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玄幻小说 > 灵通世界 > 第二十一章、妖诛
    小香方丈伸手一指,铜钟不断旋转,瞬间化为一道经天长虹,赫然直接朝著那忙于应付青衣中年男子和灰衣老道人,手段尽出,而本体空虚的白猿攻去。

    巨大的梵音,震彻天地,让得燃灯寺上空,一时间尽是梵音缭绕。

    “不好!”

    见到此幕,白猿微微色变,显是认出了此物。

    “是那老贼秃的法华钟,怎么会在这小和尚的手中?”

    很明显,吃过这铜钟大亏的它,对其记忆深刻。

    虽然依仗万魔剑匣,它最后将心禅大师打成重伤,但它,被法华钟的梵音一扰,亦被心禅大师祭钟正面击中了一下,足足休养了十多天才恢复过来,不然不会到此时才回来复仇。

    无尽梵音,对于普通人没有什么感受。

    但落到它这妖兽耳中,却足以震得它头昏目眩,神智错乱,有一种身形分离的错觉。

    不敢怠慢,它急忙猿手一招,收回三成剑影,对准小香方丈,无法再全力对付半空中的青衣中年男子和灰衣老道人。

    两人压力一下小了许多,烈日山河图和古桃木剑光芒大放,渐渐逼退剑影,并慢慢占到上风。

    “剑幕护体!”

    至少上千柄散发著玉色血光的长剑,围绕著白猿的身躯不断旋转,形如一道白玉剑幕。

    铜钟刹那撞至,一声震耳欲聋的恐怖轰鸣声响起,大半剑影,刹那消散,就算尚有少数,依旧护持它周身,也光芒黯淡,七零八落。

    不过法华钟也是一声哀鸣,倒飞而回。

    毕竟,小香方丈的修为不比乃师,如果是心禅大师在此,对付只有三成剑影护身的白猿,这一击足以让它受到重创。

    但饶是如此,只此一击,因为白猿受佛音干扰,也不由一阵身形不稳,气血沸腾,对另外两边的剑影控制就削弱许多。

    见到机会,那青衣中年男子与灰衣老道人连连加速,破去剩下的所有剑影,然后蓦然一声大吼:“动手!”

    话声方落,黑暗中,一声长笑传来。

    “儒术,万卷诗书喜欲狂!”

    随即,无数白色的书卷,飞上半空。

    书卷散发出刺目的白光,疯狂翻页,一声声儒道圣音,仿佛天地初开,贯入那白猿耳中。

    “啊……”

    一声凄厉的大叫,白猿瞬间受到重创。

    “该死,你们竟然还有埋伏!”

    它万万没有料到,眼前这三人,竟还不是这西谣城中的全部力量。

    还有一人,一直隐在暗处,等它露出破绽的时刻。

    先破燃灯寺的降魔万经大阵,它损失了一口精血,本就损失不小。

    再同时应对青衣中年男子和灰衣老道人,也只能勉强占据上风,它又损失了第二口本命精血。

    到小香方丈手持法华钟也加入进来,它已疲于奔命,只能勉强对抗。

    却万万没有料到,这三人,竟然皆不是杀手锏。

    “你是谁?”

    身形疯涨,它怒极如狂,整个身上,一时妖气滚滚,充满了浓烈的怨恨,尖叫道。

    黑暗中,一名浑身包裹在白光中的身影,从远处冉冉飞至。

    这人,赫然也是一名浑身充满了书卷气的书生。

    只是和张静海不同,他一身白衣,左手持著一支白玉笔,右手端著一部黑色经书,长发飞扬,掠至战场中央,朝白猿微微一笑。

    “书生,张灵虚!”

    “好,你很好!”

    白猿愤怒大叫:“今日,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话声方落,它一咬牙,陡地连续喷出三口精血,朝手中的漆黑木匣喷去。

    那木匣本来普普通通,看起来就是一具盛剑的器具。

    但受此精血一激,竟瞬间嗖的一声,脱离它手掌,然后在半空中不断自动盘旋起来。

    无数漆黑色的雾气,从中疯狂的向四周涌出,并不断向四周弥散开来。

    雾气中,传来一阵阵得脱困境的张狂肆意笑声,一道道拖著长长尾巴,奇形怪状的妖魔黑影,迅速向四周窜去,见人就咬,见物就毁。

    “哈哈哈,你们玩蛋了,这才是这万魔剑匣最厉害的能力,心有戾气,万魔出匣。本来本尊并不想用这一招的,是你们逼本尊的,同归于尽吧!”

