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玄幻小说 > 灵通世界 > 第十八章、白猿再至
    回到家,白破军看著他手里的那一小坛浮屠醉,眼中露出一丝惊讶之色。

    不过他也没有说什么,接过酒,拍开封坛,大口饮了一口,脸上露出一丝陶醉之色。

    白幻夜继续去淘米做饭,饭毕,他继续盘膝坐在小榻之上,进入了小炼气术的修炼。

    这一天,他却感觉,自己修炼的速度,莫名其妙的加快了不少,当一夜过去,白幻夜意识进入元灵识海空间,看到那有关小炼气术的白雾人像光团时,不由吃了一惊。

    一夜之间,他的修炼进度,不再是1,之多,比正常快了近三分之一。

    “嗯,这是我抄写那经书的功效?”

    哪怕白幻夜反应再迟钝,又岂能明白不过来,这必是日间抄写那两篇《普门品大法咒》,洗涤了自己身心的效果。

    佛法净心,污秽因除,身躯通明,则修炼事半功倍,修炼速度因此大涨。

    这却是意料之外的好处了。

    又再投入50缕精神念丝,增加小炼气术的修炼度,接下来,一连七天,白幻夜每日都准时前往燃灯寺报道,然后抄写经书。

    刚开始一天他最多也就抄写两篇,后面随著熟悉,速度越来越快,已能默诵经书的情况下,根本不用花时间在对比摘抄,而是经文自然而然的倾泻于笔端,速度开始达到两篇半,每日入手十个铜刀以上。

    短短七天时间,白幻夜手中的铜刀,已经激增至七十一枚。

    这还是其中有三枚,先给白幻夜的父亲白破军,购买了一坛浮屠醉,后又花两枚,补充了一点家中的粮米,让得不至于因此而断炊。

    之前被辛文轩等人搜去的家底,瞬间又差不多全回来了。

    不过,加上第一天,转眼八天已过,光白幻夜一人,便抄写了近二十篇,其他人加起来,数量自然更多。

    因此,燃灯寺通告,经书至此已足,今日结束,明日大家便不用再过来了。

    闻言,白幻夜怅然若失。

    不止因为这八天的抄经,让他财富激增,更因为,抄经带来的其他好处,才是他最看重的。

    “不过我已将这经文暗中记住,接下来回家,自己买一套文房四宝,进行抄写,不知是否也有同样的好处?”

    暗暗将这个想法记在心中,他将自己今日抄写的两篇半经书递交上去,又得到十二枚铜刀的酬劳,收入囊中,白幻夜身上的财富,瞬间达到八十三枚。

    前所未有的丰厚。

    看了眼时间还早,白幻夜向执法僧,青衣中年等人告辞,转身再一次朝著方丈室走来。

    七天时间,他忙于抄经,一直没有去寻小香方丈,今日抄经结束,明日也不用早起,却是可以过来,向他讨教剩下的半篇口诀了。

    小香方丈见到白幻夜,也未食言,很快便将小炼气术下半篇,也就是仙道篇的口诀,尽数倾囊相授。

    “瑞雪涤垢意逍闲,收视返听祖窍间,眉光时隐慧光现,心光合一归下田,有中亦无无中有,一阳生时乾坤转,气行任督贯中脉,左右脉络气充填,千日行功通百脉,髓骨精气化真元……”

    默默地念诵了几遍这小炼气术的仙道篇口诀,白幻夜惊讶地发现,这简直比武道篇还要简单,仅仅十八句,每句七字,总数还不到一百三十字。

    仙法仙法,都这么简陋的吗?

    难怪世间有许多人,即使真正得到了仙法,也不得其门而入。

    实在是,没有人教导,这些仙法,看起来也就和一篇普通的拗口诗词差不多,写得还没有多好。

    有多少人,连文字都不识,就更别提看懂了。

    所以修仙修仙,修的不止是法诀,更有资源,人脉,悟性等等,缺一不可。

    将口诀牢牢记在心间,又向他讨教了一下自己看不懂的地方,转眼间,天色已黑,其他抄经人早已离去了,整个燃灯寺,淹没在一片橘红色的晚霞余辉中。

    城外的薄雾,已渐渐变浓,如暮色四合,朝著西谣城笼罩过来。

    白幻夜抬起头,急忙站起身,这才发现,因为这一求教,不知不觉间,竟然差点误了回家的时辰。

    所幸所幸,还剩最后一点时间,他急忙向小香方丈告辞,准备回家。

    然而就在此时,陡然之间,小香方丈怀中,一枚铜铃疯狂的摇动起来,发出“铛,铛,铛,铛……”的黄钟大吕一样的声音,正是那枚燃灯寺的镇寺之宝,法华钟。

    小香方丈面色一变,霍然站起身。

    他面色复杂地看了白幻夜一眼,顿首道:“没想到那白猿来得那么快,短短十数天,便伤势尽复,再次闯城。白施主,接下来小僧便没办法顾全你了,自己找个地方躲起来吧,那白猿来得很快,眨眼即至,这时候就别出门,不然反而更加危险。”

    说完,他直接一甩袖,踏出了方丈室。

    而整个燃灯寺中,听到他身上传来的铜钟之声,众僧都是一个个面色大变,急忙四处奔走起来。

    急促的脚步声连声响起,之前所做的各种准备,一时皆是派上了用场。

    眨眼间,无数赤红色的经文,贴满燃灯寺四壁,随著三名‘禅’字辈的黄衣僧人出现在寺院正中,他们齐齐一挥手,刹那间,燃灯寺上空,便被无数赤红的经文笼罩,一个个字符,如同跳跃的火焰,燃烧腾空。

    经文结成大阵,散发浩浩佛光,一时之间,这经文大阵,竟似有逼开罩城而来的灰雾的趋势,整个燃灯寺,在黑暗的西谣城中,如同烈日一般耀眼。

    城中所有人都被这动静惊动,一齐朝燃灯寺的方向望来。

    而一道白色的身影,直接破开浓浓的灰雾,挥掌击散护城法器烈光镜散发出的光华,身形一闪,便落入城中。

    然后也不停留,直接“桀桀”怪笑著,便朝如同被烈焰笼罩的燃灯寺疾驰而来,眨眼间就出现在燃灯寺上空。

    所有人一抬头,便见到,经文大阵之上,一头身高六丈,腰围八尺,尖嘴猴腮,浑身长满了白毛的巨大白色猿猴,如同一座小山般立在半空中。

    庞大的妖气,形成滚滚灰雾,竟再一次把燃灯寺上空,压得黯淡无光。

    一妖之力,竟足以与整个燃灯寺花费无数心血,财富之力布置而成的经文大阵相媲美,似乎还犹有胜之。

    所有人脸色,都不由浮现出一抹绝望。

    这样的大妖,是燃灯寺一个失去了唯一顶尖高手的佛寺,能抵挡得了的吗?

    但就在这样的绝望中,一身月白僧衣,如同从明月中冉冉走出的小香方丈,却缓缓从遥远处走来,最终站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在一群僧众之间,他明明最年轻,肩膀最柔弱,然而此时,他腰板却挺得笔直,脸上没有丝毫畏惧之色,直面那妖猿不断散发的庞大威压,抬头朝上空淡淡喝斥:“大胆妖猿,竟还敢再闯我西谣城,真当我西谣城是任你来去自如之地么?”

    闻听这似乎挑衅一般的言语,底下所有人闻言不由面色大变。

    本来就不是对手了,还故意激怒对方,这小香方丈,也是疯了吗?想跟它同归于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