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玄幻小说 > 灵通世界 > 第五章、法器
    变形完成,白色巨猿冷笑一声,长满白毛的大手往前一捞,竟直接抓住那红衣袈裟老和尚掷过来的金色佛珠,然后用力一握。

    “咔咔咔咔……”

    金光不断闪动,那串老和尚腕间所系晶莹佛珠所化的金色光圈,在其掌指间不断挣扎跳动,咿呀哀鸣,冒起一阵阵黑烟。

    然而,终究无法挣脱。

    下一刻,“啪!”

    先是系结佛珠的红绳断落,再是所有佛珠,瞬间寸寸碎裂。

    白猿张开手,一地的金粉洒落而下,随风飘散,它脸露不屑之色。

    “些许小器,对付普通妖兽尚可,对付本尊,你还真是不够格!”

    “大胆妖猿,竟敢毁我法器,今日定教你有来无回!阿弥陀佛!”

    红衣袈裟老和尚长长地吟诵了一声佛号,下一刻,双手合十,身后陡然浮现一尊巨大的金佛虚影。

    “大日如来,降妖伏魔咒!”

    金佛虚影渐渐凝实,散发出庞大的威压,四周的空气似乎都已静止。

    下一刻,红衣袈裟老和尚伸手一指,他背后的那尊巨大金佛,竟然缓缓移动,朝对面的白色巨猿撞去。

    “雕虫小技。”

    白色巨猿不屑一笑,陡然张手,然后掌心中就突兀地出现了一尊漆黑色上绣花纹的小小木匣。

    他将木匣打开,里面竟然静静躺著七柄明晃晃的小巧玉剑。

    只见它猛然一挥手。

    “嗤,嗤,嗤……”

    黑色木匣中的七柄小剑,竟然同时飞起,然后刹那间迎风便涨,最后化为七柄门板般大小的巨型玉剑,一下子朝著那金佛撞去。

    七柄玉剑上,同时绽放出耀眼的奇异光芒。

    “轰隆!”

    玉剑与金佛直接在半空中相撞,金佛一刹那间被七柄玉剑同时贯穿,金光黯淡。

    但玉剑并不停歇,继续不停地在它身躯之中来回穿梭,如同上下翻飞的蝴蝶。

    只是眨眼间,金佛金光尽暗。

    下一刻,金佛轰然解散,化为无数金色的流萤,散落四周。

    巨大的冲击力,让得天摇地动。

    不远处的几所房屋,屋顶同时被掀飞。

    扬起的灰尘,足有数十丈高。

    巨大的破坏力,直接让得白幻夜闷哼一声,只觉浑身如受重击,忍不住“哇”的一声,仰天吐出一大口鲜血。

    他只觉一阵阵眼冒金星,头晕目眩,刚才从半空摔落在地都没受如此重伤,这一下差点就直接昏迷了。

    “不好!”

    见到此幕,红衣袈裟老和尚脸上露出不忍之色。

    “上品法器!你竟有如此异宝?但是,我佛慈悲,岂容你如此祸害人间,遮天蔽日!”

    话声方落,他手掌一挥,一道金色的薄纱如同幕帐般飞出,然后绕著四周飞速旋转一圈。

    下一刻,白幻夜眼中,白色巨猿与红衣老和尚的身影同时不见,如同被隔绝入了另一片虚空,只隐隐看得到一道道不断交战的模糊影子。

    轰隆隆!

    不断的大战声,在金纱幕帐中响起,但已再影响不到周边的世界分毫。

    那白猿虚影,祭起那漆黑木匣,七柄玉剑渐渐越增越多,化为无数。

    无数小巧的玉剑,环绕著白猿的身体上下交错,左右穿梭,如同一道道银色的闪电。

    剑光浑圆如月,照耀得整片金纱世界都变成一片白昼,即使隔了一重世界,白幻夜也隐隐感觉到那些剑光的锋利,寒意逼人,迫人眉睫。

    一旦被刺中,会有什么下场不言而喻。

    他心中不由暗暗为那老和尚担心起来。

    所幸,见到处于下风之后,那老和尚似乎又祭出了什么厉害的法器,只见那片那片金纱世界之中,陡然绽放出万千金光,甚至还有阵阵佛音梵唱之声,隔著纱帐传出。

    让白幻夜的心中都一阵安宁。

    但帐中世界,那白猿却突然哀啼一声,露出了极其痛苦的声音。

    下一刻,它突然身形一晃,竟然直接斯破了金纱的束缚,然后冲身而出。

    它狠狠回身望了一眼金纱世界中心的老和尚,然后陡然大袖一挥,卷起地上的碧发妇人与四名少女,身形一晃,竟直接化为一道白色遁光,朝著城外疾飞而去。

    只是几个闪烁间,它长满白毛的巨大身影便到了城墙上空,再次一闪,直接消失在城外的茫茫虚空中不见。

    见到白猿终于遁走,白幻夜不由长长松出一口气。

    虽然不明白它为什么突然找到自己,但一看就是想对自己不利,所幸这红衣袈裟老和尚突然出现,竟然惊退了那白猿,救了自己一命,他心中自然是感激无比。

    然而,当他一回头,望向那被白猿撕破的金纱幕帐,却见老和尚身躯之中,露出了无数触目惊心的血洞。

    他勉强站立在那里,浑身鲜血横流,见到白幻夜望过来,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之色,下一刻,身躯轰然倒塌。

    “砰!”

    如同推金山倒玉柱,金色纱帐直接解开,化为一片小小的金色薄纱,飘落于地面,像是从某件古老的金色袈裟上裁剪而下的一角,只是上面已经多出了一个大大的破洞,明显不能再用了。

    而金纱消失,两重世界重新合一,强烈的血腥气,刺激得白幻夜的鼻孔一阵阵收缩,反胃。

    然而,强忍剧痛,反胃,他还是挣扎著爬了过去,扶起老和尚,然后大声道:“大师,大师,您怎么样了,有没有事情?我要送你去哪里医治?”

    老和尚被他摇醒,看了白幻夜一眼,又看到那白色巨猿已经消失,脸上露出一种释然的笑容。

    “没用了。”

    他摇了摇头,想起什么,又急切道:“那万魔剑匣,强悍无比,老僧本身便不是它的对手,又要护住周边房屋不致于受到大战波及而损毁,伤及无辜,所以分了一部份心神在遮天蔽日纱之上,就更不是它的对手。”

    “虽然最后用法华钟惊退了那白猿,但它只是一时退走,今日吃此大亏,说不定还会回来。快,孩子,快送老僧回燃灯寺,老僧有事要向寺中僧众交代,迟了就来不及了!”

    “燃灯寺,您就是心禅大师?”

    这时候,白幻夜哪里还猜不出老和尚的来历。

    其实他之前就有所猜测,只是不敢确定。

    此时老和尚让他送他回燃灯寺,而且修为又如此之高,除了燃灯寺主持,心禅大师,白幻夜已经想不到第二个人了。

    “咳咳!”

    却在此时,老和尚又咳嗽出大量鲜血来,根本无法回答白幻夜。

    见到此幕,白幻夜心中大急,再顾不上询问对方来历。

    他强忍疼痛,扛起老和尚的身体,又发现在他身体旁边,还有一具跌落一角,染满血迹的小小铜钟。

    白幻夜急忙将它也捡起来,然后步履跄踉地朝著城北燃灯寺的方向疾奔而去。