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玄幻小说 > 灵通世界 > 第十五章、血色经文
    “白幻夜。”

    “年龄?”

    “十六岁!”

    “十六岁?”

    灰衣僧人震惊地抬起头。

    当然,他今天震惊的次数已经够多了,刚刚一个堂堂的书院院主,跑来这里当抄经客,哪怕是曾经的,而现在,又蹦出一个十六岁的小屁孩来。

    十六岁,也能来抄写经书?

    当然,年龄不成问题,只是他心中,总是不由自主的觉得,十六岁的小屁孩儿,哪有那个定性,做得下这种枯燥且需要精细的事情?

    怕不是做上一两天就要跑了。

    当然,这个跟他无关。

    他只负责记录,招不招收不是由他说了算。

    “你,识得字吗?”

    他望著白幻夜,不确信地问道。

    毕竟在这个年代,诡谲纵横,凡人生活著便不容易,想要做到再读书识字那可真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而白幻夜,一看就知道家境贫寒,不然也不用到此来抄写经书了。

    那么,贫寒人家的小孩儿,也会懂得读书识字吗?

    谁知,面对这个问题,白幻夜却是想都不想,直接肯定地回答道:“识得。”

    “嗯?”

    灰衣僧人见白幻夜说得斩钉截铁,这种事也作不得假,因为等下是要通过测试的,只有抄写出来的经书合格,字迹漂亮工整,才有可能得到录用,现在说谎毫无必要。

    所以,虽然奇怪,但他也没有多说什么,伸手掏出一枚同方才发给张静海同样的漆黑色令牌,递给白幻夜道:“给你,进入抄经室,会有人带你测验,如果通过了,你便能留下。”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又如方才那中年人张静海一样不由好心提醒道:“不过抄经是个苦活累活,每一个字都要写得工工整整,半笔不差,你确定一定能适应得了吗?还是早作准备。”

    “谢谢提醒。”

    对于灰衣僧人的话,白幻夜虽然不以为然,心中对自己充满信心,但这两人都只是好意,他也懒得反驳。

    反正,只要通过了,过个几天,自然让他们刮目相看。

    持著那黑色竹签一样的令牌,白幻夜在一名灰衣小僧的带领下,同样踏入藏经阁中。

    只见这燃灯寺中的藏经阁,布置得厚重庄严,一楼是大厅,二楼才是藏书的地方,旁边墙壁上有一道旋转的木质扶梯可以通行。

    白幻夜抬头望去,只见一架架黄铜壁灯,鳞次栉比地排列在四周的石壁上,形如一条盘旋而上的火龙,照耀得整个藏经阁中,通透明亮。

    有大量僧人,正在那些书架旁,进行检视,校对,发现有受潮,虫蛀,腐蚀的经书,就搬下来,放到一旁。

    在大厅一角,还有一道小小的角门,进去是一个巨大的房间,里面有几十名不同年龄,不同身份的抄经者,正在伏案疾书,旁边,几名灰衣僧人,背负著双手,从他们中间来来回回不断走动。

    房间之上,抄经室三个黑色小字,清晰可见。

    “请……”

    那名灰衣小僧,并未带领白幻夜朝二楼藏书架的地方走去,而是直接带领著他,走进角门,来到那个名叫‘抄经室’的房间,然后带领他到一个空位之上坐下。

    最后,再给他搬来一套文房四宝,开口道:“施主,本寺抄经,需试验合格才会录用,这是一套《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一共只有数百字,施主需要先抄录三份,确定没有问题,才正式录用,开始其他抄经工作。”

    “嗯,了解。”

    对此,白幻夜毫不意外,也不抗拒。

    毕竟,这房间中,一看就不止十人,如此多人,聚在这里,自然不全是燃灯寺招收的抄经信徒,而是在此进行测验的。

    不然,如果字写的不合格,甚至根本就不会写字,那在这里就纯粹是浪费时间,平白耽搁互相的工作。

    因此,需要一个斟选的过程,也是情理之中。

    灰衣小僧解说完,便离开了,白幻夜没有急著抄写,而是先打量四周,却发现,这间屋子后面,竟然还连通向另一间屋子。

    那个比自己先进来一步的书院院主,青衣中年人张静海,却不在这间屋子中,而赫然在那边屋子中。

    “他在做什么?”

