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科幻小说 > 诡秘世界之旅 > 2、认怂的时候一定要态度端正
    踩着石台阶往回走,不多时就到了伙房附近,镜虚空似乎已经淘好米了,正在等水熬粥,左等右等,这挑水的人回来了,不过桶里没水,这让镜虚空的眉头不由一皱,然后就把目光放在了那几名捕快身上。

    没挑回水来,无疑是跟这几名捕快有关。

    这时一名捕快上前两步,客客气气的在镜虚空耳旁说了两句。

    镜虚空挑了挑眉,下意识的看了谈陌一眼,见到谈陌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后,眼神微动,然后双手合十,“请随贫僧来。”

    说完,就转身先走了。

    几名捕快连忙跟上。

    谈陌落在最后面。

    镜虚空领着这几名衙门的捕快拾级而上,跨过大门,走了一段绕山而建的走廊后,在一僧院前停下。

    这里是内院。

    和莲花寺的外院不只有一墙之隔。

    “稍待。”镜虚空说了一声,就推开门走了进去,然后把门给关上。

    谈陌这时候看了一眼几名捕快,发现他们都是神情肃然的等着,脸上没有一丝不耐之色,这让谈陌不由若有所思。

    毕竟由小见大,而这帮捕快都信佛的可能性不高……

    没一会儿,镜虚空就走了出来,他双手合十,对这几名捕快说道:“几位请进。”

    说完了,他看了一眼谈陌,吩咐道:“你别乱走,就在这等着,等会儿有话要问你。”

    “是。”谈陌大声答应道。

    几名捕快和镜虚空就进去。

    没让谈陌多等,不到三分钟,白骨子从内院走了出来,他在谈陌面前站定,然后仔细打量了谈陌一会儿:“你来了三年了,你家里出了这种事,我也挺为你难过的。”

    谈陌看着白骨子,一声不吭。

    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时白骨子继续说道:“这是你父亲早年造的孽,贪图他人财物,起了杀人越货的心思,因此倒也发了笔横财,自此讨了个漂亮老婆,过上了好日子。但你父亲不曾想到,那一批珠宝也是来路不明。隔了近十年,最终还是被青眼找到了,结果害死了自己,还连累了妻儿老小。”

    “你是你父亲最后的血脉了。”白骨子说到这,微微摇头。

    谈陌闻言一惊,他一下子就想到他这具身体的父亲谭少河,早年的发家来历。谈陌的眼睛不由微微瞪大,很吃惊的看着白骨子。

    听白骨子这意思,分明是谭少河当年根本就不是和那个带着大量珠宝的洋人成了朋友,或者有可能是成了朋友,但随后就对这位洋人朋友从背后捅了刀子,得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桶金。

    不过,这青眼是什么东西?

    还是某个人的外号?

    只不过谈陌听着白骨子的话语,总觉得这青眼不太像是一个人外号,很有可能是某些不太好的形容。

    因为有着小沙弥留下来的记忆,谈陌对这个世界并不算是睁眼瞎。

    多多少少知道一点。

    谈陌知道自己眼下所处的地方,名叫清廷。

    清廷这个王朝眼下已经走到了末期,各地反王不断,不时有谁又占地称王的消息传来。群雄割据,一片混乱,完全是一个地方一个规矩。可能在这个地方,银子可以用,但到了另一个地方,这银子就不能充当货币了。

    若只是如此,那么谈陌是回到过去的平行时空,而不是穿越了!

    在此方世界,也曾发生过洋人入侵,只不过那些洋人入侵者刚登陆就丢盔弃甲,四散而逃。后来据一些残兵透露,说他们当时遇到了鬼,转眼间他们的人都死了一大半,还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但到底遇到了什么样的鬼,那些幸存下来的残兵却始终不肯说出来。

    这种事一开始谈陌因为初来乍到,他也不知道该如何看待,更不知道到底是真是假。不过眼下他听着白骨子提到的青眼,却是忍不住将两者联系到了一起!

