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玄幻小说 > 灵通世界 > 第三十章、纸目杀人
    想了想,白幻夜倒是心中突然一动。

    论武技,他倒也不是不会,六碑灰境中,除了他正式修炼过的小炼气之术之外,还有一门和辛文轩,张大海等武馆弟子修炼的,同样名字的武技。

    小奔雷拳。

    只是,这门小奔雷拳,属于偷学,他只记了其形,没有其理。

    也就是说,只有招式,却没有与之相对的运劲之法。

    武技只有招式,没有运劲之法,这就和人只有躯壳,没有灵魂一样,属于行尸走肉,那是半点威力也无的。

    如果白幻夜能得到小奔雷拳的运劲之法,岂不是说,他也能掌握一门武技?

    而且,这还是一门雷属性武技,不但对人,就是对低阶妖魔,也有一定的克制之力,又何必舍近求远?

    只是,如何才能得到它的运劲之法呢?

    白幻夜暗暗想道。

    去求幻剑武馆馆主传授,甚至请辛文轩等人传授,那明显是不太现实的。

    倒是这武技的名字既然出现在了六碑灰境的空间之中,不知道,是否也可以吸收精神念丝,进行提升?

    想到此,白幻夜心中陡然一亮,虽然因为早上投入50缕精神念丝,提升精元值,他剩下的精神念丝,已经只剩30缕,再消耗就会影响他白天的状态,但不妨碍他先进行测试一番。

    想到此,白幻夜意识进入元灵识海中,然后控制一缕精神念丝,缓缓朝半空中,那枚代表小奔雷拳的淡蓝色雷电光球飘去。

    一直以来,他都是将精神念丝,用来提升小炼气术的修炼度,这主动靠近小奔雷拳,希望被其吸收,倒是头一次。

    他眼神紧张,虽然只驱动了一缕精神念丝,但这一缕,显然关系到接下来,他能否掌控这门小奔雷拳的事情,所以极是郑重,内心忐忑。

    精神念丝飘飘荡荡,慢慢靠近属于小奔雷拳的淡蓝雷电光球。

    然而,如小炼气术一样直接吸收融化的事情,却没有发生。

    相反,一行淡黑色的小字,直接跳了出来。

    “功法残缺,不可提升,需花100缕精神念丝推衍补全。”

    “嗯?”

    见到此幕,白幻夜先是一惊,不过随即变得大喜。

    吃惊的是,精神念丝没有如小炼气术仙法光球一样,直接吞噬吸收精神念丝,提升其修炼度,原以为此路行不通。

    不想,显示的却是功法残缺,不可提升,需花精神念丝推衍补全。

    这行字代表的是什么意思不言而喻。

    那就是说,只要白幻夜花费100缕精神念丝,他便能将这门偷学自武馆弟子的小奔雷拳的运劲之法补全,使其可以如那些武馆弟子一般正常修炼,使出。

    补全之后,肯定也能如小炼气术一般,使用精神念丝对其进行提升,强化。

    这小炼气术,作为仙法,第一阶段至第二阶段之间,修炼度足足需要1000点。

    但小奔雷拳,作为武技,第一阶段至第二阶段之间,修炼度却仅需要100点。

    100点,那还不简单?

    抛除每天修炼,极大可能增加的1点之外,如果优先使用精神念丝对其进行提升,那么,不需要多久,白幻夜的小奔雷拳,便能从初窥门径,达到如张大海等武馆弟子一样的小成阶段。

    节省掉不知多少时间的苦修。

    甚至如果他愿意,暂时放下精元值的增加,去全力提升这小奔雷拳的话,他甚至可能用极短的时间,反过来超越张大海等武馆弟子,将其提升至大成,甚至圆满之境。

    那时,他的小奔雷拳威力,又该有多么强大?

