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科幻小说 > 诡秘世界之旅 > 10、他爹不按常理出牌
    “因为像我们这样的,无论怎么修行,这一辈子,都只能一个境界里面打转。修行十年的,一定会比修行一年的厉害,但彼此之间的差距,其实不大。而这修行三十年的,自然是比修行十年的厉害,不过两者的差距,也还是不大。所以,还分个什么劲儿啊?”

    镜虚空叹了口气,如此说道。他的语气听起来颇为落寞。

    谈陌一时间语滞。

    他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答案。

    “不过你也别灰心丧气,住持师兄就是一个例外,虽然和我们一样是没有血脉的,但住持师兄的实力,已经是六御中人。”镜虚空见到谈陌面无表情,以为他是被打击到了,于是安稳道。

    “六御中人?师兄,你说的这六御?便是有血脉那些人的境界吗?”谈陌倒是没有被打击到,他心中一动,不由问道。

    “嗯。”镜虚空点了点头。

    “没有血脉的人,虽然不分品阶,但是总体上这一个境界,还是有一个名字的吧?师兄,那叫什么啊?”谈陌想了想后问道。

    镜虚空看着谈陌面无表情的样子,以为是谈陌心态好,于是略有些赞赏的说道:“你猜的没错,的确有!不过叫法很多。如我们莲花寺,我们将这一个境界称之为禅定境,周边几个寺庙也都是如此。不过穿过了天山岭,那边的寺庙佛门,则称这个境界为苦行境。准确来说,他们不说境,而是自称苦行僧。”

    “罗湾镇往北,坐船过去就是紧挨着金矿山的任家镇,那附近还有几个镇子,那一块地方道教的香火比较吃香,所以道观很多。那些道士,他们把这个境界称之为练气筑基,然后很多地方的道士也都这么称呼,算是道教的通用。只不过,在天山岭上的终南紫府,却把这个境界叫做九玄境!”

    “终南紫府也是一座道观,你可能不知道,但这座道观的名气非常大。因为他们的门派职位,都是世袭的。也就是——血脉!”

    “还有一些无门无派的游散人士,他们对于这个境界的称呼就多了,有的人称这是炼体通玄、神力金身,还有的称这是神降神打等。”

    说了一大通例子后,镜虚空总结性的说道:“总之,没有统一规定的叫法,所以你心里清楚就好,反正比我们厉害的,一般情况下,都是六御中人。”

    谈陌点点头,然后问道:“师兄你的意思是有血脉的,很容易成就六御吗?”

    听到谈陌这么问,镜虚空的神情开始变得严肃起来,沉着声音说道:“我记得住持师兄说过,这有血脉的,一出生就是六御。就算差些,百日筑基后,也是六御。”

    谈陌看着镜虚空,尽管因为他习惯性的木着脸而没有表情变化,但他心中已经非常惊骇。这没血脉的,和有血脉的,差距居然如此大?

    没血脉的,修行一辈子,也比不上一个有血脉的婴儿?

    这未免也太叫人……绝望了吧?

    尽管莲花大师是例外,但镜虚空只提到了莲花大师,而不提别人。可能如莲花大师这样的,是唯一的例外!

    不过见到镜虚空没有继续说的意思,谈陌很快就恢复了心境,他不动声色的问道:“那青眼是六御之上吗?”

    镜虚空听到谈陌这一个问题,脸色微微一变,似乎在犹豫,不过在过了一会儿后,还是开口回答道:“我也不知道,住持师兄很忌惮她,平日里有关她的,多一个字都不敢提,具体情况,空门鬼师兄应该知道,但是你不用去问,他不会说的。正是因为他嘴巴严实,住持师兄才把很多事情都交给他去做。不过,小师弟你放心,只要我们不主动招惹她,她是不会对我们出手的。”

    谈陌点点头,他听镜虚空始终不提青眼二字,而是她,就明白镜虚空不敢说和青眼有关的事情,于是他双手合十,很诚恳的道谢:“多谢师兄解惑!”

    他是真心实意感谢。

    “不必客气,举手之劳罢了。我也是认识你三年了,你又年纪小,才和你说这么多话,你要是年纪再大一些,或者不听劝,那么……”镜虚空说到这里连连摇头,声音一下子轻了下去,也没有再说下去。

    但他的意思,谈陌心领神会。

    谈陌没有出声,自顾自喝着粥,就像是没听到镜虚空最后那半段话。

    这时镜虚空起身,准备走了,不过走之前,他又想到了什么,于是转身说道:“哦,对了。小师弟,如果你非要对自己的境界,有个统一好记的称呼,那么就按终南紫府的叫法来,九玄境!”

    “因为终南紫府的名气很大,几乎天下皆知。听住持师兄说,有好几个反王其实都是从终南紫府走出来的门人弟子,没准日后一统天下的,会是哪个终南紫府的门人弟子,我们就当是提前适应好了。”

    谈陌:“……”

    师兄你这么现实真的好吗?

    心里这么吐槽,谈陌脸上则是没什么表情变化,并且双手合十,应声道:“是。”

    镜虚空离去,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忙。

    莲花寺内院算上住持,现在也才七个人。外院则有将近两百个小沙弥,往日里光靠白骨子一个人,可是忙不过来,所以镜虚空他们都会去帮忙管理。

    谈陌喝着粥,想着事情。

    等到粥喝完了,他也没想明白,于是干脆不想了。

    “既来之,则安之。”谈陌说道。

    有时候说出这六个字不是心境超然,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情况,都能够淡然处之,而是真的是没办法!

    除了老老实实接受外,别无他法。

    放下大盆,谈陌走出了饭堂。眼下不是饭点,这是镜虚空给他开的小灶。没走几步,他就撞见了鬼鬼祟祟的葛家两兄弟。

    “你们不再做功课,跑来这干啥?被戒律师兄发现了,我可不会帮你求情。”谈陌立马说道,杜绝了葛小锣和葛小鼓接下来想说的话的所有可能性。

    “不是,是戒律师兄让我们来找你。”葛小锣气喘吁吁的说道。

    “师兄找我干啥?”

    “是胖头鱼的爹来了。”

    谈陌一怔,然后倒吸一口冷气:“我都还没打了小的,这老的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