    诧异地转头望去,却发现,那位之前自承是四海书院前院主的中年男子张静海,正盘坐在那个屋子中,奋笔疾书,手中的笔若龙蛇奔走,一篇严谨工整,漂漂亮亮的佛经就抄写完成。

    而此时在那个屋子中,不止是他,还有另外四五名与他一样的抄经者,正在抄写,与这个屋子中待遇却大不相同。

    他们所用的文房四宝完全不一样,更为精美,名贵,一看就不是同一个档次。

    同样的,最奇怪的是,他们用的那种墨锭,也不是和自己等人一样的炭木黑色,而是似乎弥漫著血一样的颜色,散发著一股淡淡的异香。

    即使相隔那么远,白幻夜也能清晰闻见。

    这明显不是普通的墨锭,更像是传说中的灵血墨锭。

    因此,他们抄写出来的经书,也便完全不一样。

    墨锭化血,石砚飘香。

    一张张雪白的宣纸拖到地面,上面抄写出的经文,竟然也呈现出血一般的深红颜色,散发著一股淡淡的灵威。

    “灵血经文?”

    见状,白幻夜脸色微微一变。

    他虽然才刚踏入修行界没有多久,也知道这种灵血墨锭的珍贵,一方就价值至少数金,如此多枚,那毫无疑问,是一笔天文数字。

    而燃灯寺中,名为抄写经书,却需要用到灵血墨锭来书写,他们抄写这么多灵血经文,目的是为了什么?

    白幻夜可不相信,真的只是为了备份经书那么简单。

    看著那间屋子中,先来的人已经抄写得满满当当一屋子的血色经书,白幻夜便不由一阵头皮发麻,瞠目结舌。

    这么多的灵血经书,可耗费惊人,没有大的作用,白幻夜绝不相信。

    看来,这件事情,并没自己想像得那么简单。

    不过这件事情,跟自己无关,自己只要负责抄写好经书,按时上交便可。

    想到此,猜到张静海等人,可能是已经正式通过了考核,才被领到那间屋子中,已经正式开始工作。

    而那边,已经有了六名入选者之后,白幻夜心便不由急切了些,不再细看,急忙端正身躯,一提笔,也开始主动抄写了起来。

    对于张只是提前自己一步,却那么快进去了,他也不意外。

    他是书院院主,不用检验是正常的,因为黄衣僧‘玉禅’已经当面验证了他的身份。

    堂堂书院院主,岂有不识字之理?

    而字,又岂能写得难看?

    所以,他直接省略了这道程序,才能那么快进入工作。

    而白幻夜等人,就不一样了,则是无法省略这道工程。

    接下来,就看谁能抢得那剩下的四个名额之一了。

    “开始抄写!”

    心中一定,白幻夜端坐于桌案之后,挽袖提笔,铺纸蘸墨,正心凝神,先深呼息了一口气,闭上眼睛,然后再睁开来。

    下一刻,他伸手打开一旁那灰衣小僧送过来一份朱漆烫金的般若心经,只看了一眼,便提笔从头第一句:“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开始抄写了起来。

    他运笔流畅,行文自如,一点不像一个生手。

    身躯坐正,手腕悬空,静心凝神,一字一句,如涓涓细流,从他的笔间快速勾就,出乎意料的,竟然是一手极漂亮的汉楷。

    一名灰衣僧人刚好从白幻夜旁边经过,本是和正常巡视一样随意打量一下,却不由一下站住脚,目光落到白幻夜面前桌案上的纸张上,脸上露出一丝惊讶的神情,轻轻“咦”了一声。

    这世道,能懂字者已属不易,能懂字且写得如此漂亮,精美的,那就更少了。

    白幻夜这样一个如此年轻的后生,却有这样一手漂亮的汉楷,他到底是怎么学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