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玄幻小说 > 灵通世界 > 第七章、小香方丈
    “你是?”

    看著那个年轻俊秀得不像是和尚的和尚,白幻夜不由得迟疑地问道。

    年轻和尚看著白幻夜,张了张嘴角,露出一口和他衣服颜色同样洁白的牙齿。

    “自我介绍一下,小僧法号‘小香’,自今日始,正式开始接任这燃灯寺第十六任方丈,你可以称呼我为,小香方丈!”

    “小香...方丈?”

    听著这个有些怪异,甚至偏向女性化的名字,白幻夜脸色一阵错愕。

    还有和尚的法号,取名小香的?

    似乎对于白幻夜这样的表情,小香和尚早已司空见惯,所以脸上没有任何波动之色,只是淡淡道:“本寺法号,依‘禅香无定,了断空尘’八字排序,师傅是禅字辈,所以法名心禅,而小僧是香字辈,所以法名小香。”

    “这……”

    白幻夜脸色僵硬了片刻,有些想笑。

    但想到这样肃穆,悲痛的场合,又不适合笑出声来,只能死死撑著。

    过了良久,他深呼息了几口气,这才勉强自己接受了这个与众不同的法号。

    “那……”

    他看著那个俊秀儒雅,如同书生一般的年轻白衣和尚,道:“你真的是,这燃灯寺的下一任方丈?”

    “如假包换。”

    小香和尚看著白幻夜,伸出一只手来:“所以,这铜钟,你只能交给小僧。因为这法华钟,便是本寺的镇寺之器,向来只有历任方丈能够掌握,而现在,本寺之中,只有本僧一人有此资格。”

    白幻夜见状,虽然依旧有些不太相信,但还是下意识的将手中的铜钟递了过去。

    却不想,此时之前那名脸庞瘦削的黄衣僧人,陡然出现在两人中间,将手一拦,随即朝身后的年轻白衣和尚厉声道:“小香,你如此年轻,哪能掌管如此重要法器?还是交给我戒律堂。”

    “嗯?”

    变故骤生,白幻夜一时呆住,手中的铜钟交也不是,不交也不是。

    这是燃灯寺的内务,他不方便插手,只能缩回手掌,静静地看著两人交锋,谁能胜出,他便交谁。

    反正对他来说,这东西是燃灯寺的,最终交回燃灯寺手中即可。

    只是交到谁的手中,那他就管不了了。

    原以为,面对如此威压,那方当大任,自称小香的年轻和尚,会手足无措,畏缩退避。

    谁知,面对如此局面,他只是淡淡拿出了一块铁质的方形令牌,在那黄衣僧人面前一晃,冷冷道:“师傅方将这方丈令赐与了我,而不是你,怎么,莫非玉禅师叔想要抗命不成?”

    “这……”

    看著小香方丈手中那枚方形的铁黑色令牌,黄衣僧人一下畏缩下来,有心反抗。

    然而,众目睽睽,尤其是旁边还有两名与他同辈的师兄弟在侧,犹豫了一瞬,他终究不敢,只能默然的退了下去,不过脸色已经变成一片铁青。

    见状,白幻夜自然知道,结果已定,也就不再犹豫,直接再次伸手,将手中的铜钟交到了白衣年轻和尚的手上。

    小香方丈接过铜钟,小心翼翼地将其放入怀中,也不惧怕那上面的鲜血染红他雪白的僧衣。

    收好铜钟后,他这才重新看向白幻夜,然后道:“师傅临终之前,共有三个交代,其一,扶植小僧成为下一任燃灯寺方丈;其二,做好准备,以防那白猿再次降临。而最最奇怪的则是第三点,他让小僧谢谢你的援手之恩,所以要小僧代他传授你一门炼气之术。”

    “前面两者都跟你没有什么太大关系,但第三条,小僧却不太明白。若只是萍水相逢,你救了师傅,送他回燃灯寺,师傅用其他方式感谢你即可,为何要先问你要不要做他的入室弟子,又硬要小僧传你炼气心法。”

    “但既然是师傅的遗命,不管为何,小僧就一定会做到,所以接下来的时间,你每天得抽一个时辰,来此燃灯寺,小僧会传你一门基础炼气之法,你愿意吗?”

