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玄幻小说 > 灵通世界 > 第十九章、降魔万经大阵
    经文大阵之上,白猿闻听此言,不由轻咦了一声,随即冷笑道:“哪里蹦出的小贼秃,你们那个老和尚呢,给本尊滚出来,今日定叫你燃灯寺尸骨无存。”

    小香方丈闻听此言,眼神一动。

    不过,表面上,他却是依旧一幅冷傲的表情,背负双手,淡然道:“不用师尊出手,小僧便能让你有来无回。”

    “是么?”

    白猿闻听此言,终于不由大怒,道:“很好,那便来试试,看本尊踏平你燃灯寺。”

    话声方落,他一只脚如雷霆一样跺下,迅速变大,最后竟如一擎天石柱,轰隆隆朝著燃灯寺上空的万经大阵落来。

    “这?”

    所有僧众,见到这一幕,无不变色,两股颤颤。

    如果这一脚,直的踩破了万经大阵,落下来,有几个人能抵挡?只怕不是瞬间被一脚踩成肉泥!

    白幻夜此时,也已从方丈室走出,同样来到院子下,遥遥望著这一幕。

    虽然小香方丈让他藏起来,但他知道,并无此必要。

    如果白猿要屠寺,燃灯寺抵挡不住,他就算藏起来,也跑不掉,所有人都会死。

    相反,如果小香方丈真有对付这头白猿的方法,他藏不藏,结果都一样。

    现在就看,双方角力的结果了。

    于无尽恐怖中,直面生死,这是心性修为上最重要的一课。

    也是一名武者,最重要的素质之一。

    自己现在,好歹也算踏入修行,是一名修行者了,没必要遇事就退避。

    多看一眼这样的战斗场面,对于自己未来的修行之路,大有益处。

    白猿那一脚,同样让他心旌动摇,差点道心不稳。

    好歹总算勉强稳住了。

    但就在此时,大院之中,小香方丈依旧面不改色,只是踏前一步,足下现出一朵五瓣白莲的痕迹,从容不迫,一挥手,沉声下令道:

    “起阵!”

    随著他的声音,陡然之间,整个燃灯寺上空,那些漂浮的普门品大法咒经文,便如同得到激活一般,不断旋转起来,如同一个无数经文组成的光球,将整个燃灯寺笼罩在其中。

    随即,燃灯寺中众多僧侣,瞬间就地盘膝坐下,然后紧闭双目,合十双掌,不断念诵——

    “众生被困厄,无量苦逼身,观音妙智力,能救世间苦。”

    “具足神通力,广修智方便,种种诸恶趣,地狱鬼畜生。”

    “生老病死苦,以渐悉令灭。无垢清净光,慧日破诸暗。”

    “能伏灾风火,普明照世间。悲体戒雷震,慈意妙大云。”

    “澍甘露法雨,灭除烦恼焰。诤讼经官处,怖畏军阵中。”

    “念彼观音力,众怨悉退散。”

    随著无尽的梵唱声响起,经文之声连声一片,随即,浩大的佛音,与半空中的经文大阵相融合,天空中,出现无尽的金佛大像,一座连著一座。

    燃灯寺上空,那由无数灵血墨锭书写成的降魔经文,一时之间,灵光大放,一枚枚经文,同时释放出寸许长的璀璨灵光,抵住了白猿那势大力沉的一足。

    令人牙酸的“咯咯”声不断响起,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

    经文大阵毫发无损,只是光芒黯淡了一下,但白猿那势在必得的一脚,却在无尽的佛光中,一寸一寸崩灭,碎裂,最后化为烟尘,重新还原成一只普通的猿足。

    “这?”

    远处看到这一幕,白幻夜也不由咋舌。

    这才明白,原来这些经文大阵,竟有如此威力,因为在佛门重地,而且还有众僧佛力加持,却发挥出了恐怖的力量。

    梵唱声声,金佛一座连接一座,巨大的光轮,遮天蔽日。

    这不是一个人的力量,这是一整座燃灯寺,甚至燃灯寺中,积蓄了数百年的佛力,佛愿,等一切一切加持在一起,共同形成的力量。

    这力量,比心禅大师本身,还要强大。

    “嘶!”

    怪叫一声,那头白猿猛的一跳而起,化出的巨足被佛光消融,它似感应到了极大的痛楚,脸孔都瞬间变得扭曲起来,一阵阵嘶牙咧嘴。

    “好你们一群秃驴,胆大包天,竟敢以佛阵阻我,看我法器!”

