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玄幻小说 > 灵通世界 > 第二十四章、修炼
    一踏入这漆黑空间之中,瞬间,白幻夜就感觉身体一沉。

    随即,一股恐怖的威压,从天而降。

    白幻夜的意识体刚刚进入,便一阵模糊,差点直接溃散。

    “不好!”

    白幻夜见状,急忙抬头,便赫然见到,一头白猿,正处在空间上空,仰天长啸,恐怖的威压,凝成滚滚妖云,将整个黑色空间上空,渲染得近乎妖境。

    “这,不就是被小香方丈他们杀死的那头白猿吗,怎么会在这里?”

    白幻夜先是一惊,不过随即又反应了过来。

    这应该不是那白猿的本体,只是一个虚影。

    只是不知道,这黑色石碑,什么时候,将那头白猿虚影,拓印到了这石碑中。

    精神意志一阵不稳,如被镇压,白幻夜难以忍受,差点直接崩散。

    但就在此时,他眉心之中,一点红光,急剧闪烁起来,并渐渐扩散至他全身。

    白幻夜心中一定,忽然发现,自己没那么难受了。

    虽然依旧还是难以忍受,但忍耐力却在慢慢一分一分的提升。

    “这莫非,就是我的意志力。”

    “现在还只是1点,不过,它好像在,壮大?”

    白幻夜惊疑的发现,随著空间上空,白猿威压的不断增强,他的意识体瑟瑟发抖,但随著承受那威压的时间延长,他眉心中的那点红光,竟然在渐渐成长。

    虽然成长的速度并不快,但是,因为本体就很小,只要增加一丝,白幻夜都能清晰的感受。

    十数个呼息之后。

    “轰”的一声,白幻夜的意识体彻底消散,终于无法一直承受那威压带来的恐惧,自动退出了这黑色石碑。

    退出石碑之后,白幻夜发现,自己又出现在了元灵识海之中。

    不过,精神意识却传来一阵阵虚弱疲惫的感觉。

    他一抬头,这一打量,就不由吃了一惊。

    只见本来,好不容易积蓄满的精神念丝,在这短短时间之后,竟然片刻间消失了足足有数十缕,近乎一半。

    “这……”

    白幻夜心疼得一阵呼息都不稳了。

    这精神念丝,每天他都只能恢复50缕,50缕全部融入小炼气术光团,的修炼度,但这已能给他一种极大的安慰。

    毕竟,有这精神念丝在,他修炼的速度,便能比旁人快出近五成左右。

    这让天赋资源都无法与别人相比的他,总算有了一丝前进的动力。

    但今天一天好不容积累满的,却就这样消耗掉了,实在可惜。

    原来,进入那黑色石碑,竟然也需要消耗精神念丝的吗?

    而且这消耗的速度,还堪称恐怖。

    白幻夜决定,以后如非必要,自己绝不主动进入这黑色石碑了。

    不但精神念丝的消耗,让他难以承受,就是里面的环境,也让人感觉到压抑。

    就是不知道,花费这么大代价,获得了什么样的成果?

    想到在黑碑空间之中,代表自己意志力的红光,在慢慢增长。

    白幻夜心中一动,强忍虚弱的感觉,走上前,又一次把手贴在了其上。

    一行红字,再次浮现出来。

    “意志力:。”

    “咝!”

    白幻夜轻吸了一口冷气。

    之多,和消耗的精神念丝数量一样。

    如果刚才,消耗的为整个精神念丝数量的一半,也就是50缕,那么,也就代表,进入黑碑空间,增长的意志力,也与之挂勾。

    ,,与小炼气术的修炼度增加比例一样,这倒让他心中稍微安慰些许。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就代表精神细丝,的确是能对这些黑碑上的数值产生作用的。

    不过产生作用的方式,不是直接融入,而是需要在黑碑空间中,仔细感受,才能产生效果。

    如果意志力是这样,那么,精元值,气脉值,神念值,是不是也能这样呢?

    有心试验,可惜的是,白幻夜发现,随著这一消耗,自己元灵识海中的精神念丝,数量已大大下降,不足以支撑下一次进入黑碑空间的时间了,只能无奈放弃。

    等明天恢复了,再试一试。

    想到此,他意识退出了元灵识海,然后坐在原地,默默思考起来。

    自从十数日前,意外打碎辛文轩的碧玉枕,然后在圆坛柳树下,觉醒这元灵识海空间,白幻夜一直更多关注的,就只有灰境空间上空漂浮的那两大武技仙法光球,小奔雷拳和小炼气术。

    因为,它们是可以通过精神念丝直接吸收提升的。

    但是,对这六座石碑,关注度却一直不高,因为认为它们没有什么作用。

    不过就是三项与众不同的数值而已,也不知道如何让它们产生变化。

    但现在,这第四座石碑的实化,让他意识到。

    或许,在这灰境空间中,真正重要的,并不是那上空漂浮的两枚武技仙法光球,而应该是这六座石碑。

    因为武技仙法,会跟随著空间主人的修为进步,而不断更改和替换。

    到最后,作用会越来越小。

    但这些石碑上的数值,却会伴随著空间主人的一生,而不断进步。

    如果武技仙法,是枝叶。

    那这六项数据,或许就是躯干。

    是他修行的根本。

    以前不知道如何提升它们也就罢了。

    现在知道了,就必须要好好揣摩揣摩了。

    而且,白幻夜还有另一个猜测。

    既然第四石碑有开启之法,那后面两座,应该也有。

    只是不知道,那两座石碑的开启,又需要满足什么条件?分别有什么样的作用?

    摇了摇头,白幻夜一时茫无头绪。

    只知道,既然第四座石碑,显现的是像意志这样的稀有高级属性,那么,后面两座,应该是比意志更加强大的属性。

    只是具体是什么,他怎么也猜不出来,只能暂时放下。

    也许,机缘到了,一切也就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解开。

    现在诸多猜测,也没有任何用处。

    摇了摇头,白幻夜一抬头,这才发现,大战早已结束,而自己坐在这里,也不知坐了多久。

    再望远处,夜已深,燃灯寺中,到处亮起了通红的烛火,一片通明。

    回过头,白幻夜便发现,方丈室中,小香方丈正在石榻之上盘膝而坐,闭目修炼。

    一层浓浓的白雾,笼罩在他周身,使其仿佛,如处云雾天宫,更添神圣清妙。

    一枚月白色的环形玉佩,挂在他床头。

    那玉佩之中,犹似有一团雾状虚影,形成一头缩小版白猿的形状,昂首怒啸,不住翻滚,状极痛苦,应该就是那头白猿的妖魂。

    而方丈室的大门,直接中开,并未关闭。

    “这是什么意思?”

    看著那打开的大门,白幻夜一阵迷糊?

    这是怕自己不敢走夜路,所以故意给自己留了扇门?

    还是担心处身门外的自己,会有什么变故,所以故意留了扇门,随时观察,好方便救援?

    摇了摇头,白幻夜也未拘泥,直接拍了拍腿,站起身,这才感觉,双腿都一阵酸麻,差点再次摔倒,好不一阵才缓和过来。

    他径直朝著方丈室中走去。

    而随著他起身,方丈室中,正自闭目修炼的小香方丈,便如有感应,陡然睁开眼来。

    一层星月般的光华在他眼中绽放。

    “白施主,你醒了?”

    他看著白幻夜,微笑道。

    并未多提白日之间,白幻夜未听他吩咐,躲藏起来,而是私自出房门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