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玄幻小说 > 灵通世界 > 第三十一章、推衍小奔雷拳
    “走!”

    这一刻,意识到不好的白幻夜,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迈步狂奔,再也不敢回头。

    所幸那保安符最后燃烧形成的力量,保护了他不被阴邪所侵,他一路奔跑至自家所在的贫民巷口,这才稍微松出一口气。

    摸一摸胸口,那里,保安符已经彻底消失,变成了一堆灰烬。

    摸在手中,还是热的。

    白幻夜停下脚步,只觉身子依旧颤抖得厉害,脑海中,那张大门前,风吹来的血淋淋的红色眼睛,如同恶鬼梦魇一般,不断在他的脑海之中回放。

    他意识到那户人家,肯定是出事了。

    而且,刚好经过那户人家门口的他,如果不是身上带著父亲临走前赐给自己的这枚保安符,只怕也不能幸免,会和那户人家一样,死得悄无声息。

    但终究,他活下来了。

    白幻夜心中,生出一种极大的庆幸感,有一丝后怕。

    他知道即使是夜晚的西谣城,也不可避免出现危险,但是,却没有料到,会是如此危险。

    辛文轩那些人,故意将他留到天黑才出门,如果今天,不是父亲给的保安符,结果会如何,白幻夜不敢想像。

    此仇,一定会报。

    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经过此事,反而让白幻夜更加坚定了,要尽早修炼出一门武技的决心。

    虽然刚才,就算他拥有一门武技,在那等诡谲面前,也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但是,武技壮胆,如果他真有一门如小奔雷拳一样的武技,至少他的胆气便会相应提升许多。

    胆能杀妖。

    这是白幻夜听过的一种说法,据说胆子越大的人,浑身阳气便越剧烈,很多妖魔鬼怪都不敢靠近。

    当然,这是不是真实,白幻夜不知道。

    但他至少知道,胆量越大,在那等诡谲纵横的时刻,活下来的几率便越大。

    因为正常胆小的人,吓也吓傻了,只怕连跑都不会。

    但胆大的人,至少不会被周围的环境所影响,还保留有一定的思辩能力,可以做出决定,并为之付诸行动。

    这样活下来的概率便激增。

    小炼气术虽强,终究只是心法,可以让白幻夜踏入武道,甚至仙道,但却打不了人,也没有丝毫自保之力。

    法术他暂时不用想,因为不可能弄到,没有法力也修炼不了。

    只有武技。

    武技是立身之本,是接下来,他想加入镖局,甚至官府的通行证。

    也唯有掌握一门强大的武技,他才不会再如此任人宰割,将性命交于人手,任由别人的喜怒哀乐来决定自己的生死,而是拥有了掌控自己命运的可能。

    也才能在这西谣城中拥有一席之地。

    眼睛闪烁,白幻夜推开自家的院门,走了进去。

    父亲已经睡著,见到白幻夜回来,似有感应,却终究没有抬起头来。

    白幻夜走到自己的小榻之上,和衣躺下,却久久无眠。

    这是他第一次,没有主动修炼,因为根本集中不了精神,也没那心思。

    今日发生的事,给他极大的冲击,让他明白,没有实力在身的普通人,在这样的一个世界中,到底有多卑微。

    那户人家,也不知道到底招惹了什么,一看就是高门大户,说不定还有招收的武者看家护院,但也无法幸免。

    这让白幻夜明白,那根本不是他一个炼身初期的小武者能管得了的,只怕唯有仙师出面,才能查出什么。

    “难道,因为心禅大师圆寂,这城中,真的要开始变得诡异起来了吗?”