    随著声音,陡然间,它掌心中,出现一尊漆黑木匣。

    打开木匣,它脸上露出狠厉之色,伸手一点。

    “嗤嗤嗤……”

    七柄玉剑同时飞起,然后化为巨型门板样大的巨剑,一时光芒大放,同时朝底下的降魔万经大阵落下。

    剑只七柄,却竟有万剑齐落的轰然气势。

    底下僧众,感应到如此威势,不由再次色变。

    然而,他们却不曾睁眼,口中的经文念诵得反而更快了。

    “弘誓深如海,历劫不思议,侍多千亿佛,发大清敬愿。”

    “云雷鼓制电,降雹沭大雨,念彼观音力,应时得消散。”

    随著佛光再起,梵音阵阵,一种虚无的恐怖力量,竟然让得七剑下落的速度不断降低,然后静止在半空中,玉剑上的光华不断消散,最后竟然轰的一声,直接炸开。

    七剑乱飞,差点瞬间碎裂。

    见到此幕,白猿第一次色变。

    “你们竟能破本尊的上品法器!”

    它眼神一眯,一狠心,陡然间,招手收回七柄玉剑,然后陡然张口,咬破舌尖,一口本命精血就喷到了七口玉剑之上。

    顿时之间,七柄玉剑原本黯淡的光华,重新炽盛,而且更加恐怖的是,它们体表,多了一层淡淡的血色,令得剑意倍增。

    下一刻,它再次一挥手。

    七剑瞬化十四,十四化二十八,二十八化五十六,五十六化一百一十二,随之不断分化,眨眼百化千,千化万!

    万剑落下,天地变色。

    轰隆隆,无尽灰雾凝结的上空,竟有雷霆乍起,如龙蛟奔走,声震万里。

    “这……”

    燃灯寺中,众僧一个个脸色剧变,额头流汗,念经更急。

    “我为汝略说,闻名及见身,心念不空过,能灭诸有苦。”

    “或遭王难苦,临刑欲寿终,念彼观音力,刀剑俱崩坏。”

    整个燃灯寺上空,降魔万经大阵的力量摧动到极至,经文字符急剧旋转间,已经看不清本来面目,只看到一团赤红色的巨大光团,如同护罩般将整个燃灯寺保护其其中。

    但是,随著万剑落下,如雨落荷池,打起万点水花。

    第一剑,第二剑,第三剑,第八剑,第十剑……

    纷纷化烟消散。

    但更多的剑器不断落下,降魔万经大阵的力量不断得到消耗,渐渐的,万经大阵转动的速度变慢了下来,然后光芒变黯,到最后,佛光只剩薄薄一层。

    随著最后上千剑同时落下,“轰”的一声,整个降魔万经大阵,终于不敌白猿用本命精血施展的万剑齐落之术,整个崩散,化为无数赤红色的字符,燃烧起来。

    片刻后,一片青烟升起,燃灯寺僧众,不惜代价,耗费无尽心血,财富布置的降魔万经大阵,彻底崩散,毁于一旦。

    大阵被毁,底下所有僧众,一时全部暴露于白猿攻击范围之下。

    白猿见此,虽然为损失一口精血大为心疼,但也忍不住仰天狂笑。

    而底下燃灯寺中的僧众,在大阵被破的一瞬间,却个个神色萎靡,口吐鲜血,萎顿在地,已无任何攻击力量。

    只要白猿发动下一波攻击,他们已无任何反抗力量,只有任其宰割。

    此时此刻,整个燃灯寺中,还站著的,便只有一身月白僧衣的小香方丈一人,三名身穿黄色僧衣的‘禅’字辈高僧,以及后院中,白幻夜这个唯一的外人。

    面对如此危境,便连三名禅字辈高僧,都不由面色微变,心生惊恐。

    唯有小香方丈一人,依旧矗立于所有人前方,神情淡然,毫无畏惧惊恐之色。

    他望向漆黑的夜空,忽然淡淡道:“张院主,老道长,既然都来了,也该现身了吧?”

    随著话声,漆黑一片的夜空中,陡然传来两声大笑。

    “等侯已久。”

    随即,一名一身青衣,满身书卷气的中年男子,背负著两卷画轴,出现在燃灯寺东方,封住了白猿的退路。

    而另一边,一名一身灰色道袍,佝偻著腰的老道士,手中持著一截绿色的柳枝,背后背著一柄古桃木剑,出现在燃灯寺西方,同时隐隐封住了白猿的退路。

    见状,不止是那头白猿,便连寺院中,本来惊惧不安的三名黄衣僧人,都不由面色一变,随即脸露喜色,惊叫道:“张静海施主,玄微观的老道长前辈,你们怎么也来了?”

    随即,他们望向依旧淡然站立于寺院正中,神色不变的小香言丈,心中一动,立即明白,今日此幕,怕是早已计算在他心中。

    所以,早就派人通知了两人,只等白猿一到,燃灯寺中经文大阵亮起,这两人立即明白发生变故,自会赶来相助。

    心中一松的同时,他们不禁感到一丝愧色。

    明明自己三人年岁更大,经历更长,但论临危不乱,布局机深,自己三人,却是远远比不上这位年方十六的师侄了。

    方丈之位,传给他,真的不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