随后,就是罗刹骨被毁了,这让她暗恨在心,彻底盯上了谈陌。

    对于她的威胁,这一道和谈陌一个模样的身影却是无动于衷,面无表情,也没有情感神智,呆呆地站着。

    她的目光转动,然后选择绕行。

    哪成想,她一动,这身影也跟着动,始终站在她面前,不让她过去。

    她忍不住再次动手。

    这道身影仍旧一动没动。

    不过,也毫发无损。

    宛如一个乌龟壳!

    这时,门外出现了脚步声。

    她不由看向了门口,然后悚然一惊。

    砰!

    门开了。

    一股磅礴的戾气出现,但瞬间消失。

    她慌不择路的穿墙逃走。

    这一次,是真的被吓到了。

    但是,她失败了。

    一只手将她抓住,直接拽了出去。

    吱嘎!

    房门关上。

    瞬间万籁俱寂。

    过了好一会儿后,门外才再次出现动静。

    啪嗒、啪嗒。

    那是有人走了过来。

    走到了房门,然后轻轻地打开了门。

    一道身影随之出现在门口。

    这道身影很娇小,似乎是一个小孩子,缓缓的走到了谈陌身边,闻着那生人的气息,这道身影的眼中,开始逐渐浮现骇人的惨绿之色。

    孤身一人前来送信……

    那个大摩僧的弟子不在……

    没人知道是谁杀了他……

    大好的时机……

    再怎么好的伪装,也早有被识破的那一天,不如……

    一瞬间,各种念头浮现出来。

    让她双眼中的惨绿之色化作了实质,形成了微弱的绿光。

    绿油油的,仿佛鬼火。

    不过,那一道始终站着的,和谈陌一个模样的身影让她打消了这一念头。

    “护法灵根……”

    “我就知道我昨天晚上感知的没错……”

    “孕育条件那么苛刻,这种乌龟壳灵根怎么还存在?”

    别说刚才逃走的那个东西拿这个乌龟壳没办法,她也没办法。只要是拘级以下妖鬼的恶意,这东西都可以免疫。

    想要这东西消失,只有等拥有这灵根的人意识清醒。

    不过……

    她看了看睡得跟死猪一样的谈陌。

    “等这小和尚醒过来,怕是都明天中午了吧?”她一脸无语。

    别说明天中午,只要这天亮了,她就必须躲起来了。

    半年前,她还能撑一下,白日出行,伪装成活人。但现在不行了,若不然也不用跑到宁嘉县这个修行人不多的地方了。

    不过,这也只是一时之计,她是族内三圣中人,早晚族人会来请她回去的。

    一旦被发现……

    那后果,绝对是她不想要的。

    越想越烦躁,她伸手虚抓,谈陌身上的信就飞了出来,她撕开信封看了看。

    然后发出了一声嗤笑:“大摩僧自认我命由我不由天,所以找一个没有血脉的人当自己的弟子,想要以此证明,就算没有血脉,他的传人照样能不弱于灵幻界世家。莲花僧的确够惊人,没有辜负大摩僧的期望,以凡人之身走到了六御大后期,大部分的世家弟子都不如他,但……”

    “他居然从头到尾,都没有怀疑过我的身份,嘻嘻!”

    “也罢,既然莲花僧这么诚恳道歉,那么我就放了你们吧。毕竟,有这么一个乌龟壳,你要是让他沉睡百年,我还真百年拿你们没办法。”

    她正要转身离去。

    但这时,那一道始终没动过,和谈陌一个模样的身影却忽然伸出一只手,然后抓住了她的手。

    她转头看过去。

    只见这一道身影,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抹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