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玄幻小说 > 灵通世界 > 第六章、似有僧从月中来
    背著心禅大师,白幻夜一路狂奔,只觉身体之中滋生出源源不断的力气,他感觉自己从来没有那么快过。

    只用了小半刻时间,他就从城西圆坛柳树下,一路狂奔到了恢弘庄严的燃灯古寺前。

    寺前香客往来,行人如织,依旧一幅热闹喧腾的景象。

    但白幻夜却不管不顾,背著心禅大师,一路闯过人群,直奔后院,引起咒骂声一声。

    直到被几各过路的僧众发现,随即,“镗镗镗……”的钟声便在这片古老的寺院中疯狂响起。

    片刻钟后,燃灯寺第一次谢绝香客,关闭了大门。

    心禅大师被那两名路过的僧侣迅速接走,而白幻夜,则被要求待在一旁,等侯通知。

    对此,白幻夜也不意外,知道他们必是有私密的话要说,自己不方便在侧。

    他被一名灰衣小僧,引在侧殿等侯。

    而燃灯古寺中,此刻所有僧侣,却齐聚在方丈室外,跪成一片。

    悲哀的气氛,笼罩整个燃灯古寺。

    片刻后,三名身穿黄色袈裟的中年僧人,联袂而来,站在榻前,一脸严肃。

    而一名身穿月白僧衣的年轻小僧,则跪在塌下,肩头不断耸动。

    一名黄衣僧人,伸手一抬,掌心中就出现一红木方盒。

    他将其打开,露出里面一粒圆滚滚,龙眼般大小,异香扑鼻的红色丹药。

    犹豫了一瞬,他还是走上前,越过月白小僧,毅然地将其塞入了心禅大师的口中。

    心禅大师早已昏迷不醒,丹药入口,也没有任何感觉,根本无法凭自己之力下咽。

    黄衣僧人见状,微翻左掌,整只手掌瞬间变作玉色,轻轻一拍心禅大师胸口。

    “咕咚……”

    心禅大师这才喉头翻动,丹药滚入腹中,片刻后,一片红光在他身体之上盈绕而起。

    已经近乎断绝的气息,这才再次强盛起来,变得稳定。

    但所有人眼中,却殊无任何欣喜开心的表情,反而一片黯然。

    因为他们知道,九还丹虽是佛门至宝,但心禅大师生机已绝,又经过一路颠簸,伤情加重。

    就算服下这颗九还丹,也不过能延缓伤情片刻,回光返照而已。

    但总算,过了片刻,心禅大师悠悠醒来。

    闭目体会了一下自身情况,他缓缓开口道:“请带我回来的那位小施主过来!”

    “方丈?”

    一名脸庞削瘦的黄衣僧人,见状不由质疑道。

    显是很不解,这种时候,为什么要请一个外人过来。

    但心禅大师只是淡淡道了声:“快去。”

    “是。”

    那名黄衣僧人不敢违背,虽是脸色不快,还是很快向外挥了挥手,随即,一名灰衣小僧就从院外越众而出,迅速到偏院,将白幻夜请了过来。

    心禅大师看著白幻夜,眼睛中浮现出一丝奇异的光华。

    良久,他忽然轻声道:“小施主,你可愿拜入我燃灯寺,成为老僧的关门弟子之一?”

    白幻夜一愣。

    他没有想到,心禅大师在临终之前,没有立即对寺中僧众作些后事交待,却是问自己要不要成为他的关门弟子?

    如果是旁人,得到此信,势必欣喜若狂,早已顺势答应。

    但白幻夜家中,还有一个每日酗酒的父亲要养呢,如果他出家了,父亲怎么办?

