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玄幻小说 > 灵通世界 > 第二十九章、武技之威
    “是你?”

    看到武馆前站立不动,似乎发呆的白幻夜,辛文轩一眼就认了出来。

    “嗯?”

    被辛文轩等人的声音惊醒,白幻夜抬起头,见到几人,脸色不由一变,就准备退避。

    他也没有想到无意识间,会重新走到幻剑武馆门口,但此时,他还不想与几人起冲突,能不见面便不见面。

    然而,那群人的速度也很快,辛文轩一伸手道:“拦住他。”

    顿时,他身后那群人立即奔出,左右一绕,便将白幻夜离开的道路围了起来。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见状,白幻夜脸色微冷,停下了脚步。

    “呵呵,什么意思?”

    一身金衣的辛文轩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来到白幻夜面前,伸出手掌,便想朝他的脸颊拍来。

    “什么意思这还用问吗?小子,你欠的我十枚赤金什么时候归还,居然敢半个月躲起来不露面,怎么,想赖帐了吗?”

    白幻夜退后一步,避开了辛文轩的拍脸。

    他脸色有些阴沉道:“没有,不过你们要求的十枚赤金,我一时拿不出来,以我在武馆的微薄酬劳,几十年也不一定还得完,所以我准备暂时辞退了武馆的杂务工作,去寻找另一份更赚钱的工作,早点还清你的欠款,不然,三年的时间根本不够。”

    “哦,是这样么?”

    辛文轩左顾右盼,似乎听到什么最好笑的笑话:“就凭你这样的身份,能找到什么更赚钱的工作。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信?天真!”

    说到这里,他哈哈大笑:“我不管,既然你欠了我的钱,那就得给我在这武馆好好工作,赚钱还债。不然,你一年到头人影都见不到个,我上哪找你还钱?”

    “来人,将他给我架进去,今天不管如何,都要让他好好把我们武馆的所有活儿重新干一遍,不然不放他走。”

    “是。”

    闻言,众蓝衣青年哈哈大笑,随即,就有两名蓝衣青年围了上来,欲对白幻夜出手。

    见状,白幻夜脸色微沉。

    他没有料到,对方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打算强押他回幻剑武馆工作。

    欠辛文轩的帐他从来没有打算赖掉,既然打碎了对方的碧玉枕,那么赔偿就是应有之义,不管因为什么原因打碎的,打碎了就是打碎了。

    只是他也要生活,如果接下来每个月赚的钱全部被他们提前支走,一分不剩,那他家就只能断炊了,他跟他父亲,都要去喝西北风。

    这样下去,还轮不到还钱,因为过不了几个月,他们一家就要饿死了,还谈什么工作?

    所以,他的确已经没打算在幻剑武馆干下去了。

    他原本的打算是,一边寻找一份暂时替代的工作,白天做著,晚上努力修炼,等自己实力再强大一些了,说不定可以到镖局,官府,找一个比较体面一些的工作,那样月例也会增加,十枚赤金,他还是有可能还得起的。

    只是,他没有料到,对方竟然根本不准备让他换工作,既要他还远在他能力范围之上的钱,又不给他改变薪酬的机会,这不是纯粹为了为难他吗?

    “如果我不去呢?”

    所以,他脸色微冷,道。

    一名蓝衣青年闻言,不由哈哈大笑。

    “不去,这可由不得你。”

    说完,他一拳朝白幻夜当胸砸来,拳头之上,微蓝的电火花不断闪烁,正是幻剑武馆传授的一品拳法,小奔雷拳。

    白幻夜见到此幕,眼神一动。

    他初踏炼身境,原以为,即使再面对武馆的弟子,也有一战之力,但此时他才发现自己错了。

    在对方拳头攻出来的瞬间,他竟只觉脑海中一片空白,明知要闪避,却硬是找不到闪避之法,直到对方的拳头临近胸口,他才凭借本能,向后退了一步,同时挥拳格了上去。

    “砰!”

    一声沉闷的重响,白幻夜“蹬蹬蹬”连退了五六步,脸色发白,只觉体内一阵阵气血沸腾,更有一种被雷电所击一般的轻微麻弊感,这让他不由脸色微变。

    根本不是对手。

    哪怕他已经成为炼身武者,但是,幻剑武馆中的弟子,又有哪一个不是?