    睁著眼睛,打量屋顶,白幻夜一夜无眠。

    ……

    第二日一大早,白幻夜便披衣起床,他给父亲做了一份早粥之后,就悄悄开门,走了出去。

    他要去看看昨夜发生事故的那户人家,到底发生了什么。

    虽然纸目吓人,但是,过了一晚,早起的其他人肯定早已发现那处地方的异常,极有可能报官,再加上现在是白天,围观者必众,他也没必要再害怕什么。

    白天的西谣城,还是很安全的。

    最重要的是,他心底隐隐有点惴惴不安,昨夜经过那里,不知道有没有被妖邪上身,虽然他饶幸完好无损的回到了自己家中,但他心中仍是不能放心。

    所以,不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怕他以后每一夜都要睡不安枕了。

    那赤红的纸目,在他脑海中不断放大,渐渐成为他的一个心结。

    一路无事,城中依旧是和往常一样热闹喧嚣的气氛,然而,随著越接近出事地点,人便越聚越多,各种议论声也不断传入耳中,都是说凄惨,可怕,妖鬼等等字眼。

    白幻夜立即便意识到,果然,那户人家被灭门,已经被人发现,并且看样子,还被控制起来了。

    当他走近出事地点,果然发现,那户高门大院前,围了一堆水泄不通的人群,他混在人群中,朝前望去,发现大门早已中开,门前的地面上,一字排开,正整整齐齐的躺著十数具尸体。

    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主人也有下面的丫鬟仆役,还有几名手掌骨节宽大,一看就是练过武的会家子。

    可是此时此刻,这些人无一例外,浑身软绵绵的,骨骼尽碎,脸上全是惊恐的表情,仿佛临死之前,看到了什么极其可怕的事情。

    一些官府的衙役,缁衣捕快,正在人前维持秩序,并请人辩认著什么。

    也有仵作蹲下来在验尸,旁边有人在不断执笔记录著什么。

    一切井然有序,看起来和正常的凶杀案没有什么不同。

    唯一不正常的是,白幻夜一抬头,赫然发现,昨夜贴在那大门上的那张赤红纸目,赫然消失不见了踪影。

    也不知道是官府的人早到,见其吓人,将其收了起来,还是昨夜在他走后,那张纸目,又被风吹离了原地,所以才消失不见。

    但不管是哪一种,都让白幻夜感受到了一种诡异。

    他明白,那张纸目,才是关健,但人群中,却没有人议论此事,只是纷纷说著:“这吴家真凄惨啊,一家十三口人,连上到下,无一幸免,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个杀千刀干的。”

    “是啊是啊,也不知道官府的定性是什么,希望尽快找到凶手,不然此事必定闹得人心惶惶,没门路的,胆颤心惊,有门路,有实力的,说不定就远离西谣城,去其他城池定居了。”

    “哎!”

    “有结果了有结果了……”

    突然,人群喧哗起来,因为看到一位官差上前,在墙上贴了一张布告,言说吴家是因为财富露白,被人觊觎,所以买凶杀人,为的是求财。

    官府已有目标,三日之内,一定破案,擒拿凶犯到案。

    见到此幕,大部份人纷纷松一口气,齐齐夸赞官府办事效率高,有能力,只有白幻夜,冷眼旁观,明白事情绝不可能如此简单。

    这中间,一定有鬼。

    只是官府不说,他也没有办法,眼看人群散去,为了不引人注意,只能也随之离开,却仍是不由得不时回头,朝那高门大院望上一眼。

    “吴家?”

    他喃喃地道,默默地回到家中,一言不发。

    夜晚,白幻夜终究勉强压下思绪,重新开始修炼,而精神念丝,他只消耗了30缕,在精元石碑上,剩下50缕,等待明日早晨精神彻底恢复。

    一夜无言。

    转眼,第二日凌晨到来,白幻夜的精神念丝,罕见的恢复完整,精神熠熠。

    他意识体进入元灵识海,根本没有看其他,直接伸手向那小奔雷拳的淡蓝雷电光球点去。

    “消耗100缕精神念丝,推衍完善一品武技‘小奔雷拳’,是否确定?”

    一行黑字浮现出来。

    白幻毫不犹豫,伸手点了上去。

    “确定!”

    顿时,100缕精神念丝瞬间消失,小奔雷拳光球之上,爆发出剧烈的蓝光,一道道雷电的形态,在里面不断转换,完善。

    而白幻夜,却只觉脑袋猛然一痛,精神困倦,瞬间眼睛一眯,直接昏倒了过去。

    一下子将所有精神念丝全部耗光,这一刻的他,虚弱若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