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玄幻小说 > 灵通世界 > 第二十章、仕女绘卷
    “原来是你们。”

    见到此幕,白猿先是一惊,不过随即化为冷笑:“以为你们一个酸书袋,一个臭杂毛,便能阻止得了本尊么?西谣城所有高手此时已经全部聚集在此吧?既然如此,那本尊今日便开个恩,将你们一网打尽。”

    话声方落,它浑身灰气狂涌,竟是瞬间凝成两只遮天蔽日的大手,分别向那青衣中年男子张静海,以及玄微观老道人同时捞去。

    似是妄想一招之间,就分灭二人。

    大手灰气滚滚,五指张开,指肚化形,竟然凝成一只只嘴巴不断张合的骷髅头模样,眼眶中燃烧著碧绿的磷火,浑身充斥著一股可怕的阴煞之力,一看就非同凡晌。

    见状,青衣中年男子轻轻一笑:“狂妄。”

    话声方落,他的手掌蓦然向后一捞,随即其肩后背负的两幅画卷之一,就冉冉飞出,然后在半空中徐徐展开。

    白幻夜等凝目看去,便见那赫然只是一幅普通的仕女画卷,卷轴暗黄,明显有许多年头了,卷轴中,画著一位彩衣飘带的工笔仕女,栩栩如生,一眼看去,毛发,衣物,甚至佩饰,都如同真实,让人吃惊。

    随著卷轴打开,仕女完全展露于所有人面前。

    随著青衣中年男子伸手一指。

    “去!”

    画卷之上,灵光一闪,随即,在所有人吃惊的目光注视下,那画卷中的工笔仕女,竟然陡然眨了眨眼睛,随即,微微朝青衣中年男子的方向做了个万福。

    这才身形一动,一步一步,如云烟演化,慢慢从画中走出,最后眨眼间,竟出现在画轴之外,幽然飘浮,仙姿飘渺,如同九天玄女,谪落凡尘。

    白幻夜等急忙再朝原来的画轴望去,却见那幅古画中心,赫然已成一片空白,除了原来周边几片衬托的绿竹,本来画中女子画像的地方,却赫然彻底消失不见,如同被人从画中抹去。

    “这?”

    见到如此玄奇一幕,不光白幻夜,就连底下很多自恃佛法高深的僧人,都瞠目结舌,难以置信。

    工笔仕女走出画外,然后手指掐动,一片虚幻的山水长河便出现在她与那白猿之间。

    巨手杀至,却陡然之间,身躯不由自主,纷纷朝那虚幻的山水长河涌去,最后彻底融入那片山水长河之中。

    工笔仕女手指连掐,那山水长河不断变幻,眨眼间沧海桑田,片刻过后,画中的灰雾不断消散,最终彻底涅灭于无,竟是被这一位画中女子给瞬间破除。

    见状,另一旁的那位灰衣佝偻老道人,咳嗽著笑了笑道:“张院主的仕女绘卷,果然不凡。”

    话声方落,他也没有怠慢,轻轻一挥手中柳枝。

    随著他手中的柳枝挥动,刹那间,柳枝寸寸变得晶莹,莹莹碧绿,通体泛著霞光。

    随后,无数新结的露珠,如同雨箭,朝著那向他扑来的灰雾大手反冲而去。

    “嗤嗤嗤……”

    灰雾发出如同被烈日炙烤一般的难听声音,所有被露珠打中的地方,如同拂汤沃雪,瞬间露出一个个巨大的破洞,瞬间化烟消散。

    眨眼之间,灰雾大手便变得七零八落,那些骷髅头脸上纷纷露出惊恐之色,尖叫退避。

    然而,更多的露珠攒射而来,如同万箭穿心,刹那间,那些手肚上骷髅头也被纷纷打中,一道道青烟迅速冒起,最后刹那之间,连带著它们的哀嚎,一起从这世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白猿妖兽凝结出的两只灰雾大手,竟是瞬间被这两人分别破去。

    “果然有点本事。”

    见状,白猿脸上的神色变得凝重了些,它一抬手,那方漆黑木匣再次出现在它掌心,玉匣中,静静躺著的七柄玉剑,光华黯淡。

    “噗!”