    最重要的是,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想过成为一名和尚,心禅大师此问,让他一时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老僧明白了。”

    见白幻夜犹豫,心禅大师遗憾地闭上了眼睛,随即挥了挥手,道:“你先退下吧。”

    “是。”

    于是,刚刚被请过来,还什么都没来得及说的白幻夜,就再次一头雾水的退出了方丈室,重新回到偏殿。

    但他刚待了没有多久,就听到不远处的院子中,传来了众僧一片的痛哭声。

    心下一沉,他立即明白,心禅大师,终究没有抢救过来,彻底圆寂了。

    哪怕服下九还丹,也不过延长了他一刻时间的寿命,简短交代完几句后事,就气息急剧哀弱下去。

    再说了两句后,终究气息已绝,永久地闭上了眼睛。

    片刻后,白幻夜再次被人请入了方丈室。

    他刚一进来,就看到静静躺在石塌之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生命体征的心禅大师,三名黄衣僧人,面色严肃,围绕著他。

    忽然,其中那名脸庞削瘦的黄衣僧人,转身朝白幻夜厉声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我们方丈刚才还好好的在方丈室修炼,短短片刻后却由你从门外背了回来?还一身是血,受此重伤?”

    “嗯?”

    闻听此言,白幻夜立即就明白,估计是心禅大师只来得及交待后事,却并没有细叙自己为何会出事的原因。

    而自己,是唯一的目击证人,所以那黄衣僧人便向自己询问。

    虽然他语气不太好,但此时此刻,白幻夜心头只有沉重,毕竟如果不是心禅大师,刚刚没命的,很有可能就是自己。

    所以哪怕这黄衣僧人语气严厉,白幻夜还是快速地将刚才在城西发生的一幕说了出来。

    “什么,白猿,万魔剑匣?难道有妖类,避过了烈光镜的鉴察,闯入了西谣城?”

    众僧闻言,面面相觑,脸色都变得极为难看。

    其中一名黄衣僧人道:“方丈师兄的修为,高达虚轮中境,能伤到他,并且全身而返的,至少也得大妖这一级。”

    另一名黄衣老僧也面色沉重地道:“如果真是大妖级别的存在进了城,那就麻烦了。”

    整个方丈室中,气氛一时凝滞到近乎窒息。

    白幻夜不知道虚轮中境,大妖分别代表什么,但也知道,那头白猿肯定不是善类,不然不会让堂堂西谣城中唯一的佛寺主持,心禅大师都要以命相博,才能将其惊退。

    他默默将这两个词汇记在心中,总有一天,他要将其弄明白。

    只是眼下,燃灯寺中所有僧众,都沉浸在一片悲伤的气氛中,自然不是询问的时候,只能以后找机会,从旁处看看能不能了解一二了。

    想到什么,他忽然从怀中摸出一枚染满了鲜血的铜钟,递给那黄衣僧人道:“这是心禅大师与那白猿交战时,留下来的,另外的佛珠与金纱,都被白猿毁去,只有这枚铜钟保留了下来,我怕留在原地被人捡走,就给你们捡了回来,你们看看是不是你们的东西?”

    黄衣僧人见状,眼中蓦然一动,惊叫道:“法华钟!”

    随即,眼中露出一丝贪欲的光芒,就欲伸手去接。

    但就在此时,那个一直跪在榻前的月白僧衣的年轻小僧,却忽然站起,道:“且慢。”

    说完,他慢慢转过头来。

    下一刻,白幻夜只觉整个室中,都仿佛亮了一下。

    那是一张怎样的面孔啊?根本不应该出现在一名年轻和尚身上。

    只见他一身月白僧衣,全身从上到下,都是白的,僧衣白,僧袜白,僧鞋白,看起来,就像是从九天垂云而降,浑身上下,一尘不染。

    而他的面容,犹如星月,隐隐有一丝特异的气质,比世间任何男子都要阳刚,比世间任何女子都要柔美。

    而这两种,本来应该截然不同,水火分流的气质,却完美的结合在了他一身。

    让他看起来,不像是人,更像是妖。

    他看著白幻夜,脸上悲伤的表情慢慢淡去,变得平淡温和。

    就和一个熟读了万卷诗书的书生一般,缓缓道:“这枚铜钟,你只能交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