    光是想一想,便让人振奋得不能自已。

    可惜的是,此时的白幻夜,并没有100缕的精神念丝,只能等晚上回家,再试一试了。

    虽然心中急切,但这事也急不来,最重要的是100缕精神念丝需要时间恢复,白幻夜已经打定主意,接下来暂时不进入精元石碑,而全力补全小奔雷拳了。

    他已经踏入炼身初期,距离炼身中期还有著较远的距离,哪怕全力提升,10点精元值也需要近二十天的时间。

    但100缕精神念丝,才不过能提升区区1点精元值而已。

    这1点精元值,早一点提升和晚一点提升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但如果掌握一门武技,白幻夜的战力,将获得突飞猛进的增加。

    因为这就是从0到1的改变,和1到2,完全是两个不同的层次。

    ……

    在武馆弟子的监视下,白幻夜这一次,果然足足在幻剑武馆中干到了天黑时分,才得到允许,回家休息。

    当他踏出幻剑武馆的大门,赫然发现,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浓郁的雾气,笼罩了整个西谣城,连同城外,一片阴暗无光。

    无星无月。

    想到需要在这样的夜晚赶路,白幻夜一阵心悸不已。

    不过这一次,可不是在燃灯寺中,还有小香方丈好心收留自己过夜。

    在幻剑武馆当中,可没有人愿意收留自己,最重要的是,那辛文轩等人,为的就是看自己的笑话,所以故意让人留自己到天黑时分,不天黑不许出门,可以说,其心可诛。

    他们以为的一种捉弄,一种玩笑,在这等诡谲纵横的世界中,很有可能,导致的却是一条人命的消失。

    当然,在他们眼中,如白幻夜这样的贱民,死了也就死了,哪会丝毫放在心上?

    如果白幻夜真的因此死了,他们才乐不可支,只当一个笑话看。

    世道如此,人心向黑,普通人的生命,贱如蝼蚁。

    咬了咬牙,白幻夜不抱有任何饶幸的想法,哪怕心中再畏惧再迟疑,他还是坚定地沿著既定的道路,朝家中赶去。

    家中虽然简陋,父亲虽然不靠谱,但是,那毕竟是他生存了十余年的家。

    只有在家中,他才能觉得安全,觉得温暖。

    向门房借了一只八角宫灯,白幻夜提在手中,转身踏出了幻剑武馆的大门,向著城东,自家所在的贫民巷方向走来。

    夜晚的西谣城,一片安静,漆黑的街道,只有偶尔人家屋檐上悬挂的气死风灯,露出一丝火光。

    白幻夜提著八角宫灯,走在寂静的街道上,只有他一个人的脚步声。

    白幻夜的身子不由瑟瑟一抖,只觉就连四周吹过来的风,都凉森森的,带著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阴寒意味。

    但就在此时,他胸口之中,那枚保安符,却无端地散发出一丝淡淡的温热,使他勇气倍增。

    摸了摸胸口,白幻夜眼睛一狠,好歹我也算是修习过仙法的人,怕什么?

    脚步加大,越走越快,经过街角一家大户人家门口时,白幻夜心中,陡然生出一丝极端惊恐的感觉,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前方,阴影陡然加重,哪怕他手中提著宫灯,但那宫灯的火光,竟似照不进那片阴影中,只能限定在他身周一片极小的范围。

    脚步微沉,如陷泥淖。

    突然,白幻夜手中所提的宫灯,灯火急剧摇晃起来,如同被大风所吹,随时都要熄灭。

    但白幻夜,明明没有感受到任何的风声,哪来的风?

    他有心想逃,却逃离不了,整个人如同定在原地,全身麻木。

    就在此时,在他胸口,那枚父亲早晨出门之时,赠送给他的保安符,陡然亮了起来,透出一股淡淡的红光。

    白幻夜身子一震,忽然发觉,自己又能动了。

    他急忙迈步,如同逃命一般逃出这栋房子的阴影笼罩范围,这才回头,却倏然发现,不知何时,一张雪白的纸张,从远处的院墙后飘来。

    纸张之上,阴森森的只画著一只赤红的眼睛,静静地凝注著白幻夜,如同有著自己的生命一般,贴在那户人家的大门之上。

    一股浓重地血腥味,突然弥散开来。

    白幻夜怀中的保安符,似乎感受到什么,红光陡然加剧,然后突然就燃烧起来,最后刹那间变为了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