    “啊,真的吗?”

    听到此处,白幻夜不由大喜过望,甚至有些难以置信。

    世人皆知,武道难求,仙道更难寻。

    而燃灯寺,作为西谣城中,唯一的佛寺。

    住持方丈心禅大师,更是一代高人。

    所以燃灯寺的道统,自然非比寻常。

    原本以为,自己这辈子,连修习一门武道的机会都没有。

    没成想,今日意外却接踵而至,这小香方丈,竟然开口说要传授自己一门炼气心法!

    炼气心法那是什么?那是仙道根基,是凡人踏入修行的希望。

    跟幻剑武馆中教授的什么小奔雷拳,小赤蛟手,甚至哪怕那武馆大弟子辛文轩修炼的二品响雷剑诀,都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因为这是仙法,不是武学。

    只是,他也不由疑惑,为何心禅大师,之前会突然开口问他,要不要成为他的最后一位入室弟子?

    在自己犹豫拒绝之后,又留下遗命,非要他的徒弟,传授自己一门炼气心法?

    自己之前,可从来没有跟他有任何接触,小香方丈等以为自己是意外经过,救了心禅大师回来。

    却不知,其实极有可能是因为自己,那白猿才突然入城。

    而也正因为白猿入城,为免无辜遭殃,心禅大师慈悲为怀,才不得不与那白猿一战,伤重圆寂。

    自己一介普通凡身,为何能得心禅大师如此看重?

    联想到之前,突然碎裂,然后脑海中莫名多出的那神秘诡异六碑灰境,白幻夜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莫非,一切都因为那碧玉古枕?

    因为碧玉古枕,白猿妖兽这才入城。

    也因为那碧玉古枕,心禅大师看出了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所以先问自己要不要成为他的入室弟子,后又要他的门徒传授自己一门炼气心法。

    莫非,那碧玉古枕,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而并非自己以为的一件寻常古董。

    当然,白幻夜也不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否属实。

    但今日一切变故的发生,好像都跟自己早上不小心打碎的那件碧玉古枕有关,无论是脑海中突然莫名多出的奇异灰境空间,还是白猿这种大妖的入城,甚至心禅大师突然的垂青。

    不过,不管是否真实,小香方丈答应传授自己一门炼气心法,那都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

    白幻夜一时大喜过望,自然不会傻到拒绝,当即连忙点头道:“没问题,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小香方丈低下头,沉默了片刻道:“寺中方经大变,需要时间休整,这样吧,三日之后你再来,三日之后,小僧正式传你炼气之术。但现在,小僧要集结僧众,为师傅送行。你既然有缘,躬逢此会,便也一同参加吧,算是作个见证。”

    “好。”

    听到此,白幻夜自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毕竟心禅大师多多少少,是因为他才圆寂。

    小香方丈能让他参加心禅大师的火化仪式,他感激还来不及,岂会拒绝。

    于是,接下来,整个燃灯寺中,都变得一片匆忙起来。

    有人抓紧时间搭建火台,有人四处奔走准备各种经文,幡帐等一应需用的法器。

    也有人围绕著心禅大师的遗体,不断念诵往生咒。

    片刻后,在燃灯寺后院,一片空地之上,火光熊熊的燃起,心禅大师的遗体在里面慢慢的火化,最后成为烟尘,只留下一颗晶莹剔透的圆珠舍利。

    火光冲天,照亮了燃灯寺中众僧悲痛欲绝的眼神。

    钟声连响,一声一声,沉痛悲凉,传出很远。

    西谣城中,很多人不明其意,都好奇为何燃灯寺中,突然发出这样的钟声。

    只有少数有所感知的人,默然不语,为这西谣城,突然丧失如此一根撑天柱石而悲痛,而遥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