    它一咬舌尖,瞬间又是一口精血喷了上去。

    七柄玉剑刹那一颤,又再次恢复了龙精虎猛,瞬间飞起,光华大放。

    “御剑,杀!”

    七柄玉剑身形一动,刹那间由七化万,形成密密麻麻的剑雨,朝著半空中的青衣中年男子和那灰衣老道人攻来,每一道剑影之中,甚至还带著一抹淡淡的血色,令人心悸。

    那明显就是那头白猿的本命精血力量。

    见到此幕,知道此法器之不凡,青衣中年男子,灰衣老道人神色都不由第一次变得有些凝重。

    随即,青衣中年男子伸手朝后一拍,他肩后背负的第二幅画卷,也随之飞出,然后静静漂浮于半空中,瞬间打开。

    “轰!”

    一幅烈日山河图的景象,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天地瞬间大亮。

    那画中,赫然是一轮火红的烈日,方当自东方冉冉升起,底下是一条烟波浩淼的大江,水光接天。

    大江之中,许多地方,被树荫笼罩,本来一片阴暗。

    但当烈日升起,所有阴影,瞬间退散,如同光芒照耀人间。

    “破!”

    青衣中年男子身形展动,飞至那烈日上空,双手微环,如同虚抱,然后猛然向前一掷。

    一轮火红的太阳,就朝著那向他疾射而来的万千剑影飞速撞去。

    “轰轰轰轰轰……”

    可怕的轰鸣声不断响起,沿途经过的所有地方黑暗瞬间被破除,眨眼间就与无数剑雨撞在一起。

    头三波剑影,瞬间溃散,但更多密密麻麻源源不断的剑影,从远方疾攻而至,而烈日之力不断消耗,到最后竟是呈现出不支之状,似有溃败之危。

    见状,青衣中年男子脸上,露出一丝决然之色。

    他一张口,赫然也吐出一口本命精血,喷洒于面前的画轴之上,画轴一红,原本萎顿的烈日之力,竟瞬间再次变得炽盛,然后熊熊燃烧起来。

    眨眼间,又是数百上千道剑影瞬间破散,不过即使如此,青衣中年男子也再无余力,只能勉强支撑,明显两者的法器根本不是同一个档次。

    另一边,灰衣老道人收起了手中的柳树枝,神色凝重的抽出了背后的古桃木剑,然后拿起直接朝左手食指之上轻轻一划。

    一缕鲜血瞬间渗透指尖,融入那古桃木剑之上。

    一缕鲜红游动,古桃木剑光芒大放,一株古桃木的虚影出现在剑身之上。

    他步罡踏斗,身形移动,手中的古桃木剑飞速旋转起来。

    “道术,圆光附体!”

    随著声音,一道透明的护罩,出现在他身躯之外,并且不断凝实,形如一座水晶光球,赫然是想凭借这门防御型的道术,来抵御那白猿妖兽的攻击。

    底下,见到此幕,小香方丈足步一动,化出朵朵五瓣白莲,冉冉朝半空中升起。

    如果这两人今日败了,下一刻燃灯寺肯定是第一个覆灭,唇亡齿寒,两人是他请来,他岂能坐视他们遇险,而无动于衷。

    “诸佛借力,天之法华!”

    随著声音,瞬间他袖子一抖,一口小小的铜钟飞出,刹那涨大,并发出阵阵梵音佛唱之声。

    铜钟之上,无数经文如同火焰字符一样亮起,然后飞出钟外,在他身周不断盘旋,让得年仅十六的他,在这无数经文的环绕下,竟然呈现出一种宝相庄严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