    被谭少河杀人越货的洋人,就是当年的残兵之一。

    而青眼,就是那些残兵当年遇到的鬼!

    白骨子这会儿看着谈陌,脸色微变后,不由倒吸了口气。因为他看到谈陌只是露出惊讶的表情,眼中没有一丝哀色,更没有哭泣,仿佛死的不是他全家,只是哪个陌生人。

    然后,白骨子大声道了一声好。

    谈陌不由困惑得看着他。

    “镜虚空刚说你可能养出了白骨心,我还不信,没想到是真的。”白骨子看出了谈陌眼中的困惑,这样说道,算是解释。然后他又催促一声:“你跟我进来吧,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想问。不过,住持在里面等着你,有什么问题等会儿再问。”

    谈陌一怔,然后脸色一变。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实在是太过平静了。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他只是一个鹊巢鸠占的外来者,和谭少河一家人素未谋面,这哪来的感情可言?

    这是他大意了!

    谈陌一时间冷汗直冒,不过万幸这莲花寺还真不是什么正规寺庙,他这番举动居然还被夸赞,认为是养出了白骨心。尽管不知道什么是白骨心,但谈陌觉得这对自己应该不是什么坏事。不然的话,白骨子绝不是这样一番神情。

    “是,白骨子师兄。”于是,谈陌点了点头,这样说道。

    白骨子领着谈陌进去。

    谈陌是第一次进去这莲花寺的内院,被他占了身体的谭家小沙弥,在这莲花寺待了三年,却是从没踏入过内院。

    以前也有过顽皮的小沙弥想进内院看看,但无一例外被抓了现形,然后被赶下了山。

    杀一儆百,这帮小沙弥自然不敢再犯。

    内院的建筑,倒没有什么金碧辉煌感,只不过很有禅意。谈陌一走进来,就听到了若有若无的诵经声,一声一声,很有佛门氛围,让人犹如当头棒喝,一下子精神一振。

    很快,谈陌就见到了莲花寺的住持。

    一个体型消瘦的中年僧人,身披大红袈裟,眉心有一朵莲花印记。比较神异的是,他的眉毛是金色的,并且很长。

    除了住持外,还有镜虚空、空门鬼、钟神秀、戒菩提四位内院弟子。

    那几名捕快也在,一个个神色恭敬的面对着莲花寺住持。

    “住持。”白骨心双手合十。

    谈陌赶紧跟着叫了一声,然后说道:“住持,方才白骨子师兄说我父母兄弟全糟了不幸,弟子痛苦万分,想从长伴青灯古佛,愿将谭家织布厂赠予寺内,求住持成全。”

    住持一愣,然后他轻笑一声,扭过头看着几名捕快道:“这可不是贫僧教的,不过谭家少爷能有此智慧,也实属应当。既然如此,就按谭家少爷的话去办吧!”

    “是,莲花大师。”这几名捕快连忙说道,多余的话一个字都不说,无比老实,随后就告辞,镜虚空便带着他们出去。

    等这些捕快一走,住持才看着谈陌,用无比认真的语气说道:“用钱财买命,无论如何,你都是划得来。在这鹰愁涧,只有贫僧才能挡得住青眼,劝她此事到此为止。”

    说完,住持看向了内院弟子空门鬼,说道:“师弟,你去将谭家留下来的家业清点一下,全部换成黄金,遇到了青眼,就将黄金全给她。”

    “是,住持师兄。”空门鬼是一个面相阴柔的僧人,面净无须,他双手合十,就匆匆走了出去。

    谈陌听得不由一愣,他以为这莲花寺会看上谭家的家业,但没想到住持说的拿钱才买命,是将谭家的家业换成黄金后,给那个叫青眼的。

    “住持,这青眼,是为何物?”谈陌忍不住问道。

    “青眼,是个忌讳。贫僧现在只能告诉你,她不是人。”住持莲花大师说着顿了一顿,然后才继续说道:“因为贫僧打不过她。”

    谈陌不由看了看这位莲花大师,只见他神态无比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