    连喷三口精血后,白猿神色瞬间萎顿下去,原本六丈高的身躯,迅速缩小,眨眼竟只剩一半。

    显然,连续消耗本命精血,对它的损耗之大,也难以想像。

    但此时,它却已经疯狂,明明气血大亏,但却神色疯狂,原本黯淡凋零的万千剑影,也似有重新恢复炽盛的趋势。

    “不好!”

    见到此幕,张静海,张灵虚,老道人,小香方丈四人,脸上皆露出震惊之色,终究想起了这木匣的名字。

    “万魔剑匣。”

    “原来,剑匣只是后缀,万魔才是它的本名吗?”

    “快阻止它,不然这西谣城,将片瓦不存了。”

    四人脸色凝重,急忙各使手段,烈日山河图,古桃木剑,玉笔古书,法华钟,散发道道光华,净化黑影,消弥魔氛。

    但更多的魔影,不断冲出,竟似有源源不绝之势。

    底下,三名黄衣僧人,见状脸色一变,急忙大喝道:“再结阵!”

    话声方落,三人呈品字形,背靠背,忽然同时再次念诵起普门品大法咒的经文。

    虽然这一次,没有了万经加持,但这三人,都可是都心禅大师一个辈份的强者,哪怕不及心禅大师,但也是燃灯寺中一等一的高手。

    这三人同时念诵经文,刹那间,虚空中重又出现大量璀璨的火焰经文,结成一座虚幻的大阵,困住了那些急欲逃脱的万千魔影。

    虽然看起来摇摇欲坠,明显抵挡不了多久,但终究挡住了一时。

    对视了一眼,张灵虚等,看出机会,急忙道:“先别忙对付这万魔剑匣,对付白猿要紧。”

    话声方落,四人一齐冲向那头身躯已经虚弱至极的白猿。

    “烈日三千丈!”

    “三尺深雪,一夜而明!”

    “道术,燃气化金!”

    “法华钟,金刚伏魔!”

    四人一齐出手,张静海烈日山河图中,烈日再升,张灵虚手中的白玉笔在虚空划动,无数雪花纷纷扬扬,瞬间落下。

    老道人手中的古桃木剑一指,一道剑气迅速飞驰而出,在半空中赫然变色,呈现成一道金色剑影,直刺向白猿心脏。

    小香方丈祭动法华钟,上面出现一轮一轮金色的光圈,朝那白猿妖兽罩去。

    眨眼间,四大高手齐齐动用底牌,白猿妖兽勉强抵御了几下,终究不敌,还没有来得及恢复的剑影一声哀鸣,纷纷溃散。

    随即,烈日照体,迅速临近它妖躯。

    那烈日明显蕴含著极强的破邪之力,它浑身的毛发迅速燃烧起来,然后完整的身躯之上,突兀的出现一只只窟窿洞口,洞口中升起袅袅灰烟。

    而随后,张灵虚施展的儒道法术攻至,万千雪花,化为一柄柄细小的雪花利刃,在它身躯之中不断旋转,刹那间将它的两条手臂切割得七零八落,鲜血洒满一地。

    金剑再至,直接洞穿心脏。

    金色光圈罩体,一只三尺白猿的虚影,在里面不断哀嚎,妄想冲脱出去,却无论如何也难以走脱,只能渐渐黯淡,最后被小香方丈随手掷出一块月白色的环形玉佩,将其收起。

    妖猿既伏,四人终于脱出手来,帮助三名黄衣僧人,处理半空中不断飘飞的众多妖魔虚影。

    这一次,没有白猿掣肘,四人手段尽出,终究将所有飞出剑匣的魔氛一一扫灭,眨眼间,天清地明,一场大战,就此落幕。

    如果不是四人皆是气喘吁吁,加之底下寺院中,众多僧众,更是个个神色萎顿,口吐鲜血,如同脱力一般的模样,否则都感觉不到这场大战的存在。

    “终于结束了!”

    四人缓缓从半空中飘落回院,接著,目光却不约而同的落到上空缓缓飘落的那具漆黑木匣,以及散落四周的七柄小巧玉剑上。

    “上品法器,万魔剑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