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科幻小说 > 诡秘世界之旅 > 23、自己和自己玩(上)
    谈陌这一声落下,年轻男子看着谈陌,简直是两眼要冒火。什么叫狮子摆尾,前扑落地脸着地式?

    乍听之下是挺不错的。

    可狮子摆尾,说的是舞狮啊!这不就是在嘲讽他的功夫只是在耍杂技?

    这少女反倒是忍俊不禁,笑出了声,直到看到她哥的脸已经成了猪肝色,才停止不笑,然后当起了和事佬:“小和尚,佛家有言,冤冤相报何时了,这件事多半是我哥不对,我就在这里给你赔个不是,你看可好?”

    “修行之人当清心寡欲修行,而不是纠缠于是是非非之中,施主所言,甚是有理。既如此,小僧便告辞了。”谈陌木着脸,不急不慌的说道。

    这少女给他一个台阶下,那么他也还对方一个台阶。

    少女听到谈陌这么说,娇俏的脸上露出笑容,问道:“小和尚佛法高深,不知道师从何门何派?我哥道号云易子,是清虚观的观主。”

    谈陌一听少女这话,就知道这少女不知道这年轻男子的所作所为,于是双手合十,说道:“小僧师从大摩僧,只不过因为师兄代师收徒的关系,小僧现在是跟着师兄莲花大师修行,目前居住在莲花寺。”

    “莲花寺?”少女闻言,脸色微微一变,忍不住瞪了她哥云易子一眼。之前她听谈陌说,她哥和他的师兄起了冲突,她还当是这附近哪座寺庙里的一个年轻和尚,哪成想是在灵幻界成名已久的莲花僧!

    “你可真行啊你!”这少女不由没好气的怒视着云易子。

    云易子缩了缩脑袋,不过看到谈陌在,就别过脸去,小声说道:“不是清虚观,是清虚门,我是清虚门的掌门。虽然掌门之位现在不在我手里,但我早晚会拿回来的!”

    呵呵,死妹控……

    心中这样嘲讽,但谈陌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他木着脸,双手合十:“道兄,施主,小僧告辞了。师兄让小僧去送信,可不能迟了。”

    “小和尚,能不能拜托你去跟莲花大师道个歉?”这少女这时候却出声请求道。

    “师兄并非狭隘之人,若不然,哪里容得道兄在那火药枪里动手脚?”谈陌很认真的说道。

    少女又瞪了云易子一眼,“多谢莲花大师大人不记小人过,小和尚慢走。”

    谈陌双手合十,微微颔首,然后离去。

    从门口出去,这一次无人阻拦。

    谈陌本想看看有没有顺风车可以搭乘一下,然而这天快黑了,自然是连辆木板车都没有。一路紧赶慢赶,总算是在天色全黑,伸手不见五指前,赶到了那一栋小洋楼。

    谈陌想了想,高声喊道:“小僧奉师兄莲花大师之命,特意为前辈送来一封信,还请前辈相见。”

    声音传递出去,然而过了好一会儿,都没人搭理他。

    于是,谈陌伸出手敲了敲门。

    砰砰。

    吱嘎。

    门居然没锁,被谈陌一拍,就开了。

    “难道是走了?”谈陌愕然,这岂不是白走了一趟?他有点纳闷,随即就走了进去。

    用打火石点燃蜡烛,谈陌四下打量,这栋楼里空荡荡的,也没什么人居住的痕迹。谈陌也不知道那天晚上莲花大师到底是怎么和那位高人打起来的,并且还没有弄出半点动静,仔细想了一会儿,看了一眼外面的天气,谈陌叹口气,往二楼走去。

    那位高人不在,那么他连夜返回是不可能了。

    这天黑了,赶路容易出事。

    那么只能在这栋楼里住上一宿了。

    这地方有水有卧榻之处,很是方便。其他地方,可就没这么方便且上好的条件了。

    轻车熟路的走上了二楼,谈陌选的还是那间靠近二楼楼梯口的房间,毕竟住过一次,要方便很多。

    将那张桌子略作收拾,谈陌就往上面一躺,准备休息了。

    有一身檀香味,谈陌睡得很安心。

    很快的,这栋楼里就没了动静,陷入了一片黑暗当中,也变得无比安静。

    万籁俱静。

    这时候,很突然的,三楼上出现了脚步声。

    啪嗒,啪嗒。

    似乎是有人下来了,脚步声很细微,直奔谈陌所住的房间,不过没有进去,而是在门口停下了。

    过了一会儿,那脚步声逐渐远去,似乎是离开了。

    时间慢慢过去,疲惫了一天,谈陌放松之下睡的跟头死猪一样。

    然后,一声喘息出现在了这房间里。

    “若有所求,人命为祭。你既然有所求,怎能不付出代价?”像是有人在梦呓,这是一个清冷的女声,声音还有点好听,然后就从黑暗当中,缓缓走出来一道佝偻的身影。

    似乎是一个女子,但在她身上,捆绑着大量绳索,有些绳索还穿透了她的身体,就像是上了刑具,被穿了琵琶骨一般。

    但是,在她走动的时候,却没有链条甩动的声响。

    两只石灰色的枯干人手,缓缓抓向了谈陌。

    那一身念珠被毁后留下来的檀香味,原本是无形无色,然而此时,忽然散开,显露形状,化作一个五彩斑斓的球形罩子,将谈陌给保护起来。

    第一下,那两只枯干人手没能得逞。

    还退了回去。

    第二下,这两只枯干人手还是没得逞,但这一次没有退回去。

    第三次,这念珠残留下来最后的力量,被消磨殆尽了,这一个五彩斑斓的罩子,瞬间消失。

    前后只存在了几个呼吸的时间。

    两只枯干人手,缓缓探向了谈陌。就在快要抓住谈陌的时候,突然从屋内那一面有一人高的镜子当中,走出来了一道身影。

    这一道身影,居然是谈陌的模样。

    只不过相较于谈陌,这和谈陌一模一样的身影眼神呆滞,宛如木偶一样。并且浑身上下,充斥着难以想象的戾气,仿佛凶灵。

    那两只伸向谈陌的手,一下子停住了。

    那道佝偻身影不由歪过头,她看着从镜子里走出来的这道相似谈陌的身影,也是呆了一呆。

    一张被绳子穿了好几个孔洞的尖瘦面孔上,明显有几分呆滞。

    似乎是在困惑,怎么又出现了一个谈陌?

    而且比她还像个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