    这些人在幻剑武馆中,修炼时间短则一两年,长则三五年,都学到了一身的本事,哪怕他们资质再低,修炼再懈怠,几年的时间,也足够他们修炼到炼身中期,甚至炼身后期。

    最重要的是,白幻夜与他们的差距,还不在炼身境界,而在于他只修习了一门炼气心法,勉强算是踏上武修之路,却没有修习任何的拳脚技击之术。

    如此一来,当他面对别人的拳脚攻过来时,却完全想不到破招的办法,只能被动防守,这样下去,无疑吃了很大的亏。

    不过,白幻夜吃惊,却没有料到,辛文轩几人,其实比自己更为吃惊。

    刚刚对他出手的那名蓝衣弟子,名为张大海,在幻剑武馆也有两年的修炼经验了,一身修为,已经达到炼身中期,在他们这群人中虽然垫底,但也不是白幻夜一个一天武道没有修炼过的普通人能抵挡的。

    他这一拳下去,牛犊子都要退两步,但白幻夜竟然只微微退了五六步,而且根本没有任何受伤吐血的感觉,就是脸色发白了一点。

    这怎么可能?

    “你……你是不是偷学了武功?”

    张大海可以说,是众人之中,最为惊诧的一个,差点惊爆了自己的眼球。

    他自己的实力,他自己知道,原本是想趁著这大好的机会,在副城主的儿子面前,好好表现表现,给白幻夜一个教训。

    但他却没有料到,自己蓄谋已久,势大力沉的一拳,居然被对方只是轻微吃力的就抵挡下来了。

    这还是那个半个月前,在幻剑武馆中任自己等人欺辱,当小厮使唤的杂役小工的实力吗?

    如果对方也是一名武者也就罢了,但自己一个炼身中期武者的一拳,却被一个普通人给挡下来了,而且众目睽睽,他面子往哪里搁?

    事后大家岂不是都会说他的拳脚软弱无力,连一个普通人都打不过。

    “不行,我一定要找回这个场子。”

    脸色一厉,他冷哼道:“小子,你一定是偷学了武功,哼,这下你彻底完蛋了,跟我们进去,我要抓你去见馆主。”

    话声方落,提势蓄劲,赫然又是一拳击出。

    而这一次,他的拳势之中,不止淡蓝雷光,更有一丝丝淡淡的雷音响起,仔细听去,共有三响。

    雷音三响,小奔雷拳小成!

    白幻夜见状,脸色一变再变,只能又退后一步,随即,再次架起双拳,朝前架去。

    “轰!”

    “噗!”

    这一次,他终于无法抵御,喉咙一甜,差点一口逆血就喷涌而出,体内更是一阵阵翻江倒海的感觉,小成奔雷拳的威势,在这一刻,体会得淋漓尽致。

    这就是武技的威力!

    白幻夜脸色发白,“蹬蹬蹬”连退七八步,好不容易站稳,眼前已一阵阵发黑,再难抵御众人的推攘,硬是把他给抓进了幻剑武馆,然后扔到杂役房中。

    见到他的狼狈模样,众弟子俱是不由哈哈大笑。

    这次大家看清楚了,白幻夜的招架方式,那真是粗糙得不能再粗糙,根本不像修习过武功的样子,偷习武功之说只不过张大海一时的恼羞成怒之语,终究没有抓他去见馆主,只以为他是抗击打能力强一些。

    “小子,在我们面前,你还以为自己有反抗的余地,好好工作,不到天黑,不许出门!”

    张大海恶狠狠地朝他吐了一口唾沫,又喊来几名留在武馆的蓝衣弟子看著他,不到天黑,不许他出门后。

    这才跟著辛文轩等一群人,重新离开,嘻嘻哈哈地朝著一旁的一家‘凤香酒楼’走去,明显是去喝花酒去了。

    白幻夜被扔在杂役房中,足足数盏茶时分,才觉得胸口好受一些,气血活过来了一点,他跄踉站起,眼睛中顿时冒出电一样的火光。

    “武技,这就是武技,如果今天,自己也懂一门武技,即使不敌,也绝不至于如此狼狈。”

    “如果,我也能学到一门武技,总有一天,我能反超他们,可问题是,我要到哪里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