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玄幻小说 > 灵通世界 > 第八章、初习仙法(求推荐票!)
    心禅大师火化之后,需要在寺中连做七日法事。

    而这些,白幻夜便不方便在场了。

    于是,他向小香方丈告辞,离开燃灯寺后,看了一眼天色,发现从早上出门,到现在,不知不觉间,竟到了傍晚时分。

    腹中适时地传来一阵“咕咕”的声音。

    迭经变故,他差点忘了,自己今天一天,竟然到现在还滴水粒米未进。

    此时空闲下来,便再也忍耐不住了。

    “该回家了。”

    虽然畏惧父亲知道自己没有打酒回来后,可能拥有的怒发如狂的表情。

    但一想到马上浓雾就要笼罩全城,虽然西谣城有烈光镜护持,等闲妖类是进不了城的,但白色巨猿的事,却给他敲响了一个警钟。

    西谣城的护城法器烈光镜,只是一件低品法器。

    而低品法器,作用有限,对于低阶妖兽的确是生杀禁地,但对于那些如白猿一样的大妖来说,却形同虚设,要来便来,要走便走。

    所以,法器并不是万能的,为防万一,还是赶紧回家的好。

    想到此,白幻夜不由渐渐加快了脚步。

    雾气,突然浓了起来。

    大街之上,白日热闹喧哗,一到傍晚,便是人丁零落,寂寥一片,没有几个行人。

    白幻夜抬头望去,忽然见到,整个西谣城外,随著大日西坠,那些灰雾就仿佛是失去了所有镇压的力量一般,从四面八方迅速聚拢而来,淹没所有光明。

    眨眼间,整个西谣城外,已经弥漫在一片灰色的雾海之中。

    可就在此时,城外以东三百里的方向。

    忽然,无尽的雾海中,一座散发著淡淡青光的山峰,赫然显现出来。

    这座山峰矗立于云海之间,看起来就如一柄擎天巨剑。

    山峰之顶,一道道剑气直冲云霄,形成一个巨大的古剑阵,仿佛护罩一般将整座高山笼罩在其中。

    剑气纵横,光芒四射,所有灰雾一到旁边,便仿佛遇到了烈日一般滋滋消散,让高山附近八十里,都处在了一片绝对的安全范围。

    “那就是小玉霄山!”

    见状,白幻夜眼中不由流露出一丝羡慕向往之色。

    他知道,那就是整个大儒西北甘兰道上,唯一的仙家宗门,小玉霄山,高手如云。

    从来没有妖兽,敢欺近小玉霄山附近八十里范围。

    就算有,也难逃剑下亡魂的下场。

    幻剑武馆的馆主裘大中,便是出自小玉霄山,但也不过是小玉霄山的一位俗家弟子而已,从来没有机会,真正进入这座仙家福地。

    而在这个世界上,也唯有仙家宗门,才敢直接立身于灰雾之中,不惧怕妖魔鬼怪的侵蚀。

    白幻夜忽然想起,自己每日做的那个噩梦。

    噩梦中,是父亲带领他穿行了灰雾,在无数恐兽的窥伺下赶了千万里路。

    可这千万里路,父亲是如何通过的?

    从遥远的大儒帝京,到达大儒最西北边境的西遥城,中间的路途何止数万里。

    这数万里路途,两人也不可能一直都在烈日下赶路,有时候在野外走著走著,就无可避免遭遇到暴雨,或者大雾天气,可父亲却能带领他,一路安然无恙,抵达西谣城。

    那岂不是说,父亲也懂修行之法?

    可这一切,父亲从来没有向自己说过。

    而很可惜,那时候白幻夜还小,仅仅四岁,记忆不深。

    只是,如果他的父亲真懂得修行,为什么不愿意教他?

