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玄幻小说 > 灵通世界 > 第二十五章、夜宿燃灯寺
    走进方丈室中,白幻夜朝著小香方丈拱了拱手。

    “大师!”

    此时此刻,这一声大师,他叫得真心实意。

    虽然小香方丈论年纪,最多和他同龄,但他的修为,手段,身份,智慧,却根本不是自己所能企及的。

    以前都称呼他为小香方丈,但经历今天这一战,已让白幻夜,再不敢对其以同龄人视之,而当成了和心禅大师一样的顶尖高手。

    “白施主不用如此客气。”

    对此,小香方丈并不意外,只是却摇了摇头,道:“你必以为,今日一战,小僧居功至伟,其实却不知,只不过是借力打力,正常人都会使用的微末手段而已,如果没有玄微观的老道人,四海书院的张姓两位施主,全力驰援,今日燃灯寺,很有可能就要保不住了。”

    白幻夜闻言,不由默然。

    今日之事,他自然明白,其间有多么凶险。

    那头白猿妖兽,不但境界极高,而且还拥有一件上品法器,万魔剑匣,即使是心禅大师,也不是它的对手。

    即使最后,在小香方丈等四人的联手下饮恨,但却不能不说,它的实力足够强大。

    如果今天,小香方丈等,有一环没有控制好,甚至运气稍微差一点,那结局,很有可能就完全不同了。

    这样的战斗,他插不上手。

    甚至也不够资格去评价。

    没有再在这件事情上多所置喙,联想起之前小香方丈在方丈室中,闭目修炼时,浑身白雾隐隐,宝相庄严的样子,他不由好奇问道:“方丈大师刚才修炼的,是什么功法?”

    听到白幻夜还是称呼他为方丈大师,小香方丈摇了摇头,知道劝阻不了他,也就听之任之。

    他看了一眼白幻夜,解释道:“此为佛门心法,太深般若调,级别和你的小炼气术也差不多,同为下位仙法。”

    “只是下位仙法中,也分高低,如果你的小炼气术属于大众类型,下位中等,这门太深般若调,则精深许多,属于下位极等,不过需要极高的佛法悟性才能修习,即使在我燃灯寺中,也仅有寥寥几位僧众有此资格。”

    “原来如此。”

    听闻此言,白幻夜恍然明白过来。

    当初,心禅大师问他要不要加入燃灯寺,他犹豫未决,错过了这门佛门心法。

    不过对此,他并不后悔。

    如果重来一次,他还是会同样的选择。

    正如小香方丈所说,修炼心法,并不一定见得是品阶越高越好。

    像小香方丈修炼的这门‘太深般若调’,若没有从小在佛门经典中打滚修炼出来的佛法悟性,只怕根本连入门都做不到,就更不要说将它修炼到多高的境界了。

    反观小炼气术,则是大众类型的修炼心法,没有涉及到特殊的心境要求,任何人只要资质达到了,都能够修习,他才能那么快入门。

    如果白幻夜加入了燃灯寺,除非他肯花时间从头开始研习佛家经典,用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来理解参透佛门经义,才能成功修习太深般若调。

    但想起那需要花费的时间和清苦。

    白幻夜摇了摇头,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有那时间,他的小炼气术已经不知道修炼到哪个境界了,还用去等太深般若调?

    所以,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略过这个问题,他继续问道:“白猿的那件法器,万魔剑匣,如此强大,方丈大师为何不将之留在燃灯寺中,却要交给四海书院和玄微观,那样不是太过可惜了么?”

    小香方丈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并没有回答。

    白幻夜一愣,仔细想了一想,不由瞬间明白过来,脸颊一阵发热。

    果然身份不一样的人,思考的东西便不一样。

    他只想到那件剑匣的强大,却没想到,正因为那件剑匣强大,四海书院和玄微观,肯将它交给燃灯寺来保管么?

