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玄幻小说 > 灵通世界 > 第二十八章、保安符(求收藏~)
    第五天,凌晨。

    白幻夜打量著元灵识海中,再度恢复的80缕精神念丝,想也没想,就投入了50缕,进入精元石碑。

    意识体瞬间被吸入,然后再次出现在那漆黑空间。

    修炼场出现在面前。

    白幻夜盘膝坐了上去。

    眨间,身体再度亮起,庞大的天地精元,被漆黑空间从外界吸收而来,然后融入他的身躯,被他瞬间吸收炼化。

    精元值再一次飞速上升。

    ,,,,,……

    ,10!

    当白幻夜的精元值突破10的那一瞬间,“轰”的一声,他的身躯中,似乎有什么力量在觉醒,然后丹田内部,那滴本命精元,瞬间急速旋转起来,然后刹那间颜色变作金黄。

    它体表,一丝丝金黄色的本命精元,回流向双臂之中,渐渐的,与之融合在一起。

    白幻夜只觉得双臂之中,产生了某种他难以理解的变化。

    更充满了使之不尽的力气。

    仿佛一拳能击破山河。

    当然,他也知道,这只是他的错觉,具体力量增加了多少,他暂时还无法测试,因为修炼仍未结束。

    更多的天地精元,依旧不断被漆黑空间吸入,然后融入他身躯之中,哪怕他想中断吸收都不行。

    因为此时此刻,他的身躯如同一座磨盘,轰隆隆转动,碾碎万物。

    吸收天地精气的速度,比原来提升了一倍不止。

    身体内部,如有神秘的声音响起,如同黄钟大吕,将皮肤,骨块,经脉再一次同时震散开,然后又重新愈合。

    在这个过程中,肌肤如同得到新生,产生盈润之光,骨块经脉同时断裂又愈合,变得更为坚韧,顽强,产生不可思议的变化。

    精元气流流经经脉,涤荡过身躯的每一寸肌肤。

    丹田内部,充斥著一种奇异的鼓涨感。

    这一切的一切,都提醒白幻夜,从这一刻开始,他已经和原来完全不一样了。

    精元值破10,正式踏足炼身初期!

    最终,修炼结束,意识体被排斥出精元石碑,不动。

    ,但是,白幻夜却感觉自己,强了不止一倍。

    他睁开眼睛,双眼之中,竟似有两道青电,一闪即逝。

    退出元灵识海,站在室中,他闭上眼睛,缓缓挥动拳头,然后突然加速。

    “嗤!”

    面前的空间中,陡然飞逸出两道白色的气流,形同利箭。

    不远处的一只杯子,被这气流击中,刹那间如受重锤震击,“咔嚓”一声,裂成碎块。

    杯中的热水,洒满一地。

    “发疯了?”

    白破军被其弄出的动静惊醒,看了他一眼,不满地训斥道。

    然而,当他的目光,落到地面之上,那仿佛被隔空击碎的瓷杯一眼,眼中的神色迅速转为震惊。

    “这是……”

    以他的眼界,岂能看不出,此时的白幻夜,虽然还是同样的一个人,但全身上下,已经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尤以双臂为重,筋脉一根根虬结若青龙,充满了爆炸般的力感。

    这是踏入了炼身初境,初步强化双臂后才有可能的表现。

    可这小子才修炼了几天?居然这么快就突破炼身境了?

    即使是他,也不由觉得一阵阵诧异,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白幻夜收回手掌,并未在意父亲的训斥。

    此时此刻,他站在原地,明明一身粗布麻衣,看起来毫不起眼,却竟有一种渊停岳峙,深不可测的气度。

    这就是,武者吗?

    果然不同了。

    捏起拳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筋骨变得更为紧密了,原本做惯了粗活形成的老茧,也脱落了少许,手掌变得白皙晶润,充满著一种以前根本不可能看见的光泽。

    脑海中,意念呼唤所有属性值。

    瞬间,一排数值便出现在他面前。

    宿主:白幻夜。

    精元值:(炼身初期)

    气脉值:2。

    神念值:1。

    意志力:。

    小奔雷拳,一品拳法,境界,初窥门径。0/100。

    小炼气术,下位仙法,境界,初窥门径。/1000。

    精神念丝:30。

    “原来还可以这样的嘛?”

    本来只是抱著试验一下的心态,没想到,意念同时呼唤所有属性值,果然可以让它们同时出现在自己面前,这倒是比原来一项一项查看省事了许多。

    收起属性面板,白幻夜想了想,在家中待了这四五天,闲得发慌,也是时候,再出去转转了。

    铜刀这几日又消耗了十几枚,剩下的不足七十枚,赚起来不容易,花销起来却是极快,不再弄点进项,短时间内自然无虞,但长久下去,终归不是办法。

    于是,他转头向自己的父亲道:“父亲,我出去看看,重新寻找门工作。”

    “嗯,你要出门了么?”

    白破军闻言,倒是忘了之前的事情,想了一想,他忽然从枕头底下,摸出一枚如同赤红色香包一样的物品,递给白幻夜道:“出去之前,将此物带著,以防万一。”

    “这是?”

    白幻夜接过,有些好奇地问道。

    白破军道:“听说燃灯寺的老和尚刚刚圆寂,城中便开始不太平了起来,可能发生什么不太好的变故。此为保安符,十几年前一个道观中的老道士送给某的,说有辟邪之力,具体有没有作用我也不知道,反正图个心安,你带在身上。”

    白幻夜闻言,倒是心中微微一奇。

    这么多年,他父亲还从来没有真正担心过自己,比这更小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出门,他也没有交待过什么,更不曾赐下过这什么保安符。

    这次是怎么了?

    莫非因为心禅大师初逝,城中真的会发生什么不可预料的事情吗?

    脑海思绪翻转,白幻夜心底有了一丝担忧,但还是恭敬应道:“是。”

    说完,便将那枚赤红色的保安符接了过来,纳入怀中。

    保安符入手的瞬间,白幻夜鼻中闻到一股淡淡的檀香味,久佩之似乎还有一种淡淡的清心宁神之效,看起来倒是十分不凡。

    不过到底有没有效,他可不敢肯定。

    因为看其外观,就和一般道观佛寺里那些知客僧卖的纪念品差不多,一铜刀就能买一串。

    “那父亲,我先出去了,傍晚便回。”

    再次向白破军一拜,白幻夜便转身,踏出门外,然后朝著街道之上走来。

    走著走著,却不知不觉间,竟重又回到工作了数年之久的幻剑武馆之前。

    打量著那熟悉的朱漆大门,琉璃屋顶,柏木牌匾,还有牌匾之上的四个墨绿大字,‘幻剑武馆’,想起足有十多天没有回来过了,而十几天的时间,却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

    一时之间,白幻夜竟恍若隔世。

    就在此时,幻剑武馆的大门恰巧从中打开,一群人从内走了出来,领头的正是一身金衣的幻剑武馆大弟子,辛文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