    而且,他有那么高深的修为,又为何到了西谣城之后,就要每日以酒买醉,百事不问,一点不像一位修行者的样子。

    父亲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心中存在著万千疑问,以前还不显,经历今日之事,白幻夜心中却突然冒出万千疑窦,无比的渴望解开这些尘封已久的秘密。

    只是,今日小香方丈,却答应传授他一门修行之法。

    那是不是说,如果有朝一日,他能修行成功,将来有了穿行灰雾的能力,那即便父亲不说,他也能凭自己的能力,揭开这一切的谜底?

    知道父亲为何要突然离开大儒帝京,不远万里,带领自己迢迢远避至这西谣城。

    也知道父亲从来没有提过的母亲,又去了哪里?

    想到此,白幻夜脚步微微加快,终于趁著浓雾围城的最后一刻,赶回了家中,城东一处简陋的贫民巷,一处简陋的石瓦舍之中。

    ……

    回到家中,白幻夜的父亲白破军早已起床,正坐在床榻之上,默默地盯著屋外发呆。

    听见回家的动静,白破军并未如他所料对他大加责难,只是淡淡道了一句:“回来了。”

    “嗯!”

    轻轻答应一声,白幻夜松出一口气,急忙脱下身上染血的衣服,大声朝白破军道:“父亲,我先去做饭了。”

    说完,就立即走到一旁的厨房,淘米洗菜。

    白破军沉默地看著他脱下身上一身染血的布衣,眼神闪烁了一下,眼神深处掠过一丝淡淡的忧色。

    不过想了想,他还是一言未发,也未询问白幻夜白日里到底都去了哪里。

    片刻后,饭菜煮好,父子二人沉默地对桌大嚼。

    今日白幻夜著实是饿得狠了,从早到晚,饿了一天,忍不住连干了三碗大米饭,这才勉强填饱肚子。

    而他的父亲,白破军却只是草草吃了几口,便停箸不食,重新回到床榻上,背对著白幻夜,躺下就睡。

    白幻夜见状,心中有一肚子的话,却无法问出口,只能洗完碗筷,然后默默地回到自己的小床上。

    看了父亲一眼。

    他本来以为,今天父亲会有很多话询问自己,譬如自己为何会这么晚回来,为什么一身血衣的回来,今天都发生了些什么?

    但他没想到,一切一如往常,父亲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问,即使看到了,也当不存在。

    他心中一时不是滋味,原本害怕对方提起,此时却只觉空荡荡的。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暗暗握了握拳,他也和衣躺下,暗暗地道:“放心吧,父亲,总有一天,我会自己查询明白的。”

    一夜无话。

    第二日开始,白幻夜继续前往幻剑武馆洒扫庭院。

    不过这次,为了避免辛文轩,蓝衣青年等人的责难,他都是见到他们过来,便远远避开,倒也没有发生什么大事。

    一晃眼,三天过去。

    这一天,从武馆工作完毕,白幻夜终于等到了最期待的时刻。

    他依约来到燃灯寺前,在寺中一位灰衣小僧的带领下,白幻夜再一次来到后院的方丈室,见到了端坐在方丈室石塌之上,依旧是一身月白僧衣,但整个人已经多出一股莫名威严气质的小香方丈。

    短短三天时间,一路走来,燃灯寺中气度俨然,毫无乱象。

    寺中僧众,虽然依旧沉浸在悲伤的气氛中,却已重新开始迎客,便知这位小香方丈,竟颇有一番治理水平。

    小小年纪,初登大位,竟能压下僧众,使寺中丝毫不乱,反而能很快恢复生机。

    这实在是非同一般。

    不过这都与他无关,他今日此来,便是来此向小香方丈求取修炼之法的。

    见到他过来,盘坐于石塌之上,看似闭目入定的小香方丈,陡然睁开了眼睛。

    他的眼睛也亮如天上的星辰一样。

    看著白幻夜,小香方丈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说道:“施主,你果然如期到来,很好,那我们这就开始!”

    白幻夜闻言,顿时精神一振,脸上露出期待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