    答案肯定是不可能的。

    恰恰相反,因为燃灯寺心禅大师初逝,燃灯寺现在的地位,一下子落到了四海书院和玄微观之后。

    小香方丈初登大位,虽说已经在僧众之间凝聚出了自己的威信,但论实力,终究差了那两家一筹。

    如此一来,如果他强留万魔剑匣,不但留不住,反而有可能成为祸端,让四海书院和玄微观同时针对燃灯寺,燃灯寺的处境便越发艰难了。

    但现在,小香方丈舍弃万魔剑匣,却将这个烫手的山芋扔给了四海书院和玄微观。

    为了争夺这万魔剑匣,他们之间必有一番纠纷,而燃灯寺,却可趁此机会,巩固自己的势力,徐图发展。

    虽然损失了一件上品法器,但是福是祸,谁又能说得清呢?

    所以有时候,舍便是得,得便是舍。

    舍得之间,无尽佛理,尽在其中。

    “我要回去了。

    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已经完全入夜,想起还在家中等侯自己的父亲,白幻夜不由朝小香方丈拱了拱手,告辞道。

    小香方丈看了他一眼,道:“夜深雾重,这西谣城中,虽说有烈光镜守护,但终究不可能那么面面俱到,白猿妖兽便是一个例子,总有可能出现什么无法预料的危险,不如今夜,便留在小寺中,休息一晚,明天天明,再回去吧?”

    白幻夜闻言,倒是一阵心动。

    毕竟,他深知,夜晚便是妖魔出没最频繁的时刻。

    虽说这西谣城中,有烈光镜守护,等闲妖邪根本进不来。

    但白猿妖兽已经开了一个口子,谁知道会不会有其他的妖类也潜藏在城市中?

    所以,要在这样的夜晚赶路,还真是一件足以让人头皮发麻的事情,如非万不得已,他也不想。

    不过想起家中的父亲,他还是只能摇头道:“多谢大师美意,不过家父还在家中等著我,如果见我一直没有回去,只怕担心不已,可能会出来寻找,我还是早点回去吧,让他安心。”

    小香方丈闻言,笑道:“这个你倒是不用担心,如果只是想通知你父亲,你现在安全,倒不是没有其他办法。”

    “什么办法?”

    白幻夜好奇地问道。

    小香方丈一伸手,只见无尽白光在他掌心汇聚,渐渐凝成一只白鸽的形状。

    他对白幻夜道:“你对这白鸽说两句话,然后吹一口气,它自然会寻到与你气息相近的人群,然后将信息发送过去,此为传音鸽。”

    “这,还有这样神奇的法术吗?”

    白幻夜好奇不已,见那白鸽静静停留在小香方丈掌心,也的确不敢趁夜赶路的他,当即对那白鸽说了几句。

    大致就是今夜错过时间,会留在燃灯寺,一切平安,请父亲勿念等话后,就对著它,轻轻吹了一口气。

    那只白鸽,闻到他的气息,木然的眼睛迅速变得灵动起来,然后扑腾了一下翅膀,随即就脱离小香方丈的手掌,扑棱棱的飞出,化为一道白光在黑夜中消失不见。

    见到此幕,白幻夜终于心安,见夜色已深,不便继续打扰,便向小香方丈告辞退下。

    自有一名知客僧,带领著他,来到客舍,给他掌上灯,铺上被子后,就打了个揖,告辞退了下去。

    白幻夜坐在僧舍之中,实未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会在这燃灯寺中借宿。

    他目光盯著那窗前木桌之上,燃烧跳动的灯焰,只觉那灯焰都似乎变得妖邪灵动起来,如同一位舞女在跳舞。

    急忙一摇头,打消自己这胡思乱想的念头,叹了一口气,盘膝而坐,默默地运转小炼气术,修炼了起来。

    虽非自己家中,但修炼一日不可或怠。

    无论在哪里,想早点修行出点成果来,那就必须抓住每一分每一秒的空闲时间,而不是像刚才那样发呆。

    渐渐的,他沉浸入物我两忘的世界中,一层白光在他周身萦绕。

    小炼气术的心法,缓缓流动,带动著他丹田中的精元,渐渐增多起来,修为在稳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